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十七 我们俩去区里的新华书店

梅戈 收藏 2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吃过早饭,我心里又像长了草似的,怎么也在家里呆不住了,放下饭碗站起来我就对韩峰说了一句:“我出去了,下午回来,你中午自己在家吃饭吧!” 韩峰一边捡桌上的碗筷,一边嘟囔了一句:“整天就知道往外跑,一点儿活儿你也不干了,以后我再也不给你在家里打掩护了!” 我轻轻一笑,根本就没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吃过早饭,我心里又像长了草似的,怎么也在家里呆不住了,放下饭碗站起来我就对韩峰说了一句:“我出去了,下午回来,你中午自己在家吃饭吧!”

韩峰一边捡桌上的碗筷,一边嘟囔了一句:“整天就知道往外跑,一点儿活儿你也不干了,以后我再也不给你在家里打掩护了!”

我轻轻一笑,根本就没在意韩峰的话,我知道韩峰说是说,但关键时刻他还是会掩护我,所以我把门帘一挑,出了厨房就直接走出了家门。

但等我走到邢立强家楼下我才猛然想起来,今天是邢立强他们去报到的日子,现在他根本就不会在家,要是等他回来,就是回来的快的话,他也得下午一两点钟才能到家。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转身就向楼群外走,准备去黄海东家找到黄海东后一起去找宋建国。就在这时,我转身还没走两三步,一个女声大声喊着我:“韩永,韩永!”

这声音清脆悦耳,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张红雅,所以我一边笑着转过身,一边答道:“有!”

张红雅这时正骑车朝我过来,一听见我喊有,扑哧一声就笑了:“韩永,你怎么那么逗啊?!答应就答应呗,答什么有啊?!好像《三进山城》里喊刁得胜是的!”

我呵呵笑着瞧着她,她就到了我身边,我问道:“这么早出去干嘛?去学校搞卫生啊?!”

“去你的,尽胡说八道,难道除了去学校搞假积极,我就不能干点儿别的?”

“我想不出来你能干什么!”我故意逗着她道。

张红雅瞧了瞧我:“你能这么早来找人,我就能去干点儿别的!怎么着?你要找的人不在?!我从那边一骑过来就看见转身要向回走,看样子你是白跑的战士,磨鞋底儿了吧?”

我白了她一眼,张红雅始终是笑吟吟的,我故意扶着她的车把道:“我忘了他今天去报到,走到他家楼下才想起来,所以我准备去另做打算!”

张红雅听罢立刻笑容满面,道:“韩永,如果你不介意,咱们俩一起去新华书店吧,我想去那里买两本小说看,这两天在家闲着也没事干,怪闷的!”

对于她这个提议,我马上来了兴趣,问她:“你想去买什么小说?”

“我想去买本《红岩》,前几天跟别人借了一本,才看了一半她就又要走了,正瞧的感兴趣呢,当时我就觉得挺扫兴的,所以我今天去买一本回来瞧!”

“那你那朋友真不够意思,怎么也得等你瞧完再要啊!”我依旧逗着她道。

“才不像你想的呢!”张红雅骑在车上瞪着我,“她那书也是借的,人家跟她要,她自然就得跟我要,不过没关系,我买回来瞧比借着瞧好!”

我呵呵一笑:“《红岩》写的是很好,可我爱看打仗的!”

“嘻嘻,那没关系,我家里有本《战斗的青春》,雪克写的,你看过没?抗战打日本的,书中的情节什么的都写的特好,让人看了荡气回肠,我看了觉得挺过瘾,是一宿没睡,一气儿看完的,等咱们买书回来,你跟着我去我们家,在我家楼下等着我,我去上去给你拿下来!”

看着张红雅的意思,我感觉她是很想让我跟她一起去新华书店,但我不能就这么轻易答应她,得吊吊她的胃口,所以我马上改过口来说:“那书听你一说,我倒是很想看,也的确是没看过,可我约了其他哥儿们,你还是自己去吧,那书你开学时带给我好不好?”

