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二章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大家忽地都不说话了。钱国良回头,见龙绍钦正站在他对面,声音恢复之前的阴冷:“旅长指定时间是晚上十点,还有三小时。谁坚持不了?”

炮声隆隆,子弹呼啸,士兵们都沉默了,准备开始战斗。钱国良命令杜占明装子弹,半天没有动静。一回头,只见杜占明正在往后方出溜,不由大怒,将杜占明揪了回来。杜占明哆嗦着,精神处于极度恐惧状态,受不得半点刺激了。

刘得标打得没了子弹,杜占明麻木疲惫地上前递子弹,刘得标刚接过,眉心中弹,扑倒在杜占明身上。杜占明随着尸体一起倒在地上,血染了他一身。他一个劲挣扎,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终于从尸体下爬出来,手里子弹落了一地。钱国良冲他大吼大叫,他爬不起来,也什么都听不见。

“杜占明,你聋啦!子弹!”

杜占明终于爬起来,往前跨一步,怪叫一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嗖”一下蹿出战壕,朝后方疯跑而去。钱国良急了:“兔崽子!你去哪儿?!”

龙绍钦闻声回头,愣住,只见杜占明疯跑着。他这么一跑,跑乱了军心,除钱国良和石头外,其余人都乱哄哄要往外跑。

敌军看到混乱局面,随意开枪,一枪一个。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龙绍钦持枪与芥川对射,迫使芥川转移阵地,剩下士兵更加混乱往后跑。龙绍钦一发子弹打过去,封住退路,大喝道:“站住!谁敢逃跑!格杀勿论!”

杜占明压根听不见,其他士兵呼啦啦跟着杜占明跑,龙绍钦急得狂吼:“杜占明!给我站住!杜占明!杜占明!”钱国良也跟着喊:“杜占明!王八操的!逃兵也他娘的死罪!”

杜占明疯了般,越跑越快,他身后一窝蜂似的跟着一群兵,眼看兵败如山倒。龙绍钦眼睛红了,他猛地顺过枪,来不及多想,他没有时间后悔和自责,到底是谁的错?他终究不能带他回去了。

龙绍钦举枪,钱国良和石头瞪大眼睛。杜占明踉跄跑着,一声枪响,他缓缓地向前倒下。溃逃的士兵们吓得站住,缩成了一团,谁也不敢再跑。

龙绍钦声嘶力竭吼道:“谁敢再逃,格杀勿论!”他看了一眼发呆的士兵们,又看了一眼抽搐挣扎着的杜占明,下令:“医护兵!”

石头提心吊胆地跟着医护兵跑过去,杜占明晕死过去,石头拉着杜占明的手直掉眼泪。

日军步兵已开始冲锋。龙绍钦铁青着一张脸对着士兵喊:“弟兄们,死也得像个中国军人!像个爷们儿一样死!死也不能给我当软蛋、当逃兵!”钱国良吼:“鬼子冲上来了!”

龙绍钦和钱国良一起吼:“打!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

士兵们冲回战壕,开始射击。石头跟在龙绍钦身后递子弹,龙绍钦现在也顾不上瞄准,石头递过装子弹的步枪,他抓起就打。

一个新兵刚要直腰,被子弹打中,倒在石头身旁,他叫刘庆东,是石头的同学。不到一刻钟,两名新兵中弹身亡,头部同一个地方豁了口子,脑浆鲜血不断往外淌。石头见龙绍钦看着自己,放下同学,顾不上擦眼泪,擦溅在自己脸上的鲜血,忙去装子弹,紧跟龙绍钦身后,亦步亦趋。

钱国良机枪封锁前方,打正路,龙绍钦对付冷枪。龙绍钦躲在暗处,用望远镜观察放冷枪的地方。鬼子射手所处位置迎光,龙绍钦看到一半枪管伸出隐蔽处,枪管上一枚黑色铁十字架来回晃动。

龙绍钦心中一紧,立刻奔回钱国良身旁:“鬼子打冷枪的是个顶尖高手,你要弟兄们注意,我去解决他!”接着狂呼:“新兵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也不许抬头,在掩体里装子弹,不许抬头,听到没有!”

