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五回 长袖善舞斩麻凭快刀 鳌头独占攻伐任纵横 第十五回(3)优惠政策

bjunqing2008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五回(3)优惠政策 陶玉清仍在认真地翻看着促销方案,见杜民生相问,便应道:“我看这个促销方案定的挺合理,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意见。只是有个不太成熟的建议。” 他把语气略略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看来看去,总觉得这个促销方案似乎还缺少点什么?大家看,咱们这次的进口鱼粉销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五回(3)优惠政策


陶玉清仍在认真地翻看着促销方案,见杜民生相问,便应道:“我看这个促销方案定的挺合理,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意见。只是有个不太成熟的建议。”

他把语气略略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看来看去,总觉得这个促销方案似乎还缺少点什么?大家看,咱们这次的进口鱼粉销售覆盖了华北、华东、东北三个大区域,销售半径很长,而方案所设计的各地市场价格的差异却并没有明显的体现。为了充分调动客户的购买积极性,提高工作效率,我觉得应该对江浙一带路途比较远的客户给予一些相应的优惠政策。”

常建军一直在认真地听着,一听到陶玉清讲到优惠政策,便插言问道:“什么优惠政策?”

陶玉清进一步解释说道:“我所要讲得其实也简单,就是要谋求保持实际销售价格的公平。不管运输距离远近,全部按同样的销售价格执行,看似公平,实际上是不公平的。同样的价格销售出去,路近的运输费用就少些,路远的运输费用就多些。

咱们的进口鱼粉在天津港下货,江浙一带的客户运到目的地得增加多少运费呀!我的意思就是可以考虑给江浙一带路途远的客户补点运输差价,用以激励他们的购买积极性。我觉得这样处理更稳妥些。”

紧接着他又补充说道:“我们的生意现才刚刚在做,要想把生意长期做下去,做大做强,就需要各地的朋友来帮衬,这样去做才可以有效地增强向心力和辐射力,吸纳更多的朋友来加盟合作,更广大地去开拓市场,为今后的大发展做些铺垫。”

等陶玉清的话讲完,常建军第一个表态支持。又对罗凯明说道:“我看陶总的这个建议很好。我的意见,这个运费补贴可在弹性价格中调剂,必要时可在促销价中酌减。这个操作原则定下来以后,让经办负责人自己酌情处理就可以了。我觉得有关这方面的标准没有必要定的那么具体,抠得过细了反而会束缚我们前线指挥员的手脚!”

“可以,可以!”罗凯明笑着答应着,又向在座各位环视了一遍,问道:“大家还有没有其他的不同意见?”他见大家纷纷表示赞同,便道:“那好,就按咱们今天讨论的促销方案去办,另外再把陶总刚刚讲过的这条加上。”

杜民生见郑玉萍、靳连峰、阮丽三人一直没有发言讲话,便笑着问道:“你们三位年轻人有没有好的建议,讲出来我们大家听听!“

靳连峰向郑玉萍和阮丽瞥了两眼,说道:“没有其他意见。只要老板们拍版,我们服从领导听指挥就是了。为了公司事业的发达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郑玉萍和阮丽都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讲话。

罗凯明见大家再也没有新的补充意见要讲,便又问道:“这次进口鱼粉的集散地远在天津,业务量又大,好多事情安排起来不太方便,咱们现有的人手够不够?需不需要再增加些力量补充些人手啊?”

杜民生道:“这么一大摊子业务,人手少了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公司只有六个人,除留下一个人看家守电话,其余五个人都要上前线。常总的外贸公司需要派两个人去。另外再缺人手,我们准备临时聘用当地的销售代表帮帮忙就可以了。最多另给他们支付个把月工资。大家都是朋友,这件事情好商量。他们有他们的优势,对鱼粉销售工作更熟悉一些。”

他见大家的讨论发言已接近尾声,又说道:“既然今天已经把促销方案确定了下来,明后天我们就安排出发了。我和柳总准备先从浙江、江苏开始一个省区一个省区地向北跑,争取尽快把销售合同预先确定下来,好让我们的销售代表发动客户及早做好准备到港口去提货,尽最大努力缩短资金回笼的时间。

葛总和阮丽待过两天要带着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印章直接去到天津港所在银行开立个临时帐户,以便于销售工作开展后好办理汇款手续。

货到天津港之前,常总要带着外贸公司的报关员和小靳他们一起过去办理通关报关手续。这三路人马七天之内在天津港聚齐后近期就不能回来了。再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大家就只能是靠电话联系了。”

罗凯明听杜民生讲完,连声道好。他高兴地说道:“弟兄们没有少费力气,少动脑筋,咱们前期的工作做的很好,实际工作做得很扎实。眼下的营销工作也计划布置的很周密。咱们今天的‘餐厅工作会议’开得非常成功。为了咱们公司日后的发展壮大,弟兄们还得多辛苦!今天我们的会议讨论就到此为止吧!”

“小靳!”他接着又招呼道,“你出去通知一下,让服务员快来给我们开席吧!”


