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夜幕下的香港 香港告急4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2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61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香港深水埗,香港黑社会最著名的松哥正在货场中大发雷霆,三千万美金的武器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人给偷了,面对着空荡荡的货柜松哥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他的表现有些歇斯底里了,比起那些他一只手就可以掐死的所谓自己的对手来说从他出道开始还没有人一个人敢这么对付他,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他妈的,你们这些人平日里那么狂,今天怎么了,几千万的货被人家从眼皮底下给千了你们他妈的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我看你们他妈的脑袋里都是屎。


松哥,干嘛发那么大的脾气嘛!突然一个阴冷冷的声音传来;十几个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辆银灰色的别克轿车边上靠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抽烟而且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小子,你怎么进来的?几个小弟掏出了格洛克17手枪指着他嘴里喷出了不干净的垃圾话以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刚才被松哥劈头盖脸的大骂了一顿这些当小弟的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找回来了。


他却不慌不忙的走过来当然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平添几个窟窿所以是举着手慢慢的走。松哥干嘛发那么大的脾气小心气坏身子。


他妈的是不是你千了我的货?松哥正在气头上掏出一把格洛克17手枪指向那名中年男子,突然“啪”一声松哥只感觉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接着手上的格洛克17手枪就被一发子弹打成两断掉在地上。


接着从周围的集装箱上出现了不少身穿黑衣的手持M4步枪的武装人员,这么不小心啊松哥,枪都拿不稳了我看你还是趁早退休吧,可别让小弟们跟着你饿着;


你说什么,两名小弟上来就要打中年男子,结果两声清脆的枪响之后两人手中的手枪也都被打掉。


我不想杀你们,你们最好也放聪明一点,说着中年男子放下手走到松哥身边,对不起松哥我们老板请你喝茶而已请你赏个脸吧。


你说去我就去啊;松哥毕竟见过大阵仗即便被埋伏了仍然还能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地步,不过他手下的小弟可就差多了,不少人手都哆里哆嗦的枪都拿不稳了,也难怪这些黑社会混混一向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一旦遇到硬茬子还是会第一时间开溜的。


你看看周围的状况你有的选择么?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脸上仍然是一副琢磨不透的神情直看得松哥也有些后怕了,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以前或者现在的仇家或者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但他始终不能想起一个可以让他足够信服的人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面包车走了四十分钟停了下来,被蒙住眼睛的松哥被带进了一桩日本料理的餐厅之中,伴随着低沉舒缓的日本音乐包房中除了松哥一个人之外再无其他人;揉了揉眼睛松哥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经常光顾的一家日本料理店。看着一桌子的丰盛食品和清酒松哥却提不起一点兴趣。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包厢的木质拉门打开了,松哥抬头望去却不经吓了一大跳;这位眼前的所谓老板不就是香港驻军司令董建林中将么虽然他不穿制服仍然很洒脱和英俊但松哥还是能一眼就认出这位解放军中将来。


对不起松哥我的手下太粗鲁了,弄痛你了吧。董建林中将亲自为松哥倒了一小杯清酒笑吟吟的看着他。


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松哥傻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之前还怒气冲冲的他现在已经完全被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冲击的蒙了。


怎么,不喜欢吃日本料理么,据我了解松哥你可是非常喜欢吃日本料理啊,每个星期都要光顾这家店面三次以上,而且还在香港开了两间日本料理店。见眼前的这位香港黑社会老大傻在那不动筷子董建林自己却饶有兴致的吃起了特色的生蚝和生鱼片。


哦,没错,董将军。松哥看了看门口两名体形彪悍的西装男就已经明白他今天完全是进入了一个局之中,而设置这个局的人或许就坐在眼前喝酒的这名解放军中将。


愿意帮助我么?当然是有酬劳的。董建林看着一脸茫然的松哥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


帮您?我?恐怕我们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永远不会有相交的时候。松哥开口回绝,这也很正常黑社会和军队一向是水火不容,一个是兵一个是匪;谈不上什么帮助只会存在兵匪勾结祸害社会的事。


你能。你也有这个能力,而且我手上有你喜欢的东西。说着董建林中将放下筷子从西服里怀兜里掏出了两张照片顺着桌子摆到松哥的面前,在道上混了二十几年的李松当然明白这是什么但他看到照片还是不由得心中“咯噔”一下。


他抑制不住心中的不安和忐忑望向正在平静的看着他的董建林中将,他感觉到了眼前这位一头乌黑头发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实际却已经四十岁的将军的那种内敛的城府和在眼神中蕴含着的可怕杀机。


