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送战友,一地驼铃声!

缘起又落 收藏 8 906
导读:送战友 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 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一曲送战友,一地驼铃声。老兵你要走……年复一年如出一辙的送别议式里,不变的颜色,常变的容颜。换的只是人群里一桩又一桩的脸庞,从稚嫩的青涩,磨砺成刚毅和飒然。 老兵的两行热泪里,蕴含着对军营无限的依恋,铭刻成三生难忘的战友情。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泪飞时作倾盆雨”。相处多年的袍泽弟兄,襟袍战友,隐于林海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送战友

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

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一曲送战友,一地驼铃声。老兵你要走……年复一年如出一辙的送别议式里,不变的颜色,常变的容颜。换的只是人群里一桩又一桩的脸庞,从稚嫩的青涩,磨砺成刚毅和飒然。

老兵的两行热泪里,蕴含着对军营无限的依恋,铭刻成三生难忘的战友情。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泪飞时作倾盆雨”。相处多年的袍泽弟兄,襟袍战友,隐于林海的傲骨;今天,才开始显露出真实的面容,飞泪作别踏征程,刀枪入库,放马南山奔赴于祖国的大江南北,重塑一块砖,再造一片瓦。


红枫如彤的季节,秋霜泣血般的灿烂,一如老兵碧血丹心的年轮沟豁纵横。

老兵,那曾经兴高彩烈的欢迎议式里稚嫩的笑脸;如今,早已被风霜切割出了沧桑的烙痕,锻造出了沉稳的面庞,犀利的眉眼。多少年不想唱的那支歌《常回家看看》,如今可以不用再感叹时,却又让人泣不成声,不忍离开。

曾经多少回梦回家乡,牵绊着遥远的思念拉近心的距离;在云影深处祈盼在心上贴一枚邮票,把一缕思念邮回家中。曾经逢年过节,远在北疆戍边,南疆守望一方热土的军中男儿,总会感觉《常回家看看》的歌声如天籁之音,在心中萦回不去。

老兵曾几何时,从新兵变成了重复着所有老兵曾经的故事:用电话一端牵挂着家人,随流年铭刻在心中。日复一日随着那一身迷彩绿,在祖国南疆北域的沃土上幸福地流徜着。当一个军人说不喜欢听的歌曲是《常回家看看》时不要惊讶,他还会告诉你:“因为……我做不到!”


都说:百善孝为先,父母在不远行。然而,好男儿志在四方;军旅人生,戎马生涯,自古忠孝两难全。《常回家看看》军中男儿又有几人能做到?

天南地北的战友兄弟,是可以共生死能舍命,值得铭刻一生的人。南中国海,哪里有虎视眈眈的掠食者,浩瀚海疆里,万里长空上就有鹰击长空的捍卫者!是兵,就该勇往直前;是马更要奔腾四方。

曾经远离家人奔赴他乡的老兵,“汗水当酒独自醉”到南疆,在热浪扑面里摸爬滚打;往北疆,萧萧战马悲天鸣,无畏于冰封雪域高原上驰骋疆域。明知军旅苦,偏向军中行,大智若愚的选择如果他们不说,谁能知晓:被魏巍指着他们问世人“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内心世界?否则,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会因阎维文的一曲《说句心里话》话未说完泪满面?老兵,多少年曾经留给家人、恋人的口头语是“没时间……!”


老兵的时间,曾经在祖国的蓝天飘流,青春给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忠诚是他永久的誓言却没有给家人的承诺。

隐身于深山里沟壑中,所能感受的是远山上绿荫蔽日,却空旷寂寥;近山下人声鼎沸,笑语喧哗。山沟里,山路弯弯稀有人迹;山沟外,高楼耸立灯红酒绿,一墙之隔,十里内外,天壤之别。

老兵的时间,在别人的笑声里悄悄流逝。雕刻在脸上沟豁纵横,隐于林海的傲骨,守望那一方疆土,名字一半被铸造成不朽,一半铭刻在心成为大爱无言的永恒,就是老兵的青春!


老兵,背负着一身伤痕,悄然回家,还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曾是最可爱的人?年复一年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早已远离了窃窃私语的温存。曾经除了用“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相互安慰和共勉外,只有誓言,没有承诺。只因军人的生命不属于自已,唯属于祖国和人民!誓言给了祖国,对家人的承诺给不了。他们的爱,大多是两个极端,不是大喜,就是大悲。流金岁月中,军旅人生没有了弹道残痕,多的只有几分牵挂伤痕,缺憾无痕。“等我凯旋”是军人的誓言……


老兵也曾有过企盼。彩霞落日下,每天傍晚与家人牵手散步,对谁来说都是那么习以为常;然而,在老兵们眼里却成了无期的奢望。珍贵的暂短相聚,回味与爱人牵手散步,携手过斑马线时的幸福感觉。一曲《常回家看看》老兵们只能收敛着中气,在心底浅唱低吟。

一句“等我凯旋”需要的铿锵,却是军人回家能带回的最好礼物,也是戎装无憾的自豪!


老兵,平凡军人的统称。不一定很伟大,但是都很崇高!忠诚,是他们刻骨铭心的烙印;三更站岗五起他们无怨,风霜雨雪冰凌行他们无悔;灾难来临,有人捐出的是财物,两袖清风的人捐出的是义务,可敢于献出生命为他人的有几人……惟有军人!绿色方阵里的热血男儿,是国门内外捍卫和平的盾牌。


老兵,是一群托起江山的无名英雄,他们的肩上,永远积淀着祖国和人民的负荷!

襟袍同泽的兄弟,亲爱的战友。《诗经.秦风》“无衣”对战友有着最深邃的诠释: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与兴师,修我矛戟,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这就是袍泽弟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祖国一声招唤,再次同袍同泽战沙场,集结驰骋无所惧。老兵,我的战友兄弟,一声珍重胜千言,一路顺风!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