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岳病”救治中心与关于岳飞的评论汇集》

zzbg 收藏 5 3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黑岳病”救治中心》


某些鼠辈“黑岳病”的三种症状!


近年流行病越来越多,什么非典、禽流感、H1N1,层出不穷。更有“黑岳病”一发不可收拾,席卷华夏,中招者颇多。


据研究证明,此病按病情轻重大致有以下三种症状表现,请患此病的患者按病症对号入座,及时医治,以免病入膏肓!


----------------------------------------------------------


重症者:失心乱性,俗语为“良心让狗吃了”……


具体症状:此类患者不学无术,无聊至极,心怀叵测,颠倒黑白。以黑岳为乐趣,大有不将民族英雄说成无耻匪类绝不罢休,不把乱国奸贼说成国之栋梁绝不甘心。


治疗方法:此类患者已经频临无药可救的地步,若不悬崖勒马,必定遗臭万年,为千万人唾骂!请此类患者,起身离开电脑,头撞南墙十万次,直至变成植物人为止,方可保全自身,谢罪天下。


----------------------------------------------------------


中症者:天残地缺,纯属脑残型。概因中袁老“尸毒”太深矣,我们总结为“败家讲坛现象”。


具体症状:神志不清,跟风随流,听风是雨,不辨忠奸。更有甚者视袁为神明,听不得半点意见,动辄谩骂,为理屈词穷之表现。


治疗方法:先由医生施以大棒,锤之五百,以为警醒。而后患者自行闭门归家,多读史书,以正观点,以明心智,可疗其昏沉之态。


----------------------------------------------------------


轻症者:年轻轻信,喜欢张扬,爱出风头,胡搅蛮缠。


具体症状:看了一本书,或一个观点就出来卖,虽然未中袁老“尸毒”,但自以为是,胡言乱语,目中无人,年少无知。


治疗方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言传身教,改其恶习。患者也应摆脱逆反心理,积极接受治疗,不断成长成熟,方能摆脱疾病,免去病魔缠身之苦,不至一失足成千古恨!


----------------------------------------------------------


上述患者应尽早自救,重做新人,方不负我等医者父母心也。如若自甘沉沦,祸将活不久矣!


“黑岳病”救治中心





附:


《揭批篡改史实混淆是非的汉奸国贼的真面目》



男儿何不当走狗,出卖中华五十州。

请君且看教科书,几个英雄威名留?

人说历史后人写,后人不记祖先仇。

只说英雄违天命,阻碍融合逆潮流。


岳飞功高非英雄,冉闵屠胡万事休。

天祥于谦张煌言,不及施琅一走狗。

满夷胡虏成兄弟,民族融合是主流。

五胡乱华无人记,扬州十日血白流。


清宫大戏连台唱,康熙雍正人心收。

汉人皆成胡人狗,当个汉奸也风流。

勾结异族杀同胞,亡国投敌顺潮流。

汉族不得抗夷狄,束手待毙做奴隶。


秦桧三桂弹冠庆,败类今日能出头。

过去皇军不争气,否则精卫也英雄。

他日日寇来融合,中华家庭添新口。

开门焚香来庆祝,民族突破五十六。



《最新纪念岳飞,痛批汉奸国贼民族败类》


岳飞为国家民族戎马一生,最终却带着光复疆土恢复汉人江山的宏愿,


因受当权者偷安投降的政策制肋而功败垂成,又遭奸佞忌恨陷害而带着无力回天的遗憾含冤而去!


但他那坚决抗击异族侵略奴役的爱国主义精神,力挽狂澜保家卫国的巨大勇气和坚贞不屈誓死抗争的民族气节,


为后世中华儿女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宋史作者在岳飞列传一文的结尾写到:

“西汉而下,若韩、彭、绛、灌之为将,代不乏人,求其文武全器、仁

智并施如宋岳飞者,一代岂多见哉。史称关云长通《春秋左氏》学,然未尝见其

文章。飞北伐,军至汴梁之朱仙镇,有诏班师,飞自为表答诏,忠义之言,流出

肺腑,真有诸葛孔明之风,而卒死于秦桧之手。盖飞与桧势不两立,使飞得志,

则金仇可复,宋耻可雪;桧得志,则飞有死而已。昔刘宋杀檀道济,道济下狱,

嗔目曰:“自坏汝万里长城!”高宗忍自弃其中原,故忍杀飞,呜呼冤哉!呜呼

冤哉!”




千百年来,岳飞的功德和精神为世人普遍认同,岳飞的英名和光辉事迹早已为后世传颂多年!


