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物仿制村的“从良”梦 专家曾80万购赝品(ZT)

tongange803 收藏 0 41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1_12_65045_10265045.jpg[/img] 光影之下的古战马 点睛 最多的时候,南石山村生产的仿古唐三彩,80%以上被当作真品出售。农民们烧出来的陶俑,甚至让故宫博物院里的专家掀起一场“抢救性收购”,但当地农民赚的也只是做个袜子编个筐般的辛苦钱。如今,洛阳市政府希望将这一手艺打造成阳光产业,以开发河南的文化资源。 南石山,这个黄河岸边原本寂寂无名


一个文物仿制村的“从良”梦 专家曾80万购赝品(ZT)



光影之下的古战马



点睛


最多的时候,南石山村生产的仿古唐三彩,80%以上被当作真品出售。农民们烧出来的陶俑,甚至让故宫博物院里的专家掀起一场“抢救性收购”,但当地农民赚的也只是做个袜子编个筐般的辛苦钱。如今,洛阳市政府希望将这一手艺打造成阳光产业,以开发河南的文化资源。


南石山,这个黄河岸边原本寂寂无名的小村,因为一次挖掘和一个名为高良田的农民,从1920年左右开始,被视为中国唐三彩复活之地,名闻天下。


二十多年前,这个村子最鼎盛的时候,一度供应了全国80%以上的新工艺唐三彩


在开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国第四次文物仿制浪潮中,这个村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贩子。农民们烧出来的陶俑,甚至让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里的专家也“打了眼”,掀起一场“抢救性收购”。一个广为接受的说法是,最多的时候,这个村子制造的仿古工艺唐三彩,80%以上进入了鱼龙混杂的文物市场,导演着一幕幕有人哭有人笑的悲喜剧。


传奇事


在洛阳,很多人会告诉你这样一句俗语:“生在苏杭,死葬北邙”。


位处九朝古都洛阳以北的邙山,自东周以来即为历代帝王及达官贵人的殡葬风水宝地,民间则有“邙山墓多无卧牛之地”之说。


南石山村正处北邙腹地。清朝末年修筑汴洛铁路,勘探路基时发掘出的许多色彩斑斓的釉陶器物,让这个小村轰动一时----这些器物经当时国内著名的考古学家罗振玉和王国维研究鉴定,确认为已失传千年的唐三彩。


一股唐三彩收藏热随之在当时的中国兴起,这给擅长修补文物的南石山村农民带来了机会。


进入1920年代,出土的“唐三彩”告罄,南石山人的修补生意渐渐冷落。


这时,高家族谱上位列27代一个名叫高良田的农民,从长期的修补中琢磨出一条新路:他成功地仿制了唐三彩。自此,南石山村成了“唐三彩”工艺的复活地,名噪天下。


“唐三彩是低温釉陶,容易破损。”南石山村唐三彩艺人高水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高在村里高家族谱上列第30代,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他在1984年开始起步的作坊,如今已成为南石山村最大的唐三彩生产企业。


这个与唐三彩结下不解之缘的小村,七十多年之后,再一次因为文物界的一桩公案,成为关注的焦点。


1994年夏,北京潘家园古玩交易市场上悄然出现了一批“北魏陶俑”。北魏陶俑出土甚少,这些外表斑驳的陶俑,很快引起了收藏者的关注。


几家国家级的博物馆,则迅速拨专款对其进行“抢救性收购”。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吕济民后来在央视回忆说,“历史博物馆买了三次,故宫买了两次。中国历史博物馆花了八十万,故宫呢花了十万吧。”


权威博物馆的举措,引燃了民间收藏者的抢购热情。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向来稀少的陶俑,这一次却似乎总也买不完。而且与以往越买越贵的趋势不同,价格也一直波澜不惊。


这引起了文博部门的警觉。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出来的结果让人啼笑皆非:所谓的北魏陶俑,其实是河南省孟津县一帮农民的仿作,其中一部分即来自南石山村。


参与者之一高水旺,则虚惊一场,遭遇了四天拘留的无妄之灾,却也让他一时名声大噪。《谁在收藏中国》的作者吴树在他的书中讲述了这个故事。他感慨道: “为什么面对制假者,那么多国宝级专家竟会屡屡大跌眼镜?为什么高科技仪器在一些文化水平并不高的农民眼里,如同一堆破铜烂铁,不堪一击?究竟是仪器的科技含量低下还是它的数据库过于单薄?抑或专家们知识更新的速度太慢,不足以对抗制假者的智能?也许都不是,这只是上帝给尚且贫困的农民兄弟留下了一条生财之道罢了!”


