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阴谋 第三十六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夜半三更的时候,杨锋和姚朗在陈老水的带领下再一次看到了狄松和郝宽。

杨锋和姚朗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距离福顺当铺不远的地方会有一条地道直通到福顺当铺的地下库房。

很快,一批又一批的古玩字画金银玉器等等物品从这条地道里面运出来。

杨锋并不理会这些东西,他只是坐在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枪。

陈老水凑了过来,随手递给杨锋一支纸烟:“来!抽一支!”

杨锋摇摇头:“我不会!”

陈老水嚓的一声划燃一支火柴,悠然自得的点上一支烟:“老弟,想什么呐?怎么不过去看看?”

杨锋把枪别在腰里:“陈大哥,那些东西我看不懂!”

陈老水一边指挥着几个手下人利索的把东西装进早已经准备好的草筐里面一边轻声说道:“其实我也不懂,不过听四爷说这些东西起码也能值二十万大洋,有了这么多钱,咱们弟兄上哪儿不行啊!”

姚朗凑了过来:“陈大哥,在地底下掏这么个洞功夫不小吧?”

陈老水嗤了一声:“让你们干肯定费老劲啦!可是咱们不是有那个耗子吗?”说着,陈老水用烟卷儿指了指那个只有脸盆大小的窟窿,“狄松那家伙是个吃臭的,干这个那是豆芽冲其天,不过小菜一碟。他要连这点眼力劲儿也没有,起早别在这一行混了!”

杨锋看看陈老水,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郝宽那些人:“白老先生呢?他老人家怎么没有来?”

陈老水吐出一个烟圈儿:“四爷他老人家今天不来了!”

姚朗有些好奇:“陈大哥,四爷怎么不来了?”

陈老水看了看姚朗:“今天这些东西都是四爷给弟兄们的赏!他才看不上这么点小钱呢!”

“小钱!”姚朗吐了一下舌头,“二十万大洋都是小钱啊!”

陈老水打了一个饱嗝,一股子酒气从他的嘴里喷出来:“那当然!你们是不知道,四爷眼眶子高着呢!”

郝宽忽然转过头来看了陈老水一眼:“我说你这个吃飘子钱的*,你那嘴能不能少说点儿!”

“好好好!”陈老水嘴里忙不迭的答应着,“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狄松把最后几个细长的口袋从地道里掏出来以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行了!东西搬完了,盘香我也下好了,咱们赶紧扯呼*吧!”

郝宽一摆手,身边那些人赶紧收拾屋里所有的东西。他看了看陈老水:“老陈你个吃飘子钱的,东西齐了,弟兄们怎么走?”

陈老水把烟屁股丢在地上:“老规矩!”说着,陈老水把房门轻轻打开一条缝儿溜了出去。时候不大,陈老水又溜了回来:“我说耗子,你和老鸹赶紧带着弟兄们上车,船就停在老地方!”

郝宽和狄松看了一眼陈老水:“你呢?”

陈老水嘻嘻一笑:“四爷放下话来,让我带着他们小哥俩去找他,对了,四爷说了,按照规矩,算他们一份儿!”

狄松和郝宽相互看了一眼,狄松顺手解开两个口袋看了看然后就放在自己脚下:“这里面是些不太值钱的玩意儿,不过少说也能值上个四五千块大洋,你让他们收着吧!”说着两个人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打了一个手势,屋里的这些人立刻麻利的把那些装满东西的草筐抬了出去。

时候不大,屋子里的人和那些盆盆碗碗瓶瓶罐罐都不见了。

陈老水又掏出了一支烟点燃:“你们哥俩还不过去看看!”

杨锋没有动,他只是看着。姚朗走了过去掏出了几件:“二哥,都是玉器!”

陈老水扫了他们一眼:“这是四爷赏给你们哥俩的,你们就收着吧!”

杨锋忽然笑了一笑:“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兄弟怎么好意思收呢!”

陈老水也笑:“少来这一套!外面那还有一辆马车,咱们连人带货一起上车!”

······

程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他蹑手蹑脚爬起来,刚要拉门出去,韩正低声问了一句:“老六,你干什么去?”

程胜轻声说道:“老大,我觉得闷得慌,出去透透气儿!”

韩正一听也坐了起来:“咱们一起去!”

两个人溜出了房间走下了楼梯来到院里。

忽然,一条人影一闪,一个人出现他们面前:“二位,都这么晚了,你们想去哪儿!”

韩正和程胜打量一下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顺和旅馆的伙计,说话的声音略带着一些东北口音。韩正客气的一抱拳:“朋友,我们弟兄有点闷热浮躁,想出来站一站凉快凉快,打扰了!”

对面的这个人也抱了抱拳,但是两只手的大拇指却弯曲着对顶在一起:“兄弟,这个地方人多嘴杂,该少说的要少说,该少看的要少看!”

程胜刚要说话,韩正抢了一步,左手伸出四指,右手伸出三指,交叉一揖:“承蒙指点!兄弟明白了,我们这就回去!”说完拉着程胜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回到了屋里面,程胜迫不及待小声的问道:“老大,对方是哪一路的?”