你女儿和你老婆都蛮听话的,你老婆可是好人你要善待她。


董长官有话不妨直说吧我李松怎么说也是在道上混了二十几年的人了;李松喘着粗气脸上的冷汗顺着脖颈子流淌下来。


放心我不会对你女儿和老婆做什么,只是想请松哥你帮个忙罢了;说着董建林举起了李松眼前的酒杯递给他;


李松接过酒杯一干而尽;说吧董长官想让我做什么事。


听说深水埗一代有不少日本山口组在活动,还抢了你们的地盘和打伤你们的小弟?董建林再次拿起酒瓶给李松倒上一杯清酒。


董长官的意思我有些不懂。李松皱了皱眉头他现在仍然对这位解放军中将让他做什么,他现在真的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黑社会帮派的斗争我一向不懂,不过对于你们社团和山口组的冲突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上个月他们刚刚和你们火拼一次,不想报复一下么?


董建林没有做声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顺着桌子滑给李松,九龙盛龙贸易公司货场四号货柜;说着董建林起身便走,走到门口他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做的干净一点,把动静搞的大一点”


入夜之后在九龙盛龙贸易公司的货场内一大群足有一百多个小混混拿着铁管、砍刀等凶器冲进去对里面的工作人员大打出手,日籍的货场保安实际上就是山口组的人在人数上完全不占优势,几分钟下来就已经被打的躺下一地了,李松带着小弟打开了四号货柜里面的东西让他们惊呆了,出了一块块用塑料袋包装的海洛因方砖之外就是一支支AK-47步枪还有成箱的子弹。


大哥都拉走么?旁边的小弟们贪婪的看着眼前这至少价值几千万的硬通货不由得都咽了一口口水。


烧掉。山口组的东西我都要统统烧掉。按照他和董建林的协定,东西要全部烧掉这样才能换回自己的女儿和妻子同时还有那些走私的武器。


等着消防队和巡警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盛龙公司的货场已经成了一片火海,走私的跑车、枪支、毒品都被付之一炬。看的旁边的公司董事长乌三太郎眼睛都绿了,这些东西都是山口组的东西,这些被烧了他这个董事长也不好过啊,那些山口组的混混们找他麻烦的时候也不远了。


而这次事件也被多事的记者们添油加醋的制造成意在制造中日对立和民间矛盾,董建林中将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眼前沙发上四名西装革履的人正看着凤凰卫视对这件事的直播,看着一个个被烧焦的集装箱和破烂的汽车以及损坏的设施董建林中将满意的点点头。


怎么样李松还是一把子好手,可惜呀,入了黑社会不然还真是个人才。


现在有了他外面很多事情都好办多了。摘下墨镜国家安全局香港办事处主人杨洪义扭头看了看董建林又说道:“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么?要知道鹰司敏贞一直还是爱你的。伤害一个爱你的女人你真的忍心?”


她爱我,这无可厚非,当年如果没有那件事情或许今天她也不会是什么副首相而是中国军人的一名妻子,不过我已经跟她说的很清楚了,在国家利益和民族生死存亡面前我没有选择。这次已经给他警告了,期望她可以收手不过可能是微乎其微,我们还是做好第一套方案的准备吧。董建林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回避这个问题,但就如同他说的再国家利益和民族存亡的面前任何人都没有选择。


五个人不约而同的走到窗前中环军营前繁华的香港街道上车水马龙;多好的城市,可惜过十几个小时就要经历开埠一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了;杨洪义的话说的非常缓慢和无奈。


请君入瓮,可惜瓮中的坛坛罐罐太多了。董建林的话让三人侧目,亚洲金融中心一旦被袭击,金融崩溃银行倒闭对整个中国经济来说那就是沉重的一击,谁也没有这个能力承担这样的责任;



距离中印谈判还有一个晚上的事件,明天上午九点整就是开会的时间,六辆厢式货车开出了深水埗码头,他们的目标是位于香港心脏地带的会展中心,在那里中印两国领导人将进行第一阶段的谈判。同时从屯门又开出来三辆厢式货车,他们的目标则是中坏军营,杀死驻港部队司令以及破坏作为驻港部队部队指挥中心的中环军营。


小野君紧张么?原田问道。


紧张?不觉得,抓紧时间休息吧,再有十几分钟好戏就要上演了;小野弥三郎半闭不争的样子说着,手中拿着G36步枪,腰上别着一把柯尔特手枪和四枚手榴弹;钢盔、防弹衣、迷彩装,这些亡命徒们的装具比任何一个国家的特种部队来说都丝毫不差,而菊之刃部队本身也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杀手锏,在日本国内都是一顶一的高手组成的,这次又加入了美国黑水公司雇佣兵的帮助,他们相信他们完成任务的几率是非常之大的。


报告小野君,安德森中校发来信息,他们已经从屯门出发四十分钟后在中环打响;通讯兵高桥一夫正在使用一台通讯器和安德森中校保持联络。小野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趴着车窗向外看的铃木秀仁。


喂,铃木你在看什么?


