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二十五章 争分夺秒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世界上很多事情证明,人的聪明与否与受教育程度的高低不是简单地成正比例关系的。金进虽然只接受过最基本的五年制教育,但他的脑子可不笨。在确定了两个事实:这些人都端着突击步枪,而且都穿着联盟的棕黄色迷彩后,他很明智地选择了下一步行动:缓缓解开腰带,把这条皮带连着上面插有75式手枪的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世界上很多事情证明,人的聪明与否与受教育程度的高低不是简单地成正比例关系的。金进虽然只接受过最基本的五年制教育,但他的脑子可不笨。在确定了两个事实:这些人都端着突击步枪,而且都穿着联盟的棕黄色迷彩后,他很明智地选择了下一步行动:缓缓解开腰带,把这条皮带连着上面插有75式手枪的人造革枪套一起放在了地上,而不是教官和军队内部宣传节目所强调的“血战到底”。

果然,对方并不像电幕里的宣传节目所说的那样“见人就杀”。在其中一个军官上来把他浑身上下都搜了一遍,确认他身上没有暗藏武器后。对方派出了一个人拿枪押着他离开了这段交通壕。

在布满弹坑和被炸开的冒着硫磺味的松土的圩田上艰难地行进了几分钟后,金进又被押着穿过了岛上烧焦的树林和被摧毁的村落。很多村庄的废墟里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人员的尸体和各种军车、火炮甚至是直升机被烧黑的残骸,浓烈的焦糊味使得他不得不捂住鼻子,最后,他被带到了崇明岛最东边的堤岸上,数以千计的东亚国俘虏已经聚集在那里了。

见到如此之多的东亚国官兵们像一群觅食的蚂蚁一样黑压压地挤在一起,而远处的江面几乎被联盟的舰只挤满了,金进这下知道整个沪淞地区都算是完了。他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河堤下面比较容易躲避风寒,于是就走到那里,坐在了一个被打断了一只胳膊的海军上尉身边。

“喂,你是哪个部队的。”那个沉默不语的上尉见有人来到身边,就用一种相当低沉的声音问道。

金进不太想说话,现在他脑子里空空荡荡的,也不知道以后到底会怎样,下面会发生什么。这感觉就像是在街上走丢了的小孩陡然发现父母不在身边一样。不过他仍然对战况很感兴趣,而这上尉也许能告诉他些什么。于是他答道:“第58步兵师220团1营2连,不过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还活着。怎么,我们输了这一仗?”

“这不明摆着吗?”上尉一边用左手轻轻抚摸着打着绷带的右手,一边无奈地道,“全完蛋了,我早上起来时还在驱逐舰上检查导弹的保养状况,结果空袭就来了。驱逐舰水线上挨了一记,只好在岛上抢滩。结果我们刚下来就被你们陆军硬拉过去挖战壕,不过刚挖到半截,联盟的坦克就来啦,我的肩膀就是在混战中被不知哪个该死的用重机枪打折的。你说然后?然后就只好投降了。我们走到这里的路上,看到战局那简直是一边倒,我们这边被打死的人都他妈堆成堆了,你看南边的市区,早上还有枪炮声,现在就光冒烟了,估计也已经给拿下来了。这一带好多地方落了生化工程军团的化学火箭弹,几里内连人带庄稼草木牲口死得一个不剩。我们来的时候为了绕开沾染区,走了不少弯路……”

很好,看来以后没我什么事了。金进用肮脏军大衣裹住脑袋,一头靠在石质的江堤上躺了下来,心中一阵释然。反正现在我还活着,这就够了。过了一会,联盟的士兵们给他们每人发了一碗姜汤,上尉给金进盛了一碗,他一口气就喝了下去,这姜汤里面没有加红糖,辣得他喉咙有些刺痛。不过身上总算暖和了不少,于是他蜷起身子,沉沉睡去。


于此同时,数千公里外的云贵高原。

在这个冬季风永远无法影响到的地方,冬天的气候与处于季风影响区的上海相比,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山坡上郁郁葱葱的森林中,居然还有不少鸟鸣的声音。

在爬上又一个山头后,史密斯抹了一把汗水,一边喘气一边从野战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张塑料纸地图和一个指南针来。在仔细对照着地图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阵后,他掉头对背后气喘吁吁地跟上来的苏灵一行人说道:“快了,快了,如果山民们提供的线索不错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目标区域的边上。

“是么?我……我看不像。”苏灵停下脚步,顺着树木的缝隙极力远望,“按他们的说法,二号传送舱和三号传送舱在降落时没有我们的好运气,不是出现在地面上而是直接被传送到了空中,落进了一个坝子里。可是按理说,这二十多吨重、五吨载荷的大铁罐,要是砸在地面好歹也得砸倒一大片树木啊,可是这么显眼的迹象我却看不到。

