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九

sipingtai 收藏 6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十九 要说此时殷梓郴不想跑,绝对不是真的。虽说他现在表面上还是那么不动声色,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沉稳。但是此时他的心里,比谁都要着急。由于无线电通讯遭到全面干扰,与外界的联系中断。所以现在自己这方面,很难对外界有所了解,这也就是说自己的性命是否还属于自己,都是个未知数。尽管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九

要说此时殷梓郴不想跑,绝对不是真的。虽说他现在表面上还是那么不动声色,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沉稳。但是此时他的心里,比谁都要着急。由于无线电通讯遭到全面干扰,与外界的联系中断。所以现在自己这方面,很难对外界有所了解,这也就是说自己的性命是否还属于自己,都是个未知数。尽管自己在此之前有所准备,带了两架战场侦查无人机,以备不时之需。并且将这两架无人机成心搁置到了隐蔽处,一旦发生不测,马上用事先约定好了的一定色泽的信号弹,通知释放无人机与外援进行联络。虽说慢了很多,但是总归可以以另一种方式与外界取得联系了。但是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还没有信息传回,这不能不让殷梓郴心急。他知道如果没有远程火力支援,那么就不能让面前的对手发生混乱。只要是对手不乱,自己很难从哪个盲点实施突围,弄不好还可能反遭其算。另外,没有一个好的说辞,约翰斯米尔克是很难被说动的。因为这次突围,需要舍弃很大一部分力量,也就是说,其中的大部分人都会被舍弃,去做替死鬼。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逃脱升天。(到此有的朋友该问了,你这不对呀。殷梓郴完全可以带着自己的手下悄然撤退,还管约翰斯米尔克干什么。那不是多了一个累赘吗,有了这个累赘还能快跑吗?其实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是殷梓郴连约翰斯米尔克都丢掉了,那么逃脱之后怎么办,将来他赖以番本的资金又从何而来。要说殷梓郴狡猾,也是全方面的。)一旦得到了炮火的支援,自己完全可以腾出手来,给对手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借攻击东面的两处高地迷惑对手,而自己则悄然向反方向撤退。到时候,甚至可以直接将约翰斯米尔克放倒带走。

而此时约翰斯米尔克却没有殷梓郴这样清醒的头脑,此时他能做的,就剩下长吁短叹了。对约翰斯米尔科来说,现在对手想什么,他不知道。外界情况怎么样,他照样不知道。对于是否联络到了支援,他更不知道。甚至说身边的殷梓郴此时的想法,他也不甚了了。而能够让自己知道的,就是自己方面,不断传来的坏消息。他现在满脑子就是一团浆糊,能给她的思维就是绝望。看到殷梓郴那闭目养神的安然状,约翰斯米尔克就有一种濒临崩溃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拔抢毙了殷梓郴然后自杀的冲动。不过他是在没有这种胆量,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就不是个普通人,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是眼睛。而这家伙要弄死自己,那简直就像捏死个臭虫。自己身上的那把漂亮精美的手枪,在这个殷梓郴的面前无异于就是一支孩童玩具,对他根本不起一点作用。因为约翰斯米尔克见识过殷梓郴,是如何捏死拿枪对着他扣动扳机的人的,到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始终都不明白,一个闭目养神的人,是怎么发现危险的。殷梓郴又是怎么以鬼魅般的速度,游弋到那个枪手身边的。他更不明白,殷梓郴那双瘦骨嶙峋细长的手,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抓握力,能将一个成人的颈椎骨捏的粉碎。当初医学专家,对尸体解剖之后,对这个现象惊讶不已。专家说,如果想达到如此效果,没有成吨的压力,根本做不到。

正当约翰斯米尔克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手下跑了进来报告说:“报告长官!我们的一架无人机伞降在这栋建筑物前,在里面发现了上峰给我们的指令。”这个手下说着递过来一张写满自己的纸。

约翰斯米尔克听到手下报告,先是一两脸的茫然,接着就是一脸的惊讶。他从手下手中接过那张纸,并没有马上去看,而是表情木讷的说到:“会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呢?”