张红雅看我刚才有点儿想去的意思,现在又说有别的事,脸上登时有点儿不高兴:“你看你,让你陪我去趟新华书店你都这事那事,怎么那么事儿多啊?!告诉你,你昨天把我撞得特痛,到现在还疼着呢!你现在要么陪我去新华书店,要么就送我去医院检查,不然……”张红雅一时没想好不然怎么着,说到不然时就停了下来。

看着她开始胡搅蛮缠,我笑了。张红雅顿时又红了脸:“好啊,你还笑!小心我……”说到这里她又不知道该如何了。我瞅着她觉得不能再逗她了,就笑着道:“好了,好了,我陪你去还不成吗?不过你不许再威胁我,如果你再威胁我,我就说什么也不去了!”

一听我说去,张红雅立刻眉开眼笑了:“我哪里威胁你了?!我只不过、只不过……”她眼珠转了转,“你跟我去就行了!”说着话,张红雅就下了车,直接把车交给了我。

“好啊!原来是自己想偷懒,让我好带着你!”我一边接车,一边又和她玩笑道。

“呵呵!你就带着我吧,又不是太远,何况我还借书给你看呢!”

“那这代价可不算小,我得付出多大劳动啊!”我一边和她贫着,一边推起了车。

“没关系,一会儿到新华书店那儿有个小饭馆,那里的炸糕特好吃,我请你吃一个!”

等我推起车,飞身上好,张红雅跑了两步,一纵身就上了车后架,那身子轻盈的让我不禁赞道:“这技术真不错,你上来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张红雅嘻嘻笑道:“告诉你吧,我练过两年体操,这上个车算什么事儿啊,太小菜了!”

听她说练过体操我忍不住问她:“那为什么不练了?怪不得昨天你上车我就感觉你和别人不一样,原来是个练家子!”

“太苦了,也耽误学习,所以练了两年多我就没再去!”张红雅不理会我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和我说道。

“哦!那可有点儿可惜,弄不好你练出来还能拿个世界冠军什么的!”

“呵呵,算了吧,你以为世界冠军那么好拿?能在市里拿个奖就很不错了,如果再想到省里拿个名次,那可得下好大几年的苦功夫,可练这个的人练几年都是一身的毛病,韧带拉伤,肌肉扭伤,那都是小毛病,有些病你恐怕听都没听见过!”张红雅说完叹了一口气。

“那照你这么说,还是不练的好!为了个什么冠军,落一身病也不值!”听张红雅如此说,我心里对练体操的人充满了同情。

“这话你说的对,所以我练了两年也没练出什么就不练了,不过基本功还没丢下!”

“呵呵,那你哪天有时间给我连连看怎么样?”

“美的你,你以为说练就能练?我还得做做准备呢!最起码是拉拉腿,下下腰,那滋味不好受不说,还得有人帮着,你说的到轻巧!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容易的事?”

“呵呵,你说的也是,那就算了!”

张红雅见我说算了趁机换了立刻一个话题:“韩永,你学习那么好,是团员吗?”

“呵呵,你真抬举我,我这学习虽然算是凑合,可因为在学校打了几回架又被拘留过,什么好事是也没我的份儿,这次赵老师让我担任学习委员,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上初三时那班主任对我是也不错,可那时大家都想着中考,其他的就顾不得了!所以我到现在只是个革命群众,何况在初中能入团的学生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张红雅坐在我身后嘿嘿一笑:“那以后有机会你想入团吗?”

我骑在车上想了一下道:“如果有机会,谁不想进步?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命!”

张红雅这时又是一笑:“如果有机会,我做你的入团介绍人好吗?”

“你是团员?”没想到张红雅又给了我一个惊奇。

“是!”张红雅立刻变得很严肃:“我初二就入团了,是我们年级的第一批团员。”

“你各方面都这么优秀,那怎么没去考市一中?”我诧异的问张红雅。

“我是报了市一中,可差几分,你也知道,不是那种特别的尖子,想考市一中很难的。”

我点点头,接过她的话头道:“是,咱们这边白沙这几所学校,教学质量、师资是都差一些,所以自己就更得努力!”

