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天天接她 唯独那天没去 23岁女孩被刺死


男友天天接她 唯独那天没去 23岁女孩被刺死

深巷里,一头一尾只有两盏微弱的路灯照明。已经有7次抢劫经验的惯犯杨波,选择了石油路五一技校门前的这条昏暗的巷子里作案。




去年12月10日,还有两天就是23岁银行女职员小蔡的生日,那天晚上10点,她在这条深巷里遭遇劫匪杨波,不幸被刺死。昨天,杨波在市五中院受审。


女孩遇害前在同一处被抢过


据小蔡的同学小费称,小蔡被杨波杀害前的一段时间,就在同一个位置被人抢劫过,当时被抢了点钱,身体并没有受到伤害。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男朋友天天接她下班。但被害当晚,恰巧男友没有去接她下班,结果在同一个位置遇到了杨波。


案发后终于有人值班了


案发后,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反映,这条巷子不安全,从五一技校到巷子深处,约有80米,只有一头一尾两盏路灯,中间几十米都是“盲区”。就在案发前,巷子口设立了治安岗亭。该治安岗亭上写着“石油路派出所虎头岩社区岗”,但无人值班。据小蔡的家属称,就在小蔡的案件发生后,该治安岗亭才有了人值班。有人值班后,居民们反映这里的治安好很多了。


凶手辩护律师


“他母亲跑了父亲吸毒,应从宽”


昨天,19岁的杨波被指控参与了7次抢劫。杨波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杨波的律师在辩护时称:“杨波自幼母亲就跑了,父亲又因为吸毒至今关在里面。加之他有自首情节,应从轻处罚。”


“难道还要放他出去杀人吗?”


律师的话音刚落,小蔡的母亲再也坐不住了,她从附民原告席上站起来痛斥:“从宽处罚,难道还要放他出去杀人吗?”见小蔡的家人很激动,法警把站在附民原告席旁的杨波调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


母亲躲着哭泣


外婆哭得快晕过去


庭审中,当法庭问小蔡的家人,要多少赔偿时,小蔡的家人很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分钱都不要!要判他死!要严惩凶手!”小蔡的母亲因为太过伤心,庭审结束后,立即离开了法庭,在一个僻静角落独自哭泣。而小蔡的外婆在法庭差点哭晕过去。


事件回放》


她勇敢夺刀


仍没能跑出深巷


2008年12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小蔡下班回家独自走在石油路上。当她走到“夺命深巷”附近时,并不知道等候在此的杨波即将给她带来死亡,杨波将小蔡挟持进了“夺命深巷”里。


两人往巷子里走了大约几十米,来到一个黑暗的墙角,杨波要小蔡蹲下。这时,角落附近有人路过,杨波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小蔡立即冲向杨波,抓住杨波的刀想夺过来,可杨波几下子就挣脱了小蔡,小蔡转身往外跑,杨波追上去猛刺小蔡背部两刀,然后抢过提包逃向了巷子深处。


小蔡流着血爬到了石油路42号3-1,用最后一点力气,将卷帘门拉开了一道缝,连喊了三声“抢劫”。没等120赶到现场,小蔡已因失血过多死亡。


与此同时,杨波慌忙之下跑进了死胡同,他翻过围墙落进了一个仓库里,一番折腾招来了保安,杨波边跑边对保安说:“有人追杀我,快帮我报警!”保安疑惑之下,杨波已经跑远。他在翻墙时刮破了裤子,烟和打火机掉在了现场。警方通过打火机、香烟上的指纹,结合附近10多个摄像头拍下的监控录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