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怪状:贪官坐拥几十套百姓难买一片瓦

最近有几个关于房价的帖子,一是房价将越来越高,理由是土地越来越少,需求越来越多,目前飙升的房价是最好的见证;二是《第一财经日报》说的,5年内,用两公斤黄金可以在上海买一套房;三是11月7日《重庆晚报》报道的,市长王鸿举说年轻人经过自己的努力10年内能买到称心的住宅,让近乎百分之百的人都住在带有厨房和卫生间的房子里。


看了第一个帖子,对于在城里工作薪水不高又想在城里买房的工薪阶层来说,只能长吁短叹,拥有住房的希望将会越来越渺茫。对于想在上海买房的人来说,看了这个《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肯定是悲喜交加,悲的是上海的房价与北京比肩狂奔,动辄上万或者几万一平方,5年后能否沧海变桑田,是个未知数。喜的是5年后拥有的两公斤黄金的增值速度,会不会像房价一样突飞猛进。如果5年内只是金价猛涨而房价停滞不前或衰落那是再好不过了。第三个报道很诱人,市长说年轻人经过10年努力买到称心如意的住宅。不过笔者觉得这和统计局专家的预测有点类似,十年后究竟是个啥状况,谁也不敢说死。那时估计王市长已经不在重庆了,也就看不到他的预测是否化为现实。


不管怎么吆喝和安抚,对于工薪阶层来说,买房的压力将越来越大。只要地价出让是政府最大的收益,在开发商看来拿地盖楼已经无利可图,却能赚到大钱的情况下,居者有其屋不过是针对权力者和富人而言。北京四环外的房子已经上万一平米,不知道工薪阶层多少年能买上一栋。当然,如果像网上说的腾讯员工平均月薪拿到2.7万元,买北京二环内的楼房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可惜,中国只有一个腾讯。当然,还有不少类似腾讯胜似腾讯的单位员工同样享受着高工资,对他们来说房价再涨也好像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们的职工不属于普通工薪阶层。


打工一辈子买不起一栋房,或者等到买上了房子已经垂垂老矣,正应了那句话:悲哀莫大于买房。


贫困百姓为了买房,省吃俭用,一年一年又一年,十几年过去了,还是买不起一栋房。而对于那些权力者来说,一句话即可换来一栋别墅,住不完的楼房租金一年就是几百万。


长期掌握土地交易大权的上海市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被称为“炒房区长”。 经法院查明:康慧军的家底中,包括14套房产,总价1420万余元。(2009年2月3日:新华网)看了这样的报道,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只有一个疑问:这么多房子他们夫妻俩能住得过来吗?


这个例子有点过时,最近《南方周末》报道了一个最牛的规划处长——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管委会规划处原处长陶建国,受贿被判无期徒刑。此案令人瞠目的是,这位处长受贿的巨额财物中,有价值1379万余元的房产29套!


这两个落马的贪官,一个是“炒房区长”,一个是最牛的规划处长,他们具有相似的优势,将这么多房产划到自己的名下,可说是近水楼台。然而,我们耳边也常常会听到某某官员有几套房的声音。人们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当了官买房就容易,就能拥有几套房子呢?


工薪阶层奋斗一辈子,买不起一栋房,当个区长、规划区长几年就能拥有几十套房子。这让老百姓心里不是滋味。


“炒房区长”和“最牛处长”再次为执政者普及了常识:一方面要把行政权力装进笼子,让它置于立法权和司法权的监督之下;另一方面,喊破嗓子的官员财产申报是不是也该上场了。


楼市一天比一天火爆,价格一天一个价,到底被谁买走了?看好了楼层几百万一甩,那个豪气真让人羡慕,懵懵懂懂的老百姓心里在问:这是些什么人啊,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挣的?


《瞭望》载文称官员对“财产申报”有心理抵触。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曾作过一项调查,称接受调查的官员97%对“官员财产申报”持反对意见。笔者觉得,在国外许多国家,官员财产申报被视为一项义务,我们呼喊了多少年仍然雷打不动,而且97%的官员持反对意见,这说明什么?不敢公开必定有猫腻,这个猫腻是什么?不消说就是财产来源合法性问题。只有3%的官员表示支持,说明他们的屁股是干净的。这很有意思。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福万公司总裁林铭森说:“灰色收入,就是要在阳光下让大家来评论是否合理。出来做官应当以国家、民族为重,为人民服务,要堂堂正正把财产公开,讲话做事才有说服力。”林铭森认为,没有一定程度的“牺牲”精神,就“没有资格做领导”,“也完全可以不来做领导”。


这话是说给人民公仆听的,不知他们会有什么感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