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精彩手笔:石达开第二的历史悲剧决不会重演!!

世界王牌 收藏 0 562
导读: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毛泽东:我和朱德不是“石达开第二”   四渡赤水之战,是毛泽东利用敌军内部之间的矛盾,充分发挥红军运动战的优长,所取得的长征以来的重大胜利。 但是,有的高级干部对毛泽东实行的机动作战不理解,认为是在跑冤枉路。林彪致信中革军委,提出毛、朱、周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迅速北进与红四方面军会合。1935年5月12日,中共中央在四川会理城郊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批评林彪:“你是娃娃,你懂得什么?”周恩来、朱德等发言支持毛泽东,称赞他在危急的情况下,采

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毛泽东:我和朱德不是“石达开第二”



四渡赤水之战,是毛泽东利用敌军内部之间的矛盾,充分发挥红军运动战的优长,所取得的长征以来的重大胜利。


但是,有的高级干部对毛泽东实行的机动作战不理解,认为是在跑冤枉路。林彪致信中革军委,提出毛、朱、周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迅速北进与红四方面军会合。1935年5月12日,中共中央在四川会理城郊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批评林彪:“你是娃娃,你懂得什么?”周恩来、朱德等发言支持毛泽东,称赞他在危急的情况下,采取兜大圈子、机动作战的方针,才摆脱了敌人的重兵包围。会议统一了认识,维护了团结,并决定立即北上同红四方面军会合。



红军继续北上,先要通过彝族聚居地区,才能到达大渡河畔。毛泽东嘱咐先遣队司令员刘伯承:先遣队的任务不是打仗,而是宣传党的民族政策,用政策的感召力与彝民达到友好。只要我们全军模范地执行纪律和党的民族政策,取得彝族人民的信任和同情,彝民不会打我们,还会帮助我们通过彝族区,抢渡大渡河。刘伯承坚定地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与沽基族首领结盟修好,并对其他部族做了工作,顺利地通过彝族地区,赶到大渡河的安顺场渡口。



蒋介石万万没有想到中央红军会顺利通过彝民区,他曾狂妄断言:红军过得了金沙江,过不了大渡河。红军一定会成为“石达开第二”。他布出了一定要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的阵势。但是,红军是所向无敌的。刘伯承率先遣队到达安顺场后,找到两只小船,由17名勇士,配8名船工,在炮火的掩护下,迅速过河,占领了渡口。先遣队各部陆续过江。可是, 安顺场是一个河谷地带,两侧四五十里是高山,部队在这样的深沟中没有回旋余地,兵力也无法展开,极易被敌人伏击消灭。再者大渡河水深流急,不易架桥,全军难以在短时间内从这里过江。



5月26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抵达安顺场,听取刘伯承、聂荣臻详细汇报过河和架桥的情况后,立刻决定红军沿大渡河两岸赶向安顺场以北170公里的沪定桥,限两天赶到。红军克服重重困难,按时赶到,战胜守军,占领了沪定桥和沪定县城。



红军主力在6月2日全部渡过大渡河。毛泽东对指战员们说:我们的行动已经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不是太平军,我和朱德也不是“石达开第二”,蒋介石的如意算盘又打错了。


红四方面军会师北上



红军渡过大渡河,继续北上。6月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出《为达到一、四方面军会合的战略指示》。



为实现这个战略,必须翻越海拔4900多米的夹金山。山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气候变幻无常,人迹罕至。6月17日早晨,毛泽东喝完一碗热气腾腾的辣椒汤,身穿夹衣夹裤,手持木棍,沿着前面部队走出的又陡又滑的雪路,向山顶攀登。他把马让给伤病员和体弱的女同志使用,并且说:“多有一个同志爬过雪山,就为革命多保存了一份力量!”走到半山,气候骤变,冰雹劈头打来。他拉着战士的手前进,同时嘱咐大家:“低着头走,不要往上看,也不要往山下看,千万不要撒开手!”。当天下午,他们就到达懋功县达维镇,受到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的热烈欢迎。18日,他们进入懋功县城,会见在这里迎候的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第30军政委李先念。



红一、红四方面军的会师,是红军长征史上的一件大事,它大大增强了红军的力量,使集结在这个地区的红军兵力达到10多万人,为开创新局面创造了有利条件。



两军会合后,红军的行动方向应当指向哪里?是就地发展,还是继续北上?这是关系到红军今后命运的头等重要的问题。不料,恰恰在这个大问题上立刻发生严重的、难以调和的分歧。



还在两军会合的前夕,中共中央收到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请速决“今后两军行动大计”的来电。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在6月16日致电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明确指出:“今后我一、四两方面军总的方针应是占领川、陕、甘三省,建立三省苏维埃政权,并于适当时期以一部组织远征军占领新疆。”但张国焘陈昌浩复电中共中央,不同意这个战略,提出红军北攻阿坝,组织远征军,占领青海、新疆,或暂时向南进攻。