午夜的香港公路没有堵车,这一定是天照大神在庇护我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铃木秀仁看着来回不多的车辆自言自语喃喃的说道。


是吗,那成功以后一定要拜拜了。小野冷冷一笑然后继续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突然司机猛的踩了一脚刹车整个后车厢里的菊之刃部队成员都被突如其来的刹车搞的东倒西歪的,这个该死的藤田在搞什么。小野弥三郎气汹汹的对着通话器说道:“藤田你在搞什么为什么停下来。”


前面、前面。说话间藤田的语气竟十分的惊恐;


藤田,什么前面,你说什么前面。小野疑惑的问道,同时他感觉到一阵不妙,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回头对车厢里你瞅我我瞅你的特种兵大喊一声道:“打开车门下车,该死的我们中了支那人的诡计了。”话音未落对面的高音喇叭响起:“对面的雇佣兵你们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走出来放下武器缴枪投降,否则格杀勿论,重复.....”


把车横过来作为掩护,各支队按照第二套方案徒步前进一定要完成任务。小野弥三郎拽着通话器声嘶力竭的喊着。


解放军驻港部队机械化步兵旅的五辆92式步兵战斗车和三百多名解放军将这些特种兵团团围住,六辆厢式货车突然围成了一个环形从车里跳下来的手持G36步枪的菊之刃特种兵率先开火,解放军随即展开全面反击,25毫米机关炮、7.62毫米步枪、机枪响成一片,整个沉睡中的香港宁静在这一刻最终被打破了。


日本代表团下榻的酒店一楼,一群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将这里团团围住,一头雾水的日本代表团团员们都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鹰司一个人平静的坐在房间里等待着最终的消息。但她已经从解放军的表现来看已经可以预判到结果了,显然菊之刃已经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且这些人的身份已然暴露不然解放军不会派兵把这里给围起来,明摆着现在是已经抢先一步采取了反制措施。


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鹰司没有动仍然是坐在椅子上望着落地窗外的香港风景。


想说点什么?董建林坐在另外一边的椅子上摘下军帽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鹰司敏贞。


从头到尾你都掌握着局势,你干嘛不早点戳穿。鹰司敏贞扭过头来略带着一丝欣赏中夹杂着少许无奈何不甘。


你、我都是女武神计划中的一粒棋子,这个时候我没有必要瞒着你,美国人有另外一组,他们手里有两颗改装的核地雷做成的脏弹,要分别在中环和西九龙引爆,到时候你这个美女副首相恐怕连命都要搭在香港了。


董建林的话音不大但却在鹰司敏贞的耳边犹如闷雷一样炸响,顿时这位城府极深的女人突然陷入了短暂的茫然之中,但几秒钟以后她便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或许我早该知道一直都是你在掌控这一切不然你不会一直没有露面,我想昨晚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


我不会低级到去烧仓库,我可是解放军中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下边人去做就可以了,香港黑社会大把大把的,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和山口组有点过节,所以做这样的事情我们没必要亲自来,这里是中国不是日本。


菊之刃可是日本陆自最优秀的特种部队,我的家族成员亲手培训出来的我想你们未必能占便宜。鹰司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在逞强了,她被欺骗被耍的团团转误入局中还显然一无所知,在得知真相之后的愤怒可想而知,不过她现在仍然要逞强一般的为自己争点面子。


董建林笑了笑,你还是这样强势不肯认错,跟十年前没什么变化。听过“曼陀罗”吗?董建林的低沉语调再次给予鹰司敏贞当头棒喝。


他们也来了?鹰司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想到居然会输的输的这么惨甚至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如同是一只木偶被人操控来操控去一样。


在藏南他们的伤亡比是多少你知道么?我不妨告诉你虽然它现在还是一个机密;一比三十四!记着这个血淋淋的数字吧,没有人能够从他们的手底下逃脱。董建林中将微微一笑。


香港真美!


董建林看了看没有表情的鹰司敏贞,他知道鹰司输了,只是她仍然碍于面子无法开口说出这句话,刚才说出“香港真美”的时候董建林就从她的语调中判明了鹰司敏贞的真实内心想法。


好好休息吧,明天的会你们日本代表团就不要去了,新闻发布会我们搞定!董建林起身离开了。


鹰司嘴角微微一笑,电话再次响起鹰司按下了接听:“一切按计划进行,请放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