但是受当代物欲横流,思想混乱等因素的影响,加之升平日久,许多人片面地一切向钱看,


不少人开始崇洋媚外,数典忘祖,急功近利,处处追求实用主义,精神世界日益靡蜕,


还有不少人只关心自己,事事只想着小家,不关心社会形势,不关心国家大事,


早已忘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不懂大家有问题,小家也会受影响,大家遭难,小家遭殃的事理!



有的汉奸文人甚至恬不知耻地拿中国历史上的杰出爱国英雄和民族英烈们来开涮,肆意歪曲史实事实,


通过发表他们所谓与众不同的歪理邪说来“标新立异”地作秀,哗众取宠地炒作,


进而引起舆论关注以沽名钓誉,提升他们的知名度以为追名逐利!


还有少数更卑鄙无耻的汉奸文人和其他民族败类,不只是收了谁的银子,也不知是受谁的指示,出于何种目的,


不惜通过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地杜撰“历史”来诋毁我中华民族的杰出英烈,进而达到蛊惑人心,动摇民族精神的险恶目的!


把所有的民族英雄都抹黑,让中国人无所信仰,这是从精神上在摧毁中国!



岳飞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出类拔萃的杰出民族英雄之一,在他身上同时具有并体现了许多宝贵的精神和品格,


如奋发图强,廉洁奉公,事母至孝,不纵声色,与部属同甘共苦,令出如山,赏罚分明,仁智并施,执德布义,爱民如子,秋毫无犯等品行,


尤其集中体现了中国民族千百年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和不畏艰险誓死反击外侮,坚决抗击外族侵略奴役的传统和力挽狂澜的巨大勇气,

及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与邪恶势力妥协的坚贞不屈品质,


那些诬蔑诋毁岳飞的当代人要么是不辨是非但又爱信口开河地胡说八道的无知无识的人渣,


要么是因不明史实和事实真相而被宵小之徒和稗官野史的断章取义的只言片语所蒙蔽的庸人,


要么是挖空心思地通过伪造历史来“标新立异”地作秀炒作以吸引众人的眼球,企图进而提高自己“知名度”的无耻无良文人,


要么是被那些想通过文化入侵来瓦解中国民族精神的帝国主义者们收买了的走狗文人,


要么是些卑鄙阴险的民族败类和汉奸国贼,他们为了维护保全某利益集团的私利,不惜伺机通过对外妥协退让为代价来出卖国家民族利益,

但他们又害怕遭到世人后人的唾骂责问,于是就通过为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败类汉奸国贼“正名”的方法(如为秦桧之流“翻案”)来粉饰掩盖他们的卖国罪行!



子曰:慎终思远.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为子孙者宜思之,存强种保国之豫.


——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那些为国家民族生存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先人!



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忠于史实事实,维护几千年来淀积的民族精神是关乎中华民族整体长远利益的必然要求,


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为捍卫传承中国的民族精神作些贡献!


支持的顶一下!


谢谢!



中国人玩文字游戏是玩得得心应手了.周先生的"岳飞原本不叫民族英雄"妙论,和潘先生是异曲同工.按照这个逻辑,中国原本不叫中国,所以历史上没有中国,从小学的中国历史都是浪费感情,这一切误会全是该死的"China"一词造成的.

不错,在所谓马列主义历史学家里,根本没有岳飞问题的.根据政治需要,孔子照样羞辱. 根据经济需要,祭孔又恢复了.这些都是唯物历史观的杰作.所谓的国家大局,所谓的整个历史观,无非是这些政治文人根据现实需要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观点,或为升官或为职称, 惟独缺了学术上的严谨.

所以,按照周先生的逻辑,中国宋史学会会长王曾瑜教授等学者显然不是真正的历史学者 .他们太不识抬举,所谓与时俱进,明了的说法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一如周先生这样真正的历史学者.

有一点共识,双方都认为,岳飞问题现在成了真假历史学者的验金石.至于坚持真政治,假历史,还是坚持真历史,去政治,全是个人的需要.

《联合早报》论坛



岳飞和袁崇焕,他们没有“良臣择主而适”,没有明哲保身退隐山林,反而舍身报国,明知是死路一条,却偏偏去赴汤蹈火!因为人民在受难,民族在沦亡,热血男儿责无旁贷,不敢偷生惜死!


有这么一些人,却要欺世盗名,安插一些也许永远辨不清真伪的事情,来诋毁来贬低他们,何其可恨。



其实岳飞的争论由来已久,抗战期间国共两党都恨不得说自己是岳飞转世,才是中华民粹的真正承继者,可一到国家统一,为了各民族的大团结,岳飞就又下岗了。总之民族危亡的时候岳飞就由人变神,民族融合的时候岳就由神变人,岳何罪,900年前被凌迟不算还被当了近千年的枪使,这就是我们对历史的态度么?