而此时殷梓郴睁开了微闭着的双眼,那张脸还是那么冷淡,还是那么表情阴森。他缓缓的站起身,走到约翰斯米尔克身边。伸手从他手中抻出那张纸,低头看了一下沉声叫道:“来人!马上叫密码员来一下!”

直到这时约翰斯米尔克才算清醒了过来,大声吼道:“要快!”因为他也看清了,那张纸上都是用密码的方式书写的,而这种书写方式,只有密码员才能读出来。虽说自己不懂如何读出这封信函的内容,但是上面本尼艾迪逊的签名,他还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虽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什么,不过这倒仿佛是给约翰斯米尔克打了一针强心剂,使得他那就要濒临停跳的心脏,有一次抢进的搏动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封信函很可能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这封信函很快被译了出来,大致内容是,让这里的人员坚守待援。现在援兵努巴萨遭到了阻击,而攻打努巴萨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公打不下来努巴萨,那么远程火力支援将是一句空话。因为那是射程之外,所以将无法提供火力支援。听到这些,约翰斯米尔克大感气馁。因为他知道,现在对手居高临下的在打击自己,如果没有火力支援的话,那么自己坚持不了多一会。想到这些约翰斯米尔克心中的怒火开始升腾,他歇斯底里的语无伦次的吼叫道:“什么叫做不能适时的给与火力支援?这些混蛋王八蛋!那些导弹呢?那些狗娘养的空军呢?都他妈的死绝了?我们在前面流血,他们在哪里享受着娘们。他妈的!如果我活着回去,一定要他妈的本尼艾迪逊这个混蛋好看。”

殷梓郴静静地看着暴怒当中的约翰斯米尔克,心里有点幸灾乐祸的冲动。面对已经失去理智的约翰斯米尔克,殷梓郴知道,现在应该是对约翰斯米尔克摊派的时候了,而且殷梓郴还知道,现在必须做好走的准备了,自己不能在等待远程火力支援了。如果现在还不动作,一旦对手开始压缩,那么自己就走不了了。想到这里,殷梓郴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约翰斯米尔克的肩膀,郑重的说道:“约翰斯米尔克先生,就目前这种状况,发怒时无济于事的。现在必须详尽一起办法,不惜一切代价的向外突。现在对手只是在对我们实施火力压制,或者干脆说,他们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旦他们玩腻了,那么我们将直接面对空前凶猛的打击,到那时任谁都救不了我们了。”

殷梓郴的一席话,把个暴怒异常的约翰斯米尔克生生的拽回到了现实当中。说实话,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已经没有了任何注意,混乱的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其固有的功能。现在要说他是个人偶,也不为过。约翰斯米尔克听到殷梓郴如是说,马上停止了暴怒,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年软了下去,他呐呐的嘟囔到:“事已至此,还有退路吗?”

殷梓郴莞尔一笑说道:“退路现在应该还有一条,只是风险极大,另外还要牺牲一大部分力量来做铺垫。”

一听说还有逃出升天的可能,约翰斯米尔克顿时一喜。其实这正是约翰斯米尔克梦寐以求的,如果能够逃出升天,就算有再大的损失他现在也不在话下了。此时的约翰斯米尔克抬起头,瞪着一双充满期望的眼睛问道:“还有一条出路?在那里?”

殷梓郴将约翰斯米尔克拉到瞭望口,指着那个盲点说道:“就在那里,那里是一个交叉火力的盲点,只要是我们将对手的注意力吸引到,东面的两处高地,就可以顺着路边排水沟既可以突出去。不过如果不做出大的牺牲,估计很难吸引对手的注意力。一旦被对手及时发现,那么仅有的一条路,也会在瞬间被封死了。”

约翰斯米尔克仔细的看了一下殷梓郴所指的那个位置,然后转过身来对照着地图看了一会问道:“这里既然是交叉火力打击的盲点,那么对手会不知道?”

殷梓郴先是一愣,接着点头道:“很有可能对手干我们抢时间占领这里的时候,由于匆忙并没有发现这个忙点。也有可能对手一经发现了,在这里还有其他布置。这两点都是有可能的,不过我一开始已经派人过去那里探查了,在没有其它意外的情况下,探查的人一会就能回来。”

约翰斯米尔克听到这里,有些犹豫。其实这是以大的牺牲作为铺垫的一个突围计划,现在殷梓郴等于将这个取舍的决策权,一股脑的塞给了自己。这也难怪,约翰斯米尔克不犹豫也不行。约翰斯米尔克在地图前看了又看,比量了又比量,最后他用力捶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说道:“这实在是难办,您的意思是怎么取舍呢?”

