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随想曲 生死文枰 生死纹枰(一)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9.html[/size][/URL] 在抗战最艰苦的1941年,我在八路军120师下属一个团里任情报员,专门负责侦听日军电台和翻译缴获的日军资料以及审讯日本俘虏等任务。在一次团部转移中,我们与日军一个大队不期而遇,遭遇战中我不幸负伤,被安置在了晋西北一个老乡家里养伤。大部队临走时留给我两样东西:一样是毛瑟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9.html


在抗战最艰苦的1941年,我在八路军120师下属一个团里任情报员,专门负责侦听日军电台和翻译缴获的日军资料以及审讯日本俘虏等任务。在一次团部转移中,我们与日军一个大队不期而遇,遭遇战中我不幸负伤,被安置在了晋西北一个老乡家里养伤。大部队临走时留给我两样东西:一样是毛瑟枪,防身用,也是被敌人发现包围时自我了断之用;另一样是一副日本产的月印围棋,是27年父亲在日本做生意的朋友斋藤健赠送的。我是个棋痴,在团部时,我们情报科长是个棋迷,没事就和我手谈一局,他棋臭瘾大,输个7,8盘还是不肯丢手,每每看形式不对就想悔棋,我总是不让他:常言道落子无悔。开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可输的多了他见水平和我差太远,也就不顾那么多了,打个哈哈说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高手不指点指点新手多没风度啊。我也是一乐,就随他去了。可现在大部队走了,没人和我对弈解闷儿,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我时常盯着这棋子发愣:就在数年前,我还和父亲去看望过在日本的斋藤健先生。可现在,我已经和斋藤先生的同胞们誓死为敌了。


晋西北的冬天寒风彻骨,因为我的伤势不重,没几个月就好利索了。可由于战场形式变化过快,日军加大了扫荡得力度,使得我和部队的联系困难了许多,有时团里派来这边任务的联络员一个月才能见到一回,我的归期也因此未定下来。1942年初,大地回春,万事更新。日军的封锁在这一年变得更加严厉和疯狂。我所在的老乡家由于处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落,因此敌人在此之前还从未有兴趣扫荡到这里。然而式的变化令人难以作出反应,日军在三光政策的导引下实施焦土作战,我们这个村也被盯上了……


村子不大,虽是一村,却只有三家,十几个人。一天清晨,天将亮未亮之时,日军一个小队悄悄的摸了上来……


很快,三户人家鸡飞蛋打,门外沉闷的两声枪响,随即悲号声,狗吠声,喝令声,枪声交杂在了一起。


我迅速的穿好衣服,把毛瑟从枕头下摸出来别在后裤腰上用棉衣遮的严严实实。王妈(收留我的老乡)赶紧把自家的一点粮食塞进了水缸下掩着的地道里,还要让我也下去。正说着日本兵开始砸门了。我和王妈争执着,我让她带着孩子下去我挡着,可她老人家怎么也不肯。就在争执的时候,门被砸开了。我掩在王妈前面,望着砸门而进的日本兵,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并嘱咐身后的王妈别说话,别怕。就在这时,进来一个日军准尉,他打量了我一眼,又看看我身后的王妈和几个孩子,没说什么话。在屋内环视一周之后他示意日本兵开始搜查房间。一阵野蛮的搜查之后,日军准尉发现了我的月印围棋。他先是一愣,然后用日语惊叹到:“天啊,此地还有这样的精品。看来这屋子主人有些来头吧。上杉,上杉,去!向寺内小队长汇报!”“嗨!”叫做上杉的日本兵应声而去。这位准尉显然不知道我是懂日语的,而我则仗着语言优势获得了不少情报:日军只是一个小队。更重要的是,那副月印引起了他们的兴趣,看来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