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五回 长袖善舞斩麻凭快刀 鳌头独占攻伐任纵横 第十五回(5)舍我其谁

bjunqing2008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五回(5)舍我其谁 “哎,做生意的人谁不想多赚一分是一分,多赚一厘是一厘。”柳云涛长嘘道,“可是我们哪有这样的抗风险能力哟!” 稍微停顿了一下后,接着他又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现在都是天涯沦落人,要有高度清醒的危机意识。我们好不容易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罗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五回(5)舍我其谁


“哎,做生意的人谁不想多赚一分是一分,多赚一厘是一厘。”柳云涛长嘘道,“可是我们哪有这样的抗风险能力哟!”

稍微停顿了一下后,接着他又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现在都是天涯沦落人,要有高度清醒的危机意识。我们好不容易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罗总帮忙我们投资兴建了这个小小的鱼粉饲料公司,这儿就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据地。如果这个根据地不能得到巩固和发展,我们还能到哪里再去找个新的饭门呢?

我们现在都是穷光蛋,囊空如洗,仅仅有罗总投资的这一百万元给我们撑着个小门面。靠这一百万元我们连三百吨鱼粉都压不起。银行的贷款又是有时限的,到时候还不上不只是会让公司遭遇灭顶之灾,还会把中间帮忙的朋友都给害了。

可以说,如果遭遇个三长两短,我们连丝毫的抗风险能力都没有;所以我们必须从面临的实际情况出发,坚持稳中求胜的战略指导方针,力求速战速决。商场如战场,有很多事情都是难以逆料的!

十多年前,我在刚初接任外贸公司老总的时候,就曾因贪图一时的暴利有过非常沉痛的教训。当时,我们公司通过关系从胜利油田按三千元一吨的价格购得一千吨积存的无缝钢管,运到梁州后,正逢销售旺季,吨价一路飙升到三千八百元一吨。因为市场价格趋势看涨,我们就压着卖,总想多赚点钱。结果没过一个月,市场价格就猛然回落下来,搞的我们措手不及,最后有五百多吨是被迫削价处理的。

幸好我们处理及时,才没有把货砸在自己手里;可结果不但没有赚到大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打了个平手。这个事情至今思想起来仍让人心有余悸。这个惨痛的教训就在眼前,我们是绝对不能再重犯类似的错误的了。你再向深处想想,真要弄不好把事情给搞砸了,我们这辈子还会再有出头之日吗?

所以,我们必须采取快刀斩乱麻的经营策略,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这样才能把握住市场的主动权,把我们的经营风险降到最底点,为我们今后的事业发展打好基础铺平道路。只有这样才能求得我们事业的长治久安哪!你说是不是!”

杜民生笑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最微小的成功也远胜于失败!这是没有错的。可面对现在这么好的销售形势,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太解渴。那好,咱们小心谨慎的闯过这道险关再说,来日方长,今后再有大展身手的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策划策划!”

见杜民生开始有些改弦易辙的意思,柳云涛觉得特别快意,便高兴的说道:“现在在当前的鱼粉市场上,我们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独执牛耳,舍我其谁!咱们就潇潇洒洒的玩他一把吧,别在自寻烦恼了。先把我们自己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再说,等把我们的后顾之忧解决掉,会有我们笑傲江湖的时候的!”

两个人躺在卧铺上对着脸悄悄的聊着,不知不觉已过午夜,列车员把车顶的照明灯给熄灭了。杜民生的困神已经附体,口中喃喃的叨咕着:“不知道黄全胜的鱼粉促销工作进行的到底怎么样了,真希望能在他这里实现这个开门红!”过了不大一会儿,他那张轻灵的巧嘴就再也张不开了。

带着甜蜜的期待,两个人在隆隆前进的列车上都身不由己的进入了梦想。


柳云涛从事进口鱼粉的营销业务虽然已历数年之久,可是他手中的鞭子向来未曾探触到江浙一带。只是由于黄全胜和卢朝忠的加盟这才决定把江浙市场纳入了公司进口鱼粉大一统的销售版图。

黄全胜和卢朝忠都不是鱼粉饲料行业的业内人士。卢朝忠是位机械专业的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曾担任过南京一家建筑机械厂的厂长。在此以前,他曾在柳云涛出任董事长的一家合资企业受聘为外商授权代表,并担任过合资企业的副总经理,因此于柳云涛相熟。

自打与柳云涛分手后,两个人始终没有中断过联系。时下他受聘为南京一家民营企业的经济顾问,听说柳云涛所在的惠达公司经销秘鲁进口鱼粉,便主动请缨积极要求加盟,并说自己在江苏饲料行业有很多朋友,定能帮助柳云涛打开江苏市场。因此经柳云涛介绍便把他聘为了惠达公司驻江苏的销售代表。

