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外传 8、骗钱

天上人間A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八、骗钱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滴,所以缺什么都不能缺钱。——清远语录八 -------------------------------------------------------------------------------- 邓清远和黄铁嘴一直向西,狼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八、骗钱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滴,所以缺什么都不能缺钱。——清远语录八

--------------------------------------------------------------------------------

邓清远和黄铁嘴一直向西,狼狈逃窜了三天,已经奔出千里之外,早已经出了襄阳道的管辖范围,这才稍微放下了点心,毕竟姚家的势力已经没那么大了。所以两人也不再专走偏僻的小道,偶尔也走官道,穿州过府,不过在城市都不敢过多逗留,一般直接过去,购买食品也在小镇。现在是初夏时分,晚上一般在荒郊野外露宿荒野。

今天两人进了个小镇,原先购买的馒头已经消耗完,准备在这里买些干粮,可惜邓清远原来藏下的私房钱已经只余下二个铜板。

黄铁嘴一贯都是没心没肺惯了,那里管囊中羞涩的事,在刚进入镇子之后就不知道溜那去了,让邓清远一个人在那里为没钱买干粮发愁。

小镇不大,总共才两家小饭店,长度也不足五百步,邓清远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在这镇子上来回走了几遍,可依然没有想到弄钱买干粮的门路,无奈之下,只好想先找到黄铁嘴,一起想想办法。正当邓清远四处寻找之时,一家饭店内传出黄铁嘴肆无忌惮的呼喝声,连忙跑过去一看,老家伙正在那里吃肉喝酒高兴的不亦乐乎,还不断的催促店家上酒上菜。

邓清远看见之后,立时急的脸色发白,老家伙是什么东西他可清楚的很,这老家伙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还敢在这里胡吃海喝,肯定是打定主意让他想办法弄钱赎人。邓清远不由得有些悲上心头,自己怎么就摊个这样无耻龌龊不知好歹的师父呢?连转身自己跑路,和黄铁嘴从此断绝关系的心都有了。

邓清远无奈的走进去,在黄铁嘴身边坐下,低声咬牙切齿的道:“老东西,你不害死我不甘心是吧?咱们连买干粮的钱都没有,你还想吃霸王餐……”

“谁说我想吃霸王餐的?”黄铁嘴白眼一翻,很不满意的道。

“那你有钱?快拿点出来我去买干粮!”

“靠!我有钱早自己去买酒喝了,熬这三天,老夫酒虫都爬到头顶了!天天馒头就溪水,老夫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太好了!”邓清远兴奋的道:“师父,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死啊?徒弟好送你老人家一程,别说我们师徒一场,连这点情谊都没有!”

“不是吧?小混蛋,杀千刀的!”黄铁嘴气的白眼直翻,差点就背过气去,强压下心头的不快,黄铁嘴换了一副笑脸:“好徒弟,师父舍不得你啊,为避免你以后孤苦伶仃的过活,师父我就勉为其难,厚颜活个百多年的,好照顾你……”

“你照顾我?”邓清远彻底被老家伙打败了:“你还厚颜活个百多年?算了,我自己先去死,免得受你折磨……废话少说,这顿酒钱至少要个三十文,你自己想法,小爷我先到前面等你……”

“你敢丢下师父自己跑?”黄铁嘴嘴角一歪,怒气冲冲的道:“你不仁,休怪师父不义!”

“你想怎么样?”邓清远胆战心惊的问,这老家伙一向厚颜无耻,不知道会干什么事出来。

“姚书逸的结拜兄弟邓清远在这里!大家快……”黄铁嘴伸长脖子,扯着喉咙就喊了起来。

“我靠……”邓清远吓的脸色发白,一把捂住老家伙的嘴,低声下气的道:“投降!我投降……算你狠!师父、大爷、先人板板,别叫了,你想吓死我啊?我去想办法,你老人家先在这里享受着……”

从饭店出来,邓清远愤恨不已,在心里面已经将老家伙碎尸万段、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剥皮抽筋、浸猪笼骑木驴折磨了一万遍。不过也只能意淫罢了,这老家伙的脸皮厚实,油盐不进,刀枪不入,自己却还要去想办法弄钱买干粮,给老家伙出酒肉钱。

邓清远站在小镇中间,愁眉苦脸,算卦是不现实的,生意差,收入少,来的慢,只好想些歪门邪道,幸好这十多年和黄铁嘴走南闯北,什么江湖把式都见过,只好临时客串一把,捞一嘴就闪人。

