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一百九十九章:王金虎又玩了阴的

王大三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6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刘忠兴奋异常,他没想到一见面许轶初支援给他了一批部队最急需的药品。

他心里精明的暗笑了,自己的判断绝不会出错,许轶一定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这者无疑。只是地下工作有地下工作的保密性,不能随意暴露身份而已。

而本来许轶初正想着如何把药品递送给独立旅那,没想到正好刘忠的“孤狼小分队”正好到王家村造访,很方便的就了却了自己这件心愿。


刘忠看着许轶初还带回来的那么多新式的自动武器和弹药,很是羡慕,但他知道国军给下面发放这些武器都是造册登记的,自己不能伸手要,否则会连累了她的。

许轶初又是何等聪明的姑娘,她早从刘忠的眼神里就看出了刘忠对武器的羡慕和贪谗。

她拿出一支汤姆逊冲锋枪递给刘忠。

“武器只能送你这么一支了,多了我这里也没办法补上漏洞。”

“够了,够了。这就够难为你许丫头的了。鬼子手上也有得是好武器,我自己会去夺的。”

刘忠说着“哗啦”一拉枪栓道:“真是好枪啊,一梭子出去就是三十发子弹,一扫一大片。这小日本能造三八大盖,为什么没想着多造点冲锋枪那,这玩意儿多好使啊。”


许轶初知道刘忠的经济眼光还不行,耐心的告诉他说:“呵呵,刘大哥想的小日本也不会没想到。只是日本国内的工业产值不能和美国人相比,冲锋枪虽好,但是这玩意一扣扳机就是三十发出去了。弹药消耗大,补给困难,并且结构复杂,不易维修。因此,日本人还是很现实的,最终选择了一扣一发,射程远、威力大,弹药消耗相对较小的三八式步枪为步兵的主要武器了。就是财大气粗的美国陆军也不都是都配备冲锋枪的,大量的部队装备的还是五连发步枪。”

许轶初丰富的武器经验和对外军装备的了解程度让刘忠和郑志豪、林长安佩服不已。


刘忠感觉和许轶初在一起共事有种特别的惬意,他没想到许轶初的知识面这么宽泛,在吃饭的时候他又问许轶初:“许丫头,你能说说小鬼子的歪把子和我们的捷克式轻机枪各自的特点吗?”

刘忠自己也是个武器迷。


许轶初说:“歪把子又叫九二式轻机枪,它是侧面弹匣装弹,装的就是三八步枪的子弹,五枚一排可装六排,就是三十发一个单元,火力很强大,扫射起来很具有杀伤力。捷克式轻机枪打的也是7.62口径的步枪子弹,它是插弹夹式的,一个弹夹二十发。看上去捷克式装弹容量没歪把子的多,但它换弹速度远快于歪把子,一抽一卡马上完成换弹夹的工作,但是歪把子必须一排一排的在弹匣里排好子弹,速度慢了许多,不易造成火力延续,我们攻克鬼子许多据点的时候,正是利用了鬼子换弹匣的间隙冲上去的。所以两机枪各有各的优势,就看操作者是如何灵活运用了。”


“我的那个神啊。”

刘忠说:“许丫头,我都要佩服死你个小姑娘了,看上去你也没七老八十了啊,怎么懂得那么的啊。”

横本雄一插话说:“刘司令不能小看我们许处长啊,她连炮都会打,坦克都会开那。”

“啊,是吗?这……,这还是个女人了吗。”

刘忠咋咋舌说。


“呵呵,刘大哥,别光记着我是女人啊,忘了我还是个军人了。作为军人还能不研究一下自己手中的武器吗。”

许轶初也喜欢和刘忠交谈,这个人虽是土匪出身,但是现在不仅戒掉大烟等不良习气,对军事还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政治思想也在快速提升,早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一身正气的职业军人了。


晚饭后,国共两军小分队秘密召开了一个小型的紧急会议,双方既要合作共同对日作战,又不能表现出有计划的联合,这主要是不能给许轶初继续潜伏在国民党军里工作带来不必要的压力。

会议决定以三合城内为中心,南门外至头风一带由刘忠的“孤狼小分队”进行袭扰,北门外至彝山一带由许轶初“圆月行动队”二中队不断的给日军制造混乱。一旦进了城则有双方配合起来行动。

