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传奇-一辆豹G的小故事。

国军P-40战机 收藏 6 1549
导读:纵观整个人类的战争史,士兵们总是想方设法地使用缴获的装备来打击敌人,军服,食物,当然还有武器,如果缴获的武器比他们本来装备的更优良的话,这些故事就更加地吸引人了。使用缴获的武器往往要注意弹药和零件的问题,当然还要时刻小心不要被自己人误会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人广泛地使用了他们缴获的武器。从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到征服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德国人将LTvz.38坦克,CharB1bis坦克,索玛S-35坦克和雷诺R-35坦克都收入囊中(德国人在攻陷荷兰后还很好地使用了缴获的DAF M38装甲车,这些车辆在东线

纵观整个人类的战争史,士兵们总是想方设法地使用缴获的装备来打击敌人,军服,食物,当然还有武器,如果缴获的武器比他们本来装备的更优良的话,这些故事就更加地吸引人了。使用缴获的武器往往要注意弹药和零件的问题,当然还要时刻小心不要被自己人误会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人广泛地使用了他们缴获的武器。从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到征服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德国人将LTvz.38坦克,CharB1bis坦克,索玛S-35坦克雷诺R-35坦克都收入囊中(德国人在攻陷荷兰后还很好地使用了缴获的DAF M38装甲车,这些车辆在东线被用于和游击队的战斗)。在西线,德国人也很善于利用缴获的车辆,特别有名的就是在阿登战役中斯科尔兹尼的第150装甲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谷鸟”和它的新主人


相比较对手,盟军看上去并没有做到物尽其用,首先他们拥有优越的资源和可靠的补给,自己的战车也多如牛毛,其次,使用缴获的装备会引来部件和弹药的供应问题,最后一点但并非是最不重要的,有可能造成误伤。在荷兰Limburg南部的战斗中,盟军使用了Sdkfz250和251装甲车,还有一个由3门Flak18型88毫米炮组成的炮兵连。对坦克和坦克歼击车的应用就非常少,知道的有美军第104步兵师使用过一辆III突,豹式坦克的服役就更稀罕了,但是英国第六近卫坦克旅就使用过一辆豹G型坦克。在阿纳姆战役中,英国第六近卫坦克旅为了控制一个叫作Overloon的荷兰小村庄与德国人大打出手,在激战中,该旅所辖两个坦克营中的“寒溪近卫营”(Coldstream)在一个大谷仓中发现了德国107装甲旅第二营的一辆豹式坦克,这辆坦克立即被旅参谋部征用。使用缴获的豹式可不常见,所以在该旅的官方文件中不止一次地提到这辆坦克。经过一些调整之后,这辆豹式坦克被用于向Geijsteren城堡的炮击作战,该城堡位于缪斯河边上Venlo以北。盟军给该车起了个名字——“布谷鸟”,和其他盟军战车比起来,它还真的算得上是一只“怪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谷鸟”走在一队“丘吉尔”坦克的最后面,通常,这会引起英国坦克兵的惊慌的:D


这次战斗中,“布谷鸟”充分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在步兵进攻失败后,上头命令炮击,但是炮击并不成功,因为想要间接支援的火炮击中那么小的目标实在是强人所难。75毫米坦克炮和6磅炮打得更精确一点,但是对于城堡的坚厚石壁来说,这无非是隔靴搔痒。这时布谷鸟出现了:“诚然95毫米炮是一项了不起的杰作,但是‘布谷鸟’干得最好,它把每一发炮弹都精确地射入指定的窗口。”后来,在“黑公鸡”(Blackcock)行动中(Venlo以南的地区),“布谷鸟”再次出动,参加了对一个叫做Waldenrath的镇子的进攻,并以其出类拔萃的机动性让人叹服。“狗日的天气使路况让人心碎,那些丘吉尔和鳄鱼坦克一不小心就栽到沟里去洗澡,比他们还重8吨的‘布谷鸟’却胜似闲庭信步。”第六近卫坦克旅的下一个行动是“Veritable”,并以Reichswald的战斗而出名,在这场战役中,“布谷鸟”迎来了遗憾的结局。当我们的“布谷鸟”带头向德国Kleve以东进军时,它的燃油泵出了故障,由于缺乏零配件,不得不将它遗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阅读原文后,Leonsen先生为“布谷鸟”做的侧面图。


“布谷鸟”最早服役于德国的107装甲旅,该旅仅见于在荷兰的战斗,在撤离缪斯河后以该旅的残部为基础组建了第25装甲掷弹兵师。不清楚“布谷鸟”在英军中服役时的伪装色,当时的照片很清楚地显示该车是单色涂装,但不能确认是什么颜色。假定没有人将全车重新喷一遍漆,那么原先的深黄色是个合情合理的推断,但是坦克上又没有任何数字或是十字记号,也没有覆盖这些记号的比较新鲜的涂色,如果有的话,是非常容易被辨认出来的,所以我推测“布谷鸟”全身都被重新涂上了和丘吉尔一样的卡其色,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车上缺少德国标记,而且对该旅的整备部队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拿现在的灰色和本来的黑白照片相比较,我看不出在色调上有什么大的出入。所以我认为“布谷鸟”在被新主人投入战斗之前是被重新涂装了的。(在二战中对缴获车辆的重新涂装是很正常的,连民用车辆也是如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临时涂装后的“布谷鸟”。


先让我们把重新涂装的事放到一边,“布谷鸟”的新形象最引人注目的是炮塔两侧白圈内的五角星,盟军的空中识别标志(通常不太使用这种标志,或把它隐藏起来,因为对于敌人的炮兵来说,这个五角星是一个非常好的靶心)。其他应有的英军标记则是单位号码,车辆号码和名字“布谷鸟”(Cuckoo)。寒溪近卫营用的单位序列号是153,这个被色的数字出现在坦克右后方的工具箱上。通常这个数字位于车辆后部,绿色的底色,数字下方还画有一条白色的横带。这表示该旅隶属于英国陆军第二军(Army corps)。但是我在“布谷鸟”上找不到这些记号。这辆坦克被称为“布谷鸟”,名字涂绘在炮塔两侧比较低的位置上,颜色为白色或其他淡色,从照片上来看,色调要比白星来得稍暗一点。“布谷鸟”并不是随便拼凑出来的名字,所有参谋部的车辆都用鸟名^0^ 指挥官的车叫雄鹰,他的副官的车叫海鸥,第二指挥官的装甲指挥车叫秃鹫,而troop commander(什么官?)的车名为猫头鹰。1945年1月,道路和田野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该旅的一些丘吉尔坦克披上了白色的床单,而“布谷鸟”则穿了一件用白色粉笔画出来的上衣,炮塔处为几条宽广的白带,火炮防盾处则保留了原来的颜色。在“Veritable”行动中,“布谷鸟”又恢复了绿色外表,只有序列号完全消失了。

本文内容于 2009-11-13 23:01:53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