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刘正平抿着嘴,扯动了一个微笑道:“请!”

“嗨!”木村拓哉双手腹前一错,又冲了上来。这次他双手成刀,手足并用。那手刀快速凌厉,竟然在空中划出“呼呼”的风声。如果中了一刀,肯定比真正的铁刀砍上一记也轻松不了多少吧。

手刀上劈,下撩,横扫,竖推……

腿上直踢,侧踢,竖劈,后踢……

腿影纷飞,刀影纵横。

最开始挡了几下这个木村拓哉几下直踢,刘正平已经清楚这个对手力量巨大,所以在接下来的缠斗中他始终防守得滴水不漏,不让对方击中自己一下。

木村拓哉一连几个手刀进攻穿插着几个腿法,突然一个腾身,一个边腿直扫向刘正平的脸上扫去,未中,双脚落地,立刻又接上几个后踢,招式之间衔接得天衣无缝,招招逼人。

刘正平觑见机会,闪电般的一脚踏落木村拓哉提起的左腿,双掌在他背上快速使力一推,趁木村拓哉前窜的时候,又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木村拓哉立足不稳,向前窜行了几步,总算他下盘稳固没有扑倒。

“好!摔他个辣块妈……”时小迁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后面截的话却被一个日本兵凶横的日光给咽了回去,只能心中骂道:“摔他个辣块妈妈的,摔死这个王八蛋辣块妈妈的……”他点了一下头投给这个日本兵一个善意的微笑,心里却骂得天翻地覆,海枯石烂,山崩地裂,寰宇塌陷。意淫得真欢呢。

连番的受挫,木村拓哉不由得反省起来。这个对手太灵活了,他身手矫健,腾挪迅速,根本不给自己击中他的机会,自己空有强大力量却不能行之有效的攻击,一定要改变战术,一定要打败这个对手。为了皇军的荣誉,为了木村家族的荣誉一定要打败眼前这个可恶的中国人。

“嗨!”木村拓哉又凶狠的攻击上来。

面对这个强劲的对手,刘正平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对方的实力的确强劲,也许比刀哥差不了多少,短时间内想要赢掉到方,几乎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算自己以伤换赢,恐怕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是日租界,是对头的地盘,并且还有两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守在这里,真的赢了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个巨大的问号。杜小姐还在这里,她一定不能受到丝毫的伤害。

心念电转间,木村拓哉已经冲了上来。他一个左右两只手各捏成一个手刀向刘正平左右两边的脖子砍来,刘正平双手握拳,立臂胸前向外狠狠的格去。突然,格空了?两只手并没有如愿的格上迎来的手刀,手腕却被一双骨节粗大的手掌箍住。要糟!

刘正平感觉要糟,双臂发力准备向后拖拽时,感觉腹部被什么东西一顶,“呼”的一声顺势从前面翻了出去。他立刻旋身站起,迎面而来个只巨大的脚背直向面门踢来。仓促间他提起左手臂向前挡,“喀嚓”一声,左臂断了,无力地垂了下来。

原来刚才木村拓哉拉住刘正平身子时,双脚顶在了刘正平的腹部上,身子后倒,利用柔道技巧把刘正平摔了出去。

得势不饶人,木村拓哉趁刘正平独手难防之机,疯狂的进攻着。

少了一只手臂防守的刘正平忍着断臂之痛,苦苦支撑,左支右绌。

“住手!”一个娇小的人影冲了进来。

一只快速的脚影呼的飞来,眼见要落在这个娇小的人影身上。

在这危急的时刻,刘正平用没有受伤的右手一把把这个娇小的人儿抱在胸前,一个转身,把自己的后背完全的暴露出来。

“嘭!”一声如击败革的声音响起。刘正平抱着杜小姐向前窜行了几步,险险没有摔倒。一丝细不可见的血丝从他的嘴边浸出,他强压喉头翻涌的血腥味道,硬是把这股躁动的鲜血咽了下去。

一只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抹去这丝细微的血渍,灵动的眼睛里充满了关心与焦急。

“你怎么了?伤得严重吗?”

刘正平轻轻的放开这个柔软的腰肢,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道:“你没事情,你没事吧?快到一边去。”

“不!”这个娇小的身影冲到了刘正平的与木村拓哉的之间,把刘正平紧紧的护在身前。“他受伤了,不能再比了。”

木村拓哉漂亮的双风眼的眼角轻微的跳动了几个,冷冷道:“哦,他受伤了吗?”

人群中发出嗡嗡的声音,虚伪的家伙!

“你没有看到他的左手受伤了,抬不起来了吗?”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伤了。”木材拓哉恭恭敬敬的给刘正平行了一礼。这算是道歉吗?刚才自己那一脚有多大的力量木村拓哉心中很清楚,刘正平的手绝对会断掉。可是他代表皇军的威严他是不能输的!当着这么多中国的面,皇军是不能输的!

“没有关系。”刘正平知道自己这样子再打下去一定会输掉了,应该说自己已经输掉了。可是他知道这不由自己来决定。为了杜小姐的安危,哪怕这个日本人要再打下去,他也要奉陪。

“刘先生,今天你受伤了,我们还是下次再比吧。”看了看这位美丽的小姐象只护雏的母鸡一样把刘正平保护在身后,木村拓哉比赢的心情并不高兴,甚至更失落。忍不住他酸酸的丢下句:“刘先生,我期待着下次与你交手,希望你不再需要躲在女的身后。再见!”

围观的人群迅速的给三个日本人让出一条通行的路来,三个扬长而去。

“辣块妈妈的,算你三个小子走运。”眼前日本人走了,时小迁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他恨恨的朝着日本人离去的方向伸出了一个中指。

“你在哪磨蹭什么?还不送杜小姐回去。”

“哦,来了,来了。”

“不,先送你去医院?”

“上车再说!”

十分钟后,一群拿刀带棒的穿黑色衣服的人跑到了陶艺坊的门口。

“人呢?光头人呢?妈的,怎么不见光头的人影呢?”

“又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