龙绍钦话音刚落,身后一名新兵中弹倒下。龙绍钦朝着芥川射击,芥川已经转移阵地。

日军打起照明弹,阵地一片亮晃晃,唐金贵提起枪正要转移阵地,芥川子弹袭来,唐金贵倒下。钱国良拼命冲过去抱住唐金贵,唐金贵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就那么死去。

钱国良悲痛欲绝。龙绍钦冲过来,查看唐金贵脑门子上的弹孔。钱国良抬头:“长官,我们人打得只剩一半了,再这样下去,大家……”

“离指定时间还有一小时!”

“长官,走吧!大部队肯定已经到了!长官我求你!走吧!不然连尸体都没有了。”

“你们走,我留下。”龙绍钦说着回身射击,就在转身当间,身旁一名递子弹的新兵也已倒下。龙绍钦扶起新兵,吼着:“新兵集合,集合!”

石头还有另外两名新兵爬过来,龙绍钦心痛不已:“你们就在这里,不要动,装子弹!”龙绍钦用身体护着那些新兵。

钱国良从唐金贵胸前兜里掏出他写给老婆的家信,放进自己兜里,合上唐金贵的眼睛。他回身拎起机枪,眼神疯狂起来,端起枪不要命地扫射。

日军每一颗照明弹升起,每一枪必中。龙绍钦没有回头,但他知道背后又一名新兵倒下了。他眼看着钱国良那边,老兵们也在纷纷倒下,他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张桅趁龙绍钦和钱国良不备,掀起战友尸体,钻了进去。

八路军那边也和日本人杀红了眼,日军大部队暂时被挡住。大春边打边骂:“他娘的小法西斯怎么还不撤退啊!都他妈的快十点了!”

龙绍钦身边终于只剩钱国良和三个老兵以及唯一的新兵石头。龙绍钦看表,九点五十分。钱国良带人突围,龙绍钦掩护。石头要跟着长官,被他呵斥不得不走。龙绍钦转身先冲到机枪处,正面射击敌军,然后回身抓起步枪,回击芥川。

钱国良率人走几步,就被芥川的子弹封住,钱国良身边的老兵倒下。他率人再冲,又一名士兵倒下。龙绍钦忽地起身,冲到石头身旁,一把将他拽到自己身边吼着:“跟着我,我在你在!”

钱国良试图射击抵抗,但哪里是芥川的对手,身边最后一名战友,唯一的医护兵也倒下了。龙绍钦回身,二人目光短暂对视,意思彼此都明白,反正是冲不出去了,战死沙场也算军人本分,壮烈一回!

两人背对背开始射击,石头在一旁匆匆地递装换子弹,装好一支,递过去一支。石头在新兵里一直算手慢的,这一次装得飞速。

日军包围圈越缩越小。三个人表情沉着,龙绍钦看表,只剩五分钟,突然身边传出报话机声音:老鹰,老鹰,务必天亮前赶到主阵地,听到请回答!

石头一个激灵,赶紧举起报话机给龙绍钦听,龙绍钦和钱国良互看一眼,苦笑。报话机不断重复着:老鹰,老鹰,务必天亮前赶到主阵地,听到请回答!

石头小手哆嗦着,最后一丝希望变成绝望,快哭了出来。龙绍钦替他接过报话机,关闭掉电源。

日军步兵逼近,已能听到喊杀声。

龙绍钦拎起步枪,装上刺刀,钱国良也刺刀上膛,石头跟着装刺刀,却怎么也装不上了。他刚才的迅猛消失了,这时候动作完全失去了协调性。龙绍钦握住他的手,给他信心,帮他装上刺刀。

日军哇哇叫着冲了上来。龙绍钦和钱国良两人将石头夹在中间护着,石头胡乱抡着枪,绝望而悲壮。士兵们混战在一起,芥川一时很难再下手。他找到目标正要开枪,一颗子弹再次袭来,又是一个高手,芥川呆住。

龙绍钦、钱国良、石头三人被团团围住,眼看就要被日本人吞没,生死交关之时,就听一阵喊杀声:“弟兄们,上啊!”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手榴弹爆炸声。

大春率人杀入日军后部,十来个人剽悍勇猛,龙绍钦、钱国良来不及发愣,在大春等人带动下,恢复战斗力,越战越勇,两拨人很快打到一处。龙绍钦抬手看表,命令:“时间到,你们走,我掩护!”

