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20章

hawk735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老邢做事有自己的原则。眼下这些兵都是临时拼凑的,名义上的长官,应该是那个鼻孔朝天流血不止的郭文志,怎么数,也轮不到他邢维民发号司令。所以,眼瞧这些花犯在日本女人身上没管住那一亩三分地儿,他也只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郭文志并没有跟上来,现在正躺在死人堆里继续疗伤。可战事将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老邢做事有自己的原则。眼下这些兵都是临时拼凑的,名义上的长官,应该是那个鼻孔朝天流血不止的郭文志,怎么数,也轮不到他邢维民发号司令。所以,眼瞧这些花犯在日本女人身上没管住那一亩三分地儿,他也只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郭文志并没有跟上来,现在正躺在死人堆里继续疗伤。可战事将至,再这么群龙无首,感觉上,总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长官,您来带头吧。”老丁言之切切,在所有人里,他和妖孽只服邢维民一个人。

邢维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看看一旁的尸体,问道:“还剩几个弟兄?”

“三十二个,”老丁叹口气,“跑了六个,球了九个,挂花的……”冲一旁光溜溜的小护士努努嘴,“都归她们‘共荣’了”

“能保证人手一支枪么?”

“东挪西凑,差不多吧。”

“好,继续跟鬼子干!”

主心骨有了,剩下的问题,就看老邢要怎么打。

“岳王庙一卡死,先前过去的鬼子回不来,增援的鬼子也过不去。所以咱们这里,又成了两军的胶着点。不过没关系……”

老贺从一旁跑过来,低声喊道:“长官,小鬼子增援部队上来了。”

“知道了,”拂去身上的土,老邢问道,“还有多远?”

“400步。”

“没发现咱们吧?”

“还没,可也瞒不了多久。”

“妖孽!”

“有!”

“你照顾他们军官和机枪手!”

“是!”

“剩下都有了,听我命令!死战!”

“是……”估计是这个结局,所以众人回答到也有气无力。

岳王庙打到今天,已经成了四战之地。所谓四战,是指它四面八方全是敌人,就连最近的友军想要增援,也只能先突破鬼子阵地再说。

“今天肯定都撂里了。”瞧瞧那几个瑟瑟发抖日本女人,老严苦笑一声,“你说你们来中国干啥?”

“噗!噗!噗!”一个花犯手起刀落,把这几个女人全给砍了。鲜血溅了老严一身一脸。“你干啥?”抹抹脸上热辣辣的液体,他怒目而视。

“跟小鬼子学的,先奸后杀,省得累赘!”

摇摇头,老严无语了。战争就是这样,可以把个正常人变成机器,更不用说,那些原本就有缺陷的人。

妖孽这枪法不是盖的,马背上的军官,被他一枪撂倒在部下的刺刀上。

“敌袭!”“唰”的一声,所有鬼子整齐划一,全都摘枪蹲地,推弹入膛。

“长官,碰到硬茬子了。”老丁趴在邢维民身边,低声说道,“瞧这架势,应该是训练有素的百战精兵,比咱们这些人,可强多了。”

“子弹省着用,好钢要放在刀刃上。”老邢摘下帽子擦擦汗。说实话,打这种不靠谱的仗,连他也没有把握。不过既然开锣了,这戏怎么也得唱下去。

天边已露出淡淡的晨曦,阵地上到处弥散着焦臭和呛人的血腥。

鬼子小队在步步逼近,曾三角阵型,这是他们惯用的进攻路数,据说半个世纪都没改动过。与以往唯一不同的是,他们钢盔上涂满了黄泥,看来经受多次教训后,他们也知道反光所带来的直接恶果。

“散开,给老子分散开!”老邢冲身后弹坑里的渣滓低吼,“三八大盖的穿透力强,一枪能撂倒咱们俩!”

万幸的是,这些渣滓大多上过战场,所谓打鬼子犯错误,两样都没耽误。老邢简简单单一句话,众人立刻如梦初醒。

纷纷找寻自己的合理位置……

“一放枪,鬼子就知道咱们的虚实了。”老邢掰起手指,嘴里还嘟嘟囔囔,“这场仗对他们来说,那是顺风顺水,”这不是在鼓舞士气,跟车胎放炮基本没什么区别。“所以小鬼子肯定是机枪压制,集团冲锋!”刚刚说到关键处,他突然眨眨眼,“贺秃子!”

“有!”

“知道该怎么干了吧?”

“晓得!”他学妖孽的口音,弄得妖孽冲他龇龇牙。

“尽量用手榴弹招呼,呵呵!没有了机枪……”老邢笑了,笑得很残忍,“我看他咋办?”

