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寅初:与国民党四大家族针锋相对

世界王牌 收藏 0 182
导读: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马寅初以其才学识与声望,先后当选为中国经济学社社长、立法委员。为维护劳苦大众的利益,他在参与经济立法中,每与执掌财经大权的宋子文、孔祥熙针锋相对,凡增加百姓负担及有损国家权益的法案,总是挺身而出,力言不可,由此引起“四大家族”的嫉恨,甚至指使御用文人在报上发表文章,攻击马寅初。马寅初撰文回击,铿锵而言:对于善借公图私之流,不得不以正言相责,虽得罪于人,亦在所不计! 全面抗战爆发后,马寅初随政府西迁陪都重庆,出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马寅初以其才学识与声望,先后当选为中国经济学社社长、立法委员。为维护劳苦大众的利益,他在参与经济立法中,每与执掌财经大权的宋子文、孔祥熙针锋相对,凡增加百姓负担及有损国家权益的法案,总是挺身而出,力言不可,由此引起“四大家族”的嫉恨,甚至指使御用文人在报上发表文章,攻击马寅初马寅初撰文回击,铿锵而言:对于善借公图私之流,不得不以正言相责,虽得罪于人,亦在所不计!


全面抗战爆发后,马寅初随政府西迁陪都重庆,出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四大家族”以抗战名义,垄断财政金融,滥发纸币债券,横征暴敛,投机倒把,大发国难财。目睹此腐败现象,马寅初或演讲,或著文章,予以无情揭露。宋子文、孔祥熙等做贼心虚,由蒋介石出面给马寅初以特别关照,委派他去西方游历考察。他洞察其奸不受“抬举”,断然辞谢说:“国难深重,决不离国,以便为战时经济献计献策,要求政府给予说话的自由。”



自1939年初起,物价不断上扬,法币贬值,当局突然宣布,将法币与美元的比价降低一倍,以致物价飞涨如脱缰之野马。达官贵人已在调价前,先行购进黄金美钞物资,一转眼净赚一倍,倒霉的是极大多数普通百姓,辛苦攒积的纸币只值原来的一半!当年秋天,中国经济学社召开年会。马寅初先是发出书面通知,后又登门邀请是社员的财政部长孔祥熙拨冗参加。



开会时,马寅初以社长身份致开幕词,宣明本届年会的主题:讨论如何遏制物价,安定民生以利救亡图存。接着话锋一转:“今天很幸运,本会社员、主管全国财经命脉的孔部长在百忙中与会,下面就请孔部长先作一指导性发言。”



掌声响起,孔祥熙被“将”登台“哼哈”起来,却是泛泛空言。趁着他喝茶润喉时,马寅初插话问道:“法币贬值物价上扬之际,财政部非但没有设法稳定币值,制止涨价,反而降低法币对美元的比价,造成金融秩序大乱,物价暴涨。对于此种严重后果,政府应是有预见的,却为什么明知故犯?”孔祥熙语塞无对,马寅初紧追不舍:“这次调整比价前,知情者乃至决策层抢购金银外汇,囤积物资,一夕之间大发横财。对此,孔部长知也不知?”孔祥熙结结巴巴敷衍:“这很不应该,要调查,嗯……”与会者中不乏孔氏的亲信,见孔氏神形窘迫,急中生智提议休息一刻钟。孔祥熙如获大赦,托词有紧要公务亟待处理,竟自溜出会场钻进轿车去了。



其时马寅初属社会名流,常应各方邀请发表演讲。1940年仲春一日,陆军大学来人,请他为行将毕业的将官班作关于战时经济的演说,并称将官班学员多有从前方调来受训的,对战时经济不甚寥寥,要求讲得深入浅出。



马寅初欣然应邀,演讲中以数字加实例佐证,详细介绍了财经危机的种种表现。在讲到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时,一变慷慨激昂:“众所周知,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照理全国上下应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同心同德共赴国难,将小日本扫出国门之外。但现在不是这样,现实情况是下等人出力,中等人出钱,上等人既不出力,也不出钱,还要囤积居奇发国难财!”


台下掌声响起,将官中有相当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有的则是出身下层的老行伍,他们爱国有心,良心未泯。马寅初通俗易懂的话语句句中的,这也是他们耳闻目睹的,怎不引起共鸣?马寅初呷了口清茶,提高了声音说:“告诉各位,还有一种上上等人,他们利用权势及掌握的经济机密,从事外汇投机,翻手成云,覆手成雨,顷刻之间获利巨亿,大发超级国难财。这种上上等人,就是孔祥熙和宋子文之流!”



竟有如此胆量,在如此场合指名道姓斥责炙手可热的皇亲国戚,将官们因惊异而窃窃私语,继而鼓起掌来。演讲结束,将官们列队恭送,争着与马寅初握手道别,表敬仰爱慕之情。



此后不久的5月24日晚上,马寅初又应***各大学旅渝校友联谊会之邀,作《西南建设与货币问题》的演讲。重庆社交会大礼堂人满为患,连走道里、门窗外也都人头攒挤。马寅初就如何建立法币威信及平抑物价,提出了切中时弊的办法,其中突出的一条,是针对发国难财者的大亨们的。他说:“前方将士流血牺牲,后方的奸商、权贵不顾民族存亡,大发国难财。为稳定币值,支援前线,我郑重向政府建议,向发国难财的人征收财产税。先清查他们的财产,然后强迫他们购买相当于其横财数的公债。”言人所能言者易,言人所不敢言者难。马寅初道出了大家想说又不敢说的话,“哗——”掌声震耳,经久不息。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