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团 正文 第二章 血性男儿 3

大沿帽 收藏 1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URL] 五月的厦门,风雨飘摇。好猛的风,好疾的雨。 厦门原商会总会长洪晓春在书房里翻看着《水浒传》,现在他的家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妻子儿女在战争爆发的前几天都到漳州乡下去了。他没有离开,是因为商会的很多事情必须要他亲自处理,而且,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厦门能不能保卫住。 如今,厦门沦陷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


五月的厦门,风雨飘摇。好猛的风,好疾的雨。

厦门原商会总会长洪晓春在书房里翻看着《水浒传》,现在他的家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妻子儿女在战争爆发的前几天都到漳州乡下去了。他没有离开,是因为商会的很多事情必须要他亲自处理,而且,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厦门能不能保卫住。

如今,厦门沦陷了,自己想逃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老爷,有客人来了。”洪晓春家的佣人老洪慌忙进来,一脸不安。

“什么客人?”洪晓春惊讶地问。

“日本人。”老洪小声地说。

“日本人不是人,更不是客人,是豺狼,不见。”洪晓春怒道。但是他的话音刚落,外面已经有一群人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一群端着枪、如狼似虎的日本士兵站成两排,中间一个穿着日本和服,木屐,四十多岁,戴金边眼镜,一双小眼睛在薄薄的镜片后面狡黠地闪动。另一个日本人穿着军装,凶神恶煞。

“鄙人山口友和,现任厦门商会总会长,今天特来拜访洪先生。”戴着眼镜、一脸狡黠的山口友和先给洪晓春鞠躬,并且阴阳怪气地说道。

洪晓春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不喊坐,也不叫上茶。

山口友和自己拉了两张椅子,让身边的军人坐下,自己也大模大样地坐了下来,再对洪晓春介绍:“这位是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阁下,从现在起,厦门的安全工作由大岛七雄阁下负责,厦门的商会工作由鄙人负责,但是鄙人初来乍到,对厦门不太了解,所以,鄙人想请洪先生协助鄙人工作……”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日本鬼子是来逼自己做汉奸了。

洪晓春沉吟半晌,说:“我姓洪的怕不能担此重任!”

“死啦死啦的。”大岛七雄脸色一沉,呼地站了起来,一只手按在指挥刀上,目露凶光。山口友和对大岛七雄说了一通日本话,大岛七雄点点头,坐了下来。

“我们日本人是友善的,绝对不会亏待朋友,不过也不会轻易放过与我们作对的人,我们今天来,是想和洪先生交个朋友,大大的好朋友。”山口友和拍了拍手,两个日本士兵就抬了一个箱子前来,放在洪晓春的面前。

“这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出产的清酒,是送给朋友喝的,不成敬意,还请笑纳。”山口友和再次站了起来,对洪晓春深深地鞠躬。

洪晓春冰冷地沉默。

“当然,我们不会勉强洪先生,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吗,强扭的瓜不甜。请洪先生好好考虑一下……”山口友和微微一笑,然后告辞。大岛七雄站了起来,盯着洪晓春,皮笑肉不笑,一字一顿地说:“洪,你的,好好考虑!”

日本人扬长而去。

洪晓春把地上的清酒全部扔到院子里,怒骂道:“小日本的东西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老爷,该怎么办?你要拿定主意呀!”老洪小声地对他说。

“日本鬼子这是逼我做汉奸,我是中国人,怎么能为日本鬼子做生意?”洪晓春慢慢平静下来,想了想,“现在我惟一的一条路就是逃走,离开厦门……”

“可是老爷的生意全部在厦门,几个厂值那么多的钱,怎么办?”老洪忙问。

“统统丢掉。”洪晓春连想也没有想一下。

“我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现在走是最好的机会,如果现在走不掉,只怕以后永远没有机会了……”洪晓春和老洪带了把雨伞,出了后门,可是他们刚走出后门,从一个小巷子里就钻出了两个日本浪人和一个汉奸,那个汉奸叫黄小毛,现在是铁了心跟日本人走了。

“洪会长,这大雨天的,要到哪里去呀!该不会想逃走吧?山口君说了,要我们好好看着洪会长……”黄小毛一脸谄笑地说。

洪晓春认识这个黄小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黄小毛,我在自己的家门口走两趟难道也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不过,我们兄弟也要和洪会长一起走。”黄小毛继续谄笑,两个日本浪人双手抱胸,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洪晓春和老洪走在前面,三个人紧紧跟在后面,寸步不离。洪晓春暗暗焦急,一边走,一边寻思该怎么办才好呢!

