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等媒体报道,10日中午,一男子向记者报料,称遂宁市城区文成街社区向该辖区低保户销售彩票,“现在强迫低保户买彩票,不买他们的彩票,就领不到低保款。”这位中年男子介绍,“低保户陈绍湘(音)老人家有3个人吃低保,2号上午10点到文成社区去领低保,工作人员强迫她买了30元的彩票。


据了解,该社区居民夏明德是一个瞎子老太太,耳朵也听不见了,又没有房子住,也买了彩票。“听说还要买一个月。”一低保户忧心忡忡地说。


“想要低保,留下彩票”这样的豪言壮语让我想起了当年“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的程咬金。过路收费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是低保和彩票捆绑销售这样的营销策略在世界上也算一项“伟大”的创举了,社区不仅解决了老弱病残的吃法问题,还给他们指明了一条发财致富的捷径。只不过这样的“被致富”,最终只能使那些贪官污吏们发财致富。


一个月收入不到200元的低保户却要一个月买30元的彩票,或许区区30元钱不够街道干部的一盒烟,不够领导饭局的一个零头,但却是低保户一周的全部生活费用。我们的街道干部在接待领导的时候一直很大方,办公室修建的跟白宫一样,这是何等的气魄啊!?一个小小的地方政府就胜似美国白宫了,那么超英赶美的目标还远吗!?但是一遇到低保问题,我们的社区领导似乎突然间变成了路边乞丐,“你看,修完‘白宫’我都穷了,哪有钱发给你们啊?快买点彩票吧,咱们互惠互利”。


据内部人员透露,该民政部门与有关单位签订了目标责任书,今年要销售彩票 3000万。半年后,销售任务完成得不理想,于是将后3个月定为冲刺阶段,给各乡镇、街道办事处都下达了目标任务。民政局高昂的干劲让我想起了“你一钁头我一锹,熊熊篝火照天烧”的大跃进。市场经济果然是好,在利润巨大的“富民(政局)”工程面前,我们的领导干部身先士卒,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让这些“视钱如命”的“草民”乖乖的交出了买彩票的银子。这样的盖世功绩应该大力表彰,“五一劳动模范”的奖章更是非他莫属了。


3000万的彩票收入对于一个贫困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领导的衣食无忧,意味着先进模范的奖状,意味着低保户的心在流血。“富民”与“富民(政局)”一字不差,民政局的发财致富当然也算“富民”工程的一部分了。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的,天上掉下来的人民币哪有那么容易接啊?领完低保还送彩票,这样的“好官”上哪去找啊?



按照民政局的逻辑,彩票发不完就得强制卖给低保户。那么公安局扫黄打非的指标没完成,是不是就应该让低保户充当妓女和嫖客那?捞尸者的生意暗淡,是不是就应该推几个低保户到长江里然后让政府买单那?交管抓不到违章司机,是不是就应该利用鱼饵去“抛砖引玉”那?


颜回曾对鲁定公说过:“鸟穷则啄,兽穷则攫,人穷则诈,马穷则佚。自古及今,未有穷其下而能无危者也”。可惜,我们的民政局天天忙着搞“兼职”,而忘记了先人对我们的告诫。“民能载舟,亦能覆舟”,一个瞎子老太太都不放过的领导,等待他的难到仅仅是道德的谴责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