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从1995年开始,遭到四次被调查两次被立案侦查,事后证明全部是诬告。而王立军摊上的几个案子,背后也有人充当“推手”。当时的报道指出,诬告者和“幕后推手”为公安局内部人,因王立军办案不讲情面,而且能力强升职快,几个人出于嫉妒心理开始对王立军“臭排”。






站在警车前手握“微冲”,是王立军在东北“打黑”时期的经典形象





3次荣立二等功、2次荣立三等功,被公安部授予一次一级英模,两次二级英模,王立军的胸前挂满了勋章





王立军给记者展示胳膊上的伤疤


追求完美的重庆打黑局长


只身一人从辽宁空降到重庆“打黑”,到任至今16个月掀起四轮破案高潮,近3000名涉黑嫌犯被抓获,其中涉及当地政府多名高官。在东北时他是有名的“打黑局长”,却因“打黑”4次被调查2次被立案当了18个月的被告。面对记者采访,他说,自己其实是个弱者。他就是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空降重庆扫黑四把火


震惊全中国的“重庆打黑”风暴如今已刮进第五个月。重庆市政府最新发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954名涉黑嫌犯被抓获;曾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的陈明亮、龚钢模、陈坤志、岳村、黎强、王天伦等涉黑头目无一漏网,160多名骨干成员被捕;因涉嫌充当保护伞,重庆公安系统已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被抓,50多名贪官入狱,落马高官的级别一个高过一个——原北碚区副区长赵文锐、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


推动这一系列事件的关键人物,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自从去年6月来渝以后,就谢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


目前我们可以知道的是,重庆现任市长薄熙来上任7个月后,王立军被从辽宁空降到重庆,来时不带一兵一卒;甫一上任,他就在重庆警界点了一把火——2008年7月10日到9月30日,重庆市历年来出拳最重的“夏季社会综合治安整治行动”中,警方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近万名涉案分子,重庆部分看守所几乎爆满;今年1月8日,50岁的王立军亲率上千名同事在渝、湘、黔交界三角地区突袭清剿黑枪,摧毁了4个地下“兵工厂”和十余个制枪窝点;两个半月后启动“破积案、追逃犯”联动战役,此后仅21天破积案1688起;而始于6月20日的“打黑除恶”行动已是他在重庆烧起来的第四把火。


根据目前公开的资料,王立军是中国公安界仅有的几位还活着的一级英模之一,身上有20多处伤。早在东北期间他就是公安系统出了名的“打黑局长”。因打黑太狠,黑社会曾出价500万买其人头,并派杀手半路打黑枪。因做事很有个性执法不讲情面,他曾被同僚排挤、诬告多次接受调查,甚至当过18个月的被告。民间盛传其妻女早年先被黑社会强奸,后剥皮杀死并制成录影带寄给他看,为保护亲人安全他已断绝所有直系亲属关系至今孤身一人,当然,最后这个是谣传。


5年前他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他并不情愿被塑造成一个英雄,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弱者。


因为多次联系未能成功,我们目前无法得知王立军局长的最新情况。但记者找到了3位曾经或现在与王立军有过深入交往的人。虽然每个人出言都很谨慎,但我们还是可以通过他们的亲身经历,了解这名“打黑局长”颇为传奇的故事。


■洗澡时王立军落泪


周立军,公安题材知名剧作家,曾以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特约客座编剧的身份,13年前对王立军进行了数月的贴身采访,创作了以王立军为原型的小说和同名电视剧《铁血警魂》。


因为当年对王立军的深入采访,周立军笑着对记者说,最近他也成了数家媒体的采访对象。据他回忆,当年应公安部邀请,为了拍一部以王立军为原型的电视剧,1996年元月、1997年3月和1997年6月,他三次前往辽宁铁岭,对王立军进行了数月的贴身采访。


“来到铁岭市局,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当时主管政工、宣传的副局长王海洲。也是在王海洲的办公室里,我第一次见到了王立军。王立军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块儿’大,因为他一进来我立刻就感到屋里的空间狭小了,光线暗了。后来我仔细想,倒不是因为王立军接近1米8的身躯有多么高大,而是他带来了一种‘场’,一种发自内心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当晚,铁岭市公安局局长做东欢迎周立军,但王立军在饭桌上滴酒未沾。“因为他当晚还要去参加一个‘扫黄行动’。我要一起去,其他人都说我刚来以后机会还多着呢,可王立军却对我说,‘上我的车’。他当时开的是一辆三菱吉普,非常有个性。车身上印着‘中国刑事警察’六个手书大字,出自他的手笔,还申请了专利;车顶上加装了八个探照灯,前面四个,后面四个,多黑的夜里,隔着几里地就知道,王立军来了。”