实际上历史已经有定论的且经过900年考验的东西,后世呱噪者往往都是小丑!争论的区分只是人心的不同。忠义者可以泪流满面,戚戚者却吹毛求疵!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传统的国家,好在忠义还是我们民族主流所追求的!西子湖畔,武侯祠中,应该是忠义者心中的圣地!他们一个个的都倒了,不知道中国历史上还有什么??




在北、南宋之交,处在落后文明阶段的女真奴隶主,使侵宋战争表现为强烈的野蛮性、掠夺性和残酷性。 中原各地惨遭金军血与火的洗劫,“杀人如割麻,臭闻数百里”。人口的大量死亡,招致了可怖的瘟疫;瘟疫的流行又招致更多人口的死亡。广阔的原野“井里萧然,无复烟爨”,到处是惨不忍睹的景象。


中國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了蓄发的习俗。女真统治者却按本民族的流行发型,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采取了类似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地位最为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金朝初年,女真贵族在中原地区强制推行奴隶制,这成为一个非常突出、特别尖锐的社会问题。


完颜阿骨打(旻)起兵抗辽之初,生女真社会很明显地存在着三个阶级:一是奴隶,即“奴婢、部曲';二是平民,即“庶人”;三是奴隶主贵族,即“有官者”。金朝灭辽破宋,进据中原后,落后的奴隶制经济规律不可能自行消灭,而是依然在广大的高度发展的封建文明地区起着反动和例退的作用。


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上刺“官“字,立价出售,在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权隶的市场。驱掳的汉人过多,就大批大批地坑杀,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室韦和高丽。奴隶价格极为低廉,十个被俘的奴隶,到西夏只能换得一匹马。女真贵族还大放高利贷,“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使很多入沦为债务奴隶,有时则干脆“豪压贫民为奴”。按照女真社会的法律,罪犯的家属可以充当奴隶。在金朝户籍中,“凡没入官良人,隶宫籍监,为监户;没入官奴婢,隶太府监,为官户”。此外,还有属于私人的“奴婢户”。这些都算是金朝的正式户名。在奴隶制下,奴隶的来源不外有战俘奴隶、罪犯奴隶、债务奴隶等等,金朝初期几乎是应有尽有。贪婪的女真贵族通过军事、政治、经济等手段,部分地破坏了中原农业社会固有的土地租佃关系,而扩大其奴隶制经济。


金朝前期,很多女真贵族都是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⒂。金廷也往往以成百名、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⒃。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朝进行户口的“通检推排”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脾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习。金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真是惨无人道到极点。


女真贵族的种种倒行逆施,导致中原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引起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激烈的、顽强助、持久的反抗斗争。宋金战争本质上是一次民族战争,是女真奴隶主和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之间的武装斗争,是奴役和反奴役之争,是野蛮和文明之争,是分裂和统一之争。


让那些鼓吹金宋内战的人看看,他们称颂的民族融合是多么的“美好”



《从金史看1140年岳飞的北伐》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看看《金史 宗弼传》中的一些记载:


完颜宗弼(即广为人知的金兀术)由黎阳趋汴,右监军撒离喝出河中趋陕西。宋岳飞、韩世忠分据河南州郡要害,复出兵涉河东,驻岚、石、保德之境,以相牵制。


宗弼遣孔彦舟下汴、郑两州,王伯龙取陈州,李成取洛阳,自率众取亳州及顺昌府,嵩、汝等州相次皆下。


时暑,宗弼还军于汴,岳飞等军皆退去,河南平,时天眷三年也。上使使劳问宗弼以下将士,凡有功军士三千,并加忠勇校尉。攻岚、石、保德皆克之。


所谓的天眷三年,即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也就是在这年,岳飞在郾城颍昌府两场激战中大败宗弼,后因宋高宗从中作梗,岳飞被迫停止北伐。很显然,这里和金史的记载,完全不相符,那我们相信谁好呢?


其实,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一下《金史 宗弼传》中的这段文字,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一、既然说“宋岳飞、韩世忠分据河南州郡要害”,那么,完颜宗弼(即广为人知的金兀术)要收复河南,肯定是要和岳飞和韩世忠正面交锋,要大败两者,夺去州郡要害,才能夺取河南全境。而岳飞和韩世忠都是当代名将,之前宗弼和韩世忠的交锋,《金史 宗弼传》 里面写得淋漓尽致,唯恐不祥,而这次“收复河南”的交锋,更应该大书特书,看宗弼元帅如何大显神通,大败宋朝两大名将。可是,这个精彩的时刻,堂堂《金史 宗弼传》居然草草了事地敷衍几句,只是简单交待了“自率众取亳州及顺昌府,嵩、汝等州相次皆下”,实在让想看宗弼元帅“如何大显神通”的人失望呀!


