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宝宝事件始末:南京儿童医院徐宝宝事件真相,医生偷菜酿医疗事故?

徐宝宝事件始末:南京儿童医院徐宝宝事件真相,医生偷菜酿医疗事故?

南京儿童医院徐宝宝事件真相,医生偷菜酿医疗事故?南京儿童医院徐宝宝事件真相,医生偷菜酿医疗事故?以下是网上最近疯狂传播的一篇帖子,我们期待有关方面给大家一个解释。 昨天也就是2009年11月5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发生了一件让人悲痛欲绝的事情,但是我们老百姓在今天的报纸或者是各大媒体看不到这一幕。不是我们没有求助,而是求助了没有人来帮助我们。发此贴是希望社会上的朋友们都能够支持我们,好让医院的负责人能站出来,让各大媒体都能站出来,包括我们可爱的110也能站出来。


事情经过:(受害者是我的朋友,以下是我朋友给律师写的事情经过,请各位能耐心看下去)

2009年11月1号宝宝发热,我们上午到南京江宁区医院检查,医院安排我们住院并进行治疗,第二天发现宝宝右眼睛处有红肿现象,我们通知医生,医院安排眼科医生会诊,初步诊断为脉泪肿,给我们开了红霉素眼膏和氧氟沙星药水。第二天早上宝宝眼睛进一步红肿,医生诊断后建议我们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2009年11月3日上午我们带着发烧的宝宝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挂了急疹,眼科医生徐再兴进行诊断并进行血检,一般半个小时就可以拿到报告,血检处的人让我们等一个小时后拿说要复查,我们拿到报告后交给徐医生,他说报告显示血相不好,他诊断眼睛病症为蜂窝组织炎并安排我们住院接受治疗,要求住院后眼科医生结合内科医生马上进行会诊,并在病历上特别注明。



11时左右我们把相关资料交给住院部眼科医生并办好住院手续入住14楼眼科45床,坐在前台的陈娟医生和冯小津医生就坐在那里询问了一下病情,没有给宝宝安排内科医生会诊,以致错过了最佳诊断治疗时期。我们住院后医生也没有到床前查看宝宝病情,入住后很长时间没有人来给宝宝量体温和挂水,我们反复到前台催,当班护士说药水还在配等到下午再挂,在我们再三催促下在一点半左右才给发烧的宝宝挂上水。从入院到宝宝离开,没有一个护士过来给宝宝量体温,每次都是我们自己到前台要量完温度后再告护士宝宝温度,在此期间也没有医生、护士到床前询问查看宝宝病情。



接近中午时医生让我们下午去带宝宝做眼部CT,说等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治疗措施。下午二点在医院拿单子给宝宝做了眼部CT,拿到结果后交至医生处,医生简单说了下没问题,并说她马上下班,但把我们的资料和情况交待给晚上的值班医生,并未像她之前所说CT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措施。后来老婆询问宝宝的眼睛炎症问题,她说没事,这个得慢慢消炎,一天看不出效果的,要几天后再能看出来。老婆问以医生的临床经验来看宝宝的眼睛应该不会是大问题吧,医生说这个主要是炎症一般问题不大,老婆才安心下来。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发现宝宝的眼睛肿得更大了脸也肿了起来,我们就跑到值班医生毛晓君的办公室找他,当时他正在打游戏,我们说宝宝现在情况比中午严重了请您过去看看,他说他是值班医生不是我们的管床医生,小孩情况不清楚,得等明天管床医生过来再说,我老婆说你是不是眼科医生,他说是的,我老婆又跟她说白天的管床医生说过会给我们相应的资料给他,如果宝宝有任何情况可以直接找晚班的他。接着老婆说那我们求您过去看看好不好,这时他才很不情愿的跟着我们到了病房,他来到我们宝宝面前见扫了一眼就说没什么有什么情况等明天再说吧。


整个过程中宝宝一直在哭啼,到晚上一点半左右宝宝哭的更厉害,脸也肿的更厉害,我妈和老婆带宝宝又去找医生的时候,请求值班毛晓君医生查看宝宝病情,并强调宝宝眼睛问题在往严重方向发展了,被其拒绝,最后只能央求他帮宝宝眼睛清理下,滴点眼药水,因为作为家属的我们不敢轻易去碰已经红肿得不能睁开眼睛的宝宝,在老婆低声下气的一番请求后,毛晓君医生不情愿意地回房间拿了根棉签弄了弄。最后还碟碟不休气愤地跟我们讲像你们这种人真是够了,晚上把我叫起来,我不要睡觉了吗,真搞笑,把我叫起来就为你宝宝搞眼睛,当时我妈都被气得要哭了,但是出于求人没办法还得忍着。事后宝宝的哭声都转为无力的呻吟声了,我妈又把宝宝抱去请求查看病情采取措施,被医生拒绝。