周立军回忆,王立军开车特别猛,咣咣的,过铁道都不减速。“我当时在车里被颠得头碰车顶,紧张得不行,两只手紧紧拉住把手。等我们的车到了地方,后面的车辆还没跟上。”简单地布置后警察们分头冲向发廊、歌厅,“王立军将我一把拉到身后‘你往后,跟着我’,我当时一个非常清晰的印象是,这家伙手劲儿可真大。”


第一次采访完,王立军请周立军吃饭,没在市里而是把他拉到远郊外的大桥头一个小饭馆。“那饭馆不大,在一间极其狭窄简陋的小包房里,他请我吃了一顿‘酱大骨’。我们摄制组到铁岭以后,他还是在这里请的我们。后来我才知道,王立军做人做事给自己立了很多规矩,不在自己工作的城市请客吃饭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你在市里饭店歌厅之类的娱乐场所,从来见不着他。”


据说,《铁血警魂》这部电视剧当时本来定好了要在铁岭拍,王立军本色出演,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均未实现。


“其实王立军当时的处境很难,别看他名气大,可是因为工作得罪了不少人。”一位知情人对记者透露。


而周立军回忆当时的情景,也是长叹一声,欲语还休:“嗨,怎么说呢,这么刚直不阿的一个人,给老百姓干了这么多实事,可是他自己真是太不容易了。”周立军告诉记者,1997年《铁血警魂》剧组就要离开铁岭时,“王立军突然把我拉到了抚顺,请我到洗浴中心洗了一次澡。当两个男人赤身相对的时候,他说了很多很多。或许是因为水蒸气的原因吧,那一次他流泪了。我听到的,却是他心中的血滴落的声音。”


■打黑局长屡遭“暗算”


王立军究竟有什么样的委屈,周立军没有明说。但记者在查找资料时,发现从1999年到2000年这段时期,王立军曾陷入数起官司,其中包括轰动一时的“公安局长打三轮车夫”和“公安局长王立军遭诬告、陷害”案件。


王立军从1995年开始,遭到四次被调查两次被立案侦查,事后证明全部是诬告。而王立军摊上的几个案子,背后也有人充当“推手”。当时的报道指出,诬告者和“幕后推手”为公安局内部人,因王立军办案不讲情面,而且能力强升职快,几个人出于嫉妒心理开始对王立军“臭排”。


据《沈阳晚报》报道,王立军一次旧伤发作,加上积劳成疾,住院治疗,但医院的医药费却被拖欠了10个多月,结果医院差点儿到法院起诉铁岭市公安局。王立军昏迷9天,生命垂危,医院让续交5000元押金,却被“局里没钱,不能交”为借口推脱。


王立军的住房只有80多平方米,公安局盖了4栋住宅楼,王立军提出调房,被拒绝。


作为副局长,王立军主管刑警、巡警和几个科室。按规定,每年应该拨给经费300余万元。可是,王立军当时每年只有不足30万元的办案经费,还要扣除一些费用。铁岭市财政局每年拨给公安局50万元的情报费,但刑警却一分钱都得不到。


王立军没有配车,他找到相关领导要车,却被告知局里没钱买,让他自己去借车用,或者去开没收来的赃车。王立军主管的刑警、巡警和几个科室,每月统共只发给200升汽油票,民警们被憋得只好四处“化缘”。虽然让王立军借车或使用走私车,是在公安局局务会上公开确定的,并承诺出问题由组织承担。可是却有人背地里向省纪检、省公安厅反映,说王立军乘坐超标车、走私车。


当时,就连主持开会安排吃饭也得王立军自己掏腰包儿。1996年,全国统一“严打”。根据省公安厅精神,铁岭市委决定由公安局牵头儿,召开各县区、公安局领导会议,有百余人参加,由公安局安排午餐。结果,这次会议花掉3500余元,全扣到了负责会议的王立军个人头上。理由是“公安局没钱,以后再说”。


一次,王立军和上级领导去外地出差,临行前,说好王立军的这笔差旅费可以报销。没想到回来后却变了卦,结果这笔公差费又由王立军个人承担。


1994年到1995年,王立军主持的“打黑”专项斗争成果显赫,打掉了盘踞铁岭多年的5个黑社会犯罪团伙,查破刑事案件200余起,打击处理违法犯罪人员270余人,省公安厅和铁岭市委决定表彰有功人员。铁岭公安局将名单报到省公安厅。省公安厅来人考核,有位当时的负责人说:“我不知道这事。”考核后,这位负责人又到省公安厅说,这事没经铁岭公安局党组研究。一直拖了4个多月,直到铁岭市委去人到省公安厅问这件事儿,才知道是有人在这里撒谎。