黄小毛跟在最前面,后面是两个日本浪人,一个日本浪人忽然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然后一把锋利的刀割断了他的脖子,这个日本人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一命呜呼了。

另一个日本人忽然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一回头,一把刀在他的脖子上一抹,一颗头就掉了下来。啪的一声惊动了前面的三个人。黄小毛回头一看,两个日本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后面是一个手提着一把刀的黑衣人,黑布蒙面,一双眼睛如他手中的刀一样锐利。

那是一把奇特的刀,刀背上是一排锋利的锯齿。

黄小毛顿时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脚下一软,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英雄饶命,饶命呀!饶我一条狗命呀!”

即使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知道这把刀是谁的刀。

唐汉,追魂刀。

“连狗也不如的东西,留你有什么用?”唐汉一声怒吼,手起刀落,把黄小毛的一颗脑袋也砍了下来。

“唐汉?你还活着呀!”洪晓春又惊又喜。

“洪会长,我是特意来帮你逃走的,跟我来。”唐汉带着两人,来到一条小河边,拍拍手,一条小船就从黑暗中划了过来,三人上了船,唐汉对洪晓春说:“这位好汉叫黄百戈,我也是被他所救,他可以用船把你送出厦门,绕道到漳州去……”

黄百戈划着小船,冒着暴风雨,从海上把洪晓春送出了厦门……


唐汉杀平田一郎、浅见,横扫日本黑龙会,送洪晓春离开了厦门,这些事情惊动了日本人,日本驻厦门军队的头子田村、龟田、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都深知唐汉的厉害,于是贴出了悬赏通知:缉拿匪人唐汉,活捉者,赏大洋两万,提首级者,赏大洋一万。

风停雨住。

海面上一片宁静。

“黄百戈兄弟,我再也不能住在你的船上了,迟早会给你添麻烦的。”唐汉对黄百戈说。黄百戈正抽着烟叶,忙问:“兄弟,你准备到哪里去呀?”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留在厦门,厦门是我的家,我不能让日本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杀人放火,为非作歹……”唐汉一咬牙说。

“兄弟,我也想和你一起干,杀日本鬼子,因为厦门也是我的家,我可以给你划船,可以给你拉车,可以给你做饭,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黄百戈想了想,认真地说。

唐汉的心里忽然一动。是啊!自己一个人,杀不完的鬼子,如果自己再多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帮手,一个人杀一个鬼子,那么,鬼子不是轻易就被杀光了吗?

从前我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好,我们一起干!”唐汉说。

“真的吗?”黄百戈大喜过望。

“真的,不但我们一起干,还要联合厦门有血性的中国人一起干。”唐汉说。

“我堂弟黄明、老表吴得水都是有血性的人。我可以去联系他们。”黄百戈忙说。


1938年6月17日,深夜。关帝庙。

唐汉、黄百戈、吴得水、黄明、李青良、潘文川、周碗金、吴言荣、叶留民、张嗣木、郭再生、金泉、林文菜、张辛英、梁文统、叶其美、李建成、黄琪深、黄琪白、董永等二十多人坐在一起。

二十碗酒排在桌子上。唐汉第一个用一把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心,把血滴进酒之中,然后是黄百戈、吴得水……二十个人依次把血滴进了酒中,然后一起端起酒碗,面向关帝跪下,跟着潘文川盟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关帝为证,我们都是中国人,为了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为了我们的兄弟姐妹不再受日本人的欺凌,为了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们成立血魂团,誓杀日本鬼子和汉奸,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厦门,赶出中国……”

二十碗酒一饮而尽。

二十个酒碗砸碎在关帝的塑像前。

二十颗热血澎湃的心在关帝塑像前结盟。

唐汉为血魂团团长,一切行动听他的指挥。

黄明、黄百戈、潘文川为血魂团副团长。潘文川是少有的读书人之一,其余的大多是船工、车夫、工人、小贩。他们的武器只有唐汉的一把驳壳枪,其余全是土铳、鱼叉、大刀……

“我们血魂团第一次行动,就是去杀禾山海岸的哨兵,夺取他们的枪支,补充我们的武装。”唐汉选了黄百戈、吴得水、郭再生、金泉四人和自己一起行动。

禾山海岸,海风呼啸。

两个日本哨兵端着枪警惕地来回巡视着。

五个人潜伏在两个日本哨兵的不远处。

“我把日本人引过来。我对付一个,你们四人对付一个。”唐汉小声地对几个人说,然后他拣起一块小石头弹了出去,小石头落在两个日本哨兵的不远处,果然惊动了他们,他们就走了过来。