韩正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是对方应该是道上的人!”

程胜有些奇怪:“老大,既然他也是道上的人那干嘛咱们躲啦?”

韩正轻声说道:“老六,这些年你出门少,不懂得这江湖上的规矩,人家刚才用手势告诉咱们,这地方现在有道上的当家人叫梁子,咱们如果不想惹事的话就不要这么进进出出的。”

“呸!什么当家人!”程胜狠狠啐了一口,“咱们掌柜的出门也没有这么大派头啊!”

“老六,你不懂!”韩正轻轻呵斥了程胜一句,“出门有出门的规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程胜有些不服气:“我倒想知道知道是什么人!”

韩正用手按了按程胜:“你少惹事!刚才那个人的武功不错,咱们兄弟没必要趟浑水!”

程胜忽然压低了声音:“老大,你说是不是咱们看到的那个日本人住在这儿啦?”

韩正想了一想,然后轻轻摇摇头:“我看不象!日本人怎么能这么懂咱们道上的规矩,再说,要是日本人住在这儿的话这儿会这么清静?”

程胜抽了一下鼻子:“这可说不准!”

······

杨锋和姚朗见到白先生的时候,他们的马车已经来到了火车站。

袋子里的钱现在已经装进了一只藤条箱子,赶车人吃力的把箱子搬下了马车。

白先生看了看杨锋和姚朗,然后对陈老水说道:“事情办完了?”

“办完了!妥妥当当的,四爷,你老人家尽管放心!”陈老水一边说着一边凑到了白先生身边,“四爷,您看这趟我跟着去行不行呀?”

白先生摇摇头:“老陈,你必须把家里这些弟兄们的事情解决完了才能走!”

陈老水叹了口气:“好吧!等事情利索了我再去找您!”

白先生冲自己身后的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有人立刻走到杨锋和姚朗身边:“兄弟,把身上的家伙掏出来,上了火车以后我们再交给你们!”

杨锋和姚朗相互看了一眼,杨锋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白先生挡了回来:“你们什么也不要问,到了地方我自然会和你们说清楚的!”

杨锋叹了口气,把身上的三支枪和子弹解了下来,姚朗也不情愿的把飞刀和枪弹交了出来。

有人把他们的东西放进了一个皮箱之后就领着皮箱走开了。

白先生看了看杨锋和姚朗:“还愣着干什么?走,上火车!”

······

火车穿过厚重的夜色飞驰在华北平原上。

听着火车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杨锋感觉到自己有些心烦意乱。

杨锋和姚朗都不止一次的坐过火车,可是那个时侯杨锋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可是今天坐上这趟火车以后,杨锋的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什么地方。

白先生和郝宽就坐在杨锋和姚朗他们两个人对面,现在他们正眯着眼睛打着瞌睡,身上的那身行头使他们看起来好像是两个做小生意的买卖人。

在他们周围坐着六个形色各异的手下,他们每个人的脚下都放着一只皮箱。杨锋仔细观察过,这六只皮箱是一模一样的。杨锋虽然不知道那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但是杨锋知道,那些皮箱上面都有一条细细的锁链,一头拴在皮箱上面,另一头却拴在这些人的手腕上。

姚朗或许是累了,他依靠在杨锋肩膀上睡熟了。杨锋轻轻扶了他一把,以便让自己的手臂能够自由的活动。

郝宽似乎醒了,他睡眼朦胧的看了看杨锋:“老弟,睡吧!明天还有别的事情,稍微睡一会儿也顶用啊!”说着,郝宽伏在了小桌上打起了呼。

杨锋摇晃了一下脑袋,那些他想不通的事情干脆也就不去想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锋耳边忽然响起了郝宽的声音:“老弟,别睡了,咱们到地方了!”

姚朗忽然惊醒:“到什么地方了?”

“北平!”郝宽说着指了指车窗外,“瞧瞧!天都亮了!”

十个人提着九只皮箱出了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之后就来到了车站前面的广场上。

车站广场是个流动的世界,浓缩的社会。什么君子淑女、淫棍荡妇、富商大贾、强盗小偷等等统统混淆在一起往来穿梭,分不清谁是谁。

杨锋眯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忽然感到一丝悲凉。他看了看身边的姚朗,心里暗自想道:谁知道这个白先生到这里是来干什么,搞不好自己和老四又得成了人家手里的枪。

一辆白色汽车忽然驶了过来,就在几个人面前嘎然停住。车门一开,一个年轻人跳了下来:“白先生,迈克尔先生让我来接您!”

白先生皱了皱眉,嘴里小声的咕哝了一句:“怎么又是这玩意儿!”随即转过身一摆手:“上车!”

经过不知道多少次颠簸之后,汽车终于开进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姚朗看了看四周,小声的问道:“二哥,这是啥地方?”

没等杨锋回答,郝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低的声音说道:“别说话!”

姚朗吐了一下舌头,没有敢再说话。


---------

*吃飘子钱的:大意是指水贼,但是这句话是黑道上骂水贼的话,因为河里的死人被称呼为飘子。

*扯呼:河北一带黑话,走或者逃跑的意思。

*叫梁子:调息争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