不久,省公安厅决定上报王立军一级英模,铁岭市委、市政府、公安局党组研究通过。公安部有关人员来征求意见,一位同事当面同意,背后却跑到省公安厅,说“铁岭班子意见不统一”,结果,王立军上报一级英模一时搁浅。


1996年,辽宁省评选“十大杰出执法者”,王立军以最多票数当选。审批前,却有人阻挠。铁岭市委领导听说后,及时对相关人员进行批评,才使王立军获得了这个荣誉称号。


不仅如此,王立军因指挥“打黑”威名大振,有些人出于嫉妒写匿名信、诬告信上告,说王立军和刑警刑讯逼供、受贿,“罪状”多达63条。可是每次纪委和办案单位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结论均是王立军“无问题”。据说每当“无问题”结论通知王立军本人后,他都是站在窗前,仰天长叹。


后来,省纪委、省公安厅联合调查组确认,这些事都是公安局内部人员的诬告。


这几件事情的发生时间,正好是周立军三次采访王立军,王立军在浴室黯然落泪之前。


■孕妇作证王立军洗冤


王立军五年前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说,因为打黑,他当过18个月的被告。


根据当时多家媒体的报道,1999年3月,铁岭市一名人力车夫状告王立军当街动手打人。最后,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要求,王立军无罪。4个月后,王立军又被告上法庭,这次的罪名是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控告信甚至邮到了中纪委副书记手中。


当时,王立军一下子成为匿名诬告信成堆、跪地上访人员纠缠不休的对象,全国70多家报纸竞相报道。“打黑英雄”、“王青天”一时间臭名昭著,陷入一片讨伐之中,王立军参加一些国际研讨会会议的资格也被取消。


后来,铁岭市纪委与辽宁省公安厅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王立军实施审查。结果是:控告信所反映的问题全部失实。当年9月30日,已经从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调任市司法局局长的王海洲被逮捕。他被指控:王立军遭遇的数次诬告,他是幕后推手。对王立军不满的人并非一个,在这次诬告风波中,另一名资格很老的县公安局长也曾指示手下参与。


“点子正”(应本人要求,使用其网名),辽宁某媒体政法记者,1995年开始对王立军进行采访,二人有超过10年的交往。回忆起当年轰动一时的三轮车夫状告王立军一案,“点子正”告诉记者,“当时情况对他很不利,媒体一边倒都向着三轮车夫,王立军一家承受了很大压力。”最后,虽然王立军被证明是清白的,但因为前后四次被调查、两次被立案,公安部对授予他全国一级英模称号的审批,被迫拖延到这些调查结束之后。


“王立军曾说,这场官司他是虽赢尤输。”“点子正”说,当年那场三轮车夫告王立军打人的案情其实很简单,但过程不乏传奇之处。


1998年10月14日,王立军同市刑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刘勇一起坐车,由司机任树辉开车外出执行任务。当车冒雨行至一个十字路口时,与一辆人力三轮车相撞,三轮车上坐着的中年妇女及一名女孩倒在地上。王立军连忙把小女孩抱上自己的车,刘勇也把中年妇女扶上了车,王立军随后打手机报警。


“当时那女人怀着孕,王立军给了那位妇女200元钱让她赶紧先去医院看有没有伤着哪,女人和车夫都没事这事也就完了。可谁也没想到事后都五个月了那个车夫突然将王立军告上法庭,说王立军把自己打伤了。当时这件事掀起了轩然大波,全国各地的记者都跑到铁岭连篇累牍地报道‘公安局长打三轮车夫’。王立军当时顶着极大的压力。巧的是正因为媒体大范围的报道,当时三轮车上的那个妇女也知道了这件事。她当时在外地打工,看到报纸上写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就回到铁岭一定要替王立军洗刷冤屈,她的出庭成为这个案子的关键证人。我事后猜想,如果不是王立军对人一向热心出了事先是关心人有没有受伤,人家能那么感动,自己回来惹这麻烦事吗?”


“点子正”说,王立军那时曾跟他说:“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当时要真想打人,还用得着我动手吗?认识我的人太多了,我可能在大街上打人吗?”


