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探寻中国革命红色足迹

钢七连紫陌 收藏 2 277
导读:[size=16][/size] 东方大学:当年建筑已不复存在 根据史料记载,苏维埃政权从1921年4月起,在民族事务人民委员部下设的东方训练班基础上筹建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东方大学)。东方大学起初属苏俄教育人民委员部领导,后转由俄共(布)中央直接领导。1921年10月21日东方大学正式开学,招生对象是苏联远东各少数民族和亚洲各国的革命青年,按民族语言分成若干班。斯大林曾任东方大学名誉校长。 今天,原来的东方大学已不复存在。据记者多方查证,东方大学旧址就在如今莫斯

东方大学:当年建筑已不复存在


根据史料记载,苏维埃政权从1921年4月起,在民族事务人民委员部下设的东方训练班基础上筹建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东方大学)。东方大学起初属苏俄教育人民委员部领导,后转由俄共(布)中央直接领导。1921年10月21日东方大学正式开学,招生对象是苏联远东各少数民族和亚洲各国的革命青年,按民族语言分成若干班。斯大林曾任东方大学名誉校长。


今天,原来的东方大学已不复存在。据记者多方查证,东方大学旧址就在如今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广场(原受难广场)旁的“法穆索夫之家”(取名于俄著名戏剧大师格里鲍耶多夫的喜剧《聪明误》中的男主角法穆索夫)。房子以前属于一名女贵族,俄罗斯伟大诗人普希金文学家曾在这所房子里居住过。1975年,房子被拆毁,盖起现在的《消息报》报社新大楼。


站在东方大学的旧址,已很难想象当年这里的盛况。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一大批中国革命史上响亮的名字集中地出现在这里。东方大学第一批中国学员中,便有罗亦农、刘少奇、王一飞、任弼时、肖劲光、彭述之、任作民、俞秀松、柯庆施、胡士廉、许之桢、汪寿华、卜士奇、任岳、陈为人、谢文锦、曹靖华、蒋光慈、韦素园、吴芳、周昭秋、韩慕涛、傅大庆、廖化平、韩平的、李宗武、吴保萼等三四十人。


他们组成了东方大学第一届中国班,瞿秋白任中国班辅导员兼翻译。刘少奇在东方大学由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


中国班学员的主要课程有:俄文、国际工人运动史、俄国共产党党史、列宁的《青年团的任务》、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布哈林的《共产主义ABC》、波格丹诺夫的《政治经济学》等。中国学生不局限于课堂学习,常抽出一定的时间参加实际政治活动。


第一代留俄生在东方大学经过一至三年的学习后,许多人被培养成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从1922年起,因国内斗争的需要,部分学员即提前结束学业回国。1924年后,他们中的大多数陆续归来。这一批留俄生回国后,对中国社会的进步、中共组织的发展和中外文化交流的扩大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1928年,东方大学中国班转入孙中山中国劳动大学(简称中山大学),至此东方大学已不再有中国学生学习。


中山大学:现为俄科学院哲学所


根据资料显示,原中山大学位于现在的莫斯科沃尔洪卡大街14号。等记者到达目的地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周围是记者经常前来参观的地方。在沃尔洪卡大街14号的东北面是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南面是沿莫斯科河修建的救世主大教堂,记者唯独没走进过14号。


14号大楼的东面是正门,一扇大铁栅栏门紧闭,旁边敞开着一扇小门。从小门走进大院后可看到,院中20来棵大树围成一个圆圈,树下绿草铺地,落叶点缀其中,中心花坛残花败开,后面是一座五层楼房。


楼前,一些学生在抽烟聊天。上前打听后,得知这里现在是俄科学院哲学所的教学楼。门前的学生有的来上课,有的来参加哲学所的考试。几名学生都不知道这里曾经是中山大学。


大楼外墙上挂着俄科学院哲学所的牌子,此外还挂着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几位名人的牌子。拉开沉重的木门,往左拐,再推开第二道木门,就进入楼内了。楼梯口大厅宽敞气派,楼梯中央修了一座电梯。二层楼梯口的墙壁上,挂着哲学所卫国战争老战士和劳动模范的照片,三层楼梯口墙壁的橱窗里摆放着哲学所研究人员所著书籍。在三层一座宽敞的大教室里,学生们在静静地看书。从一层走到五层,楼道内空荡荡的,没有中山大学的一丝印记。


