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奸卖国贼秦桧简介》

zzbg 收藏 9 6474
导读:《权奸卖国贼秦桧简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权奸卖国贼秦桧简介》


秦桧(1090年-1155年11月18日),字会之,江宁(今江苏南京)人,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进士,补密州教授,曾任太学学正。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南归后,任礼部尚书,两任宰相,前后执政十九年。妻王氏,熙宁年间宰相王圭的孙女,也是童贯的干女儿。


秦桧是南北宋期间的一个传奇人物,长期以来也一直被视为汉奸或卖国贼。他本来是一位知名的抗金义士,后来随同徽、钦二宗被掳到金国,与金廷议和。建炎四年(1130年)陪同高宗逃返南宋。此后,辅佐宋高宗,官至宰相。另一方面在南宋朝廷内属于主和派,反对国内主战派的势力。当中最为世人所知的,是“十二金牌召岳飞”的故事。


宋高宗绍兴十一年(1141年),宋高宗在秦桧的帮助下解除了岳飞和韩世忠等人的军权,以“莫须有”的谋反罪状杀害岳飞父子。之后南宋与金廷签订了极有争议的“绍兴和议”。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秦桧病死.他的儿子秦蠊力图继承相位,为宋高宗所拒绝。秦家失势,使长期被压抑的抗战派感到为岳飞平反昭雪有了希望,开始要求给岳飞恢复名誉。后来南宋为了鼓励抗金斗志,为岳飞平反,并把秦桧列为致使岳飞之死的罪魁祸首。至宁宗开禧二年,秦桧被追夺王爵,改谥缪丑。


相传平民为解秦桧之恨,用面团做成秦桧的形像丢入油锅里炸,并称之为“油炸桧”,并演变成今时今日的“油条”(香港地区仍称做“油炸鬼”,闽南语亦有将油条称为“油炸桧”之发音)。位于浙江杭州西湖西北角的岳王庙,有与岳飞被杀有关的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等四人跪像,铸造于明代,经常受到侮辱性破坏。后世有秦姓人(一说为乾隆年间进士抚台秦涧泉)在此作诗:“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构陷岳飞谁之责

关于构陷岳飞一事,有史学家认为南宋高宗应该为此负责。其一,选择宠信秦桧说明宋高宗并不想抗金,南宋高宗如果有意抗金,完全可以支持岳飞而远离秦桧。其二,南宋高宗正是害怕岳飞抗金成功之后,他的父亲宋徽宗(后来驾崩于金朝)、兄长宋钦宗的北还,会动摇他的帝位。其三,南宋高宗杀害岳飞的真实用意是害怕岳飞兵力充实、功高震主,具有灭宋而代之的实力。南宋高宗可以放过韩世忠,却非要岳飞于死,也可以解释这一点。[1][原创研究?]


秦桧是否汉奸

因秦桧陷害岳飞和与金国积极讲和,他被长期被视为汉奸或卖国贼。但近年有不少反传统的声音。有人提倡“中华民族意识论”认为:岳飞抗金也可以看成阻碍中国早期统一的行为,反而岳飞、屈原等成了汉奸,但多数国人认为这类观点忽视了不同时期的历史事实和违背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观念。还有人认为,以宋朝的观点来说,重文轻武本就是宋太祖赵匡胤以来的一贯政策,“不战”并不能说完全违反国家政策。

2005年10月23日,金锋在中国上海证大艺术馆展出秦桧夫妇站像,吸引众人到访,包括秦桧辈分最高的秦氏后裔秦世礼。金锋认为,秦桧夫妇跪了数百年应该能站起来一下,却引起众骂,甚至有人骂他是“汉奸”,因而使他将站像撤离。有人更加在网上贴上看似新闻报道的文学作品,使读者对秦桧向来的形象作了反省。当然,亦有人依赖引经据典相信较传统的看法。


秦桧是否金国奸细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秦桧一定是奸细,但有边缘性的证据证明秦家和金国的关系不同于一般宋人和金国的关系。

