智者归来 第七章 第二十节

shxfq9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15.html[/size][/URL] 他双手抓拧住浮筒的厚边,借助海水对身体产生的浮力,上半身上了浮筒。随后是努力地粘在这位死去的战友身上,爬了进去。一直爬到与他平齐地躺在浮筒里。这一次休息了一阵稍长的时间。随后才去细细地打量身边的水兵。 他已经没有了头发,柔软布料制成的军服,因被高温的灼烤,以及又遭到海水的浸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15.html


“艇长!必须马上停止核反应堆。”

“好!立即停止。”

同意了这种请求之后。艇长吩咐通讯室把潜艇里遭受的损失情况,详细地报告给岸基指挥系统,并请求援助。只是当他的话声刚一落下的时候,来自于指挥壳台瞭望室的观察人员,和一种由水面舰艇发送来的新发现,朝潜艇发送来的新警报信息,造成整个指挥舱室,顿时陷入到这种交叠的,紧张急促的汇报声之中。

“不明的高温光柱又折了回来。”

“方位!光柱的速度!重新掠来的方向,目前与潜艇的相距距离?”

“将在五分钟后,它将到达,方向计算得出来了,它将从潜艇的艇身中央划过。”

“弃艇!”艇长马上果断地下达指令。

因为失去动力的潜艇,它这次是怎么也躲不过,即将被到来的高温劈成两半的命运了。

现在,在平静的洋面上,因高温造成的,成一面扇形的,迸发状的飞喷水幕重新出现。事实上它是水雾。在它的后面还拖着一个长长的气雾状的,并且现在已经弥漫到了半空中,仿佛对流层中的那种白云翻腾的景象,垂落到了半空。如果更远一点地看这种现象的时候,它仿佛又如同慧星飞临近日轨道时,出现蒸发的天文现象。如今它确实有点像彗星那样,拖着它长长的,宽大的彗尾直径地朝潜艇袭来。

潜艇的所有出艇的舱盖全部打开,紧急弃艇命令的下达后,那些已经从潜艇里钻出来的水兵,快速地沿着潜艇的宽敞甲板,分别向艇艏与艇尾跑去。而相距在三海里之遥,受到光速的高温,遭受到损坏的驱逐舰上的所有指挥人员,他们亲眼目睹了一场十分悲惨的景象。

因为它掠过潜艇艇身反映出来的现象是:如同是那种喷射着耀眼光芒的乙炔切割设备,在切割一条横在水面上的小水管。除了出现两面好似从夹缝处急速喷出的蒸气,以及周围海水受高温蒸发涌现的气幕移动过去之后。出现被截成两段的潜艇,而原在它甲板上,以及早就跳到海里,奋力游开的水兵,并没有看到他们的任何人影,相信全都遭到了气化。

而被截断成两截的潜艇,在沉没之前出现了两头高高地翘起,能分别看到那熔掉的艇艉,以及那圆大有如抹香鲸头型的艇艏,仅仅只几秒钟之后,它就斜着滑沉到了深海里。洋面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的平静,就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而那束由潜艇艇身上划过的光束,也随之消失无踪。

直到几分钟之后,高能的、看不见的微波,由天空中直射到海面上,在驱逐舰的前方再次出现了海水蒸发的现象。

“报告舰长,高能微波辐射能,朝我们的驱逐舰袭来。”

“躲避!进行躲避!右满舵!”

这一次驱逐舰没有躲过,舰艏的部分遭到了熔化。同样与潜艇一样遭到了沉没的命运,只是在水面上存留的时间稍许要长一些。这样让更多的水兵获得了逃生的时间。驱逐舰发生了爆炸,那是舰艏部位的一枚垂直导弹,引发起来的爆炸。而那束光柱在将驱逐熔毁之后,竟然不可思议地智能似地消失。有不少的水兵,还没有来得及由舱室里跑出来,就被舰艇带入到了海里去。

在国防部里的总控制室里,当屏幕上突然出现信息中断,只有出现信息中断后,才会出现的蓝屏情况之时。国防部长呆呆地望着屏幕几秒钟,随后是一语不发地走离指挥控制室。

几分钟之后,他沿着一条专用的,并不怎么宽敞的走廊,走进了他的办公室里。大跨步地走到办公桌边。此时此刻,他如同全身突然失去了支撑力的病人那样,跌倒般地跌坐在桌边的大椅子里。