泛滥时

传奇在收藏界流传,而普通民众,他们和南石山村的联系,则是旅游景点和工艺美术店里那些色泽异常鲜亮的新工艺唐三彩。


唐三彩在1920年“复活”之后,它的制作工艺又因为战乱和“文革”,两次失传然后“复活”。“改革开放之后,村里的唐三彩开始了‘跨越式发展’。”南石山村村委会主任高四季说。


1984年,高水旺兄弟姐妹四个,创办了村里第一个私人唐三彩厂。两年之后,这个只有三百多户的村庄,生产唐三彩的,已经有了一百多家,家庭小作坊、私人小企业、合作小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此时大量生产的,均为新工艺唐三彩。新工艺唐三彩使用现代电炉烧制,门槛低,色泽鲜艳。“光业务员就有一百多个,除了西藏,全国各地都跑遍了。”高四季回忆当时的盛况。


让生产企业急剧增长的,正是唐三彩的高额利润和这个行业的低门槛。“刚开始的时候,成本不过2块钱,但是能卖20块。”


高水旺回忆,慢慢地,周边的村子里一下子也冒出了无数的唐三彩厂。而在城里面,一些大企业也瞄上了唐三彩。“矿山机械厂,拖拉机厂,相关的不相关的,都垒了窑,烧起了唐三彩。”


到1990年,这个产业的快速膨胀已经成了一种灾难。由于小作坊、小企业规模不等,水平和质量有高有低,销售途径混乱,许多农民沿路搭摊设点,沿街叫卖,竞相压价,原本颇为神秘的“唐三彩”,沦为“马路商品”、“地摊商品”。


高水旺那几年所感受的变化是:一开始的时候,是先付款再发货;后来是先发货再付款;到后来,干脆成了先发货,卖完了再付款。


从1990年开始,大量小作坊、小工厂倒闭,存活者也多数转向仿古唐三彩。如今,南石山村的72家企业中,生产仿古工艺的有44家,新工艺的有28家。


与新工艺唐三彩机器灌浆不同,仿古唐三彩须手工制坯,并经两次烧制后,还需埋入土内做旧,出厂时色彩斑驳,宛若刚出土的文物。


也恰在此时,中国开始兴起一股收藏热。一匹被盗出土35厘米高的唐三彩马,在黑市上可以卖到数十万元。


南石山村农民做出来的这些看似古董的工艺品,因此受到了各路文物贩子的欢迎。最多的时候,南石山村生产的仿古唐三彩,80%以上被贩子买去之后,当作真品出售。


“那时候人们鉴别能力还不高。我们拿这些贩子也没办法。”高水旺颇感无奈。


而之于当地农民而言,不管外面市场如何刀光剑影、滩险水深,做仿古文物,便只如别处农民做个袜子编个筐,赚的也只是辛苦钱。


“从良”梦


“我们希望把唐三彩打造成一个阳光产业。”洛阳市委宣传部官员对记者说。当地两三年前即已萌生的唐三彩“从良”梦,今年开始有了具体的举措。


“市委一下来了三个常委。”今天,许多村民仍津津乐道于一个多月前当地市委书记及两位常委的造访。


相比十余年前,这个文物仿制村的环境已然变化。


变化之一来源于他们的省委书记徐光春。这位长期浸淫于媒体与宣传机构的官员,上任伊始即提出“构建文化强省”战略。在这位主政者看来,“伸手一摸就是两汉文化,两脚一踩就是秦砖汉瓦”的河南,文化资源“总体来说开发不够、利用不够”。


到2009年,作为这一战略的深入,推动洛阳唐三彩特色文化产业区块被写入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


而消费者的鉴别能力则在迅速提高。“现在那些文物贩子,已经不太容易把它们当作真品卖了。”高水旺说。


“这个产业长期各自为政,低价倾销,小作坊式的生产很难担当唐三彩产业化的重任。”洛阳市委宣传部的官员说。他所在的这个部门负责制定文化产业的政策----河南省各级党委的宣传部门,在全国少有地握有对某一产业----具体而言就是文化产业----的决策权。


高水旺的九朝文物复制品公司,让他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坐落于东周王城遗址对面的唐宝斋,是九朝在洛阳的销售点。在这个布置得宛若唐三彩博物馆的商店里,记者看到,一尊98厘米高的高仿彩绘牵马胡俑,标价 15万;一尊40厘米高的高仿彩绘合手胖俑,标价3.8万。而一些普通的仿古,价格也在数百元至上千元。相比别处,这里的价格要贵上数倍乃至数十倍。但生意却出奇得好----这家只有40名工人的企业,年销售额已在千万以上


管理者由是设想,仿制文物也应创立品牌,“每个仿制文物底座,都应该有仿制者的名字,创建大师的品牌效应。”而在经营上,他们则希望集团化,统一商标,统一售后,提高档次,做大做强。


这一切,他们谓之打造阳光产业。


事实上,仿制文物的规范,一直是业内悬而未决的老大难。


曾有调查,年交易额逾10亿元人民币的北京文物市场流通的所谓古董,有九成以上是赝品。


有鉴于此,相关部门亦曾采取措施:如北京市文物局规定文物仿制品一律要标明“新工艺品”字样,江苏省规定文物仿制品“必须有明确的标识”,文物仿制品市场的清理也一度成为国家文物局的整顿重点。


但市场监管仍存巨大“真空”。从国家层面,文物仿制品并非文物,不归文物部门管辖。而随着原本应牵头制定管理办法的轻工业部的取消,这一领域已然成为监管空白。


“确实很难。正因为此,我们之前也酝酿了很久。”市委宣传部的官员说。


而在南石山村,众多村民依然热衷于向来访者讲述,他们生产的唐三彩,如何被别人当作文物贩卖。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