“有两个可能,”后面的古杉接过了话头,“一,里面的人已经出来了,并且设法把踪迹掩盖了起来。从传送开始到现在至少过了12小时,砍上一大堆树枝或用别的办法来掩盖一下还是绰绰有余的;第二,就是传送舱被传送到了一些特别的地形地貌后面,比如天坑之类的,所以你看不见;第三……希望东亚国的特工没有比我们先到。”

众人一听这话,心中俱是惴惴不安。根据果尔德施坦因元帅在密电中发来的命令里的说法,这次的行动可是至关重要的,据说如果成功的话,至少可以缩短一年作战时间,并至少让数千万人免于丧生。因此史密斯才特意挑选了他们这一百多名战斗经验最丰富,政治上最可靠的老兵,亲自带队行动。要是东亚国特工抢先一步,那后果不堪设想。

“没事的,我相信他们就算知道也来不及的。”史密斯压下心头不安,强作镇定道。“这附近上百公里都没有东亚国军队了,他们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赶来。”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一点也不相信。上次在凯尔盖朗岛,他可是亲眼目睹了大群东亚国空降兵从千里之外赶来争夺中子弹。自从那次经历之后,史密斯再也不敢轻视东亚国的空降部队,特别是统计局直属的那些人。当然,担心归担心,任务是必须完成的。在确认所有人都到达山上后,史密斯分出一些人去四处侦察,将大部分人按照20人一队编成四队,以搜索队形分开开始寻找传送舱。他特意嘱托大家一定要争分夺秒,因为每拖延一分钟,就等于是给可能出现的东亚国特种部队增加一分机会。

在之前的大半个月里,西南战场让委员长“屁股起火”的任务基本上圆满完成了。由于罗耀大将的劝说,以及东线形势确实紧张;不但原本派来镇压清剿的两个集团军十多万人马被连夜用火车运往东海岸布防,就连西南行省本地驻防的大部分军队也被紧急调走去充当炮灰了。这一带穷山僻壤本来就是东亚国的控制薄弱环节,这下没了军事力量监控,常年累月积累的矛盾转瞬爆发。抵抗军从不足两万人迅速发展到了二十万以上,足足编成了十五个师,其控制范围也迅速扩大,最北部已经占领了自贡城,东南方向扩张到了柳州,西南则让贵阳城变成了一座孤城。由于西南行省大部分地区的基层政府机构已经瘫痪,各种消息几十年中头一次迅速地在高原上传播开来,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穷苦山民和无产阶级、外围党成员拿着设法找到的五花八门的武器前来参加抵抗军。虽然这一带情况紧急,但是委员长的注意力明显放在了孟加拉湾一带和东部沿海各行省,青藏行省的大批生力军绕过了云贵高原上的战场,前往孟加拉与登陆的大洋国军队鏖战,而西南行省这块穷困偏远的庞大内陆省份,明显已经成为了东亚国战略布局上的弃儿。

不过,昨天,也就是1986年1月29日所发生的事情,肯定让委员长大人又一次把注视电子地图的目光从东方和南方转回了这里,假如他的情报机关能够知道这事的话。而这起事件的真正意义还要远高于委员长所能做出的预计——根据事先收到来自伊加利亚的密电通知,这次来的是两座传送舱,第一座里面是他们急需的一些重要武器弹药,比如便携式防空导弹和夜视仪、反器材狙击步枪之类,以及一些军事教官和政委,而更加重要的第二座里则是一些专业技术人员与科学家,还有……一样能带来转机的东西。

也正是由于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史密斯不放心让别人去寻找坠落的传送舱。在接到当地山民报信后,他就亲自组织了一批人,与苏灵、古杉和黑大牙一起前去搜索。当然,尹风灵曾经提出派一个师的人员去寻找,那样更加安全快捷,不过这立即被苏灵否决了——太多的人员容易暴露目标引来空袭,要知道,现在他们脚下的地面虽然由自己掌控,但是头顶的天空还没有从委员长手里解放出来呢。

很快,队员们就分散开来,对这块足足有五六平方公里方圆,中央有一个小湖、覆盖着茂密森林与一些农田的“坝子”展开了搜索。史密斯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不要在此时此刻出现该死的东亚国伞兵,否则就要遭重了。不过他的运气历来不好,向来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次也不例外,搜索开始还没几分钟,一名队员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用紧张的语气迅速报告道:“指挥官同志,坝子……坝子东边有……有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