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二卷 国殇 南京保卫战 第十九章 12月1日(上)

马车司机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1937年12月1日



一夜的大风吹走了这几天压在南京城上空的阴霾。

一大早,天上万里无云,又蓝又透,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洒在阵地的每个角落里。弟兄们都睡醒了,吃过早饭坐在战壕里一边晒太阳一边抽烟扯蛋。天气一好,似乎带动着人的心情就好。整个阵地上没有了前几天的悲怆和忧伤,到处都能听到笑声。

我又是一夜没睡,早上我躺在掩体里灶台旁的沙袋子上冲盹。自从8月到现在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晚上失眠,白天趁着日本人进攻的间隙抓紧时间睡上一会。平均下来一天睡不到5个小时。长期的作息时间颠倒和死亡带来的恐惧与压力,让我骨瘦如柴。心悸、便秘、胃疼这些在家里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和我如影随形。我已经脏得不像样子了,浓烈的体味总是不时从领口里飘出,我不得不习惯这些。每天只能凑合着洗把脸算是整理个人卫生了。至于刷牙,洗澡想都不敢想。偶尔拿着刺刀沾点张秀煮绷带的热水把胡子刮一刮,我已经很满意了。每次睡觉,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虎坊桥清华池澡堂子里的渺渺蒸汽和那一池子荡漾的热水,想到这儿,我身上就开始刺痒,让我更加痛苦难当。我很羡慕狗熊和麻杆他们,个人卫生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刚擦完屁股的手,就敢伸手就去抓馒头,我很佩服他们的不拘小节,我真的做不到。

可能是昨天的断头饭吃多了,所以今天的大家早饭没怎么吃。就连吃饭论斤称的狗熊也只喝了一碗稀粥,干的一口没动。

我身旁的赵老头一边收拾剩菜剩饭,一边抱怨说:“这帮狗日的,吃不了不早说,你看让我弄那么多,这不都糟践了嘛。那有那么多粮食糟践!”

我闭着眼睛搭腔:“您别着急这点剩饭,狗熊这拉完屎就饿的主儿,还能留着这饭到下顿?”

赵老头没有应声,沉默了一会说:“你这孩子,这一宿一宿不睡觉,也不是个事儿。”

我睁开眼睛,盯着锅下的火苗说:“我晚上害怕!怕闭上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赵老头点上水烟说:“怕有啥用,你能躲开嘛?”

我摇摇头。

赵老头说:“这不结了嘛,你这孩子就是心事太重,不知道你这个脑袋里成天都想个啥?”

我没有回答。

赵老头吐了口烟,干咳几声,把一口浓痰吐到地上说:“以前我觉得王耀武、张灵甫他们就是读书人,毕竟人家上过军校读过大书。可自打你一来,我才觉得他们跟你比都是大老粗了。”

我心中很是受用这句话,但嘴上还是说:“您可别这么说,我可担待不起。”

赵老头说:“你跟他们不一样,虽说穿着军装,但是还是能看出来是个书生。可他们脱了军装还是军人的样子。说实话,你真不应该来前线在后方待着多好。”

我说:“在陕西时,我天天想着回南京,如今我回来了,可谁知道是这么个什么回法儿。”

赵老头说:“那也比蹲在这死人坑里强,你们这些读书人本来就不是在这里被消耗掉的,应该去干点更有用的事情,不是在这里跟小鬼子拼刺刀。看看你,这几个月都成什么模样了。”

我心中一阵酸楚,喉头有些哽咽道:“我现在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

赵老头说:“后悔了?后悔也没用。”

我眼神迷离地点点头。

赵老头又吸了几口烟说:“既然来了就踏踏实实地打仗,别想那么多了。能活着比什么的要紧。”

我说:“这样的绝后(huo四声)仗,谁能保证能活命啊。”

赵老头吧嗒吧嗒嘴,幽幽地说:“能活,能活。”

我翻身起来说:“能活就好喽!”

说着我走出了掩体。

在掩体后边撒完尿,正巧赶上狗熊的副射手挑着两桶水回来。我追着他屁股后边,在水桶里洗了洗手。

狗熊坐在暗堡顶上拿铁刨花认真地清理着“马克沁”机枪的注水套筒。看到副射手回来便开了腔:“再去挑两桶回来!你看那捅都没满,还能再倒呢!快去!”

我往暗堡里扫了一眼,看见整整两汽油桶的清水放在角落里,点上一支烟说:“都这么多水了还挑?再挑两桶我洗澡了!”

狗熊抬起头,撇着嘴说:“你洗个屁澡!多少水都不够用的!这两桶水能顶两天就不错了。”

我问:“有那么费吗?”

狗熊伸手示意给他根烟,然后接着说:“这马克沁不光往套筒里灌水降温,那真打起来,小鬼子一天十几次冲锋,这点水根本顶不上劲儿,那套筒里的水不到两个基数就能煮鸡蛋了,还得拿水往枪身上浇,你说费水不费水。”

我给了狗熊一支烟,又帮他点上后继续听他唠叨。

“在上海那会儿,幸亏罗店有条河,每天晚上我们都去弄水。要不能顶那么久?本来咱们就没什么像样的炮火,重机枪再盯不上劲儿,还打个屁打,都投降当顺民得了。”

我说:“你以为顺民那么好当呢?东北现如今各个学校都教日文了。过几年东北的孩子都不会说中国话了。”

坐在一旁的张秀突然接话说:“那也比在这儿冤死强,跟命比什么都不值钱!”

旁边的老扁豆指着张秀说:“唉!你不当汉奸谁当啊!小鬼子就这么欺负咱们!你就当缩头乌龟了?对得起祖宗吗?再说了,投降就能活命啊?守嘉定时那个什么保安旅就投降了,结果怎么样,全让日本人砍了脑袋。还得跟他们干!”

“要得!”麻秆也开了腔说:“跟小鬼子干到底,不是老子死就是他们死!老子活了是老子赚得,死了也得拉上几个垫背的鬼子!”

张秀冷笑着说:“老子什么时候怕过死!只是老子不想这么个死法!这种仗就是拿咱们当日本人的子弹!老子不想打这样的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