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二卷 国殇 南京保卫战 第十八章 碉堡和鸡窝

马车司机 收藏 3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十一月底上海全境尽失,我们在接到回援南京的命令后也撤出了上海西郊。 后方的人还算干了点儿人事,当11月28日晚上我们回到南京淳化镇时,等待着我们的是全套崭新的棉军服和热饭菜。弟兄们有两个月没吃上热的饭菜了。我们坐在马路边上,捧着各式各样的饭碗没命似的往嘴里塞着,咸淡不知道,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十一月底上海全境尽失,我们在接到回援南京的命令后也撤出了上海西郊。

后方的人还算干了点儿人事,当11月28日晚上我们回到南京淳化镇时,等待着我们的是全套崭新的棉军服和热饭菜。弟兄们有两个月没吃上热的饭菜了。我们坐在马路边上,捧着各式各样的饭碗没命似的往嘴里塞着,咸淡不知道,甜辣不知道,浑素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热饭菜真香。

此时,日本人大兵压境的南京,还有很多百姓没有撤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久前一个被全国各界奉为当代岳武穆式的人物横空出世,此人就是唐生智。在上海新败,全国一片哀悼恐慌时,此君振臂高呼誓与首都共存亡。并主动向委员长讨要首都卫戍司令长官一职。在我们这个喜欢把全民族命运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并且极度擅于造神的国度里。一颗闪亮的政治明星一飞冲天。

唐生智下令封锁南京通往江北的道路,销毁渡船。并且到各处阵地讲演要全体军民和他一起与日寇背水一战,歼敌于南京城下。此等惊天动地的慷慨陈词怎不让人为之热血沸腾,甘效犬马之劳!此时全城士气空前高涨,全城乃至全国民众都认为唐生智定将力挽狂澜,救民于水火之中,南京一役定将定鼎乾坤,名垂青史。

从11月中旬,南京各界市民就自发组织爱国支援队、宣传队、医疗队。在城市各处帮助守军部队做好后勤工作。整个城市都在为将要发生的血战而做着准备。

29日一大早,我们军接到了在淳化镇一线布防的命令。吃过了早饭,我团以连为单位在各处寻找已经修葺好的永备工事。

没过多长时间,士兵就开始骂娘了。由于布防仓促,南京警备区并没有配给我们工事的分布图,再加上各处永备工事和大量民居混在一起难于查找。于是我们在这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地面上疲于奔波。等我们费了半天劲终于找到后,眼中看到的国防战略永备工事让我们怒火中烧!

狗熊看着上了锁的暗堡群入口大门破口大骂:“**他唐生智的祖宗,里边藏什么宝贝了,一个暗堡锁他娘的干什么!!”

刘长喜说:“把他踹开!”

一旁的我一脚上去,大门“轰”的一声被踢开了,破烂的锁头掉到了一边。

狗熊还在接着骂:“狗日的!你们看看!这他们家鸡窝都比这个垒的结实,这是什么玩意啊!!这不得坑死我们啊!”

说着狗熊一脚踏在一个暗堡上,同样是“轰”的一声,暗堡顿时塌了半边。

狗熊不解气似的接着骂:“你再看看这射击孔,他娘的大得能钻进个活人来。机枪手不都得玩完啊!这还打个屁打,投降完了!”

刘长喜阴沉着脸,半天没说话,太阳穴的青筋爆的老高。

狗熊一脚一个连着踢塌了4个暗堡,嘴上骂:“狗日的,钱都他娘的让这帮贪官儿装兜里了,小鬼子一来全他们跑重庆去了。就他们命金贵!我们的命不值钱!!狗日的!!”

刘长喜突然骂道:“你狗日的给我下来!!”

狗熊扎着棒子不服不分地说:“你没看见这破玩意儿啊。一颗炮弹不全捂里边啊。上海就死了那么多人,他们这帮王八蛋想让我们全交代在这儿。”

刘长喜扯着脖子喊:“这儿是南京,你还能撤到哪去?你就得死在这儿了!知道吗!”

狗熊哭丧着脸也朝刘长喜喊:“那也没这个冤死的法儿啊!我们的命也太不值钱了!老子跟你这么多年了,打仗什么时候怕过死!可老子不想这么被冤死。”

刘长喜强忍着怒气,做了个深呼吸后转头对我说:“找人把咱们连阵地的工事都再加固一遍,越快越好。”

“是。”我点点头。

我带着两个排的弟兄和支援的民众,把附近民居拆了个底朝天。大块地石头,上好的木材都被我们垒了暗堡工事。为了让机枪和迫击炮得到更好的射界,淳化镇外围防线以外的房屋都要被夷为平地,没人有怨言,拆到谁家,谁家的主人都是帮着我们扒自己的祖宅。甚至有家把5寸厚的金丝楠木棺材抬出来给我们挡枪子。男人们帮我们干活,女人们给我们做饭。都是自家的省下来的口粮。珍贵的煮鸡蛋一个劲儿地往我们怀里塞,挡都挡不住。

30日上午,大批的武器弹药给养被送到了我们这里。我们看着支前的民众把一车一车的弹药堆在我们面前时,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也不用解释。上峰给我们解决了我们一直抱怨的补给问题,要得就是我们把命留在南京城。

30日晚上,我吃到了我上前线以来最好的晚饭,红烧肉一锅接一锅地往阵地上抬。白花花的米饭多得吃不了。所有人都在拼命地吃着,一碗接一碗。似乎大家的肚子都是无底洞。我也吃掉了有生以来最多的一顿饭。吃得我两眼冒金星。但我还是努力在吃,我努力在记住这味道,这感觉!也许明天这一切就将结束了。

深夜的阵地上一片肃穆,北风呼啸着略过阵地卷起漫天的沙尘刮向远方。远方已经能隐约听到隆隆的炮声了。我们都挤在低矮的掩体里,靠互相的体温让自己好受些。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孤零零地悬在头顶。每个人都在抽烟,一根接一根,偶尔有个人咳嗽一声,算是给这个死一样冰冷的洞窟里添了一丝动静。所有人都在等着明天的来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