二,宗弼元帅出征,手下应该名将如云吧?像当年的宗翰(粘罕),宗望(斡离不),手下就有完颜活女、拔离速、银可术、阇母、娄室、挞懒等名将,这些宿将,完颜活女曾败种师中、拔离速败姚古、阇母、娄室等平陕西,无一不是功绩赫赫;如今呢,却是孔彦舟、王伯龙、李成之流。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的身份,宋史上记载的很清楚,不过呢,还是先从金史的角度上说吧:

《金史 李成》传中记载:“李成,字伯友,雄州归信人。勇力绝伦,能挽弓三百斤。宋宣和初,试弓手,挽强异等。累官淮南招捉使。成乃聚众为盗,钞掠江南,宋遣兵破之,成遂归齐,累除知开德府,从大军伐宋。”


《金史 孔彦舟》传中记载“孔彦舟字巨济,相州林虑人。亡赖,不事生产,避罪之汴,占籍军中。坐事系狱,说守者解其缚,乘夜逾城遁去。已而杀人,亡命为盗。宋靖康初,应募,累官京东西路兵马钤辖。闻大军将至山东,遂率所部,劫杀居民,烧庐舍,掠财物,渡河南去。宋人复招之,以为沿江招捉使。彦舟暴横,不奉约束,宋人将以兵执之,彦舟走之齐,从刘麟伐宋,为行军都统,改行营左总管。”


很显然,孔和李两人,本来都是的流寇,在乱世中被宋朝各路官军打得大败,只好逃到金国,投靠金人,成为金人南侵的汉奸走狗帮凶。他们的战斗力和名声之差,由此可见,可堂堂的大金国,居然以这些战斗力差劲的汉奸流寇为宝,当上堂堂的分路大将军,实在让人称奇啊!


三,“时暑,宗弼还军于汴”,嗯, 这话好生熟悉,这和水浒传中的“天子听罢,便叹道:‘寡人怎知此事!童贯回京时奏说:‘军士不服暑热,暂且收兵罢战。’高俅回京奏道:‘病患不能征进,权且罢战回京。’”这些话,好相似啊!


其实,从上面三点,我们至少可以得出几个结论:第一,完颜宗弼(即广为人知的金兀术)应该在河南吃了败仗,否则《金史》作者不用如此故意为尊者讳,片面强调岳飞和韩世忠守州郡要害,却又不敢详细说明宗弼如何“大破两人”,从而“收复河南”。


因为毕竟完颜宗弼(即广为人知的金兀术)打了大败仗,修《金史》之人脸皮再厚,也最多只能语焉不详,而不能颠倒是非。但这样一来,问题又来了,就是宗弼吃了败仗,手下人马死伤惨重,怎么办?于是编出一个岳飞和韩世忠守州郡要害,这样他们就可以解释了,岳韩毕竟是名将,从他们手里夺取河南,是多么不容易,人马死伤多一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其实,当时岳飞和韩世忠真在河南么?当然不是。大家必须相信赵构和秦桧之流对“和平”的诚意。赵构和秦桧派人去接受河南陕西两处地方,已经是小心翼翼之极,唯恐激怒金人,怕金人反悔不干了,他们怎么敢立即派大军去进驻河南?再说,以赵构和秦桧等偷安投降派一向疏于国防的做法,宗泽在世,死守东京,赵构尚且不派兵进驻河南州郡要害,何况是宋金刚刚签订和平条约——“绍兴和议”,一向畏惧金人,一心只想和金国媾和的赵构和秦桧等人怎么敢主动派岳飞和韩世忠等抗金大将去进驻河南呢?


相反,当时的岳飞的确想借祗谒陵寝之机率军进驻河南,但是赵构不准,赵构还为此特地下了诏给岳飞说:“敕,具悉。朕以伊瀍顷隔于照临,陵寝久稽于汛扫,逮兹恢复之日,亟修谒欵之仪。卿概然陈情,请为朕往。虽王事固先于尽瘁,然将阃不可以久虚。殆难辍于抚绥,徒有怀于忠荩。寝寐于是,嘉叹不忘。已降指挥,止差将官一两员,部押壕寨人匠、军马共一千人,随士褭 、张焘前去,卿不须亲往。故兹诏示,想宜知悉。”注:《金佗稡编》卷四, 《以将阃不可久虚不须亲自祗谒陵寝》


从上面的诏书我们可以看得清楚:赵构根本就不敢派大军去进驻河南,连祗谒陵寝也只派一千军马,而任命的东京留守刘锜迟迟未能动身去东京。所以难怪宗弼大兵一出,河南陕西各州立失,宋朝根本就没有派什么大军进入河南。而《金史 宗弼传》的弄虚作假,故意轻描淡写地为完颜宗弼(即广为人知的金兀术)避讳的真相也就昭然于天下了。



第二,从宗弼的手下大将竟然多为流寇汉奸头目,我们可以得出一点:就是当时金国军中已无能人干将。事实上,在绍兴十年前后,都是宗弼一人在强撑大局,从两淮到中原,从中原到川陕,无不见到宗弼大元帅那勤劳忙碌的身影,屡败屡战,难怪《金史 宗弼》这样评价:“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世宗尝有言曰:“宗翰之后,惟宗弼一人。”非虚言也!