• 关于秦桧的南归,他自己说是“杀监己者奔舟而归”。但绍兴初年做过宰相的朱胜非在《秀水闲居录》中说:“秦桧随敌北去,为大帅达赉(又名达懒、达兰,即秦桧在金国为奴时的主子、最早提出“南人归南,北人归北”的完颜昌)任用,至是与其家得归。桧,王氏婿也。王仲山有别业在济南,金为取千缗其行,然全家来归,婢仆亦无损,人知其非逃归也。”

• 秦桧在宋钦宗时任御史中丞等官,曾反对割地而主战,反对金人立张邦昌为帝,故被金军强令北上。在其它宋朝北上官员流放到广宁府(即辽之显州,治广宁,今辽宁北镇县)时,惟独秦桧由金太宗赐给完颜昌而留在燕山府[4]。

• 秦桧在完颜昌属下充当“任用”,后升为“参谋军事”。完颜昌1130年攻打楚州时,秦桧为完颜昌写过劝降书。赵立的楚州之战,和王禀的太原之战、李彦仙的陕州之战并称,是靖康建炎宋军守城三大战之一,金兵都攻了数月到两年才攻克。1130年十月,完颜昌攻破楚州后不久,秦桧即被放归南宋[5]。


秦桧在主和派里的地位

宋高宗赵构语录

宋高宗赵构本人在秦桧的生前和死后,多次把对金议和的首功归于秦桧,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

• 卷一五八,绍兴十八年八月癸丑日(阳历1148年9月12日),赵构和秦桧的谈话:‘朕记卿初自虏归,尝对朕言:“如欲天下无事,须是南自南,北自北。”遂首建讲和之议,朕心固已判然。而梗于众论,久而方决。今南北罢兵六年矣,天下无事,果如卿言。’

• 卷一六九,绍兴二十五年十月丁酉(阳历1155年11月19日),即秦桧死后次日:‘执政奏事,上曰:“秦桧力赞和议,天下安宁。自中兴以来,百度废而复备,皆其辅相之力,诚有功于国。”’

• 卷一七○,绍兴二十五年十二月乙未(阳历1156年1月16日):‘上谓魏良臣、沈该、汤思退曰:“两国和议,秦桧中间主之甚坚,卿等皆预有力。今日尤宜协心一意,休兵息民。”’



秦桧和赵构之间的关系


秦桧和赵构之间的关系一直有争议。一方面,1140年后,和金国有关的大部分政事,赵构均对秦桧言听计从。杀岳飞一事,《宋史》据查蘥所言,认为是金国主帅完颜宗弼担心黄河以北一旦遭到十万岳家军进攻而不保,为秦桧所坚持的《绍兴和议》定下的谈判前提:“汝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必杀飞,始可和。”《绍兴和议》后,金人要求“不许以无罪去首相(秦桧)”[6],宋高宗被金人剥夺了罢免秦桧之权,如果和议不废,秦桧就成了终身宰相。绍兴和议最后于1161年被金海陵王完颜亮撕毁时,秦桧已于1155年死亡,终身宰相成为既成事实。


秦桧为相期间,权力很大,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七○,绍兴二十五年十二月甲申(1156年1月5日)载:“诏:命官犯罪,勘鞫已经成,具案奏裁。比年以来,多是大臣便作“已奉特旨”,一面施行。自今后,三省将上取旨。”1155年前,能够“已奉特旨”不从皇上赵构那里取旨的大臣,指秦桧而言。《宋史•刑法志》中也指出秦桧有“诏狱”等特权,和宋高宗赵构的关系不似一般君臣的关系:“诏狱本以纠大奸慝,故其事不常见。……(绍兴)十一年,枢密使张俊使人诬张宪,谓收岳飞文字,谋为变。秦桧欲乘此诛飞,命万俟卨锻炼成之。飞赐死,诛其子云及宪于市。……广西帅胡舜陟与转运使吕源有隙,源奏舜陟脏污僭拟,又以书抵桧,言舜陟讪笑朝政。桧素恶舜陟,遣大理官往治之。十三年六月,舜陟不服,死于狱。飞与舜陟死,桧权愈炽,屡兴大狱以中异己者。名曰诏狱,实非诏旨也。其后所谓诏狱,纷纷类此,故不备录云。”朱熹《戊午谠议序》评论说:“秦桧之罪所以上通于天,万死而不足以赎买,正以其始则唱邪谋以误国,中则挟虏势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遗君后亲,至于如此之极也。”