不过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两个日本哨兵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五个人一跃而出,唐汉的大刀准确地削断了一个日本哨兵的脖子,另一个日本哨兵被黄百戈捂住嘴巴,扑倒在地,吴得水、郭再生、金泉一拥而上,吴得水按住日本哨兵的手,郭再生按住他的腿,金泉的鱼叉扎进了日本哨兵的肚子,日本哨兵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离开的时候,黄百戈说:“总要让日本鬼子知道是谁干的吧!”

唐汉说:“是要让鬼子知道,还要让鬼子闻风丧胆。”他用日本哨兵的血工工整整地留下了三个大字:血魂团。

日本哨兵的尸体是在下半夜换班的时候被日本人发现的,现场被保护得很完好,日本警备司令大岛七雄赶到现场,那三个血淋淋的大字吓了他一跳:“血魂团?什么的干活?”

没有人知道。

日本警备司令部大门口,来了一行日本人,他们是刚刚从台湾乘船过来的。那个时候,日本侵占台湾已经好多年。厦门黑龙会差一点被唐汉消灭光,台湾黑龙会会长高木秋,和他的得意门人岸本、小野,匆匆赶来就是为了重振厦门黑龙会。

三人的后面还有十几个日本浪人,都是高木秋的下属。

最后一个日本青年二十多岁,高瘦,一双眼睛冰冷,一张脸苍白如纸,他的头发很短,仅有半寸,他的背上背着一把日本武士刀。别人的刀都是雪亮锋利,而他的刀却是黑灰色,不见一点锋芒。

他的刀居然没有开刃。

这行日本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警备司令部门前贴着的悬赏布告上。

那个高瘦、脸苍白、双眼冰冷的年轻人冷冷地说:“这个人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阁下是谁?”高木秋虽然是台湾黑龙会会长,但是他在台湾已经很多年,并没有回过日本,所以对日本国内一些年轻人并没有印象。而且,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从何而来。

“你可以不认识我,但是你应该认识我的这把刀。”年轻人转了个身,他背上的刀立刻引起了这些日本人的注意。

“九州第一刀?”高木秋惊讶地问,“难道阁下就是日本九州第一刀,传说中战无不胜的长谷刀阁下?”

“九州第一刀?”黑龙会的众人肃然起敬。

“我不是九州第一刀,但是不久的将来,我就能够成为九州第一刀,而且还要成为中国第一刀,因为,我的名字叫长谷川!”长谷川冷傲地说。

“那么九州第一刀长谷刀是阁下什么人?”高木秋恭恭敬敬地问。

“家父。而且,我到中国来,就是为了来会这个叫唐汉的中国刀客……”说完长谷川立刻紧紧地闭上嘴。


三十年前,中国天津。

中国国术馆一条街,这里分布着中国南北武林十几家武术馆。热血青年聚集在这里,练功习武,强健身体,只是为了中国人从此能够扬眉吐气做人。

天上乌云密布。

十二月的寒风如刀。

是要下雪了吗?

街头来了几个日本人,最前面两个趾高气扬、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日本人是日本三大刀客中的田中次郎和柳升。后面是他们的弟子,背着他们的刀,抬着一个用红布蒙起来的一方东西。

这是什么?

在他们的后面,远远地还跟着一个日本武士,背着一把刀,脸色铁青,双眼冰冷,一言不发。

他叫长谷刀,日本九州刀客,三人都是从日本远道而来的,他们到中国的目的,就是要和中国武林较量一下。

日本和中国武林的较量几百年来一直在进行中,没有谁大输大赢,所以谁也不服谁。田中次郎、柳升想改变这个事实,他们要用自己手中的刀,让中国武林臣服。

田中次郎、柳升在那个时代,都是日本国内最有名的刀客,他们刚走上国术街,中国人就警觉起来:“小日本来了!”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田中次郎、柳升在一家规模宏大的武馆前站定,双手抱胸,傲慢地抬起头,打量着这家武馆的招牌:泰山派。然后双双露出不屑的狂笑。

