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杀杀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胡龙看在眼里,有些失笑:“这个小兵也太狠了点,踢的鬼子都成太监了”!


这点想法在他脑中一瞬而过,看到桌上放的电台,一挥手派人给没收了,把土肥川和刘贵押了回去。


这事还没完,要先和杨靖宇禀报一声,再把根据地内把潜藏的特务一网打尽。根据地的排查严紧,东条一郎等人就算再忍耐,也不能不把得知的情报传出去,对于特务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知道了情报却送不回情报部,那等于是把他憋死。


胡龙料想到了这一块,放刘贵这条小鱼去钓另一条大鱼。要是刘贵他真的去买东西,那也无关紧要,只要跟踪的人做好隐蔽,不要打草惊蛇就行。


果然,东条一郎憋不住派刘贵跟土肥川联系,准备发电报送至关东军情报部。他是个哨兵脱身不得,而刘贵恰好是分化的抗联内部中不大的军官,交给他办事比较有把握,可以避过一些士兵的追问。


“哦,这个刘贵,竟然被小鬼子收买了!”杨靖宇在一座由民房临时当做的简陋办公室内,听到胡龙给他的报告,语气中还是不大肯定。


刘贵这人的印象他听一个的团长说,工作勤勤恳恳,打仗也是有一套的。所以,杨靖宇本人耳濡目染,对刘贵的印象是不错的。


但战功卓越又如何,一个人难以评定他的好坏,好的变坏的,坏的一夕之间变好的这是常有的事,只能说一个人他是变数,不可能是常数,充满了不稳定性。


臂如说,一个开国大臣是原来敌国投过来的降将,但你能说他是降将吗,既然这样说,当汉奸的这样认为似乎也是没有错的。


“老杨,看问题可不要光看表面了,包括你我都难说的准哪!”参谋长宋铁岩打了个哈哈,对杨靖宇的疑虑予以批评。


杨靖宇微微一笑:“老宋,是我多虑了。”转而有对胡龙说道:“刘贵那叛徒现在关哪里了!”


“首长不用多虑,他被我们关在邻村风兰泡的囚室里,有弟兄们看管着,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风兰泡是抗联的另一处驻扎地,在山后面,虽然和二道沟子是邻村,但却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达,距离也不近。


“那就好,那个日本鬼子也被关着吧。”杨靖宇随口问了一句。


“鬼子也关着,卵蛋被一个弟兄踢了,现在还叫疼呢?”胡龙说到此处不禁有些好笑,那鬼子也太不禁踢了吧,只不过那么一脚,何必要大惊小怪,一直装痛下去。


“要是老子,非得把小鬼子踢得断子绝孙不可!”胡龙的想法比及那个士兵更是歹毒了万分不止。


杨靖宇和宋铁岩两人也觉得好笑,但是他们毕竟是领导,在下属面前不能失了威严。


杨靖宇脸色一沉,说道:“胡龙,你的想法不妥,加入了抗联,就要有一个抗联军人的模样,好好管教你手下的兄弟,别做出违反纪律的事。”


“谨尊首长的命令!”


胡龙一个标准式的军礼,自顾自地说道:“向右转!”便要离去。


“哎,我说胡连长,我并没有让你退下啊,这么快就违反纪律啦!”杨靖宇心情不错,对胡龙讲话也是一副轻松的神态。


胡龙转过身来,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首长,我要去小解一下,等不及了!”


“好啦,你退下吧,可不要尿在裤子里了!”杨靖宇哈哈笑道。而一旁的宋铁岩也忍不住了,对胡龙报以鄙视的神情。


胡龙无奈:“我这得罪谁了!”


不再耽搁,要是尿裤子上就让人笑掉大牙了,匆匆跑向此行的目的地。


同时,胡强国那边也开始行动了,胡龙给他们制定的指导是不要给敌人反击机会,对根据地实行破坏,活捉最好,要是反抗就不用多想,毙了便是。胡强国不敢松一口气,指挥着独立连二百号人分头行动实施抓捕。


东条一郎正在村口站岗,一身厚重的冬季军装让他略显疲惫,但他心情似乎极好,哼着小曲。


其实他是半忧半喜,担忧的当然是刘贵的任务没有完成,欣喜的则是情报送出去的话,日军就要清剿杨靖宇的部队了,任务完成,他也可以回到关东军总部,休息一段时间了。


突然,从村里传来急促地跑步声,打破了他正做的美梦,但是他却不以为然,像这种长跑训练,根据地内可是见的多了,思维定性成了习惯一时间想改变不是那么容易。


东条一郎继续哼着小曲,站他的岗。


“东条,还唱小曲啊!”二十多个士兵迅速包抄住了他。胡强国率先拔出枪抵住东条一郎的太阳穴,嘴上讽刺着。


“我眼睛是不是花了!”东条一郎使劲揉了揉眼皮,像要把情况看到透明一般,他实在不相信,自己就这么闪电般迅速地被抓了。他瞬间明白了,刘贵和那帝国大学的校友土肥川肯定被捕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你抓了我想到后果吗,我们大日本皇军会在三个月里灭掉你们中国!”小鬼子是同一种性格,就是被抓却反而威胁对方,他以为大和民族是无敌的。


“哈哈,东条,你的名字我是看你写的情书知道的。而你们想三个月灭亡我们中国,就是做你娘的千秋大梦,现在过去多久了,我们中国人还不是顶天立地的活着,告诉你小日本,就算你们能灭了我们,但我现在就先灭了你!”胡强国一副狠劲,东条一郎的这番话实在使他恼火。


“哈哈,杀了我又怎样,你们……”东条一郎露出狰狞的笑容,在他心里,对天皇极度效忠,死也是光荣的。


“强子,别……”胡龙正好赶到,看见了这一幕。


但胡强国却已扣动了扳机,没有丝毫迟疑。“啪”的一声,抵住东条一郎的枪支发出闷响,子弹从他右脑直穿而过,鲜血如涌。


东条一郎没有半分的痛苦,便去见他东条氏的列祖列宗了。


胡强国往枪口吹了一口气,平静道:“哼,鬼子,就算今天大哥处置俺,俺也认了,取了你的性命,让你们小鬼子少一个后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