大约十分钟后我又将宝宝抱过去请求医生查看告诉他宝宝的脑部已经严重发炎,可能恶化了,得到毛晓君医生的回答是:你们怎么回事啊,**刚来过怎么又来了。白天已经挂过水消炎了,而且消炎不是一天能消下去的,等明天管床医生来再说。我只能再次把宝宝抱回房间,回到房间的宝宝继续无力的呻吟着,我跟我妈还有老婆三人不停的轮流哄抱,最后老婆实在听不下去了,说心在纠结在滴血,就走出房间奔到护士台跟护士讲情况,但护士说没用,要等到白天管床医生来才能诊断,这期间老婆有问护士能不能叫医生来看看,护士的回答是,值班医生晚上一般都是睡觉的,今天都被叫起来几遍了,很生气,之后没多久护士台来了一对夫妇抱着小孩来看急诊的,当时毛晓君医生出现了几分钟,当他经过护士台时看见几次去找他的老婆轻瞟一眼又回房间睡了。老婆继续问护士能不能叫内科的医生来看一下,护士说内科的医生也是值班的,他更不会理会我们。老婆只能待在护士台旁的凳子上等待医生或护士怜悯之心,几个小时的焦急等待也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情。



凌晨五点多的宝宝已经没有力气呻吟了,最后很痛苦的呼吸,忽然间慢慢的呼吸越来越弱,我跟我妈抱着宝宝冲出房间大声呼喊并叫老婆赶快叫医生,老婆大声呼叫起来,敲门后出来二位医生其中一位医生听说宝宝挂的是眼科,她掉头就关门继续睡觉了,老婆不解,从外面敲门一路跪至关门医生的睡房,求她帮打院内的急救电话,但得到的回答的是,她是五官科的不是眼科的医生,这个不关她的事。老婆跪至她面前大声求救,这时同楼层的病人家属都被惊动围观上来,在群众的眼目跟压力之下,她不情愿的打了几个电话,七八钟后抢救医生从别处过来实施抢救,但这时宝宝已经没有呼吸了,最后抢救失败。就这样宝宝离开了我们,而留给我们的是深深的痛苦和无尽的思念,造成这样后果的仅为一场普通的小孩。/发烧跟眼部红肿,无情冷漠不负责任的几位医生护士就这样一步步把我可爱的宝宝扼杀在他五个半月的生命进程时-------- (这里有几张照片是当时保安打我们的照片,保安来了就问我们是不是亲属,然后就打我们,这几张是慌乱中拍的几张照片,也希望能有拍到当时情形的好心人给我们提供照片或视频,记得当时有路人也很愤愤不平,保安还吼说“你们是什么人?”“我们路见不平!”很感谢这些关心我们的人。)希望大家能帮我们顶起来,谢谢!



昨天,我们的这一场公道,没有讨到任何说法,带给大家的却是更深层次的伤痛,一个开始看似普通的发烧跟眼部红肿,被无情冷漠不负责任的几位医生护士就这样一步步把我们可爱的宝宝扼杀在他五个半月的生命进程时,这是怎样的悲哀?


十月怀胎的辛苦,短短六个月的完美家庭就这么匆匆结束了,这是不是人间的惨剧?不是孩子自己的错,也不是父母疏忽的错,只是那深夜几个小时的无人救治?一条小生命的失去,带给亲属的将是永远无法抹去的痛苦回忆。


现在,我们很无助,没有医院的说法,只有买凶的殴打;没有媒体的关注,只有自己微薄的几张口。我们没有办法了,只有靠网络的朋友们给我们力量,帮助我们吧,为一个可怜的小生命做主,为我们没有任何背景的外地朋友做主,求求你们,也谢谢你们了!