“就从泰山派开始打。”日本人狂妄之极,“中国人,叫你们馆主出来……”泰山派的掌门名字叫楚雄,高大魁梧,浓眉豹眼,一双铁拳雷霆万钧,人称铁拳无敌,是中国武林中少有的高手之一。

“小日本欺负到头上来了,不给点厉害他们瞧瞧,还要说我们中国无人。”楚雄是铁打的汉子,刀插在心窝上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哪个日本鬼子活得不耐烦了?想死还不容易?今天就打发你们回日本去。”楚雄哈哈大笑,豪气冲天。

“今天我们是代表日本国来向你们中国人挑战,谁输了,这个东西就归谁。”田中次郎一挥手,他的弟子们就把抬着的东西放在中间,扯去红布,赫然是一块金匾,上面是四个镀金大字:东亚病夫。

中国人群顿时沸腾起来。

“狗日的小日本太猖狂了!”

“把小日本打回日本去……”

几个日本人高高地昂起头,一脸得意之色。

“如果小日本你们输了,是不是也要把这个东西带回去?”楚雄强忍住怒火,冷冷地问。

“那是自然,只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是不会输的!”柳升狂笑。

“谁先上来送死?”楚雄心里的怒火蹿了上来,在全身熊熊燃烧。

“我听说中国人的刀法不怎么样,就是拳法有两三下而已!我今天就不用刀,用拳头和你们切磋一下。”田中次郎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他的小眼睛溜溜一转,阴阳怪气地说。

“哈哈哈,论起用刀,中国人也是小日本的祖宗,今天大爷就用刀砍你的脑袋!”楚雄回头对徒弟们大喊一声:“给我把关公刀抬上来……”

楚雄的大徒弟丁宽,二徒弟石宝,一边把关公大刀抬上来,一边说:“师父,你上了日本鬼子的当了!”

“难道要日本鬼子笑话我们中国人连刀也不会用?”楚雄瞪了两个徒弟一眼,接过刀,横握在手,天神一般,威风凛凛。

“小日本,记住了,这把关公刀也叫斩鬼刀,专门斩杀你这等猖狂小鬼的。”关公刀刀长两尺,刀杆长八尺,重几十斤,寻常的人连扛起来也很吃力,更不要说使用,但是楚雄拿在手里犹如无物一般。

田中次郎冷笑,他长于刀法,他的用意就是要激怒楚雄,用自己最擅长的一面战胜楚雄,楚雄果然轻易就上了当。

楚雄的刀长,如果千军万马混战,那么,刀的威力将势不可挡,但是一对一的搏斗,这么长的刀能占什么便宜?

一丈用长,一寸用短。

田中次郎阴险的笑容再一次泛上嘴角。他一伸手,一个弟子就把他的刀双手捧了上来,田中次郎拔出刀,迫不及待地向楚雄冲了过去。

两把刀绞杀在一起。

田中次郎虽然先发制人,但这是诱敌之计,楚雄在自己不擅长的兵器上和他搏斗,已经处于不利的位置,他的刀笨重,消耗体力巨大,几十个回合之后。楚雄的刀渐渐地慢了下来,这个时候楚雄才明白自己中了田中次郎的诡计。

田中次郎是一个毒蛇一样冷酷无情的杀人机器,他已经找到了楚雄的破绽,忽然翻滚在地,长刀从楚雄的右脚掌关节处斩落,那一刀快如闪电,狠如毒蛇的牙。喀嚓一声,楚雄感觉到自己的右脚力气在一瞬间消失,他一声怒吼,人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退后几丈,大刀支撑在地上,人站住。围观的人群看得清楚,楚雄的右脚掌已经被砍断,鲜血如泉水一样从断脚处往外涌。

田中次郎诡计得手,面露得色,双手握刀,严阵以待。

“列祖列宗,我把中国人的脸都丢尽了,还有何面目到九泉之下见你们?”楚雄仰天长啸,忽然挥动双拳,左右双击自己的太阳穴,砰地一声,他的头仿佛爆炸了一般,血肉飞溅。然后他的身躯如一座山一样倒塌……

“师父……”泰山派弟子如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日本人迅速地拔出武士刀,一场混战,数十个泰山派弟子倒在了泰山武馆的大门前……最后是租界的警察闻讯赶来,日本浪人扬长而去。

