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土肥川

绺子 收藏 5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叮咚!” 阴暗潮湿的山洞里传来山水滴落的清脆响声,水滴石穿,地上遍布坑坑洼洼,好像夜空璀璨的星辰。 “哗”的一声,明显是有人涉水趟过。随着脚步声愈来愈向洞里传去,转过一个突出的崖角之后,洞里的景色一览无余。 这景色说不上有多美丽,令人回味无穷。而是洞里竟然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叮咚!”


阴暗潮湿的山洞里传来山水滴落的清脆响声,水滴石穿,地上遍布坑坑洼洼,好像夜空璀璨的星辰。


“哗”的一声,明显是有人涉水趟过。随着脚步声愈来愈向洞里传去,转过一个突出的崖角之后,洞里的景色一览无余。


这景色说不上有多美丽,令人回味无穷。而是洞里竟然有一盏煤油灯,一台无线电报机。电报机上布满了灰白色的蛛网,显然这台机器很久没用过了。煤油灯的火光闪烁不定,忽明忽暗。柔细的绒棉灯芯在酒精燃烧之下,渐渐发黑。


“没被人发现吧!”昏暗中,忽然传来沙哑深沉的说话声。


在电报机前,一个黑衣男子负着双手,头戴黑色毡帽,从背后看似乎此人城府极深。


“没人发现。”来人低声答道。


来人走路有些气喘,喝了口水说道:“土肥太君,东条太君吩咐我把这份情报交予您,请您务必发回关东情报部!”


说话之人正是刘贵,他知道,最近根据地的排查极为严格,军部设在程峰这个师,从军长以下,无论何人作息时间包括出入记录都会做调查,一旦说不上是为何原因找不到人的,便要接受调查。


当然,他并不以为这种做法是为了抓出自家这伙特务,按他所想,只不过是日伪军的清剿多了,军队高层制定的一种有备无患的防止日伪情报人员混入根据地。


他更不知道,是胡龙在调查他们,而且离死翘翘的日子不远了。


刘贵这人有点夜郎自大,东条一郎早就提醒他过,最近风声不大对,要时时小心。但他嘴上虽然应着,打心眼里却是瞧不起倭国来的日本人。


照他的说法:俺这条走的是曲线救国,打进你的情报部门,偷窃你的机密文件,在必要时刻给你一击。况且,委曲求全的投靠你,不是还能泡你们日本的妞,花你们的钱给自己国家的人民增加收入吗,像土八路一样穿的破破烂烂,没吃没喝的,这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其实不光他一人这样想,大多数当汉奸的都是同一种心思,啥叫曲线救国,咱们中国的经济、军事实力都比不上人家,只有先给小日本甜头了,等到必要的时机夺他的武器给来个里外开花,你们这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懂个屁!人家春秋霸主勾践卧薪尝胆还不是像这样子!


这想法根本是他的一家之辞,勾践虽然是因卧薪尝胆成为了春秋五霸之一,但是他的国家毕竟没有灭亡,自己给吴王夫差当奴役,越过国内还有一帮忠心的大臣执掌内政,还有大将掌管军队,就算夫差把他给杀了,只要还有国就还有新的国王。


而日本的侵略就不一样了,它是外族侵略,它的目的就是夺得中国的领土资源,使中华五千年历史淹没,最终成为日本的文化,你若学勾践的卧薪尝胆,他巴不得呢,但你若最后想起来再反抗,那是想都别想了,外族入侵会让你保留自己的军队吗


。刘贵是借买日用品的机会溜出来的 ,这也是没法,换做以前,刘贵他们随便进出根据地也没人检查。


“刘贵,东条一郎有没有跟你说过如今根据地内的反常现象。”土肥川一脸横肉,嘴角抖动一下也显得凶狠无比。


他是东条一郎的校友兼师哥,和东条是上下属关系,他潜伏在杨靖宇第一路军的根据地内,表面身份是个卖杂货的商人。


他负责把东条一郎给他的消息用发电报的方式传回情报部,让情报部人员对抗联的战斗特点、战术布置迅速做出分析,来为日军清剿抗联做出良好的计划。


“说了,但这有什么,只是我们皇军的声威浩大,吓破了他们的胆罢了!”刘贵不以为然,对日本人大拍马屁。


土肥川嘿嘿笑了两声,突然间神色大变,双眼直盯着洞口,犹如一具魔神。


刘贵大骇,惊道:“怎么了,土肥太君!”自然而然的别过头去。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驰而来,听动静似乎有很多人。


“幺西,刘贵,你把抗联的人给引来了!”土肥川大怒,恨不得将刘贵撕成两半。


“太君……太君……这可不关我的事……”


刘贵惊慌失措,他实在不晓得这伙人是怎么发现他来这的。自己一路来并没有发现人跟踪,而且自己外出的理由很充分啊,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他想错了,胡龙早就盯上他了,他所说要买的日用品只是一个借口,其实根本不用买。他不会想到,胡龙竟然仔细到连他的生活用品也会去检查,作为怀疑对象,胡龙派人跟踪了他,一旦发现所说并不是买所谓的生活用品,便立马实施抓捕。


而跟踪的那人是胡强国,哪会让刘贵给发现了。


“你们被抓了!”随着脚步声渐近,土肥川两人束手无策,刚想拔枪打算给拼了,却立即被冲上来的两个士兵缴了械,反抗又挣脱不得。


刘贵暗骂:“操你姥姥的,这个兵蛋子力气咋比你爷爷还大,爷爷好歹也是个连长!”


“呵呵,一连长,别来无恙啊!”


一个身影出现,正是实行抓捕计划的胡龙。


“是你!”刘贵心里大惊,他想不明白,这个胡子咋会抓了自己,更想不明白,杨靖宇咋会让新加入的一群胡子来抓自己,难道就如此放心。


“哈哈,一连长没想到啊,你这么壮实的汉子咋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连我手下的两个弟兄也能瞬间制服你们。”胡龙打了个哈哈,话中充满了讽刺。


刘贵无言,这胡子抓了自己还要讽刺自己啊,真是颜面尽失了。


“咦,这位是……”胡龙一副见到天外来客的模样,似乎极为惊讶。


“八嘎,你的抗联抓了我,难道就不怕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报复!”土肥川此时被胡龙收下一个粗犷的士兵用麻绳绑住,却仍不忘威胁胡龙。


“操你姥姥的,你他妈的小鬼子咋这么不老实!”


那个粗犷的士兵一听这话大怒:小日本被抓竟然还敢嘴硬,真他娘活的不耐烦了!士兵宽大的手掌狠狠地摁住土肥川的后颈,猛地往他的下阴踹了一脚。


这脚够狠,土肥川顿时捂住自己的裤裆,大汗如同黄豆般滚落下来,“啊咿哦哦……”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