“可我语文的作文、数学的几何定理都是怎么学都学不好,差就差在那里了!”张红雅越说声音越低,声音里充满了惆怅。

“呵呵,”我赶紧调整了一下气氛:“那作文好办,多看书,多写多练,时间长了也就能写了,不信你就试试!”

“真的?!”张红雅声音里又有了喜悦。

“真的,不骗你!老师不也是那么说吗?!”我一脸严肃、郑重其事地回答道。

“那就好!我其实最头疼的也是作文,以后我就照着你说的这方法试试!”说着话,我们俩就到了新华书店门外,这时书店还没开门,门外拥拥挤挤地站着好几十人。张红雅跳下车,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还差五分钟,咱们得等会儿,你在这里锁车,我去买炸糕!”

我刚想拦住他,张红雅已经笑着跑走了。

功夫不大,新华书店开了门,拥挤在书店门口的人们蜂拥着涌进门,我抬头向张红雅跑去的饭馆看了看,没有张红雅的影子,可按道理她是早该出来了,因为这不过就是百十来米的距离,并且已经过了吃早点的时间,我心里不禁稍稍有些急,怎么那么慢啊?!但我还是又耐心地等了一分钟,张红雅的人影却还是没见出来,而再看那饭馆此时却是只有进的人没有出的人,好像里面是出了什么事,引得大家都进去看.。

“饭馆里面真出事了?会和张红雅有关吗?”一阵担心使得我顾不得开车锁,直接就朝饭馆跑了过去。

还没等我跑到饭馆门口,一阵吵嚷声就传了出来,首先传出来的是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我加塞怎么了?我就加塞了!你们能把我怎么着?今天你们要是不卖我,就谁也甭想买!今天这炸糕我是吃定了!”

“你加塞我们就是不卖你,你再闹我们就去派出所喊警察!你加塞还有理了?!”一个大嗓门女声跟着传了出来。

“警察怎么了?!警察也不能不让我吃炸糕!”还是那小青年的声音。

听着这吵嚷声,我松了口气,里面的事好像和张红雅没什么关系,我急忙收住脚推开饭馆的门,只见里面站着十几个人,一个半大小青年站在柜台前正和几个卖东西的大嫂、大婶吵架,我连忙四处瞧,张红雅这时正躲在一边不知道所措。

我几步走过去,问着张红雅道:“怎么了?怎么回事?”

张红雅一看我来了,急忙指着那小青年的背影道:“我们大家都好好地站着排队买炸糕,这人进来一看炸糕快没了就要加塞买,人家不卖他他就在这里吵着骂人家!”

我点点头,问张红雅:“该谁买了?”

“我前面还有一位老大爷和另外两个人,剩下就该我了!”

这时那吵骂着的小青年听着有人在打听着这事,就一面转过身来一面骂:“怎么着?有人想管闲事?活得……”我们俩的目光这时相遇了,“哦,是韩永,永哥!”这小青年一下认出了我,活得后面的字就没骂出来,我此刻也认出了对方——王金泉的死党兄弟张金亮。

我瞧了张金亮一眼,张金亮哆嗦了一下。

“你不知道买东西要排队吗?”我用眼睛瞪着他。

“不……,哦,知道!……”张金亮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在他跟着王金泉混之前他是跟着黑小子混的,上次我们暴打黑小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他在跟了王金泉之后也知道王金泉跟我的矛盾很深,也更知道王金泉目前是轻易不惹我,所以这时他心里很没谱,怕我下黑手打他,怕我打了他王金泉也未必给他出头,所以他此时慌的厉害。

“如果你知道排队就去排队,不想吃炸糕就赶紧出去,这里还有人等着呢!”我向前走了两步,尽量声音平和地对张金亮说道。

“是,是!”张金亮看我走上来慌的更厉害了.。

我没再理他,对饭馆里的人喊道:“没事了,大家还按刚才的队买东西吧!没事了!”

饭馆里的人看张金亮不再咋呼吵骂,而且吓得厉害,就都又笑着排起了队。……

等我和张红雅买好炸糕再看张金亮时,张金亮已经踪影不见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