打定主意之后,邓清远先去黄铁嘴处找了道具,在镇子上转了一圈,在小镇唯一的茶馆外面摆开了架势。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想轻松挣钱的来看看咯……简单游戏,还能弄钱,过这村没这店咯……”邓清远声嘶力竭的在茶馆外面吼起来,用尽蛊惑煽动的本事,很快吸引了几个好奇的人围观。

见有了人气,邓清远越发的兴奋起来:“各位,游戏很简单,看清楚了……就是猜碗里面有几颗瓜子,最多四颗,最少一颗……欢迎下注,多少不限……”

邓清远一边吆喝,一边表演起来,手里面捏几颗瓜子,当着大家的面丢了四颗瓜子进去,然后用碗扣着:“大家都看见了吧?快下注……”

干这营生需要几个托,才能吸引人上当受骗,可惜现在邓清远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烘托气氛,周围的几个人也光看热闹,就是不下注,急的邓清远直翻白眼,难道这偏僻小镇的人都是人精?居然不上当。

“耶?这位大哥器宇轩昂,一看就知道智慧超人、学识渊博……”邓清远看边上有个傻头傻脑的混小子,没办法,只好施展忽悠大法:“小子这点把戏肯定瞒不过大哥锐利精明的眼睛,下注试试?”

邓清远边说,边把碗翻开再盖上,周围的人都清楚的看见是四颗瓜子,那明显智商低于五十的大哥经不住邓清远的忽悠,取出两枚铜板:“小兄弟你真行,一眼就知道俺聪明……俺不想赢你的钱,下面是四颗,俺下三颗……”

“靠!这种小白都有?”邓清远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早上走路的时候踩到狗屎了,还有自动送上门来当托的小白,既然送上门,那就不客气咯:“还有没有人下注?开了啊……果然和大家看到的一样,是四颗……”

这下周围人的气氛被调动起来,连茶馆内喝茶的几个老头都跑了过来围观,纷纷下注,可惜不管他们眼睛看到的是几颗,最后一定会变,不到两盏茶的功夫,邓清远就大杀四方,将围观的十几个人赢了个精光,见没有油水,于是收了道具:“今天到此为止,明天请早……”

周围输光的人骂骂咧咧的散去,邓清远却不敢掉以轻心,这江湖骗术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太狠,否则的话被输心慌的人看出端倪,少不得要打架斗殴、纠缠不清等麻烦,可他实在太需要钱了,所以把这些人捞了个清光,为今之计只能尽快的溜之大吉。

边先小饭店走,边清点战果,惊喜的发现竟然捞了近四百个铜板,要知道如今帝国物价较底,连大米也才八文钱一石,这怎么都算笔巨款了,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人还有些余钱。只要节约点,足够坚持到塞外了,不过想到黄铁嘴吃光喝光花光的三光德性,邓清远不由得对自己的逃亡之路悲观起来。

回到饭店后,黄铁嘴眉开眼笑的让邓清远付清了酒钱,还向店家买了个水袋,装了慢慢一袋子酒才满意的起身离开。走到镇子出口时,被邓清远忽悠白当了次托的小白突然赶了出来,还带着几个输了钱的人,对着邓清远吼道:“那小哥,你骗了我们!快把钱还来……否则我就抓你到里正大人那里打官司……”

“我靠!”邓清远大惊失色,没想到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这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小白居然大智若愚,明白上了当?那里还敢应声,一把将黄铁嘴背在背上,甩开大步,如飞的一般逃窜出去。

追赶的小白见邓清远要跑,连忙招呼了众人,连声呼喊着:“抓骗子……”,想追赶上来,可惜邓清远这怪胎跑路的本领堪比汗血宝马,转瞬间就把追赶的众人丢开,只留下一串沿着道路翻滚的灰尘,气的众人大声咒骂不止。

骑在邓清远背上的黄铁嘴虽不明白到底何事,不过也猜到这小子铁定是用阴招骗钱了,见后面的人追赶咒骂,没心没肺的大笑不止,气的邓清远白眼直翻,暗暗算计,是不是等走到悬崖或者河流的时候把背上的老家伙丢下去,来个眼不见为净,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姚书逸一觉睡下来,就整整过了三天三夜,姚家人都以为他在妖精手里面扣押太久,心力交瘁,所以才需要长时间的休息以恢复元气,也不疑有它。姚老爷也沉沉的睡了三天,就让姚家人觉得有些异样了,接连请了几个须眉皆白的郎中看过之后,都认为身体没有问题,直到满身肥肉的姚老爷醒过来才放下悬在半空的心。

醒来之后的姚书逸和姚老爷都接到了手下的回报,那些个神棍已经被干净利落的处理完毕,两父子也浑然不当一回事,宰这几个神棍比宰几只鸡强不了多少。谁叫人家姚家有钱有势呢?不说姚家富甲一方的身家,另外姚老爷的兄弟在京城任户部高官,襄阳道节度使又是姚家的世交,加之现在朝廷腐朽无能,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各地灾荒不断,各级官吏巧取豪夺,对老百姓敲骨吸髓,民不聊生,眼看乱世就要到来,都在加强自己的势力,谁还在乎小老百姓的死活?

