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中国将紧随世界空军发展研制四代机

军人素质 收藏 1 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主持人尹俊: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这是节目一开始很多网友在直播间就特别想知道的,特别想请乔将军谈谈四代机。其实我们最新了解到的新闻,中国也在发展自己的四代机,最近中国的空军副司令何为荣在相关的场合称中国第四代战机将很快进行首飞,歼10副总师也表示中国有能力研制出性能超越F22的战机。我们知道国际上美国的四代机有一个标准,4S标准,中国的四代机如果有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


乔良:如果说四代机的标准,由于不是我们最新发展出来,所以这个标准肯定不是我们来制定,实际上所谓标准都是谁发明谁先制定标准。四代机不是我们发明,四代机的标准别人已经提出来,我们不可能再提出其它的标准,如果我们再提出其它标准,很可能我们就生产出比四代机更先进的飞机。所谓4S标准大概就是什么呢?隐形、超音速巡航、短距起降、超机动性,由于英文里这四种能力都是S打头,所以叫4S。4S能力正是第四代战机基本的特征。中国空军自身也要发展,随着中国空军的发展,世界空军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肯定也要发展到什么程度,不要说四代机,将来五代机、六代机都会出现,这就是随着自身的发展,随着世界空军发展的基本水平,我们也会发展出我们自己的四代机来,甚至五代机、六代机。至于什么时候,我作为军人不适合在这样一个场合去讨论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四代机。至于你说中国的技术专家们,说我们能造出更好的,那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更好的有一个时限,比如说100年后造出比今天的四代机更好的,就没有意义,一定要有一个时限,什么时限内造出更好,这才有实质意义。


另外,中国用现在的歼10,网友说用空警2000引导歼10、歼11对付四代机的挑战,这是网友关心国家、关心空军的一种心理。但是实际上真是一定要用你的方式,用你的三代机千方百计要和四代机对抗,这是不是一个最好的方式,是不是最好的思路?希望网友也多想一想,不要只在这一个问题上下足了工夫,实际上你下足了工夫仍然不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去看,不管是现在的三代机也罢,四代机也罢,将来的五代机、六代机,包括西方强国的空军,都呈现一个趋势,它的信息化程度非常高。它的信息化程度非常高,意味着什么呢?它对信息化的依赖也就非常高。而信息化依赖就构成了它的软肋。所以,你是不是要用你同样的三代机攻击你的四代机,应对它的挑战,是不是最好的思路?你应该在它的软肋上找到你能成功的地方,而不是说你跟它一定要,明明知道有代差,还一定要对抗一番。即使是对抗,我也倾向于你要找到它的软肋去对抗,而不要只是说硬碰硬。


主持人尹俊:您的观点给我们收看直播的网友很大的启发,大家可能一开始太局限于自己的思路。


我们今天很荣幸请到乔将军,一定得请您谈一谈《超限战》,您和王湘穗合著的《超限战》代表了中国最前沿的军事理论,这个理论曾经是惊动了美国五角大楼,被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军事理论,在前苏联解体后遇到的首次强硬挑战。这是美方的评论,网友也非常感兴趣,今天也想请乔老师跟网友分享一下这本书主要的理论思想。另外《超限战》对未来空军的发展会有什么样的一些建议?


乔良:对于这本书,这个场合不适合完全展开去谈,但是我也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介绍。《超限战》这本书之所以引起世人的关注,最主要是因为在这本书里,我们提前两年遇到了美国将在21世纪的初期遭到恐怖主义的沉重打击,而且也不幸言中,两年之后美国纽约发生了9·11事件。


这个事情应该说对西方的震动是很大的,为什么中国的军官可以看到这些。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是东方的战略思维,我们前有孙子,后有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在这样一种战略思想的血脉之下,我们的看法、我们的观点与西方是不同的。这是一个,我们能够对世界的战略格局、战略趋势有一个东方式的观察和把握,这是我们不同于他们的地方。