许轶初告诉刘忠,适当的时候可以找曹胜元协助一下,他手下的三中队也是一支很强的武装。


第二天,刘忠就带着他的人回到了驻地研究起具体的袭扰方案来,另外他让郭玉兰把药品留下很少的一部分以备小分队的急需,然后派了两名战士在交通站站长阿叔手下的引导下把大多数药品送回小锅山。

但是刘忠没想到的是,他要找阿叔,阿叔却主动找到了他,并给他带来了独立旅通目前很不好的消息。


由于鬼子的撤出,国民党六战区派出了一个整编师以八路军抗命不肯撤出云南为由,对安理和小锅山进行了疯狂的进攻,虽然周洁策反小锅山防卫团一营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赵多多已经起义到了八路军的阵营里来了。但是独立旅要靠着八百多人抗击国民党的四千多人进攻显然是不现实的,战斗进展的非常不利,部队在遭受到重大损失后,已经相继放弃了安理、小锅山,撤出了该地区转移到了思茅附近的侗之坚持斗争。

旅党委要求刘忠继续在三合一带活动,务必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救出谭莉和杜玫。


“什么?我们的老根据地刚从小鬼子手里夺回来,就又没了?奶奶的国民党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这不是在帮着鬼子打自己人吗?难怪这老蒋不得人心的那,做起事来都是亲者痛,仇者快的缺德带冒烟的勾当。”

药品暂时的没发再送走了,刘忠气的是跺脚大骂。

郑志豪说:“还以为鬼子走了,我们能喘息一下,没想到国民党背后下了刀子。”

刘忠道:“这是国民党的一贯使用的小人伎俩,当年我的大锅山不就是被这个王金虎靠这种手段弄走的吗。”


王金虎现在已经被撤掉了六战区情报处处长的职务,接任了六战区二十一师少将师长的职务,兼任安理守备司令,但他却把司令部就安在了小锅山的拉沽庙。

这个人滑的很,驻守安理一旦打起来退路只有境外的缅甸,那里有鬼子的野战部队,而在小锅山却是进退自如,不行了他可以走卧牛山到大锅山,然后撤到四关山去。

不过王金虎这个师长跟贺中国不一样,贺中国手上只有景德守备团经过“贺倩之鞋行动”后剩余的那四百号人。而王金虎却手上拥有三个主力团和一个加强团,共有四千四百多人,并且有山炮,迫击炮,重机枪等重火力装备,日军第六旅团是不敢轻易的去攻击他的二十一师的。


郑志豪显得有点幼稚的对刘忠说:“司令员,这个王金虎不是号称的许处长的老师吗,能不能通过许处长和他沟通沟通,以抗日大局为重,把小锅山交还给八路军?”


“哈哈,志豪,我说你小子是吃错药了吧。”

刘忠苦笑道:“国民党是啥德行你还不清楚吗?他们每次都打着联合抗日的旗帜,最后干的都是排挤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勾当。我们在小锅山一天,他老蒋就一天也睡不好觉。这次王金虎又为老蒋立下了汗马功劳,占领了我们滇西南的根据地,今后我们要有艰苦战斗的打算了。王金虎号称是许丫头的老师没错,但是那是因为他不知道许丫头是就是八路军的人,或者至少也是倾向我们八路军的,要是知道了他才顾不了什么师生情谊那,肯定一样对许丫头下毒手,现在根本不是那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排斥异己的政治问题,到了这个地步上你再让许丫头去说服王金虎还有意义吗?我想她此刻也是无能为力的。”


听说根据地没了,一边的郭玉兰给阿叔端来了茶水,关心的问了一句:“我们的部队损失大吗?”