钱国良拽石头一把,战士们纷纷后撤。龙绍钦断后,边撤边射,一枪击中远在八百米外的日军机枪手。大春咋舌,心里不服,跟着射出一枪,击中两百米外鬼子士官。他嘴里不停咋呼:“一连左边进攻!二连右边……”

石头听着要乐,回头看见龙绍钦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撤退路上,天完全黑了下来,石头看不清路,磕磕绊绊,竟撞见了不知从哪里流窜出来的张桅,张桅肩上扛着昏死过去的杜占明。石头一见,泪汪汪地扑过去帮着一起将杜占明抬到一旁。钱国良沉默不语,看了龙绍钦一眼。龙绍钦仍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大刀走到石头身旁,看着杜占明感叹着:“小兄弟,你们是第一次上战场?”石头点头:“我们是同学。”“还都是娃娃么,中央军没男人了?!”大刀啐了一口。

大春与龙绍钦并肩往前走,时不时看龙绍钦一眼,龙绍钦却始终目不斜视,一副拉开距离的架势。大春皱皱眉头:“龙参谋,你们这仗打得太苦啦。”“欠你们的,我一定还。”龙绍钦也不看大春一眼,口气很是生硬。

只要对方一开口,大春顽皮劲儿就上来了:“我说你这个兄弟,说话怎么这么不受听呢?打鬼子是中国军人的本分,怎么就欠我的啦?”

大春等着回话,龙绍钦却一声不吭。


医务所就像另一个战场,伤员们不断被送进来,横七竖八躺在一起。医生护士忙乱不堪,空气混浊,地上一片狼藉。每次龙绍钦经过这里,都会产生同样想法,伤员被送进医务所还不如死在战场上干净。石头和另一名新兵抬着杜占明匆匆走进医务所,一路大叫:“医生!医生!这里有重伤员!”

来到这里的,哪个不是重伤员?医生匆匆走来,匆匆看了一眼,指定了一张脏兮兮的床位便离开了。杜占明躺上去,这时候已经剩不下几口气了,从他睁开眼睛后,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龙绍钦。龙绍钦远远地站在门边,杜占明不能动,没有力气说话,眼睛却可以看得老远,不管龙绍钦躲多远,他都能用眼睛看见他,抓住他。

龙绍钦不明白杜占明怎么能挺着一口气撑到这里死,就是为了让他看着他死吗?死在战友身边总比弃尸荒野要安全些?人总要给自己选个位置死的。

石头抓着杜占明冰冷僵硬的手,泪如雨下,他用湿漉漉的手合上杜占明的眼睛。他不能让他的同学死不瞑目。


龙绍钦拎着那杆狙击步枪走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又是新的一天,又一次胜仗。过往同僚,没有人前来祝贺,稍微注意一下,每个人都用相似的目光看他,警惕戒备甚至敌意。真的是胜仗吗?当然不是!他答应带他们回来,结果他带回什么了?一具尸体。一个杀人犯。他身上背负的是自己人的命,他们说得没错,他双手沾的是同胞的血。如果不杀杜占明又能怎样?反正其他士兵也都是死,有什么必要他动手?

一阵绝望悲愤袭来,他青筋暴起,血管突突地鼓胀着,但也就是那么一阵,随之而来的是惯性的茫然和冷漠。他知道,他将永远与周围格格不入,所有一切他会越来越视而不见。

龙绍钦开始没察觉,不知什么时候忽然感觉到了,那胆怯的脚步声啪嗒啪嗒跟在他身后,他不回头,但脚步放慢了。任石头一直跟着,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走着。

太阳越升越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