我们不同于他们的地方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是我们认识到战争在21世纪开始要呈现一种趋势,这种趋势就是逐渐的超出军事领域,向其它领域蔓延。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是9·11的恐怖袭击,还是美国的金融危机,还是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世界上其它地方陆续爆发的金融危机,包括国际上的热钱对冲基金对一些国家的金融领域发起的这些袭击,最后造成的后果都不亚于一场战争,这就是我们对于世界在21世纪发展趋势的一个基本的观察,这些在我的书里写得非常清楚。


另外,我们认为战争由于超出原有军事的界限,正在模糊这个界限。当战争界限模糊了以后,参与战争的成员也开始发生变化,过去战争是军人的专利,是军人的事情。现在恐怖分子不是职业军人,网络上的黑客也不是职业军人,一个金融投资家或者是一个金融投机者也不是军人,但是他们都可能以他们的方式来对人类某个领域发动一场战争,这是《超限战》对世界的最基本的观察。怎么样能够把这样一种观察变成一种战略思维方式运用到我们未来的战争中?首先中国前有孔子,后有毛泽东,我们是秉持着这样一种传统,我们主要提出的,其实《超限战》最基本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在未来的作战中,你首先是组合,组合什么呢?组合你可能能够克敌制胜的手段,组合是一个手段。第二,是要错位,不能硬碰硬一对一的去做。如果我不能够跟你正面的对撞,我就侧面对撞。我不能在上面跟你对撞,我就在下边跟你对抗。我们国家很早有一个典故叫田忌赛马,典型体现了错位思想。将来在与我们可能潜在的对手对抗中,实际上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才是我们未来最主要的作战思想。


主持人尹俊:另外我们也了解到,您刚才讲的超限战对我们很有启发,我刚才听了用东方的思维,我们要跳出既有的思路,这是非常需要注意的。


最后有一个话题,我们特别想请乔将军给我们总结一下,刚才我们说了很多成绩,空军60年发展到现在,如果说存在某些弱项,现在弱项是哪些方面?未来空军要朝哪个方向发展,朝哪个方向发展更符合我们国家的需要?


乔良:这一次空军许其亮上将在几次的讲话中也谈到了对中国空军的“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要求,而对空天一体这个概念,西方现在的媒体有很多炒作和误读、误解。实际上如果他不是无知的话,他就是别有用心。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空军的空天一体并不是要加入到我们本身早就声明我们反对的太空武器化和太空军事装备的竞赛,我们不愿意加入到这个里边去,而且我们是明确反对。我们一直主张和平利用空天,创建一个和谐空天,这是中国军队,是我们国家,也是中国空军秉持的一个基本的态度。但是为什么要有空天一体这个概念呢?是因为现代作战如果没有空天信息的支援,实际上战场很有可能在你的对手那一边单向透明,而对于我这一方可能是黑箱状态。所以,我们需要空天信息的支持,空天信息包括卫星侦察、预警等等这些东西,这些能力实际上是为一支空军提供最基本的信息支持,我们所说的空天一体其实最主要是为了支持我们完成从机械化向信息化的一种转型。我们恰恰是在这个方面,现在应该说还存在着弱项。


各位网友应该了解,中国空军的发展,制约我们的瓶颈是什么?是飞机中国心的问题,就是发动机的问题。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宣布,我们有了太行发动机,有了昆仑发动机,我们将来还会有更好的发动机。一代一代飞机怎么分出代差、代次,就是以发动机为标志,不是以外形,不是飞机代际的标志,真正代际的标志是发动机,这是我们国家的弱项。


主持人尹俊:未来发展可能要加强这些方面,这是符合当前国际形势也好,符合国家的需要。


乔良:是。


主持人尹俊:非常开心,我们今天的时间很短,只有半个小时,所以也只能请乔将军聊到这儿,但是好象有很多网友都会觉得意犹未尽,我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希望以后有机会还会把乔将军请到演播室来,就网友很关心的话题和大家做一个互动。


乔良:谢谢你们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只要有可能,我希望到这里来交更多的朋友,与大家做更多的交流。而且我想跟各位网友讲一下,中国的空军和世界的空军一样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军种,它是一个有希望、有前途的军种,我也希望网友中那些有志于报效国家、关心空军建设的人,欢迎你们投身到空军建设中来,成为空军大家庭的一员,谢谢您。


主持人尹俊:谢谢乔将军,谢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