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包二奶不与嫖娼同罪,那么至少应该区别对待大龄单身青年,以改善社会底层青年被劳教的命运!!!


 如果包二奶不与嫖娼同罪,那么至少应该细化法律区别对待饱暖思淫欲的人和无婚姻的大龄青年,以改善社会底层青年被劳教的命运!!!

如果默认社会上强势群体包二奶,那么将有许多处于社会底层的男子找不到配偶,这是关系到配偶权的公平性问题。是人人生而平等的体现之一。

一夫多妻定然会导致大量社会底层男子找不到配偶。比如社会上20%的富有男人可以找二到三个妻子,那么这20%的男子便占有了50%的女子,剩下的80%男子去分那50%的女子,于是便会出现在30%之众的男人找不到配偶(这还是在*比相对平衡的状态下,像中国男女比已经达到116比100,找不到配偶的应该更多)。

实行多妻制的中东国家是依靠卖石油得到巨额利润进口大量贫困国家的新娘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如果靠他们自身这个问题根本无法解决。当代中国男女比例已经失调严重,大量农村成年男子找不到媳妇,如果再鼓吹包二奶不算重婚罪只属个人道德品质问题,这是对他人配偶权明目张胆的掠夺。社会定然出现动乱。如果以中国人口性别比的现状看,到2020年,中国的男性,就是出生人口的男性可能比女性多3700多万人。这3700万中国男人如何解决生理问题? 只有那些普通老百姓家的男孩子, 才有沦落到那3700万中的一员的可能, 国家要为他们想想解决办法才行。 国家应认真关注3700万男子性需要的问题,人为的死堵和高压,看起来简单易行,实则遗害无穷,堵不如疏,据说用不了几年,将有高达几千万的男子(包二奶现象会加剧光棍现象)无妻可娶,如果坐视不管,没有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渲泄渠道,这样的话早晚会再发生事情的!


现实就是女人不够, 现在假如10个男人, 只有9个女人, 那么条件最差那个很可能找不到老婆, 这是人口政策和社会养老福利缺失的责任, 也就是说, 他们娶不到老婆不是他们自作自受自己有过错而是社会管理者的错。而我们看到,身为父母官, 面对穷苦的光棍, 他们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 我为中国人民有这样的父母官感到害羞,自己儿女的婚姻大事不管,只顾自身的享受。

中国的治安法又规定普通人找小姐有罪,如果不交钱就会被劳教,富人和官僚且不说,因为在这方面大多数超脱法律之外,警察也不敢抓,但警察还需要钱,需要暴利。在中国无论大小城市,总有一些红灯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有的只是和派出所有几十米几百米的距离,他们多少都受到警察各种手段的庇护。几亿外出民工和几千万因性别比例失调,三十岁以上的光棍因压抑,因天性找小姐,就成了他们所谓依法打击的对象。如果一个普通未婚男子,从来没做过坏事情,因为各种原因讨不起老婆,就找了一两次小姐,他还是舍不得钱的,结果因交不起罚款,或者不愿给亲人增添负担,或者言语中有损暴力机关的形象,就要被劳动教养。讨不起女人的光棍命不长,还要被抓去无偿打工,这合法么,合理么?难道再出现几个象上海袭警案的情况,伤害几个无辜警察,才能改变官僚的思想,改变未来很多光棍被劳教的命运么?

做为弱势群体最后一条性出路就是接受性工作者的服务,但是他们往往比正常人更易受到敲诈勒索和被侵害,争取婚外性的权力不是为领导争取胡搞(三星级场所禁止扫黄)的权力,它是为弱势群体争取人道人权,在中国接受性工作者的服务第一次罚5000,第二次最重可三年劳动教养,由侦察机关的公安局劳教委自抓自审自判,不经过法院及检察院,没聘请律师的辩护过程,不经过法庭,享受上访专业户同等待遇

争取大龄光棍的性权力,这是为为弱势群体争取司法公正和社会公正。

很多进城务工的人多为二三十岁年轻人,正处于婚恋的黄金时期。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很多人因为居无定所、流动就业或者没钱没地位找不到爱情。

当物质世界和社会道德的人为壁垒让这种本能受到压抑的时候,倒霉的不是那些道学先生,而是穷苦的人群。至于几千万剩男是没有一个正常的渠道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自慰是一种不得已的自我实现性满足和性发泄方式,是一些人在无法实现理想的异性性交合并得到性满足情形下的无奈之举,为什么不让他们也有机会去品尝带来身心愉悦性福的男欢女爱,而去孤单咀嚼性幻想和生殖器刺激呢?人确实有移情、移性之功能,但是那要训练很苦才能移得成啊。喝喝水就能解除饥饿? 没钱的都压抑,有钱的都补肾,这就是先进性吗?

中国搞性压抑的如此理直气壮,很多社会底层老百姓连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满足不了,,,何谓人也!!!!!!!!!

我为什么悲观的认为中国永远不会取消对风尘女与老光棍的劳教刑罚,原因如下:

沦落风尘者永远是“万恶的旧社会”的代表

沦落风尘者:不仅是道德罪人,更是政权革命性与合法性的敌人

所以立法者一边坚持把领导纳妾包二奶定为纯道德品质问题坚决不属于重婚,一边把无数大龄单身青年买性判处三年劳动教养。

与社会底层人民的裤裆过不去的目是为得到道德优势以获得自身合法性,古代叫节义纲常,现代叫革命传统,弄丢了贞节牌坊,封建社会结构就不稳,弄丢了革命性,自身合法性就没了

只有不再按照一个“政权的问题”来看待妓女,而是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来处理,才有可能容忍其他看法的出现,“合法化”或者“非罪化”的主张才会有存在的可能性,才能谈得到进一步的讨论与选择。当然,任何时候贞节牌坊或革命传统都影响不了权贵们玩女人,它只能害死老百姓中的鳏寡孤独。不解决以上的问题底层人的痛苦永无休止。

妓女被全社会歧视的深层原因:

社会对卖淫的道德歧视,建立在这样的假定之上:对于妓女来说,卖淫是一种享受。卖淫女的行为完全是受自由意志驱使的自甘堕落。所以在这个社会上那些衣食无忧的人们看来,卖淫女的遭遇是自作自受。而根据人民大学社会学家潘绥铭的调查,卖淫的都是老百姓家的孩子,绝大多数是因为失业、无助的境地加上在别人的榜样或者是强迫之下发生的,贪图享乐的不是大多数,当她们有幸结束自己的生涯时,同样有着难以言表的辛酸和痛苦。

社会要弱势群体为自己的行为负全责,因为他没有在社会上为自己找到更好的位置。卖自己,有失体面,弱者要被嘲笑。这正是构成人们对卖淫的鄙夷的本质原因。任何人只要付钱就能享有此女的身体,人们就会轻视乃至无视此女的社会地位。这正是人们歧视妓女的深层原因,至于风光无限社会上层的西门庆们则不会被鄙视也没人敢鄙视。我们哪怕身为劳动人民,也不会公开对那些无产阶级家庭沦落风尘的女儿报以同情,那会令我们也被歧视,正如无房者,无妻者,毕业就失业找不到工作在一系列拼爹博翌中的失败者,被城管打出花儿来的无产者,在社会上实际上是被同等鄙视的。这其实是这个达尔文社会残忍法则的一种体现,即社会将不幸的人看作自己的敌人,而不是将不公平看作敌人











题图无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11-14 12:39:31 被mj90929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