为了姚家的面子,自然需要那几个垃圾神棍光荣的献出他们的小命,在姚老爷看来,这是他们的幸运,还应该对姚家感恩戴德才对。姚老爷听过之后就把这事放到一边,姚书逸却在算计邓清远这小混蛋到底溜那里去了,姚贵不知两人之间的恩怨,只当少爷不知有何目的认了这个结拜兄弟,也没有严加防备,被邓清远师徒抓住机会,溜之大吉。

姚书逸气的三尸神暴跳,但上有虎视眈眈的哥哥,下有心怀叵测的弟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说,根据当天晚上邓清远的表现,这小子又奸又猾,赖皮奸诈和自己不相伯仲,如今溜了出去,如鱼入大海、鸟翔长空,要想在捉住就难了。不过这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说,万一那混蛋有个三长两短,万箭穿心骨肉糜烂的滋味可实在太恐怖了,自己有冤都没处喊去。

现在姚书逸最后悔的就是当时脑袋短路,光顾着休息和对付那些个神棍,没有当机立断,现在他爹也知道邓清远师徒不知所踪,要他妥善处理,哥哥姚书泉更是幸灾乐祸,在一边阴阳怪气的恭喜自己结拜了个好兄弟,说不定还是隐藏于市井中的世外高人,郁闷的姚书逸恨不得抄起茶杯就将自己的哥哥砸个满脸桃花开。

姚书逸回到自己居住的南园,刚一进门,贴身丫鬟小玉就低声禀道:“少爷,杨先生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

姚书逸听了,一脸的苦闷稍微好了些,连忙快步向书房赶去,这杨佥是他的心腹智囊,为人冷静事故,阴险狡诈,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坐在书房内喝茶的杨佥见姚书逸进来,连忙恭恭敬敬的站起来道:“恭喜少爷渡过难关,小的也重见天日……”

“杨先生不必多礼,这段时间你也受苦了!”姚书逸顾不得寒暄,自从自己被红菱扣押之后,自己的人马被哥哥姚书泉打压欺负不说,还乘机将自己主管的实业抢了不少过去,实力增长极快,隐隐可以和自己平分秋色。这杨佥是自己的心腹,管理着自己大部分的暗下生意和隐藏势力,所以被姚书泉专门派人软禁起来,只要姚书逸一嗝屁,这杨佥的下场不比万箭穿心骨肉糜烂强多少。

主仆两人一翻唏嘘之后,杨佥主动报告了现在各处生意和暗下势力的情况,自从那天姚书逸被救出来后,姚书泉收敛了不少,至少没对姚书逸的心腹下杀手。

听完后,姚书逸气的咬牙切齿,现在实力下降太多,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不过现在最担心的却是邓清远,不解决这个掉在头上随时可能落下的杀招,他怎么睡得着?

姚书逸无奈,向杨佥讲述了自己那天的遭遇,杨佥蹙眉沉思片刻:“少爷,这事确实棘手……万一被大少爷和三少爷知晓,只怕会立即下手!”

“我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姚书逸哭丧着脸道:“如今这小子不知跑那里去了不说,还不敢轻易下手动他,如何是好?”

杨佥眼珠一转,阴沉沉的道:“少爷你是关心则乱,其实不难处理,只不过这小子溜的太快,需要费些周折!”

“杨先生快说!”

“妖精毕竟不知人心险恶,其实这蛊也不难解!既然是他死才会引起蛊毒发作,那就让这小子不死不活!”

姚书逸恍然大悟,咬牙切齿道:“先生言之有理!我们手下有的是手段高强的江湖人士,我一定要让这小子有眼无珠、有舌难言,方才出我这口恶气!”

“嘿嘿!”杨佥阴笑道:“听说前朝余贵妃为争宠,将刘贵妃切掉四肢,割掉舌头,剜去双目,再以蜡灌耳,将其装入一大瓮内,安置于后宫厕所内,称为人干!余贵妃还不解气,用无数珍贵人参灵芝等物灌喂,活活折磨了刘妃数年,直到新皇登基才被解脱。”

“哈哈!”姚书逸狰狞的笑起来,满脸的戾气和残暴:“如此才遂我心意!我一定给我那结拜兄弟准备个非常珍贵的大瓮!杨先生,事不宜迟,赶紧安排,出动人手,务必要将邓清远给我抓回来!”