正当记者站在三层不知所措时,一间小教室的门开了,三四名学生走了出来,记者走进教室,向刚刚授完课的中年教师说明了来意。这名教授东方哲学的教师说,这里以前就是莫斯科中山大学,中共一些早期领导人曾经在这里学习过,他是外聘教师,不了解其他更多的事情。


据有关资料记载,莫斯科中山大学成立于1925年10月。从1925年11月到1926年1月,第一期学生300多人,先后分四批出发,陆续到达莫斯科。三批学生是由国内选拔推荐,集中到上海和广州后赴苏的,其中包括陈绍禹(王明)、张闻天、王稼祥、秦邦宪(博古)、杨尚昆、孙冶方、伍修权、乌兰夫、廖承志、蒋经国等。还有一批是从西欧国家转赴苏联的勤工俭学学生,如朱德、傅钟、邓小平、赵世炎、王若飞、陈延年、聂荣臻、李富春等。


1928年秋,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班正式并入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从1925年成立,到1928年改为“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至1930年停办,共有四期、约1200名学生,其中包括1928年东方大学中国班转入的100多人。


中山大学学制两年,中国学生来到这里的重要任务是学习。学生首先要学习俄语。第一学年,俄语学习安排的时间特别长,每天为4课时。其他课程有政治经济学、历史、现代世界观、俄国革命理论与实践、民族与殖民地问题等。第二学年的课程为中国革命运动史、世界通史、马克思主义哲学、列宁主义原理、经济地理等。此外,中山大学还有一门重要课程———军事训练,该军事训练课程每周一天,主要内容为步兵操典、军事技术、射击、武器使用与维修等。


熟悉中国革命史的人都知道,中山大学的许多学员在中国革命中起了重要作用;当然,也有一些人站在了中国共产党的对立面,还有一些人成为了可耻的叛徒。


在这座大楼的三层教室里,记者遇到了漂亮的女大学生柳芭。她是俄科学院哲学所东方部的大学生。她介绍说,目前在东方部有两名学习汉语的本科学生,还有两名学习汉语的研究生。他们毕业后,希望从事与中国哲学有关的工作。她用并不流利的汉语说,她非常希望去中国留学,接触中国文化、哲学和中国人。历史就是这样巧合,昔日中国人学习的地方,如今俄罗斯人开始学习汉语和中国哲学


“六大”会址:年久失修已成废墟


中共“六大”会址在莫斯科西南方向,离市中心40公里左右。“六大”主会场原是俄罗斯沙皇时代大贵族穆辛·普希金庄园的主楼,即五一村帕尔科瓦亚大街18号旧庄园主楼。它因其白墙在阳光下光耀夺目、非常美丽,被称为“银色别墅”。这是一座三层的楼房,共有七八十个房间(包括会议厅、办公室、居住室、活动室、厨房等),中共“六大”代表们在这里开会、吃住和活动。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于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莫斯科州纳罗法明斯克地区五一村召开”,这是中共仅有的一次在国外召开的代表大会。“六大”在国外召开的原因是:国内白色恐怖极为严重,在国内没有找到能够保证安全开会的会址;在莫斯科开会可以得到共产国际的直接指导;有利于会后直接派代表参加共产国际的几个会议;增加同共产国际、各国兄弟党代表之间接触和交流经验的机会等。


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84人,候补代表34人。“六大”产生了由23名中央委员和14名候补中央委员组成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六大”制定并通过了《政治决议案》、《农民问题决议案》、《职工运动决议案》、《中国共产党组织决议案》、《军事工作决议案》等10余个重要文件。大会也初步批判了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盲动主义的错误。斯大林是“六大”主席团成员,在会前会见了大会的代表,并出席了大会。


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银色别墅”也早已失去了当年的美丽。在“六大”会址,记者看到,大楼外杂草丛生,垃圾遍地,楼体破烂不堪,里面已无人居住。大楼一层门窗被铁皮封死,二、三层窗户玻璃都已破碎。门厅墙面被挖开了一个大洞,地面被撬,露出残断的电线。门厅右侧有一个小门,可以进入大楼,一层外间有拾荒者居住过的痕迹,从那里可以进入楼内,但里面漆黑一片。只有外墙上的雕塑、门厅内光洁的瓷砖以及庄园破旧的门柱依稀显示出大楼昔日的辉煌。


据称,中方曾与俄方商谈过修复这座遗址的事宜,至今仍无音讯。可风雨无情,时间不等人,这座大楼离完全倒塌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