另一方面,在处理和金国关系不很明显的南宋内部事务中,赵构仍然能够制约秦桧。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二四记载,主战派胡铨反对《绍兴和议》,上了一道有名的乞斩秦桧之头的奏章,立即受到秦桧的反击,被贬为“昭州编管”。胡铨因“妾孕临月”要求稍迟数日起程,结果被秦桧派临安府“遣人械送贬所”。赵构下诏说胡铨的上疏是“肆为凶悖”,“导倡凌犯之风”,不许其他人效法。但秦桧在自己的一德格天阁中写上赵鼎、李光、胡铨、胡寅等五十三人的姓名,“必欲杀之而后已”[7],却始终不能如愿。绍兴二十五年十月秦桧死,十一月赵构便去郊外祭天,发布大赦,赦免了和秦桧对立的人,也算一种政治平衡术。


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是赵构的生母韦氏,是在南宋朝廷以牺牲岳飞为代价签订《绍兴和议》、岳飞被杀后三个月即被放回的。按照当时信息的传递方式,岳飞于绍兴十一年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被杀,南宋使节于绍兴十二年(1142年)正月带着正式照函从岳飞被杀的临安(今杭州)去金国囚禁宋钦宗和韦氏的五国城(今黑龙江哈尔滨市依兰县依兰镇五国城村)接人,光单向行程就要数月。韦氏四月丁卯即启程回宋[8],八月到达宋都临安。从正月到八月,除了用时在行程脚力上,金国非常配合赵构和秦桧,没有拖延。而1161年《绍兴和议》被金海陵王完颜亮撕毁后,赵构也于第二年退位为太上皇,宋孝宗上台后马上为岳飞平反,赵构却没发表任何意见,既不支持,也不阻挠。岳飞的命运,可以说是因为赵构和秦桧一心要达成的《绍兴和议》的产生而毁灭,又因为《绍兴和议》的毁灭而昭雪。


秦桧对岳飞异乎寻常的憎恶

《宋史》载,秦桧因为憎恶岳州(今湖南岳阳市)和岳飞的姓相同,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改为纯州,直到元末写《宋史》时仍然叫纯州。



《宋史》对秦桧的评价

桧两据相位者,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祸心,倡和误国,忘仇斁伦。一时忠臣良将,诛锄略尽。其顽钝无耻者,率为桧用,争以诬陷善类为功。其矫诬也,无罪可状,不过曰谤讪,曰指斥,曰怨望,曰立党沽名,甚则曰有无君心。凡论人章疏,皆桧自操以授言者,识之者曰:“此老秦笔也。”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小涉讥议,即捕治,中以深文。又阴结内侍及医师王继先,伺上动静。郡国事惟申省,无一至上前者。桧死,帝方与人言之。


桧立久任之说,士淹滞失职,有十年不解者。附己者立与擢用。自其独相,至死之日,易执政二十八人,皆世无一誉。柔佞易制者,如孙近、韩肖胄、楼照、王次翁、范同、万俟禼、程克俊、李文会、杨愿、李若谷、何若、段拂、汪勃、詹大方、余尧弼、巫伋、章夏、宋朴、史才、魏师逊、施钜、郑仲熊之徒,率拔之冗散,遽跻政地。既共政,则拱默而已。又多自言官听桧弹击,辄以政府报之,由中丞、谏议而升者凡十有二人,然甫入即出,或一阅月,或半年即罢去。惟王次翁阅四年,以金人败盟之初持不易相之论,桧德之深也。开门受赂,富敌于国,外国珍宝,死犹及门。人谓熺自桧秉政无日不锻酒具,治书画,特其细尔。


桧阴险如崖阱,深阻竟叵测。同列论事上前,未尝力辨,但以一二语倾挤之。李光尝与桧争论,言颇侵桧,桧不答。及光言毕,桧徐曰:“李光无人臣礼。”帝始怒之。凡陷忠良,率用此术。晚年残忍尤甚,数兴大狱,而又喜谀佞,不避形迹。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