这回都知道该怎么打了,说白了,那就是放炮仗。不过这里还有个问题,从鬼子尸体上捡来的手榴弹,加起来,也就能保证人手一个。

鬼子小队还在接近,离坡顶主阵地不到一百米。这是一条狭长的山路,大部队根本施展不开,每次用一个小队进行波浪攻击,已是再合适不过。这种地形,换作老邢也没有别选择,只能下决心一条道跑到黑。

坡顶开始向下抛尸体,都是鬼子伤兵。很明显,小鬼子被激怒了。不过,这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常规部队,怒火虽然烧红了他们的眼睛,但并没有瓦解他们的理智。尸体正在向下滚动,歪歪斜斜。跳过尸体后,鬼子依然保持着阵型完整。

一具尸体滚到机枪手旁边,再也不动了。与此同时,小鬼子蹲下身,枪口齐刷刷指向坡顶。

一发105榴弹呼啸而至,巨大的爆炸声,掠得地面波浪延伸……

“长官……”一个花犯重重摔倒在地,耳孔汩汩冒血,“小鬼子的校正弹!”

“隐蔽!”

炮弹铺天盖地而至,砸在地面的瞬间,防炮洞里妖孽,撅撅屁股,把露在洞外的脚,用力缩了缩。一枚弹片从踝边横掠而过,热气腾腾声音尖锐,痛苦不堪的他,被冲击波挤得东倒西歪……

“龟儿子,干你先人板板!”一口鼻血喷出,妖孽整个心脏蹿到了嗓子眼。

“啊!”一个手舞足蹈的花犯,从弹坑内被生生拔出,飚着血水的断腿在空中飞旋着。“嘭”,一枚炮弹击中了他,瞬间便化做一道血幕……

碎肉洋洋洒洒落在洞前,一根连着神经的肌肉,收缩、舒张……喘息声剧烈,老邢的头,随着血液脉冲不停地点动,两眼再也没离开过那团猩红……


“嗯?岳王庙怎么又打起来啦?”撂下望远镜,秦学礼和陆参谋长对视着,两个人都想从对方那里得到答案。

“师座,这可是大功一件哪!”还别说,这参谋长没白当,脑瓜转得就是比别人快,“甭管是怎么回事儿,赶紧通报上峰,就说我军已经夺回了岳王庙!”

“我军?我们夺回岳王庙了吗?你这不是谎报军情么?”

“嗨!我的师座呀!能保住脑袋,那才是当务之急啊!”随后的一句话,更是石破天惊,“就算阵地是友军夺下的,可友军也是我军哪?你总不能把他算在小鬼子头上吧?”

有枣没枣,先打三竿子再说,小鬼子的把戏,就连陆参谋长也深谙其道了。于是秦学礼不再犹豫,抓起话筒,直截拨通了军部。

他这速度算是飞快的,可另一个倒霉师长比他还快。一见军部电话打不通,当下想都没想,直接挂到武汉卫戍总司令部。虽说司令长官陈诚,要比其属下军长晚知道那么一两秒。但效果是显著的。由此,整个武汉军界彻底沸腾了。

“增援吧!”挽起袖子,秦学礼兴致勃勃,“到嘴的鸭子,这回可不能叫它飞了。”

参谋长眨眨眼,半晌没吭声。

“传我命令!”秦学礼打算从黑暗中挤出一点亮光,“正面压制小鬼子!警卫排和……”回头一瞧,还行。除了警卫排,不管怎么说,也能再匀出几个伙夫。

“都上去吧……”陆参谋长叹口气,操起桌上的司登冲锋枪,“仗打到这个份上,做官长的和小兵,呵!还有啥区别?枪响一撅腚!”


“准备反击!”大地一停止震颤,邢维民立刻钻出炮洞。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完整听力,全都表情木木,使劲掏着飚血耳孔。

连比划带喊,总算让手下明白了自己意思。可就在这时,日军小队已距阵地前沿不足三十米。他们的队形业已分散开来。

“手榴弹!”拔下保险销,在地上用力一磕,老邢差点连自己也扔出去。这种打法很奇怪,手榴弹直接越过鬼子头顶,飞向了五十米开外的后续部队。

“炸!炸!炸!炸出烟幕!”

可以肯定地说,这不是中国军队的标准打法,所以小鬼子没想到。但打仗就是玩脑子,算计不过人家,吃亏那就在所难免了。没来得及分散的后续部队,立刻被硝烟团团笼罩……

“妖孽!”一道曳光从老邢耳缘划过,掠得他踉跄连连,“打掉机枪手!”

“下嘎美!”随着机枪手一声命令,日军整齐下蹲退弹入仓,进行再次攒射。

“噗!噗!噗!”一个渣滓爆喷着血雾,和同伴残缺不全的脑袋撞击在一起。

机枪移动着,妖孽的中正式也锁定了他,两人枪口对在一起,均不约而同愣了愣……

寒光一凛,一具“伤兵尸体”突然凌空跃起,连人带刀凶狠地撞向机枪手。笔直的刺刀从囟门一楔而入,在迅速拔出中完成了搅动……一股炽热的脑浆,被高高扬起……

“啊!!!”仰天一声长啸,贺秃子怀抱机枪,傲然挺立在小鬼子身后。如松、如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