殷梓郴心想,都到了这会了,还丢不下政客的那种思维观念。只是一瞬这家伙又把皮球踢回来了,想到这里殷梓郴微微一笑到:“说实话,这事确实难以作出取舍。不过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必须作出取舍。我觉得咱们只需要保留精英力量就足以了,其它的也只能忍痛放弃了。”

约翰斯米尔克微微的点头道:“您是说,让咱们自己的人突围,让那些YDNXY人留下充数?要是这样不太好吧,那样等于是对他们的伤害,今后我们还得用他们呢?”

殷梓郴一笑说道:“您还打算今后急需利用他们?,您觉得还有这种可能吗?经过这一战,这些家伙多数已经吓破胆了。加上咱们对他们的督战,在咱们的手上已经就地枪毙了好多扰乱军心的逃跑者。这其中还包括几个他们的头目,这等于在我们之间产生了相当大的裂痕。所以说,一旦这些家伙逃脱,必将作鸟兽散。甚至有可能,翻过身来和我们作对。留着这些人,无异于留下了一群祸害。别再犹豫了,时间不等人,咱们就算跑出去一个人,也算是一场胜利。”

约翰斯米尔克点点头说道:“那好吧!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殷梓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现在马上准备,将零散的重装备和弹药马上集中起来,等探路的人回来,就马上对东面的那辆所高地,实施一次火力奇袭,然后对那两处高地攻击前进,将对手的目光吸引过去。这时就是咱们动身的最佳时机。”

约翰斯米尔克说道:“好!就这样!马上准备!”

这时站在高处隐蔽所里的徐英杰和司马烁,正看着下面的情景。徐英杰笑呵呵的对司马烁到:“看来老狐狸已经接到暂时无法得到支援的消息了,估计他现在已经准备尥丫子了。”

司马烁说:“没错,你看!我估计一会他们会对东面的高地来一次急袭,然后驱使那些YDNXY的冲锋,去当替死鬼,以便吸引我们的目光。对了,那个盲点布设地雷了吗?”

徐英杰笑着说:“要是不布设地雷,你觉得那个老狐狸还能上当吗?别看这个老家伙现在心里急的火烧火燎的,但是该有的谨慎,他还是会谨慎的去审视的。”

司马烁回头看着徐英杰嘻嘻的笑着说:“你可是够损的,放人的生门你也做鬼。你不怕把那个探路的家伙腿弄断吗,那样可就没人帮咱们报信了。”

徐英杰笑着说:“你放心,不会不给探路人报信的机会的。不过要是没有折胳膊折腿的,那个老家伙怎么会相信那里可以逃跑呢。那个地方布置的地雷,是那种做了手脚的地雷,没打开保险之前,都是些机械触发式引信。不睬着不会爆炸的,只要是我们要的人已过去我们马上开启保险。将这条出路完全封死,并将这里留给那些YDNXY人来收尾,我们去捉活人。命令!让东面高地上的人注意防炮击。一旦对手对那里发起冲锋,一定要让对方认为我们顶比较吃力,并且我们的目光被吸引到东面高地了。”

一个手下说了声:“知道了!”就马上转身传达去了。

此时殷梓郴派出去探路的人会来了,并且将他们探知的情况向殷梓郴作了说明。殷梓郴听了非常高兴,他知道,对手知道这个位置是个盲点,也对这里做了一些布置。但是并没有太在意,这正好是自己可以利用的。

约翰斯米尔克知道后,顿时兴奋了起来,当听到了殷梓郴的解释后,他就已经坚信自己这回可以逃脱升天了。看到已经全部准备好了,约翰斯米尔克马上下令,对东面的两处高地实施火力急袭,打光所有炮弹。十几门迫击炮开始急速发射着炮弹,那些组织起来准备冲锋的YDNXY人。蹲在残垣断壁的后面,等待发起冲击。

而此时的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带着一干精锐,静悄悄的向那个薄弱位置溜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