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有正当职业的公司员工,却因为工作、家庭的压力,多次外出寻找按摩女“减压”。甚至拿出仿真手枪、折叠刀等,谎称是背负了人命的“职业杀手”,强迫女子满足自己变态的性要求后,还将其身上的财物抢个一干二净。昨日,青羊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男子当庭翻供,除了承认一起犯罪事实外,称其余两次均为盗窃。


“杀手”行凶 按摩女不敢报案


35岁的黄某是夹江县人,在成都一家公司工作。黄某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女儿。今年4月13日,民警突然出现在黄某供职的公司,将其带走。


原来,不久前一名周姓按摩女到公安机关报案,称在4月8日晚上8点过,自己在位于大石西路的一个无名按摩店上班,一名男子给了老板120元钱后,将她带走。男子驾驶一辆微型面包车,东拐西拐后将车停在偏僻、昏暗的街边。他突然变得很凶,拿出枪(后确定为仿真枪)和折叠刀威胁称他是“职业杀手”,并扬言“ 特别恨你们这种女人,已经杀过很多小姐了”。周某不敢反抗,只得顺从了男子提出的变态性要求。随后,男子抢走她一部750元的手机和112元钱。


经侦查,警方将嫌疑目标锁定在黄某身上。随后,民警又在石人西街、双顺路等地的按摩店调查。不久后,又有两名按摩女小钟和小魏报警,称分别在1月和3月的某天晚上,有一名男子在按摩店将其带出。两人均称,男子莫名其妙就对自己进行殴打、并提出变态性要求,嫖宿之后又拿出仿真枪等威胁,并抢走价值共1700元的手机两部。


当庭翻供 称仿真手枪是孩子玩具


黄某中等身材,肤色偏黑,昨日一上庭便向审判法官鞠躬,显得很有礼貌。虽然在警方的多次供述都与受害人所称一致,但在昨日的庭审中,黄某却当庭翻供了。“我承认抢了周某的手机,但前两次只能算是盗窃。”他说,自己是趁小钟在卫生间时偷拿了她的手机,而小魏的手机是她交给自己送去维修的,后来自己有事没有还给对方。他否认持仿真手枪和折叠刀进行威胁。“仿真枪是我孩子的玩具。”他表示。


庭上,辩护律师还出示了一份黄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称黄的妻子没有工作,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身有残疾,黄某是一家人唯一的经济来源。


自称压力大 想报复女人


“当时我和妻子就女儿治病的事发生争吵,加上工作上又出错,压力很大。”黄某向法官说,自己心情不好喝了酒后,才萌生找按摩女的念头。但当记者询问是否3次犯罪都是因心情不好时,他沉默良久后拒绝回答。


据黄某在检方的交代,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以前吃过女人的亏,一直想报复女人,他心里有阴影,就想对女人施暴。抢走按摩女们的手机,则是想让女人感受到被伤害的痛苦,也是防止她们报警。谈到妻子,黄某说每次完事后会觉得对不起老婆,但心里的仇恨越来越强烈,又忍不住再去干。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