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搞笑故事前半段有点鬼故事的样子,继续看就有意思了!!

宿舍门口赫然挂着一个熟悉的钥匙扣,上面有个青铜做的骷髅头饰物,一摇晃一个红色的玛瑙珠子会在两个眼窝里滚动,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个钥匙扣的主人是阿珊,可是此时,阿珊明明正躺在医院昏迷不醒。难道人在重度昏迷的状态下,灵魂会游离在肉体之外?



晚饭后回宿舍时,邛雪问郝小菲,“你猜,现在阿珊在干什么?”


郝小菲怪怪地看看邛雪,没有回答。阿珊和她们同宿舍,一周前掉进了樱花林里输送暖气的地下道,至今仍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昏迷不醒。


“你是不是觉得我提这样的问题有些残忍?”邛雪读懂了郝小菲的目光,扬起手中的一本杂志,“但这上面说,重度昏迷的人,灵魂常游离在肉体之外,徘徊在熟悉的环境中!”


郝小菲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灵魂和肉体游离?你是说阿珊如鬼魂一样在跟着我们?”


说话时,她们已经走到宿舍门口了,就在她们把目光转向宿舍门时,都惊呆了,门上插着一把带骷髅头的钥匙,正是阿珊的那把。


郝小菲后退一步,“喂,你说这是巧合、恶作剧,还是……”


邛雪阻止郝小菲说下去,嘘着竖起了两个手指,她拧开门,往里探一下头,确认里面无人并也没有丢失东西后,才回头招招手,蹑着脚走进房间。


邛雪和郝小菲靠上门,对视足足有 30 秒钟,然后相互大声地发问:“谁会跟咱们开这样的玩笑啊?”


几乎是不约而同,两个人一起转回身,取下门上的钥匙仔细端详起来。


钥匙扣上有一个骷髅头的饰物——这个青铜的骷髅头,一摇晃一个红色的玛瑙珠子会在两个眼窝里滚动,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阿珊最喜欢这个骷髅头,总是随身带着,轻易不给别人看。


郝小菲小心翼翼地把钥匙放在阿珊的床上,颤着声说:“阿珊,你可不能这样吓我们!”


邛雪后悔和郝小菲说杂志上的话,她拉着情绪激动的郝小菲,说:“小菲,我敢说,一定是护理阿珊的妈妈来过,取走了她的换洗衣服。”




晚自习补语文知识课,韩老师提问郝小菲,“‘三吏’的作者是谁?”


郝小菲盯着同桌阿珊的书桌膛,呆愣愣地站起来,“钥匙。”


教室里哄堂大笑。韩老师皱皱眉头追问,“你说什么?”


郝小菲说不清楚,脸就红了,她请求说:“韩老师,我的头有点疼,想回宿舍休息一会儿。”


看韩老师点头同意,郝小菲当即离开了教室。


邛雪知道郝小菲心情紧张,担心会出什么事,韩老师一宣布下课,她最先冲出教室,跑进了樱花林小道,这是回宿舍的近路。


沿着小道拐一个弯,邛雪看到了宿舍门前的灯光,就加快了脚步。匆忙中,她听到脚下发出咚咚的金属声,低头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踩在“幽灵之门”上了。


“幽灵之门”是同学们给暖气地下道盖子起的别名。


上周阿珊就是踩翻了这个盖子,掉进很深的暖气维修管道的。本来学校后勤的刘老师通知过:最近突击维修樱花林里的暖气传输管道,大家不要走樱花小道,防止掉到里面。但我行我素惯了的阿珊,还是晚自习后走樱花林回宿舍。多亏在管道里干活的工人按阿珊的尖叫声寻找过来,把她送进医院,医生说,再晚送一会儿,就没有抢救价值了。


再以前,去年的这个时间,老锅炉工也是 在这个 暖气地下道盖子上 出事的。据在场的工人说,老锅炉工维修暖气管道,刚钻出地下道,就剧烈地咳喘起来,然后就摔倒在管 道盖子 上,人事不省。老师解释说,老锅炉工是花粉病引起的哮喘,使血压突然升高而突发脑意外死亡的。


一想到“幽灵之门”邛雪就有点紧张,她猛地一跳,逃离了管道盖子。只是刚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很轻、很慢,节奏很舒缓,幽灵一样。邛雪头发都竖起来了,大声喝问:“谁?谁啊?”


脚步声突然变得很急、很快,并夹杂着樱花枝叶的拨动声,向她接近过来。邛雪尖叫着,“别靠近我!别靠近我!”顺着宿舍门前的灯光,慌慌张张钻樱花林跑过去了。


邛雪跑回到宿舍,发现门是锁着的,她打开门,重重地坐在床上抱着胸大喘不止,过了好一会儿,刚稍稍平息下来,宿舍门一响,悄悄地挤进来一个人,惊魂未定的邛雪大声问:“谁?”


来人吓得跳起来,转身打开电灯,是郝小菲,她嗔怪说:“连电灯也不开,是想吓死我啊!”


邛雪站起来,拉住郝小菲,“刚才是你躲在樱花林里吧?”


郝小菲惊讶地问:“什么,我躲在樱花林里?我去那干什么啊?”


邛雪就把刚才的事情叙说了一遍。


郝小菲围着邛雪转了一圈,吃惊地喊,“邛雪,你竟然敢去樱花林?”


邛雪说:“还不都是因为担心你!”


“告诉你吧,自从阿珊出事,我就没去过樱花林,以后也不想去了。”郝小菲拧开矿泉水盖子,一口喝下大半瓶,紧张的情绪才缓和下来,“当时我想回来歇一会儿,进宿舍看到阿珊的钥匙,就去医院了。”


邛雪忙问:“阿珊怎么样了?”