“堂堂的大金国”,曾经有“兄弟子姓才皆良将,部落保伍技皆锐兵”之美誉的金兵金将,落到只靠宗弼一人强撑大局的地步,可见“金之国势亦曰殆哉”!


第三,所谓的“时暑,宗弼还军于汴”,不错,金兵对宋的大部分攻势,都是集中在十月之后,怕暑似乎说得过去,然而金兵不是有“有四长……四长曰骑兵,曰坚忍,曰重甲,曰弓矢”么?坚忍的金兵,居然连夏天都忍受不了么?那建炎四年八月前后,金兵是如何拿下承州和楚州的?楚州是九月被破,而之前楚州已经被围百日,也就是说,金兵是在最热的六月攻打楚州的。假设金兵真的怕暑热,显然,这类兵马的战斗力有限。不要忘记了,十二世纪初,我国气候加剧了转寒的进程。公元1111年,位居江、浙之间拥有2200平方公里面积的太湖.不但全部结冰且冰坚实的足可通车。寒冷天气把太湖洞庭山出名的柑桔全部冻死!杭州降雪不仅比平常频繁,而延至暮春。公元113l一1260年,杭州平均终雪日竞迟至四月九日,比十二世纪以前最迟春雪日期差不多推迟了一个月。公元1153—1155年,靠近苏州的运河冬天常常结冰,船夫不得不经常以铁锤破冰开路。公元1170年南宋诗人范成大在十月二十日到北京,见西山偏野皆雪,遂赋诗记念。苏州附近的南运河冬天结冰,与北京附近的西山十月大雪,两者都是极为罕见的气象事件,显然,北方的气候整体下降,很难让人相信金兵会因为天气酷热而退兵。


当然,也有人认为,在绍兴十一年(1141年)正月,宗弼立即带大军攻打南宋,这说明宗弼的主力未曾被消灭,金国依旧拥有很大的力量。然而,就我认为,就是这次出兵,恰恰证明金国的力量已尽。

《金史 宗弼传》是这样记载的:上幸燕京,宗弼朝燕京,乞取江南,上从之。制诏都元帅宗弼比还军,与宰臣同入奏事。俄为尚书左丞相兼侍中,太保、都元帅、领行台如故。诏以燕京路隶尚书省,西京及山后诸部族隶元帅府。乃还军,遂伐江南。既渡淮,以书责让宋人,宋人答书乞加宽宥。宗弼令宋主遣信臣来禀议,宋主乞“先敛兵,许弊邑拜表阙下”,宗弼以便宜约以画淮水为界。上遣护卫将军撒改往军中劳之。


从这里,我们可以寻找到一些微妙的东西,首先,宗弼这次南征,真正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消灭南宋?宗弼毕竟是出色统帅,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派大军进攻两淮的后果是什么?当时,吴家军在川陕,岳家军在河南,韩家军在淮东,刘锜守顺昌,张俊和杨沂中在淮西,宗弼在把他们全部消灭前,想灭亡南宋是不可能的,万一金兵在两淮限于苦战,吴家军进攻关中,岳家军进攻中原,韩家军进军齐鲁,那后果是什么,宗弼想必非常清楚。再说,自建炎四年以来,宗弼和宋军多次苦战,已经吃到了苦头,他再好战,也不会如此鲁莽地定一战而取南宋。



而且,有趣的是,“既渡淮,以书责让宋人,宋人答书乞加宽宥”,这对好战的宗弼来说,还真是少有的事情,而且再“宋主乞‘先敛兵,许弊邑拜表阙下’,宗弼以便宜约以画淮水为界。’无论如何,宗弼如果真想灭亡南宋,这个转变也太快了吧?而且,在答应宋朝求和后,“上遣护卫将军撒改往军中劳之”,并无半分责怪宗弼擅自答应议和或者说他专权之举。所以,如果没有别的原因,我的推测是,这次宗弼的进军,只是为了以战求和!而不是说他有力量消灭南宋。而一向好战的宗弼选择以战求和,最大的原因就是金国力量枯竭,无力与南宋抗衡了。