“好象情况不是太好,本来以为是王金虎只有那个加强团的力量,谁知道战斗打响后,突然冒出了漫山遍野的国民党军,后来才知道,头三天晚上中央军悄悄的通过七斗崖过部队,整整过了两整夜,有几千号人同时向安理的王司令、苏政委那里和小锅山的张旅长他们发动了进攻,幸好又一分区的孙再江副司令率队拼死抵抗,又有新反正过来的山猪的第一营的加入,才打退了二十一师的多次冲锋才掩护着旅部和后勤撤出了小锅山,去了侗之。另外在战斗中我们不仅牺牲了二百多战士,还有八人被俘,其中两名女同志就是上次被释放出来的韩岩和李金珊。”

阿叔是凑巧在小锅山汇报工作,遇上了国军的进攻,张旅长和马政委让阿叔赶紧回三合坚持工作,并通知“孤狼小分队”的刘忠他们。


郭玉兰说:“国民党这是再搞第二个皖南事变啊,他们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去收复三合,却用来打八路军那,真是和日本鬼子要狼狈为奸了。”

刘忠说:“是这样的,不过他们和日本人之间是在相互利用,倒也未必的狼狈为奸。我想六战区能抽出一个师的兵力到大、小锅山地区来,可能是要为收复三合和景德做先期的准备了。小鬼子不会没反应的,等着看吧,鬼子一定会增兵三合的。”

刘忠现在是越来越有一个高级指挥员的眼光了。

他说的完全正确,日军以一个旅团的兵力楔在了三合,等于给国民党的大后方楔上了一颗定时炸弹,让国民党难受极了。并且三合地区是渔米之乡,物产丰富,粮食产量也是高居云南傍首的,并且还出产药材,丝绸,布匹等战略物资。霸住了这里等于就有了物资来源,这也就是当时板垣征四郎的战略考虑,让三岛正夫的第六旅团以建立特种慰安所为名,实际上却是要牵制住国民党的主力,掠夺战略资源。

到了现在,这些都已经是一目了然的事儿了。


事实上也是,虽说六战区当时也看出了鬼子的用意,因此只派了两个团分别驻守大锅山和景德,但是他们的一个军却不敢远离四关山,生怕第六旅团在什么时候冷不丁的给自己的命脉来上一下子,那国民党的大后方将顷刻之间乱成一锅粥了。

这个问题刘忠在景德的时候也和许轶初相互之间交流过,许轶初也持和刘忠一样的观点。当时她对刘忠说,可惜了那些女战俘做了日本人的牺牲品,鬼子在三合是一举三得,既牵制住了国军的主力,又掠夺到了大量的资源,还建立了供军官消遣的特种慰安所。


按照王金虎现在手上拥有的兵力,完全可以和三合的第六旅团相抗衡了,但是他是不敢主动去进攻三合的,按照以往的战例,在双方兵力相等的条件下,国民党军从来就没打过胜仗。只有在人数上多于日军一倍以上的情况下,才能取得诸如台儿庄大捷,驻马店大捷、黄石大捷那样的胜利。

这里的原因有几方面,一是国军的整体战斗力不如日军,二是武器不如日军,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国军内部思想上有很严重的“恐日症”在作怪。


现在真的轮到日本人看笑话了。

三岛正夫得知国军的二十一师占领了八路军的小锅山根据地后不仅没怕,反倒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在他的战斗经验里,八路军要比国军难对付的多了。现在占领小锅山的二十一师虽说在兵力上几乎和第六旅团接近了,但是以王金虎的胆量还不足以对三合构成重大的威胁。更何况现在缅甸那边打的真紧,国军还不至于马上和他作战。

还有一个让三岛感到不惧怕的就是日军第七集团军的板垣大将知道三合小锅山这边的情况后,正调集一个联队来三合,将第六旅团改编为师团,并且还增援了三合一个坦克中队,有九二式坦克九辆。


这么一来,三合的日军兵力又比国军的多出了一千六百人。估计在这种力量对比的情况下,国民党军是不会选择和第六师团决战的。


板垣此举的目的就是警告国民党军不要轻举妄动,他要确保粮食物资的运出,并且继续牵制六战区的国军兵力,使其不敢轻易的增援其他战场。

但三岛也不想去攻击王金虎的二十一师,他通过情报很了解王金虎的性格,他才接任了师长,这个时候你要是去消耗他的实力的话,他会和你拼命的。你按兵不动,他也不会自己给自己来找麻烦的。

形成对峙的僵局,三岛和王金虎却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因此现在以头风和小锅山为分界线,日军、国军各守一方,中间的缓冲地带便是索拉巴亚的烟白坳了。

局面唯一最不利的就是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了,要想再打回来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双方实力的悬殊决定了这点。


目前,独立旅只能依托侗之这样国民党和日本人争夺的空白地区坚持游击战,再寻找新的机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