“还和以前一样。只是昏迷中,她开始喊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钥匙、钥匙……她妈妈还问我是什么意思?”


邛雪问:“钥匙?怎么又是钥匙啊?”


“本来,我是想问阿珊妈妈来没来宿舍取过换洗衣服的,听她这样说,我也就没问。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会不会真如那本杂志说的……”


“只是传说,有什么根据啊?”邛雪随手在床头捡起那本杂志,扔到床下,“还有一件事,我给阿珊录制咱们班同学说话声的录音笔,你带去了吗?医生说,这是唤醒阿珊的最好药方。”


郝小菲说:“当然,阿珊妈妈当时放给阿珊听了!”


邛雪点点头表示知道,又说:“肯定不是阿珊!但,会是谁拿到阿珊的钥匙,并插在门上呢?还有,刚才躲在樱花林里吓人的是谁啊?”




郝小菲闭了电灯,警告说:“熄灯铃响过了,可不要再提类似的事吓唬我了,我有失眠症。”就爬上床了,她在黑暗中瞪大的眼睛,转向邛雪,又转向阿珊的床,上面就放着她的那把带骷髅头的钥匙。


邛雪同样重复过和郝小菲差不多的动作,然后,她轻声说:“喂,你睡吧,我睁一只眼睛给你守夜!”


“不怕,不怕!”郝小菲连说几个不怕,翻一个身,把头转向里侧。


半夜时分,邛雪看到宿舍门突然开了,一个黑黑的影子走进来,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后,站到她的床头。她看不清黑影的脸,忙问:“你是阿珊吗?”


黑影的声音有些嘶哑,“阿珊是一周前摔伤的小姑娘吧?我是老锅炉工,我来是要问你,你为什么还走樱花林?学校不是通知过樱花林搞暖气管道维修吗?还敢在地下道盖子上跺脚?是抗议吗?”


邛雪听到是老锅炉工,就有些害怕,“你不是死了吗?你是怎么打开房门的?”


“听说过幽灵吗?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幽灵的。”老锅炉工说着举起一个圆圆的地下道盖子砸过来,“你也随阿珊去吧!不听话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啊!”邛雪尖叫着从床上跳起来,她看到郝小菲也尖叫着坐在床上,就拧亮了床头灯。


郝小菲说:“我做一个噩梦,看到阿珊带骷髅头的钥匙在头顶上飘飞!你也做噩梦了吧?”


邛雪不想加重紧张气氛,说:“我听到你的尖叫,很害怕……”


郝小菲抹一把额头的汗珠,“怪事怎么会这样多啊?我想回家住几天!”


如果郝小菲回家住,宿舍里只剩下自己了,邛雪忙说:“小菲,我认为只是巧合。客观事物的偶然性,是一种 不确定的趋势。老师说过的,你不应该钻牛角尖。 我们是中学生了,应该有分析的头脑! ”


“偶然性?说 灵魂常游离在肉体之外,徘徊在熟悉的环境中,就看见阿珊的钥匙了。而且,阿珊也在昏迷中喊钥匙。还有,你踩到了幽灵之门,就遇到了怪事……”


“不,不!”邛雪快速理顺着思路,“我们不仿推测一下,如果真的是阿珊把钥匙插到了宿舍门上,那么,她要干什么呢?宿舍里的物品没有被人翻动的痕迹啊?一定另有答案的。至于我遇到的怪事,我想,我们明天早上去察看一下,如果我们发现了幽灵的脚印,也许在科学上还是一大发现呢!”


郝小菲听着就笑了,“幽灵的脚印?哇,太有创意了!”




第二天早上,邛雪和郝小菲出宿舍来到樱花林路口,看到竖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近一段时间,学校突击维修樱花林里地下暖气管道,请同学去教室走大路,以免发生意外!切切!


邛雪刚跨过牌子,管后勤的刘老师突然在树后站出来,“没看到牌子吗?”


邛雪说:“看到了,但我们去里面有点事。”


刘老师突然说:“啊,你就是昨天晚上走樱花林小路的人吧?我听出你的说话声了!”


邛雪惊异地问:“你听出来了?怎么回事?”


刘老师说:“昨晚我怕有人下晚自习再走樱花林,就守在林子边上,结果还是有人快步跑进去了。后来,我听到踩地下道盖子的清脆声音,就担心地走进林子,结果,反而听到了一连串的尖叫声……”


郝小菲说:“啊,原来如此!那,插在我们宿舍门上的钥匙呢?”


刘老师疑问地摇着头,“什么钥匙?”


不远处,舍务李老师听到他们的对话,走过来问:“是一把带骷髅头的钥匙吧?”


郝小菲看着李老师,连连点头。


“是维修管道的锅炉工在樱花林里捡到,交给我的,我在通知板上写了拾物启事,但没人来领。我怕丢失钥匙的同学着急,昨天晚饭前,就一个门一个门地试过去,当打开你们宿舍门时,另一名同学说,她们宿舍的人上楼来了,请李老师帮我们修一下门锁吧!我就留下钥匙随那同学去了。怎么回事,丢失东西了吗?”


郝小菲不好意思地笑了,“不,不!”


邛雪说:“这把钥匙是阿珊的,突然出现在门上,我们还以为出了怪事呢!”


刘老师、李老师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邛雪和郝小菲转向去教室的大路,看到阿珊的妈妈来了,就迎上去。


阿珊妈妈说:“阿珊听到了同学们说话声,很快就苏醒过来了,但她坚持说,她带有饰物的钥匙丢了,请你们务必帮助找到!”


邛雪和郝小菲相视一笑,抢着说:“这很简单啊,钥匙就在我们宿舍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