信号的中断,最为确凿的情况表明是:水面驱逐舰也没有逃脱蓝盾号核潜艇的厄运。不过好在当潜艇受到微波辐射能的攻击之时。岸基海军指挥部里的指挥参谋们,他们仿佛好像似看到了某种危险,同时,仿佛这种危险即将要降临和即将要发生。马上下令让航母尽快地离开原来的所在水域,离开的速度是越快越好。

事后,在那片水域里,确实出现了那种攻击潜艇,与水面驱逐舰的不明微波高能光束。

当然,那是在他双手支撑于桌面上,抱着头静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拿起电话打往海军指挥部,与海军上将通话完毕后获得的详情。

海军上将放下电话。他也与国防部长一样,坐在宽大办公桌旁的椅子里。双手捧按着太阳穴的部位,托撑于桌面上。

他曾经是一名潜艇长。一位不是由潜艇学校毕业出来的人,能够指挥当时第一代最先进的蓝盾号核潜艇,那是很不寻常的;而且还能够当上指挥官,那就更是凤毛麟角。

上将腰圆肩阔,整个体形与模样都与他的爷爷很相像。那是一位南下时参加革命的战士,在渡江战役打响前,担任渡江尖刀班的班长,惟一留下了一张出征前的,现在已经发黄了的照片,还是当时随军的文工团所照。

而他的父亲同样是一名英雄,一个富于献身精神的坚定中国共产党党员。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斗中光荣牺牲。事实上上将几乎是由军队养大的。他的母亲生下他时,因农村卫生院的医疗技术有限,在剖腹后受到了感染去世。父亲把他寄托于踞军的地方百姓家寄养。当他的父亲死后,他就被接到了部队里,由一位副师长抚养。后来该位副师长调往了海军部。

他在暗暗地悲伤,暗暗地流着泪,他为所有丧生的水兵默哀,同时……,那艘沉没的潜艇里还有他的儿子。对于潜艇与舰只的沉没,这种损失将会被强大的生产力,以及国家充足的资金储备给抵消,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就会获得新舰艇的补充,然而被击沉的潜艇与水面导弹驱逐舰上的水兵,他们可是一笔在短期里很难补充的财富。陪养他们成为合格、优秀的舰艇水兵是需要时日的。

“报告!”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他快速地压制住心中的悲哀,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水。“进来!”他说道。

一位文职副官推开门走了进来,年轻人身形高健,有一张很秀气的脸,通红的嘴唇仿佛如同擦了口红的姑娘,浑身流露出一种飒爽的文儒气质,走到上将的办公桌旁,把夹着带来的文件夹递放到上将的办公桌面上。

上将暂时没有立即去看文件,而是将敬完礼转身欲要走出的年轻人叫住。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啦?”

“根据上将你离开指挥控制时下达的指示,我们动用了二百架直升机,去对那水域进行营救搜索,只是刚才我来的时候,收到了有关那海域的气象情况,好像开始恶劣了起来。”

“不能停止!”

“是的,上将!海军部十分刻意地执行了你的指令。”

上将对文秘副官稍微挥动了一个手势,对方理会地再次朝他举手敬礼,走出办公室,并且带上了门。

他动手把文件夹挪移到面前,但是仍然没有打开它去看里面的内容。展开又手掌,在脸上上下地揉搓了几遍,情不自禁的泪水溢满了眼眶。他仍然用手背将它们擦去,这才去打开面前的文件夹。而里面的内容让他瞥上了一眼,就惊讶地合不上了嘴。

这份文件的内容是;在我航母接到海军指挥部下达躲避的指令后,快速地驶离那片水域。而与之相对位置及距离上的美国一艘航母及它的舰队群,正以同样的速度开往该水域。那是它的巡航航线。于是遭到了不明光束高温辐射能的攻击,航母以及整个舰队全都沉没。

他立即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动它,朝海军指挥控制室打去。

海军指挥控制室的总参谋长,本之也正想给上将打电话。因为指挥控制室,收到了我海军转发来的水面救助信号,那是美军的求助信号。

“那么全面出动第二舰队的所有舰船,以及岸基上的所有救助直升机前去进行救助。”海军上将根本没有考虑就下令道:“我方沉船的水兵搜救情况进展的怎么样?”