■老人送来一个装着清水的碗


《铁血警魂》的作者周立军说,王立军办案虽然铁面无私,但是对老百姓,他非常善良,心特别软。


“这是我采访得知的真事儿。王立军1987年在晓南派出所当所长的时候,有一个偷东西的小男孩被扭送到派出所。一问情况,这孩子的父母都是哑巴,母亲瘫痪在床。孩子的父亲在工作的煤矿偷了一台机器卖了跑到外地去了,这孩子12岁就没人管都快成小流氓了。王立军听说这个情况带着民警就上小孩家里去了。那孩子家里饭锅没盖,里边的玉米糊糊都馊了上边还飞着一群群的苍蝇,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王立军跟我说一看这情况他眼泪都下来了。回派出所后他开了个会,特事特办给孩子转成了城镇户口,之后每个月给孩子家送米、面、油,他还自掏腰包给孩子交了学费买了新书包和文具让孩子重新回到学校。大年三十他去孩子家里慰问还跟手下民警说,孩子爸爸要是回来了先别抓人,让他们过一个踏实年。结果初七一上班,小孩爸爸拎着牙具袋就来到派出所,一进门就跪在地上磕头。王立军对他的投案自首表示欢迎,然后告诉他先回去照顾家里,听候处理。过了两天,小孩爸爸想办法把赃物赎回来送到派出所。最后这个人因为犯罪情节较轻且有立功表现,免予刑事处分。王立军还积极做工作,让他重新回到矿上工作,这人后来当上了先进生产者。后来那小孩管王立军就叫‘二爸’,大家都知道王立军多了个儿子。”


周立军还告诉记者,王立军当年从大明派出所调任的时候,送行的老百姓堵着门不让他走。从门口到上车短短的距离,王立军走了一个多小时


另一件流传甚广的事情是,1996年,大明镇的73岁的老人王文和乡亲们为了感激王立军秉公执法,给他送来了一面镜子和一碗清水。老人说:“我送你这礼物是敬你执法清如水、明如镜,你若有诚意,就把这碗水喝下去。”王立军双手捧着碗,一饮而进。并在碗上用毛笔写下“公正廉明,秉公执法;为警一生,清廉一世”几个字。“这事是真的,这个碗老人现在还留着呢。”“点子正”说。


■邀请律师提前介入“打黑”


王蕴采是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合伙人,也是王立军1996年首次当被告时的辩护律师。之后她开始为王立军所在的公安局做法律顾问,两人合作至今。目前,她为重庆警方打黑工作提供法律咨询。谈起对王立军的评价,她和另外两人提到最多的一点是,“非常非常聪明”。


作为律师,王蕴采对王立军最为推崇的是他首创的“办案过程律师提前介入”。王律师介绍,这个做法始于2003年盘锦打黑时期。那时只要一有大案要案,王立军就会邀请律师们提前介入。


“我们六七个律师曾在专案组住了一个月。每个案子抓嫌疑人之前我们都要给警察做培训,每天的审讯记录也都拿给律师看。哪些证据不足,哪些环节必须弄确实,我们都会从法律角度把关。这样做的目的一是避免警察办案因为证据不足要重新取证从而造成资源浪费,二是不能刑讯逼供保证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王蕴采说,自己当律师这么多年,王立军是唯一一个邀请律师在公安审案阶段就介入的公安局长,“他的法律意识非常强,思维很超前。经过律师把关的案子,很少被法院退回来,几乎案件的每个环节都是铁案。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办案方法,所以我说王立军很智慧。”


王立军说话幽默爱讲段子,被身边人认为是他头脑聪明的一个例证。


周立军说:“我第一次听“蛇穿马甲”的段子,是1996年元月王立军给我讲的。当时,我穿了一件采访专用的红色马甲,他拿我开玩笑。而赵本山在春节晚会上表演这个段子,已经是几年后了。” 周立军评价,王立军思维很缜密,跟人对话话落不了地,绝不会出现冷场。“而且他拿段子开你玩笑看似特别不经意,其实他的思维超前好几步给你设好了套,早就在前边等着你呢。”


“点子正”说,“王立军有个同学长得很有特点,门牙很大,中间还有道缝。一次,那个同学正好站在一个车边抽烟,“王立军就笑着说,呵呵,还真有点连相呵。大家开始没明白过来,后来一看车标,是本田的,突然明白了。本田的‘H’车标和那位老哥的门牙还真是‘连相’!当时,把我们笑得肚子都痛得不行!”