卢朝忠是位书卷气很浓的白面书生,时年以年过花甲。他长的一副中等身材,肤色白晰,眉清目秀,脸上经常带着一副细边的金丝眼镜。他操着一口富含吴侬软语特色的普通话,说话慢声细语,让人一见就能看出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

时下他的身材虽已微微发福,但是从他端重儒雅的举止中仍可依稀窥见到其年轻时的俊美身影。人道岁月不饶人,年轻时的小帅哥式的风光早已不在,可在他身上日益累积的淡定自信的气质却使人见了更觉成熟可亲。

卢朝忠早年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是当时理工大学屈指可数的高才生。他出身于前朝的名门世家,祖父是晚清的举人。父亲卢老先生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是一位在民国时期与顾祝同齐名的国民党陆军上将。1949年12月,参与领导了云南起义,投入革命阵营。后来回到祖籍江苏担任了省政协副主席,再后来又被推举为黄埔军校同学会江苏分会的会长。

本来,由于有这样的家庭政治背景,卢朝忠是有机会从政的。但卢老先生却认为不管自己在新政权中官做的有多大,毕竟是个降将出身,力阻自己的孩子步入仕途。卢朝忠便在父亲的安排下选择了走技术发展的人生道路。

随着时代的变迁,出身于名门世家的卢朝忠现在已经是普通老百姓的一员,卢氏家族的往日辉煌已经与他决然无缘了。在他自己心里他现在既不把自己当作高干子弟看待,又不把自己当作贵胄官宦的后人而自诩。面对社会的风云变幻,人生的潮起潮落,他淡然而处,自认为生活的非常幸福。

一年之前,在他和老伴叶琼芳双双办理了退休手续之后,为了使自己生活的更加充实,也为了提升家庭的经济实力,他才决定抓住机遇,做点力所能及的生意,捞取点营业外收入。后在柳云涛的斡旋之下受聘为惠达公司的销售代表。作为销售代表来说,他既不用自己投资办公司,又不需要其他的资产投入,只不过动动固有的社会关系,搭点电话费用而已。对于这种近乎无负担操作的方式,他是极其认同的,因此他的工作积极性特别高。

和卢朝忠相比,黄全胜不但不是鱼粉饲料行业的业内人士,而且根本就不是生意场中人。他历来和作生意的事就不沾边。对于这样一个人,惠达公司为什么也会聘他作为执掌一方的销售代表呢?

黄全胜今年已四十挂零,原本是浙江省属下一个乡镇的广播编辑,也是个靠爬格子吃饭的主儿。不过,他手中端的本来就是个泥饭碗,而不是盛着皇粮的铁饭碗,属于那种虽在乡镇机关工作,但不在干部编制的“八大员”。直到现在其真实身份仍然是个泥腿子农民。

前两年由于地方上合乡并镇,精简行管人员,他就被一刀裁了下来。下岗之后,他一时彷徨无着,经省报社的朋友介绍加盟了《中国稻菽报》,成为了该报社驻浙江省记者站的站长。由于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很快便和杜民生成了好朋友,后来去北京报社开会,又和柳云涛相识了。

黄全胜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在社会上也没有什么可资依赖的政治背景。但他好学上进,又能吃苦耐劳,仅凭着报社签发的一本记者证,很快就在全省范围内拉起了一支小队伍。他不仅在杭州设立了常设的联络站,还在各个市县发展了二十多位特约记者。

尽管这支非官方的新闻队伍没有得到当地新闻出版署的正式认可,但他领导的这支队伍工作却开展的非常活跃。在《中国稻菽报》下属十几个省区的记者站中,他所在的记者站创收成绩名列前茅。为此,同在一个报社供职的杜民生和柳云涛对他的工作能力非常钦佩。

为了拓展惠达公司在全国的营销网络,杜民生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黄全胜。柳云涛也认为凭他的开拓进取能力去涉足鱼粉营销这一商业领域,定会有所建树。因为不管从事什么行业,优秀的人才素质是事业成功的最至关重要的因素。杜民生把实现鱼粉营销开门红的期待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不是没有根据的。


杜民生和柳云涛在火车上美美的睡了大半个晚上,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大亮。随着火车渐行渐缓的脚步,美丽的杭州已展现在他们的眼前。杜民生赶忙掏出手机给黄全胜打电话,黄全胜乐呵呵的告诉他,自己在车站广场已等了有大半个小时了。两个人赶忙从行李架上把旅行包取了下来,没等火车停稳,就抢先挤到了火车的车门边。在火车上闷了一夜,他们早就盼着下车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