《金史 郦琼》传有这样一段记载:“及宗弼问琼以江南成败,谁敢相拒者。琼曰:“江南军势怯弱,皆败亡之余,又无良帅,何以御我。颇闻秦桧当国用事。桧,老儒,所谓亡国之大夫,兢兢自守,惟颠覆是惧。吾以大军临之,彼之君臣,方且心破胆裂,将哀鸣不暇,盖伤弓之鸟可以虚弦下也。”既而江南果称臣,宗弼喜琼为知言。”


在这里,有个问题,既然南宋真如琼所说的不堪,宗弼应该轻松获胜才对,但事实上,宗弼只是跟宋朝议和,通过和议获取许多军事上得不到的利益。但为何宗弼还会“喜琼为知言”呢?我们需要注意这句“吾以大军临之,彼之君臣,方且心破胆裂,将哀鸣不暇,盖伤弓之鸟可以虚弦下也”,这句话的真正意思,不是只要金国大兵一出,南宋就会投降,而是在暗示宗弼可以以战求和,而结果“江南果称臣”,宗弼获得军事上得不到的利益,才会“喜”。


而在事实上,这次金兵的入侵也很奇怪,柘皋一战,精锐金国骑兵居然被王德和杨沂中他们所败。尽管王杨两人也算是名将,而且有刘锜帮助,但他们部下,是刚刚组建不久的禁军以及张俊的部下,并非精锐,(刘锜所部兵数极少,顺昌之战,能战者不过数千人)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久历沙场岳韩吴三军,金兵居然被打败了,而且,尽管后期金兵反败为胜,也挫败了张俊所部,但刘锜所部依旧苦撑,韩世忠安然撤退,岳飞正加紧赶来,最终金兵是主动撤退,成败之数,由此可见了。


其实,当时不仅在南边战线,在西方和北方战线,金国也讨不了好。绍兴九年(1139)年,西夏乘折可求新丧,进攻府州,得府州。同年冬,海上义士张青自海上至辽东,称南师,攻占苏州(辽宁金县)。中原人被虏在辽者,纷纷起兵响应。金万户胡沙虎率骑兵北攻蒙古,粮尽而还。蒙古追击在上京(内蒙古巴林左旗南)西北之海岭打败金军。此外,从1142年宋奉金命攻高丽,无功。高丽降金,受册封中可以看出,在1140年前后,高丽也是不臣于金国了。由此可见,在当时,金国确实到了一个山穷水尽的地步,南宋这个时候不全力北伐,可谓错失良机了。


很多人认为金宋绍兴和议,是实力均衡下的条约。其实自绍兴和约签订以来,金国二十多年不再进攻南宋,非不为也,是不能也,无力也。金国是全民皆兵制,“加之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 兵志),对于他们来说,一旦征战,他们根本无法生产,只能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连征战而无所得,这样生产固然荒废,金兵也无以存活。


南宋腐败不假,但金国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由于女真的入侵和破坏,中原生产力之倒退,是难以统计的。到金朝灭北宋30多年后,整个辖区总户只有300多万(参看王育民《金代户口问题析疑》,载《中国史研究》1990年第4期)。发动攻宋战争之初,金朝辖区估计不过100多万户,以一户五口计算,大约仅五六百万口而已。(《金史》卷四十六《食货志•户口》。)而北宋灭亡之前,光河北一地,人口就不下千万!(《宋朝事实类苑》卷8引《魏王别录》载:庆历八年, 河北发生大水灾,韩琦竭力营救赈济。次年朝廷下诏嘉奖说:"河北都转运司奏,去年河北艰食,人户流亡,卿多方擘画,全活人命及七百万,并归本业。"《韩魏公集》卷13《家传》所载略同,只是数字比较含糊:"全活人命及五七百万。"当时河北户数,据欧阳修庆历五年言为705700户(注:《欧阳修全集•河北奏草》卷下《论河北财产上时相书》)。 若以700万人计,户均约9.9人;若取"五七百万"之中数600万人计, 户均约8.5人。实际上,受灾人口不可能是河北总人口, 也即河北人口及户均人口很可能比上述数字多些。)





《满清文字狱》



满清统治者的文字狱,特别是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彻底地销毁并歪曲篡改了不利于满清及其祖先金国女真人的史实。


四库全书》中所收的大部分的古籍都是经过篡改的,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与清代统治者利益相关的明朝人的文学和历史作品遭到大力剿灭,而且殃及北宋南宋。《四库全书》的编纂者对于反映民族矛盾、民族压迫和民族战斗精神的作品尽量摒弃和抽毁,对于不能不收录的名家名作则大肆篡改.