饭局的酒水菜肴早已由常建军这位美食家安排好了,就等着往上端呢!听得客人一声令下,餐厅服务员的脚步如行云流水,一会儿的功夫全都给送到了桌面上。

未曾开席,常建军高声叫道:“慢来,慢来!我现在趁着明白再说两句。弟兄在一起打伙搞了这家公司,为的就是日后的财源茂盛,事业发达,现在终于盼来了大展宏图的时候。我今天借着这个机会立个表个决心:日后只要有用到我们外贸公司和我本人的地方,杜总和柳总你们尽管开口,咱们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随时听从‘领导’的召唤!”

常建军一番慷慨激昂的表白,令在坐的人都非常感奋。陶玉清亮着他那洪亮的大嗓门高声应道:“讲得好,讲得好!就是要这样搞。我响应常总的这个倡议!”

在一片喜庆热烈的气氛中,饭局的序幕一下子被拉开了。循例喝过三杯开场酒之后,便掀起了一个互相敬酒取乐的高潮,继而慢慢把敬酒的主要目标盯到了杜民生和柳云涛两人身上。公司的股东虽多,多是吃粮不管呼的主儿 ,冲锋陷阵主要还要靠他们二位,于是左一杯“一路顺风”、右一杯“马到成功”,没用多大一会儿就把两个人给喝晕乎了。

柳云涛是个北方佬,在家乡喝高度酒喝惯了。尽管江城的“白云边”清醇可口,可喝着总觉得差点劲儿。初时,他虽然心里这样在想,却强自忍着没有敢说出来。可到后来酒喝的一多,嘴上的闸门便在不经意间打了开来,信口说道:“你们这里的‘白云边’酒度数这样低,才刚刚四十二度,这个酒还能够喝醉人吗?”

酒场上的人最忌说错话而授人以柄,他虽然只是有口无心轻描淡写地一讲,自己全然没有当回子事;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大家都在兴头上,便不约而同地把攻击的矛头全都集中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当下便应了那句老俗话“双拳难胜四手,恶虎难敌群狼”!在大家车轮大战的围攻之下,他越喝越糊涂,临到席终人散的时候他还大吵着说自己还没有吃饭。惹得大家大笑不止!

临到分手之时,罗凯明、陶玉清见杜民生和柳云涛都带着醉意,争着抢着要送他们回寓所。因为他们都是自己带车过来的,送起来方便些。常建军笑道:“还是不要麻烦你们两位老总了。我和欧阳正是顺路,我们哥俩负责送领导回去吧!你们二位要送就太绕了!”

没成想走到半路,柳云涛便吵着要下车,说是自己尿急,得方便方便。常建军只好请出租车司机靠路边把车停下,让柳云涛下车去撒尿。杜民生也跟着晃晃悠悠下了车要方便。

此时,已近午夜时分,路上行人稀少;柳云涛和杜民生二人都争嚷着要找厕所,可在个大马路上急切之间哪里去找?

常建军急中生智,谎称道:“你们俩瞎嚷嚷什么?现在不就在厕所里吗!怎么你们俩都喝醉了!连厕所都认不出来了?”

两个人在醉意朦胧之中一听说脚下就是厕所,大喜过望,赶忙解开腰带就在路边大撒起来。欧阳荣在一旁看着二人的醉态忍俊不止。

尿急已经排除,柳云涛转身欲行,走了没有几步, 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面上;情急之下,他一伸手抱住了路边的一根水泥电线杆,紧紧搂住再也不肯撒把,脑袋一歪就进入了醉乡。杜民生似是稍微清醒一点儿,赶忙上前拉他,大叫道:“柳总,柳总!赶快上车吧!咱们得回家呀!”

听杜民生叫得急切,柳云涛睁开朦胧的双眼,大笑道:“老弟你这是喝醉了,咱这不就是在家里吗!还要到那里去?你别拉我,我就在这床上躺着挺舒服的,快别瞎闹了!”

“什么,你说咱们现在已经到家了?我怎么找不到我的床呢?我的床在哪里?”杜民生迷迷糊糊地张着两只手乱摸,一摸也摸到了水泥电线杆上,高兴地大叫道:“哎呀呀,我的柳兄啊!你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快回到你自己的床上去睡吧,我实在是支持不住了!”

常建军和欧阳荣见两个醉汉东拉西扯地围着路边的水泥电线杆子乱嚷一气,无法理喻,赶紧跑上前去强拉硬拽地把二人拉了下来,又在出租车司机的帮助下把二人扶上了车。

把杜、柳二人送回寓所之后,常建军向欧阳荣笑道:“看来这两位领导今天真是喝高了。没人照看着别再出点儿什么意外;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陪陪他们!”欧阳荣应道:“那咱们就一块留下陪吧,这还分什么走先走后!”常建军见欧阳荣不肯自己先走,便催促道:“那好!既然这样,你就赶快给咱们的‘政委’打电话招呼一下吧!告诉我俩在照顾朋友,今晚就不回家了!”

常建军和欧阳荣虽然没有杜民生和柳云涛的醉意深沉,毕竟肚子里的酒精也在作怪,折腾了大半天后酒意上涌,困神也上了头。各自给自己的老婆打过请示电话之后也都斜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漂泊异乡的醉汉在没有老婆和家人照顾的情况下,就只有靠朋友来做保护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