“目前搜索救援直升机正飞赴那个水域,上将!”控制室参谋总指挥长回答道:“据现在刚刚收到有关该水域的气象,好像那片水域将在三小时之后,发生大风大浪天气。”

上将闻听此话之后,抬起手臂,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三小时之后那就是傍晚时分。

“一定要在黑夜来临之前,把水面上幸存的舰艇官兵,一个不剩地全救回。”上将下达命令后,接着又进行补充,“即使只要收到信号,不论天气怎么样,营救行动不能停止。”

上将所说的只要获得信号。从事实上上讲,能够收到求救信号的人一般都能获救。可是落水后,身上没有携带发射求救信号设备的水兵呢?这就要靠执行搜救任务的直升机上,装配的热能搜索雷达系统了。并且同时也要靠那些落在水里,正与海水进行搏斗,也许正处在筋疲力尽之中的水兵,只能是依靠他们自我求生存的意识理念了。

很多身上没有助浮物的水兵,只好仰躺在水面上,尽量靠吸气与换气的过程来给身体产生一点浮力,仅让头时而沉入水中,时而浮出水面来进行呼吸,依靠这种方式保存体力,等待救援的到来。

雷达军事长几乎可以说,他是亲眼看着那艘心爱的,漂亮导弹驱逐舰沉没的人之一。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真是让他感伤万分。当气浪把他掀到海里,事实上是爆炸的气浪把他抛向空中之后,才落到大海里。也可以说是重重地摔在水面上,摔得他几乎昏厥过去。在一个并不太大的浪头打过来之后,使他的整个人影隐没在海水之中。

当他浮出水面来的时候,他四周巡望,海面上已经没有了驱逐舰的踪影。如果不是因为在驱逐舰沉没之前发生的一场可怕与剧烈的爆炸,造成散落于海面上一些漂浮物的话,海水将彻底掩盖了一切。

现在他奋力地朝相距十几米的一堆漂浮物游去。诚实地说来,他还得力于沉没前发生的那场大爆炸,要不是爆炸产生出来的巨大的气浪,把他掀飞到了海里,像正常那样通过奔跑越过宽敞的甲板再跳到海里去。显然在当时来说,是一种不得已的处境,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不可逾越的阻碍。

因为他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就亲眼目睹了许多的战友们,不幸地丧生在成了白炽热化的甲板上。一队一队的水兵倒在甲板上,立即变成一块被烧红的铁板上的肉丁丝那样,被燃烧并很快就冒出黑烟。

雷达军事长冒着被灼伤的危险,把一个雷达信息收集存储器从仪器里取出来。它里面的数据十分重要。

只是他刚跑出舱室,那时的整个甲板已经灼热滚烫,仿佛只要对它喷一口热气就会熔化。而人踏踩在上面有一种柔软感,许多的战士就这样被烤焦在甲板上,要不是爆炸的气浪,他的命运也是如同一辙。

如今处在大洋水里的雷达军事长,把那个存储雷达信息的存储器的系绳,套在脖子上,同时把绳系紧,以免它由脖子上脱落。现在他已经处在漂浮物的中间,开始寻找一个救生筏一样的物件。

很快,他幸运地看到了在十几米开外,有一个漂浮物是他正急着要寻找的东西。而这一点点的距离,让他游过去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如果有一个浪头打过来,把它打走漂远了的话,他不敢想象接下去将是什么样的处境。好在他抓住了它,这对生命的继续生存,并且对获得解救提供了绝对的前提保障。

他在起涌的海浪里任由起浮。随着大浪势的消失,如同从半空中跌落到海里,被入水那一片刻里的重砸,震得几乎昏厥了过去。紧接着是痛楚来临,这来源于他的表面皮肤,因为灼伤后突然掉到海水里,受到含盐海水日浸泡,整个身躯呈网状似的爆裂的疼痛。

当这两种接踵而来的疼痛,经过他体质与意识上的克制之后,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他让自己竭了一口气后,奋力地依靠三角浮筒的浮力。原因还是整个身体表皮十分灼疼,早就感到体力不支。这时候一个并不很大的海浪涌了过来,差一点把他打开,好在与浮简相连的一条系带,被他紧紧地揣在手里。

这一次他加快了动作,必须赶在另一个波浪来临之前,让自己进入到浮筒之中。他把浮筒当头一面的拉链拉开。里面竟然已经有一人,只是随着他的呼喊与用手抓住此人的脚,已经没有鞋底的鞋子,露出烧焦烧得焦皱的脚板,并且呈现出厚厚黑焦块的死皮。从对其进行推拉没有任何的反应上,豁然得出这名水兵已经牺牲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