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网站被帖的释永信悔过书

我在少林寺担任方丈近10年时间里,将少林寺由一个普通小寺建成了一座国际一流寺庙。每当面对这座我付出了大量心血的寺院,我常常有种自豪感、成就感,但现在,当少林寺又浮现在自己脑海的时候,我更多的是感到羞愧、痛悔。我愧对少林寺,愧对众多少林僧人和信徒。回顾自己从方丈堕落为罪臣的过程,我只有深深的忏悔.

我是农民出身,从摆摊卖老鼠药干起,当过泼皮、无赖、佛教******,在被行正大师赶出少林后,为了能出人头地,我先是组织假少林武僧团在海外表演骗钱,然后靠支持当地政府在全国佛寺首开先例收售门票获得了政府信任,又赶走了众多正直僧人以排除异己,最后利用重金行贿打通佛教协会各个关节,终于顺利私盖了佛协印章升座为了少林寺的方丈。可以说,能成为少林寺方丈,完全是凭我踏实肯干一步步得到提拔重用的结果。1999年我升座为方丈后,我抓住了少林寺是硕果仅存的武林门派的机会,积极推进少林寺的扩建,并勾结地方政府对少林寺周围进行强行拆迁和建设。2007年少林寺经国家旅游局正式批准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在各方面的优惠政策支持下,少林寺迎来了更快发展的机遇,作为一座初具规模的商业化寺院,成为了中国佛寺高速发展的典范。


少林寺的建设凝聚了我大量的心血,为了提高少林收入,我不但在少林寺景区巧立各种名目,设下了包括高价香、香袋推销、地藏殿算命、天价开光等重重陷阱,搜刮游客钱财,还设立了各种骗钱组织和公司,包括“少林武僧团”、“少林香堂”、“少林欢喜地”、“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少林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在外以各种形式招摇撞骗,我甚至还不惜在网上高价出售少林武功和医宗秘笈,以累积少林进一步发展的原始资本;而为了扩大少林知名度,我也绞尽脑汁,想出了举办“功夫之星”海选,发行“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接待外国政要、接待世界旅游小姐、策划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大型表演等招数,我本人也尽力参加和出席各种活动,接受各种媒体采访,甚至结交好莱坞名人,以求增加曝光率,终于以牺牲寺院清净和佛门神圣为代价,换来了今天少林寺和我个人的名扬海外。

但在少林顺利发展的过程中,我逐渐迷失了自己的坐标,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我把自己看成是少林寺的大功臣,并以此自居,处处说一不二。我把少林寺的人事、财政、规划和建设等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排挤反对意见,提拔亲信。在这样一个不受监督和约束的状况下,我个人的私欲也膨胀了极点。为了满足个人欲望,我坐着配有专职司机的高级吉普车四处旅行,乘坐喷气式客机周游世界,向南京云锦研究所定做价值16万的天价袈裟,另外我之前还包养了情妇(现在分手了),我住的是高级酒店,每日喝酒吃肉,生活腐化堕落,完全背离了一个出家人的本分。我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每日追逐于声色犬马,光鲜外表之内,成了一个披着袈裟的魔鬼。


监督制约和自我规范是对任何在位者的最好保护措施,规避不得啊!我规避的结果是,给少林寺的名誉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不但玷污了少林这个千年古刹,也给禅宗以至中国佛教的发展蒙上了阴影,同时也把自己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在红尘和世俗里越陷越深,死后肯定逃脱不了下地狱的惩罚。这次少林主页被黑给了我当头棒喝。现在理解到这些,却晚了。


今天,我特借少林寺主页发表这篇悔过书,我不敢祈求佛祖的饶恕,只求自己不要在商业化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成为少林寺和佛教的罪人,阿弥托佛!


罪人释永信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