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二卷 国殇 南京保卫战 第二十三章 12月3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我点上烟说:“谁都害怕,都不想死。可是,他们心里都干净,白天挨日本人的轰炸,憋闷的话就骂出来,也就没事了,晚上都能踏踏实实地睡觉。”

张灵甫笑笑说:“我知道你不行!你是读书人!心重!”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团座说笑了。”

张灵甫吐了一大口烟说:“你刚来时那个样子,让我一看就不喜欢,你身上那股子自命清高、自命不凡、刀枪不入的样子一看就是后方教育出来到好炮灰。这样的人指挥部队打仗,只能是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另外还得连累你手下的士兵。”

我低下了头,手里摆弄这身上的子弹带说:“我现在才知道,只会喊口号的军人在战场上会有多惨,可能我命好,能活到今天。”

张灵甫说:“这不怪你,我们的军人都是这么被训练出来的。那些个政客们是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去打仗的真正原因,只会让你去为他们送死,这是军人的宿命。”

张灵甫吐了口痰接着说:“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家,家被日本人占了,我们还能去哪?到了这个份儿上,不分阶级,不分地域,不分民族,我们都应该拿起枪抵御外敌,你来我这儿证明你还有有心的,不像那些人,鬼子的影子还没见到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说:“我就是没想到打仗和书上说的根本不一样。”

张灵甫笑着说:“要不是说书生误国这句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刘长喜跟我说了,你小子第一次挨炮击,就拉了一裤子啊!书上没说炮弹不仅能炸死人还能通便吧。”

在黑暗中,我的脸红得一塌糊涂,也忍不住乐出了声。

张灵甫说:“你我挺像的,我也是燕大的学生。”

我抬起头惊讶地盯着张灵甫问:“真的?团座也是。”

张灵甫提高了嗓门说:“是啊,论时间我应该是你的学长,那时我在历史系读书。每天泡在书堆里真是幸福啊。放了学和同学跑到隆福寺去吃小吃,杏仁茶、驴打滚、豆汁儿,卤煮火烧。有时谁要是有点闲钱,在弄上几两二锅头,坐在那里高谈阔论,讲古论今,那是何等的痛快!”

这一番话已经说的我眼泪掉在了脸上,我极力忍住不想让张灵甫看出来。幸好是晚上,他没有察觉,接着说:“可是,我只上了一年,就因为家境的原因不得不辍学了。那时我很迷茫也很痛苦,我一介学生能做些什么?我不想这么混混度日,了却残生。那时时局紧张,委员长正带领北伐军东征西战,全国为之欢欣鼓舞。我知道了我要做些什么,就像你来前线的目的是一样的,你要做事请!于是,我背着家里南下广州,投笔从戎报考了黄浦军校。我立志要做出一番大事来。”

说到这里张灵甫深深地陷到了对昔日岁月的怀念中,他显得有些兴奋,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虽然看不见,但是我知道此时他的脸一定是红光满面的。

张灵甫又点上一支烟说:“刚一毕业我就被分到了第一军,在咱们师座手下。那时跟你一样,见习排长。我认为我在黄浦学了那么多步炮理论,古今中外的军事家的著作烂熟于胸,那时我认为我能够建功立业。可是。。。。。。。嘿嘿。。。。。第一仗敌人的机枪一响,子弹贴着我脑劈儿飞过去时,我当时比你强点,我是吓得尿了一裤子。”

说到这里张灵甫自嘲地笑了起来。

他说:“那时真是害怕啊!谁敢说打仗不害怕,对死亡的恐惧那是天性。但是你无能为力,路是你自己选的”

我突然问:“这场仗我们能赢吗?”

张灵甫沉默了半天才说:“这场战争的输赢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左右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应该担当的事情,但求问心无愧就是了。”

“好了!我走了。”张灵甫起身拍拍屁股说:“我还要再去9连看看!不说了。”

我也站起身说:“团座慢走!”

“哦!对了!”张灵甫似乎想起什么停下脚步转身对我说:“我还有一句话跟你说说。”

我立正说:“愿闻团座教诲。”

张灵甫把剩下的半盒烟塞进我的口袋里说:“记住,在战场上,只有你把自己当个死人看待,你才能活下来!明白吗?”

说完头也不会地走进了黑暗中。

在我最初认识张灵甫时,他是个真诚的人,务实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军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