满清统治者及其御用奴才走狗文人们还恬不知耻地把那些曾被他们篡改歪曲作伪后才继续流传的正史(如《金史》,《明史》等)称为“良史”,以混淆视听,迷惑后世。


满清南侵以来,对中原华夏民族不但在军事上予以残酷杀戮,而且在经济上大肆掠夺破坏,尤有远见的是满清统治者大量炮制文字狱,大搞文化压迫,疯狂地销毁并篡改中国古代的史书典籍,企图歪曲掩盖真实的中国古代史


满清时期的文字狱是空前绝后的,而且随着统治的稳固而加深,越是统治稳定的时期,文字狱就越是登峰造极,至乾隆时期,以是无以附加的强化,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因此而扭曲变形,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奴才”文化!


满清统治时期的残酷“文字狱”使许多知识分子“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梁谋 ”,纷纷立下了“不当烈士”“当犬儒”的座右铭,中国文化人的气节从此每下愈况。


满清统治者长期推行的文字狱除了杀害了许多敢于记录传播真实史实的有良知的志士仁人,株连陷害了许多平民百姓,让汉族民众口不敢言,手不敢书地提心吊胆地做亡国奴,还培养了许多甘愿受满清统治者指使来肆意歪曲篡改史实的汉奸文人和走狗败类!


更可恨的是,满清统治者的文字狱,特别是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彻底地销毁并歪曲篡改了不利于满清及其祖先金国女真人的史实。


乾隆年间,满清统治者收缴全国的藏书,进行全面检查,不仅将不利于满清的文献史实被禁毁,连前人涉及契丹、女真、蒙古、辽金元的正史中的文字都要进行篡改和歪曲“加工改造”。

乾隆时被销毁的中国历代流传的史书典籍“将近三千余种,六、七万卷以上,种数几与四库现收书相埒”。

历史学家吴晗说过“满清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


连宋应星的科技著作《天工开物》也因为有碍于愚民而禁毁.文字狱如此之彻底,一篇吴三桂的“反满檄文”,一本《扬州十日记》,一本《嘉定屠城记略》,竟在中华本土湮灭二百多年,二百多年后才从日本找出来!所“汉化”深者:尤其中华士人之民族意识!较之前代的外族统治者,更加阴险、卑劣、刻毒!


难怪鲁迅先生说:“对我最初的提醒了满汉的界限的不是书,是辫子,是砍了我们汉人祖先的许多的头,这才种定了的,到我们有知识的时候大家早忘了血史。”


这些无疑是对中华文化的严重摧残,无疑是一场持续时间特别长的文化浩劫,后世只有文革可以与之相比,但文革仅仅只持续了十年,而满清统治者推行的文字狱却持续了二三百年!


以至于中华民族后世子孙很难再可以见到真实记载他们先人史实事迹的史书!


以至于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许多史书(包括所谓的正史——《二十四史》)其实都是被满清统治者的走狗御用文人们“加工”篡改过的,其中不乏虚实难辨之处。



《网友评论》


岳家军的后勤补给依靠后方,受高宗和秦桧的控扼,并不是一直完全独立的地方军阀武装。即使岳飞已经察觉到下诏回师的结果不免一死,他也不可能违抗皇命,据收复的失地而自立。如果南宋政府再以抗命为由宣布岳家军是叛军,岳家军将腹背受敌,而一支腹背受敌又没有后勤补给的军队,除了失败没有第二种命运。无论对岳飞的心理动机如何妄家揣测,认为岳飞愚忠也好,认为岳飞不忍将士蒙上叛军恶名最后孤立无援而战死也好,或者以小人之心揣测岳飞是沽名钓誉之徒,这和他的智慧谋略都没有关系。


再说一句,岳飞心理动机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即使如人所说是不惜搭上性命沽名钓誉,他曾经为一个民族和国家所作出的贡献依旧值得我们崇敬。没有像他一样为宋朝出生入死的将士,一个最具有近代品质的宋代要比实际上缩短一百多年,那对中国文明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



岳飞是皇帝连发12道金牌才回去的,

开始时他还不回去,可后来皇帝连连发金牌,

他就是不回去又能怎样,他的军队厉害,

可要他长趋直入,灭了金国却不可能,

他最多也不过是守守城池,或收复点失地,

岳飞并没有通天的本事,这点大家应该明白,不要神话一个人,

岳飞尽自己能力去抗金,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皇帝要他回去,上面催的紧,金牌连连发,