杨佥也阴冷的随着姚书逸笑了片刻后道:“可那小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天下之大,那里去找他?此事又拖沓不得,需要好生算计才行。”

事关自己的生死大事,姚书逸也不敢掉以轻心,沉思片刻后道:“杨先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他回来!是动用那些地下势力的时候了。”

“光这样估计也不行,”老奸巨猾的杨佥沉思片刻后道:“毕竟人手太少,不如我们想些办法,让那些利欲熏心的江湖人士也帮我们去找,这样把握大的多,时间也来的快……”

“嗯,言之有理!”姚书逸沉思下道:“只是如何操作才能不留痕迹,不被我那两个兄弟知晓内情呢?”

“既然邓清远这小子溜的如此之快,说明他也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不会将内情透露出去,否则只会死的更快!”杨佥老谋深算道:“有了!少爷,三年前我们不是在百里沟杀掉的西域商人身上得到一张残缺的关于柔然神殿的藏宝图么?据传说,已经消失的柔然族有个祭祀的神殿,不但有价值连城的宝藏,听说柔然族镇族之宝轩辕天书和金龙神剑也在里面!我们通过隐秘的渠道放风出去,就说邓清远有藏宝图,自己去寻宝了,不怕没有成千上万的江湖人士掘地三尺的去找他……”

“好计谋!”姚书逸眉开眼笑道:“不过万一有人下毒手,宰了他怎么办?”

“这好办,就说邓清远无力自己寻宝,来找少爷合作,将藏宝图的真迹放在少爷这里,带着复制图走的。少爷为避免自己的结拜兄弟有任何不测,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宣传,只要任何人将邓清远活着送到少爷手上,少爷就将藏宝图真迹奉送,外加黄金万两,如此就万无一失了!”

“哈哈!反正那藏宝图也没什么用,柔然是上古民族,都消失几百年了,谁还找得到他们的神殿?这样对爹爹也有交代,也不会有人怀疑其中有什么其他的内情,邓清远也有苦难言!杨先生,你马上去落实……”

邓清远此刻正背着黄铁嘴在往昆仑的路上疾驰,突然之间感觉有些心惊肉跳,不由得纳闷起来,难道有什么灾祸临头?按说他一个不入流的江湖神棍,谁会惦记他?当然除了姚书逸。

反正也跑累了,选了个阴凉之处,将黄铁嘴放下,喝些水啃两个冷馒头。

黄铁嘴悠哉游哉的喝了几口酒道:“小混蛋,功力见长啊,这几天速度快了不少,我看我们已经出了襄阳道的管辖范围,再过两天就到陇右道了,加油,争取二个月内到昆仑,否则错过夏季,那地方风雪厉害的很,就别想去了。”

“哦,”邓清远心不在焉的应了下:“师父,为什么非去昆仑呢?那里有剑仙吗?”

“剑仙没有,妖精妖怪到数不胜数,”黄铁嘴随口道:“也有隐世修炼的真人,山外还有个昆仑剑派……”

邓清远的兴趣立即被勾了起来:“师父你去过昆仑?怎么对那里那么熟悉?”

黄铁嘴发现说漏了嘴,支支吾吾的不应声,邓清远那里肯罢休,一把揪住黄铁嘴的衣袖:“师父,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东西?以前一直骗我,还装神弄鬼的,今天非说个清楚不可!你伤害了我纯洁脆弱的幼小心灵……”

“小混蛋,你恶心不?放开……以后机缘到了,你自然知道……”

“不说是吧?”邓清远横眉怒目道:“从现在开始,别想我给你买酒喝!”

“你敢不买?”黄铁嘴不屑一顾,奸笑着道:“师父这嘴巴闲不住,要是没酒喝,空闲下来的话,说不定就会胡说八道,比如到处向人说说你和姚书逸的结拜关系什么的……”

邓清远白眼一翻,差点气的背过气去:“小爷我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师父……”

“呵呵,问题在于你就有我这样的师父!”黄铁嘴得意洋洋的道:“下次买酒的时候别忘了切十斤牛肉,当然,你带几十个冷馒头自己吃就好,牛肉没你的份。做人要自觉、要机灵,不要老让我提醒你好不好?活的真失败你……”

邓清远彻底无语,瘫倒在地,眼睛死死的盯住一块类似板砖的石头,正在考虑是不是用这石头敲老家伙的头,欣赏一下铁锤砸西瓜的刺激场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