感恩!! 感恩!!! 孩子就这么走了,能医却不医,只因为要玩游戏、要睡觉的医生而耽误了医治时间,有谁不会去声讨他的无德?事到如今,只能说这位医生不仅没有医德,也没有道德,更可悲的是他连起码的人格都没有。当然,丧尽天良的不光是那位推卸自己不是眼科而是五官科的值班医生,最重要的是也包括那些南京市儿童医院行政楼里的医院院长、医生、保安、护卫,甚至也包括驻守在医院门口的警务处民警们。



孩子的父母为了讨回公道,亲朋好友们都来帮忙了,大家齐聚一堂到了儿童医院,只为找到院长和值班医生给予说法,当然事发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抛头露面光明正大的出面解决,不用说,避而不见是他们擅长的做法,于是大伙在医院门口拉起了准备好的横幅“儿童医院,草芥人命”,希望的就是群众的效应和媒体的关注。而面对有损医院的形象和声誉的事情,医院的领导们怎会按捺的住,于是近二十个保安护卫们就上场了,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会出手吗?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冠冕堂皇的和我们说起了道理,一个“便衣”口口声声有话好好说,建议我们上楼找领导,其实这也是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和院方领导们协商解决这个事情。



可是大部队们这一上去就上了医院的当了,一场蓄谋的扭打正等着我们一群弱势群体。院长办公室根本就是空空如也,我们就坐在那儿等的结果就是:一个个“白大褂”都不见踪影,成群的医院保安、护卫和“便衣”(市井流氓)出现了,把我们一群人连打带拖的扔出了院长办公室,在电梯大厅里群攻我们,拨打110叫来的民警来了并没有询问我们任何情况。(其实他们就是驻守在医院门口的警务处民警们),市井流氓把我们(两个女同志)推打在地的时候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没看到,而我们(女同志)施以回手的时候,其实哪里能打的到他们,被几个保安流氓狠狠的掐住手腕,民警们倒是上前制止了叫放手不能打人,其他的民警和医生们居然插着手在旁边看着热闹。刚才的“有话好好说”变成了拳打脚踢,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个都不能少的被推打着出了行政大楼。最令我们失望的是,妈妈拨了全市各个电视台和报刊的媒体,无一幸免的都说“知道了”,可没有一家到现场采访,不知道是不是儿童医院在背后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来源:网易论坛 最新进展 南京市儿童医院关于患儿徐宝宝医疗纠纷的情况说明 近日,广大网民非常关注患儿徐宝宝在我院医治无效死亡的医疗纠纷,网络上一些文章的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我们做为儿童医院负责处理协调这起纠纷的医务处,从“实事求是说明情况,诚恳接受社会监督”的意愿出发,将我们目前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向关注这起纠纷的广大网民朋友做一陈述。首先,我们对徐宝宝孩子在我院抢救无效死亡表示深深的歉意和遗憾,我们和家长一样,心情也很难过,呵护孩子健康成长,不仅是孩子父母的责任,也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责任。其次对于家长的心情和一些过激言辞我们表示同情和理解,但对于其组织人员采取冲砸医院并动手殴打医务人员和保卫人员的行为表示遗憾。我们现根据病历记载以及在医患沟通过程中双方确认的环节,将孩子在我院治疗的情况,以及纠纷处理经过陈述给大家。



患儿徐宝宝,男,5个月,11月1日因发热,热峰39度,随即出现眼眶部肿胀,在江宁医院治疗两天后未见好转,当地医院推荐至我院门诊,该患儿于2009年11月3日在我院门诊眼科就诊,门诊医师接诊后将其收住入院。 患儿于中午11:30住院,血常规提示:WBC3700,淋巴70%,CT提示眶蜂窝组织炎,并无特殊症状。入院后,给与抗生素抗炎,甘露醇脱水治疗,并于当日下午16:00左右由眼科副主任医生与患者母亲进行医患沟通,告知患者家属,该患儿可能因眶蜂窝组织炎出现角膜溃疡、败血症等严重情况,家属表示理解并签字。