然后没有粮草给养,孤军作战,能有什么前途

如果是楼上那几位人的话,只怕皇帝不发金牌就已经洗手不干了,

他们在外面死撑,而自己的皇帝不但没有句好话还要他们不要打了,

这种气一般的人受不了的,岳飞却苦苦支撑着,不为自己,不为皇帝

只为了大宋的百姓不受异族人的虐待,这点大家应该记得蒙古兵统一后

把人分为几类,大屠杀如扬州三日不戒刀杀了多少人

满清入关时,也杀了多少人,如剃发令等,不是战场上杀的人,而是杀手无寸铁的百姓,

岳飞只是为了黎民百姓,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即使岳飞灭了金国,

也不一定抵挡得住蒙古大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只有自己多经历些事,就不会妄加评论别人了,如果你们在那个时代,

只怕你们全当了秦桧一样的人,因为秦桧他聪明啊,他识时务啊,正适合

你们这些人了



嘿嘿,莫说岳飞,无论谁本事再大,也逃不过后世名嘴们的挞伐,正所谓舌头根子压死人!你们是真正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岳飞故意的找死,这倒也不错。明知道是死,但还是要回去,因为没得选择,怎么选择横竖都是个死!躲得一时,逃不过后世!


自救,可以呀!扔下大军不管,挂印封金,或遁匿山林或避居海外,保全自家性命没有啥问题。可这样,我倒问了,名嘴们该说什么,如何评论?是不是又要骂他不负责任、软骨头之类?


为黎民苍生,这会儿打你们嘴里说出来多好听阿!如果岳飞成事了,而后来的岳家王朝也一样的腐败堕落。名嘴们,你们是不是又要清算下“暴君”岳飞的帐啦?是不是要骂他不忠不孝,为一己私利,只想面南背北,罔顾黎民苍生啊?


如果岳飞没能成事,跟杨幺一样了,绝对死路一条。当世骂名是少不了的,后世不定哪个有闲的翻出来,少不了叫骂一番。


要是跟李自成一样了,不但自己玩儿完,也搞垮了大宋,金人统一华夏。嘿嘿,这会儿由该如何评价,去看看李自成挨的骂,也能猜出个大概。


要是学吴三桂降金呢?我相信宗弼会很高兴收留岳飞,然后用他扫荡南宋。最后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当世后世,千古骂名。


哎,岳鹏举呦,反正后世都要挨骂,干脆选个对当时最有利的呗。不过,我忘了,岳飞终归是岳飞,英雄终究是英雄,他不是利己的颓废青年,也不是毫无立场的随风倒。



岳飞无论操守.抱负.谋略都堪称名将风范。其抉择乃历史的必然




秦桧所谓“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完全就是秦桧当年在金国为奴时的主子完颜昌(挞懒)提出的,和岳飞这种不战而削弱金国实力的主张是针锋相对的。秦桧就算不是完颜昌派出卧底的奸细,也肯定是决策完全错误的奸臣(至少类似黄潜善,汪伯彦,贾似道)。


回到1140年,当时兀术先在开封正南(偏东)的顺昌败于八字军刘錡,后于开封西南的郾城颖昌败于岳飞的岳家军,唯独战胜了开封东南面的张俊一军(毫州宿州一带),金军被压缩到开封东部和北部。这说明1140年金军的战力还在三路里最弱的张俊一军之上,但已低于岳家军。


到了1141年,兀术根本没敢招惹岳飞。在岳家军根本未参战的情况下,兀术在最弱的张俊那里都差点玩完:张俊加刘錡则兀术败,张俊不加刘錡则兀术胜。兀术当时是无可争辩的金军总指挥(金军的前几个主帅完颜宗望、完颜宗辅、完颜宗翰已病故,完颜昌被兀术所杀),其所部就是金国最精锐的部队,最精锐的部队还就这两下子,不议和那是找死。


如果高宗真的不顾忌兀术手中的生母韦氏,放手让岳飞,刘錡,韩世忠以及汉中的吴家军全面出击的话,加上金国的汉人全面造反(不用打仗,只要为岳飞,刘錡,韩世忠等军提供粮草和向导就行了),完颜氏大势已去。


我认为,明太祖1368年收复燕京一事,宋高宗在1140---1141年实际上完全可以提早两百多年做到。但是,宋高宗是个太监,让一个太监掌握最高权力是件可悲的事,这是对所有汉人而言,不只对岳飞而言。


最近翻案妖风盛行,我看针锋相对地应该把宋高宗这个太监弄到岳王庙去跪下,

免得某些反传统人士老是说中国人向来“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皇帝是垃圾,一样得倒掉。


岳飞终归是岳飞,英雄终究是英雄,他不是利己的颓废青年,也不是毫无立场的随风倒。

那些整天上网没事做,要不就是什么历史知道都不知道的人,每天在网上乱吼。看得多憋气。

希望中华儿女们牢记几千年来的民族英雄们为国为民所做的贡献,不要辱没了先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