“长谷君,你是不是一个日本人?”回去的时候,田中次郎愤怒地质问长谷刀,在日本人和泰山弟子们混战的时候,长谷刀静静地站在一边,连刀也没有动一下。

“你给我们大日本帝国丢脸了,根本不配做一个日本人,更不配做一个日本武士!”柳升也激动地说。

长谷刀一言不发,平静如山,沉默。

“请你滚回日本老家去,不要在这里给我们大日本帝国丢脸,我们也不想与一个胆小鬼在一起……”田中次郎对他冷嘲热讽。

长谷刀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是一个日本人,也是一个日本刀客,但是我不是一个杀人的机器。”

“八嘎!”柳生拔刀,他的日本武士刀才拔出一半,长谷刀的武士刀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前,那是一柄奇特的刀,刀身是乌青的颜色,不见一点光芒,而且刀锋没有开刃,

他出刀的速度很快,快得没有人可以看清楚。如果是决战,他出刀的时候,就是柳升倒下的时候。柳升脸色铁青,双眼冒火,又气又恨。

“我是一个日本人,而且是一个日本刀客,但是我不是一个杀人的机器。我也不想和你们这些杀人的机器在一起,因为你们根本不是真正的日本武士……”长谷刀说完,转身,一步一步,沉稳、平静地离开了。

几天之后,天津虹口道场。这里是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开的武术馆,日本人田中次郎在这里享受着崇高的声誉与优厚的待遇。

因为,在日本人的眼中,他是最伟大的英雄。

天刚刚亮,虹口道场震惊了。一个背着刀,肩上扛着一块金匾,伟岸如山的中国男儿阔步闯了进来。

“我是来还你们日本人东西的。”伟岸如山的中国男儿一脚踢飞了几个日本浪人,站在大门前,飞身而上,把肩上的金匾挂在虹口道场的上面,赫然是四个镀金大字:东亚病夫。

这是几天前田中次郎送给泰山派的金匾。今天,一个中国壮士把它归还给日本人。

“叫田中次郎出来。”中国人雄壮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一个日本浪人慌忙问。

“中国人,唐天。”气吞山河的声音。

田中次郎还没有起床,他睡意蒙眬地问:“来了多少人?”

“一个!”日本浪人慌乱的声音。

“什么?一个?就只有一个?”田中次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个。”他的弟子肯定说。

“一个中国人算什么?”田中次郎冷笑。他不慌不忙地穿戴整齐,把日本武士刀扛在肩上,神气活现地对徒弟们说:“看我怎么把中国人的脚砍断,让他趴在我的脚下投降……”

唐天,一个人,如一座山。一把刀,刀长两尺半,宽五寸,刀锋雪亮,刀背上一排锋利的锯齿。

唐天,和他的追魂刀。

看到了唐天的刀和他的人,田中次郎收起了轻敌之心,从他的气势判断,应该是自己遭遇到的中国人之中,最强劲的对手。

“你一个人也敢来?”田中次郎抬起头,看见大门上已经挂好的金匾,脸色阴沉,心生邪念。

“一个中国人就足够了。”唐天大笑,“小日本,害怕了吗?”

田中次郎对两个日本浪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个日本浪人嗷嗷怪叫,挥舞武士刀,冲了上来。他们冲上去的速度很快,但是退下的速度更快,唐天出刀,只有两个动作,一个动作是横挡,挡住日本浪人攻击来的刀,再一个动作是回扫,用刀背攻击,两个日本浪人的刀在瞬间被挡飞,手腕被刀背挂中,如果不是还有皮连着,手早就断了。

田中次郎用刀砍断中国人的脚,唐天用刀砍日本人的手,没有手的武士与没有腿的巨人,一样是痛苦的。

果然是高手。

田中次郎的血液在沸腾。他需要这样的高手来充实自己的人生。

“来吧!日本人。”唐天在等待。

田中次郎发起了进攻,他只用了一招,平端起自己的刀刺向唐天,唐天的身体往一边移动了一下,但是,田中次郎感觉自己刺中了,所以,他没有犹豫,用力地刺进去。

唐天右手握刀,刀在田中次郎的肩头之上,刀的去势已经用尽了。田中次郎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把刀忽然掉了下来,被唐天的左手接住,横劈了过来,田中次郎的双手都从腕处断了下来。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对于高手,一瞬间就是结束。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