当日20:00左右,患儿父母因患儿哭闹找医生,值班医师来到床前查看患儿,当时患儿右眼较为肿胀,有感染症状,告知其抗生素、脱水剂已挂,嘱其勤点药水。 次日凌晨(11月4日)1:30患儿家属将患儿抱至值班室,值班医师查看患儿,发现该患儿眼部分泌物较多,遂用棉签清洁患儿眼部,清洁时患儿哭闹不止。清洁完将棉签交给患儿母亲,嘱其勤点药水,以局部抗炎。 凌晨2:20患儿父亲携患儿至值班室,接诊医生查看患儿右边面部肿胀,此时患儿已经入睡,考虑可能是**压迫造成,嘱其多观察。 5:50患儿突然面色发灰,立即给予吸氧,胸外按压,心电监护显示血氧85%,心率95次/分,呼吸32次/分,急并请麻醉科,内科住院总,二值班会诊。给予气管插管,加压给氧,静脉推注肾上腺素,地塞米松,苏打,患儿一直没有恢复自主呼吸,7:30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患儿死亡后,家属的情绪十分悲伤,我院医务处接待人员,反复的劝解、安慰家属。考虑到家属反映的情况重大,接待人员当即和家属封存了在院的病历,以固定证据。同时考虑到患者起病急至死亡时间非常快,死亡原因未明,建议其行尸检以明确死因,为日后的民事侵权赔偿提供依据。家属考虑再三,当日未同意。


在劝慰过程中我院告知其处理纠纷有四条途径,


1、医患之间的协商解决;


2、在鼓楼地区医患调解中心主持下的调解协商;


3、行医疗技术鉴定明确责任。


4、诉至人民法院的诉讼途径。家属听后表示要进行医疗鉴定以明确责任,这与我院观点相符,我们也希望通过合法程序明确医院以及当事医生的责任。


11月5日上午,患儿家属再次来到我院,同意按照我们的劝导对患者进行尸体解剖以明确死因,并要求封存当日该病区的监控录像。考虑到患者家属的要求均是为法律诉讼提供和固定证据,我们随即按照法定的程序联系公安局法医中心进行尸检,同时封存该病区当日的监控录像。


11月5日下午,患儿家属忽然携带数名操本地口音身份不明的人员冲入我院行政楼医务处,要求见当事医生,考虑到其要求合情合理,我院即与当事医师联系,因此时该医生不在医院,我院遂安排于次日下午2:30,由医务处主任、当事医师与患儿监护人一起沟通,并请公安人员在场做证明。我院将此情况告知以后,数名身份不明的人员当即破口大骂,要求当日必须见到医生。并冲下行政楼至门诊,将事先准备好3幅横幅拉开。我院保卫人员见状,上前告知其拉横幅封堵医院大门是违法行为,有任何问题可以通过和医院谈判协商,且医院已经根据其要求安排了相应工作,此时请职业医闹干扰正常秩序的行为只能对处理问题起适得其反的作用。但是,患者请来的人根本不听,继续打横幅,并威胁说要使用**,我院保卫人员随即收缴其横幅,在收缴过程中产生冲突,数名保卫人员被撕破衣服。随后,患方一行30余人直接冲砸院长办公室,工作人员上前多次劝导其离开,冷静协谈,但患方拒绝,在最后一次劝导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双方各有人员受伤,我院两名保卫人员骨折。


冲突后患方趋于理智,再次回到医务处商谈,此时接报案后,民警也已到场。 谈话期间,自称是患方姐姐再次威胁,要将儿童医院与患者之间的纠纷,变为保卫科工作人员和她之间的事,到“社会上解决”。后经公安人员的劝诫,谈话趋于缓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协商,患者同意第二天来院与当事人进一步沟通。



11月6日,原定与2:30开始的谈话因为患方的迟到于4:00左右才开始,接待人员将患方和当事人的谈话做了详细记录,谈话结束时再次重申了处理医疗纠纷的四条路(医患协商,人民调解委员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诉讼至人民法院),临走时患方表示其将通过网络来炒作这件事情,要把当事医师变成“网络红人”。我院表示,既然找到医院处理这件事,医院会秉公处理,同时也接受监督,最后告知患者如果有任何补充或意见及建议,均可以与医院联系。临走时,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患方忽然冲到当事医生面前动手打人,随即医院保卫人员和患者再次发生冲突,在公安和医务处工作人员的劝阻下,冲突很快平息。 目前网络上公布的照片大部分均为我院工作人员、保安以及公安人员在现场处理的情景,而当时参与打砸医院的三十余人的照片无一人上网,请广大网民朋友予以甄别。 医学是一门科学,因孩子病情变化太快,从入院到患儿死亡不到二十四小时,超出我们对眼框蜂窝组织炎这个疾病的认识之外,我们不能肆意猜测孩子的死因,目前正等待尸解报告,同时对当事相关人员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