到达懋功县城的当天,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就战略进攻方向问题再电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提出:“目前形势须集大力首先突破平武,以为向北转移枢纽。”“望即下决心为要”。张国焘于20日又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向西发展,并说“目前给养困难,除此似无良策”。中央复电张国焘,指出:“从整个战略形势着想,如从胡宗南或田颂尧防线突破任何一点,均较西移作战为有利。请你再过细考虑!”这样重大的问题,在往来电报中自然是难以解决的,因此,中共中央在电报中请张国焘“立即赶来懋功,以便商决一切”。


张国焘一再拖延



6月25日,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到懋功县城以北的两河口,欢迎从茂县前来的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张国焘,并举行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大会。朱德致欢迎词,说明两大主力红军会师的重大意义和北上的方针。张国焘在讲话中却公然提出同中央相悖的西进方针。毛泽东和张国焘是老相识了,他们都是中共一大代表,已经多年不见,在这硝烟迷漫的战火中重逢,应是十分地欣喜,但是一见面谈话,却并不投机。



第二天,在两河口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了目前战略方针的报告,从地域、群众和经济三个方面,说明红军应该去“川陕甘”的正确性。张国焘在发言中表示同意中央的北进方针,但却提出也可“向南”,“向成都打”的问题。毛泽东发言,他以坚定不移的立场、从战略的高度支持周恩来的报告,提出:一、中国红军要用全力到新的地区发展根据地,在川陕甘建立新根据地,这是向前的方针。二、战争性质不是决战防御,不是跑,而是进攻,因为根据地是依靠进攻发展起来的,我们应当过山战胜胡宗南,占取甘南,迅速向北发展。三、我须高度机动,这就有个走路的问题,要选好向北发展的路线,先机夺人。四、集中兵力于主攻方面,如攻松潘,胡宗南如与我打野战,我有二十个团以上,是够的。会议经过三天讨论,通过了北进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提出:“在战役上必须首先集中主力消灭与打击胡宗南军,夺取松潘与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使主力能够胜利地向甘南前进。”



6月29日,毛泽东又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会议除决定张国焘为中革军委副主席,徐向前、陈昌浩为军委委员外,主要听取博古关于华北事变的情况报告。毛泽东发言时指出:日本帝国主义想把蒋介石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下。“党对时局应有表示,发表文件,在部队中宣传,反对日本”,这是“最能动员群众”的。 会议决定,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宣言或通电。是日,中革军委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决定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军,共同北上,“迅速、机动、坚决的消灭松潘地区的胡敌,并控制松潘以北及东北各道路,以利向北作战和发展。”张国焘回去后,自恃他所领导的军队人数多,又策动一些人给中央写信伸手要权。他还以“统一指挥”、“组织问题”没有解决为借口,故意拖延《松潘战役计划》的实施。中央红军为了执行《松潘战役计划》继续北进,在7月初翻过第二座大雪山,抵达卓克基,10日到达芦花(今黑水县)。朱德、毛泽东、周恩来致电张国焘,催促他立刻率部北上,并要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迅速到芦花集中指挥。



张国焘到芦花后,中共中央在18日举行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组织问题。张国焘提出要提拔新干部,主张增补一批人“可到军委”。毛泽东说:提拔干部是需要的,但不需要这么多人集中到军委,下面需要人。会议为了团结张国焘共同北上,同意将原由周恩来担任的红军总政委改由张国焘担任,周恩来调中央常委工作。中革军委当天发出通知:“仍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同志兼总司令,并任张国焘同志任总政治委员。”21日,组织前敌总指挥部,以徐向前兼总指挥、陈昌浩兼政治委员,叶剑英兼参谋长。同时,将中央红军第1、第3、第5、第9军团依次改为第1、第3、第5、第32军,并抽调张宗逊等一批干部到红四方面军各军任职。随后,又根据红军总部的决定,红四方面军抽调了3个建制团共3700余人补充中央红军。



张国焘一朝权在手,便以集中统一指挥为名收缴了中央红军各军团的密电码本。彭德怀回忆说:“我完成任务后,回到芦花军团部时,军委参谋部将各军团互通情报的密电本收缴了,连三军团和军委、毛主席通报密电本也收缴了。从此以后,只能与前敌指挥部通报了。与中央隔绝了,与一军团也隔绝了。”



由于张国焘一再拖延,战机已被贻误,使胡宗南部得以集中兵力扼守松潘,红军已难经松潘沿大道进入甘南。中共中央只得撤销原定的《松潘战役计划》,改从自然条件极端恶劣的水草地北上,这给红军北上带来极大的困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