“还有就是王立军的口才,他真是一个极好的采访对象。你把摄像机放在前面,只要开着就是了,根本不用剪。采访前只要跟他说个大概,他就能说得特别好,你没想到的他都替你说了。”


■黑风衣、蛤蟆镜、皮鞋一尘不染


对王立军的评价排在“聪明”之后的,是“穿衣服特讲究”。


王蕴采形容十年前第一次见王立军时的情景:“非常精神!他穿衣服特别讲究,干净利落,皮鞋上从来没有灰,整宿整宿不睡头发也利利整整的,仪表特别整洁。我好像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特别疲惫的时候,老是精神抖擞的那样。”


对于王立军的“爱打扮”,周立军说他那时的经典装束就是一身黑风衣戴一个特别大的蛤蟆镜,黑皮鞋一尘不染。连他专案组手下的小伙子们,也全是皮鞋锃亮,裤缝儿倍儿直,“我去了一看,呵,个个精神抖擞利利整整的。”


周立军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王立军手下有一个支队长,穿戴从来不讲究特别邋遢,出门时经常一个裤腿高一个裤腿低。“王立军说了很多遍,终于给扭过来了,那个支队长也开始打扮了,一次抓捕之前他还对着镜子弄水抹头发。结果他媳妇感到特别奇怪,心想这人最近怎么老照镜子啊?出什么事了这是?王立军说,警察出去一站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代表的是公安代表的是国家,你头上顶的是国徽,这是他的原话。”


周立军还去过王立军的家,“也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王立军对我说‘看,我们家跟狗舔的似的’。”


■“警务沙龙”办得很有情调


“多才多艺”是人们给王立军的第三个评价。


“他的字写得也漂亮,确实多才多艺。王立军的职业素养非常好,文质彬彬的,话讲很有水平。他博学,书看的非常多,网络上的流行语他都知道,记忆力也非常好。”


“点子正”告诉记者,王立军的书法和画都很好,他当年曾考过“鲁美”因2分之差落选,锦州市的公安局大楼里当年到处挂着他的书法。他还爱搞设计,不光铁岭警车上的书法出自他的手笔还申请了专利,连当地刑警穿的皮夹克都是他自己设计的也申请了专利。“还有铁岭刑警支队的大楼,和门前展翅欲飞的雄鹰,也是王立军做的设计。王立军歌唱的也好,朋友聚会上一曲《霸王别姬》唱的豪情四射。”


王立军的简历显示,他少年时曾在内蒙古少年拳击队练过,后又进修于警官大学,专修拳击、散打。在抓捕罪犯时他曾与一个全省散打冠军搏斗20多分钟将其制服。


此外,“点子正”还跟记者谈起,锦州市公安局有一个“警务沙龙”,也是王立军亲自抓的,搞得很有情调。“‘警务沙龙’原本是公安局的食堂,王立军将它设计成一个除了吃饭还可以喝咖啡看书的地方。大家不值班没事的时候都爱去那放松一下。全是免费的,大家特别欢迎。”


而重庆市公安局大院现在也正进行装修,王立军要求建成文化公园,“140多米的长廊,今后沿途都是咖啡吧、书吧,民警可以到这里休息,免费喝咖啡,还要摆上高档读物。”


■警务工作从来不带回家


“完美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则是周立军对王立军的评价。


“王立军对事业特别专注。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他把工作不当工作,而是当成一个事业。他说话从来都是‘你们跟我冲’,而不是‘你们给我冲’。”


周立军还谈起当年采访时的一件事,说明王立军的理想主义性格特点。“我当年采访时看到一部王立军抓走私犯的片子。他开着车一马当先,到了以后咣咣几步跳到吉普车车顶上,手里拿着一个微冲对着天就是哒哒哒一梭子。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动作是为了配合随行电视台的记者拍摄,所以说王立军他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人。”


说起网上对王立军妻女的那段谣传,周立军笑着说,“根本没那么回事,人家两口子夫妻感情特别好。”


周立军曾经去过王立军的家,“王立军还有一个特点,从来不把工作带回家里去。回家就是跟妻子和女儿逗乐,家庭气氛非常好。另外他有个习惯,回家从来不掏钥匙开门,而是敲门让家人开。他曾经说,掏钥匙开门跟住旅馆有什么区别?老婆开门才让人感觉像个家,那是什么情调!”


王立军


男,内蒙古阿局人,蒙古族,蒙族名字乌恩·巴特尔,1959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工商管理硕士,教授,现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


1983年6月参加公安工作,历任: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党组书记;铁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4年11月任锦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8年6月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正厅局长级);2009年3月,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2009年7月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


先后3次荣立二等功、2次荣立三等功,1991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1992年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民警”,1995年2月被公安部、人事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称号。被公安部授予一次一级英模,两次二级英模。


2006年11月聘为教授、研究员,2004年9月至2006年4月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EMBA)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得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同时,王立军还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所研究员,中国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东北财经大学MBA学院社会心理研究室主任,现场技术鉴定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国际法医颅面鉴定协会副主席及2004年至2007年度学术课题项目负责人(第十一届学术会议执行主席),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