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七

sipingtai 收藏 8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七

在南金巴的陆路桥头,YDNXY国的那个营在远程炮火的支援下,拼命阻击着前来接应被围武装的人马。面对强大的进攻,这个营的营长龟缩在掩体里,拼命呼叫着增援。漫天的炮火,汹涌的攻击,已经让他的精神几乎崩溃。一个半小时了,一个半小时在他来说就好像一个半世纪那么漫长。也难怪,面对着两面的夹击,任谁都会感觉力不从心的。其实他早就想逃跑了,但是上面下达任务的时候,三令五申下死命令,让自己坚守一整天。除非全部阵亡,否则军法从事。这样一来就算自己逃回去了,也是个死。而自己又不敢逃向别处,现在自己的家人在上司的手中,一旦自己逃跑,那么上司手上的自己的家人,肯定会变成刀下鬼。那俩个Z国来的指挥官,实在是太损了,做事从来都是这样随时随地的抓着别人的软肋。现在自己已经枪毙了两个临阵脱逃的连长了。虽说暂时震慑了那些已经动摇了的下属,使得他们暂时收回的企图狂奔而去的想法。但是谁能保证面临强大的打击下,自己手下的这些家伙,到时候不逃跑呢?

其实这个营长哆嗦很正常,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八百的军人。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英雄豪杰,只不过就是一个手里拿着枪,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龌龊鬼。

约翰斯米尔克实在是不明白,平常与自己对垒的YDNIXY国政府军,一触既溃,就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逃逸的时候,跑的比兔子快多了。可是这些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悍了,居然在强大的攻击下坚守了一个半小时。约翰斯米尔克看着进攻受阻,看着进攻人员损失惨重,让他愤怒不易他大骂道:“他妈的!就这么几个鸟人,我们居然奈何不了他们。这些家伙那倒是吸食了兴奋剂了不成?”

殷梓郴知道,这不是吃了什么兴奋剂,而是对面这些家伙的软肋捏在别人手里的结果。这些家伙现在敢不用命吗?看着暴怒的约翰斯米尔克说道:“稍安勿躁,这些家伙是被他们的上司控制住了自己的软肋了,他们敢不用命吗?不过依我看,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这些家伙就得全面崩溃。”

约翰斯米尔克疑惑的看着殷梓郴问道:“何以见得呢?”

殷梓郴冷冷的说道:“你看对面阵地上的那两个指挥官,你看他们是什么军衔?”

约翰斯米尔克透过高倍望远镜看了一下说:“应该是少尉!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殷梓郴说到:“对面现在最少部署了两个连的兵力,少尉指挥连级单位难到说正常吗?况且四十分钟之前,在指挥的这两个连的就不是这俩人。而是两个上尉军官。”

约翰斯米尔克不悦的说道:“这有什么不正常的,那俩上尉被咱们打死了,但是又不能没有指挥官,所以马上火线提拔下面的军官顶上去,以保证指挥顺畅。这种事情到那里都是这样,就算到咱们这里也是一样。”

殷梓郴白了一眼约翰斯米尔克说道:“那两个家伙是叫一个少校开枪打死的,也就是说那俩家伙临阵脱逃,或者是扰乱军心一类的事情,被执行战场纪律了。你还能看到那个少校吗,大概一个小时了,他就没有露过头。你在看那些阵地上的士兵,一个个惊慌失措,你觉得这样的军队现在还有心思继续作战吗?只要是再加一把火,对面的这些家伙会马上崩溃。”

约翰斯米尔克在高倍望远镜中仔细一看,乐了。还真是那么回事,也就是说再给他们点压力,那些家伙就会马上垮掉。这让约翰斯米尔克,不得不佩服殷梓郴的观察能力。

此时徐英杰和司马烁也在看着局势的发展,他俩知道陆路桥上守卫的那个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现在就在崩溃的边缘,只要是对手再稍微加点压力,马上就会全面崩溃。

司马烁笑呵呵的说道:“该动了吧?”

徐英杰点头说道:“恩!是该行动了。命令!一。一线做好准备,整体向南金巴地区快速运动。二。马上切断努巴萨的道路,截留对手的物资。切断加拉与南金巴的一切道路,防止对手由那里出逃。三。命令漫朵拉分兵一部,快速向果个方向挺进。马上执行!”

司马烁看着地图笑着说道:“咱俩也该到果个去了,那里才是正地方。一旦通往努巴萨的道路被切断,殷梓郴那个老狐狸,会马上反应过来,呵呵呵。。。。咱们可是不能给这个老狐狸机会。”

徐英杰说道:“走!”

俗话说的好,兵败如山倒。守卫南金巴陆路桥的那个营,再也支持不住了,士兵们根本不管军官们的威胁,起身拼命溃逃。有的士兵甚至是,向阻止自己逃跑的军官开枪。而那些军官此时也被裹挟着,向阵地外面逃去。

约翰斯米尔克并没有下令追击,而是马上命令手下,组织构筑陆路桥的防御阵地。以便接应到被围的武装后,阻击前来追击的对手。同时命令与包围圈中的武装联系,告知他们陆路桥已经占领,要他们马上向这里撤退。

殷梓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来到一处高地向包围圈方向,瞭望观察着。其实此时殷梓郴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占领陆路桥之后产生的。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可是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好。但是这种不好的直觉,却越来越紧迫。他本想静下心思来好好思考一下,分析一下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是纷乱的场面,响成一片的枪炮声,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心静。这时安排完一切的约翰斯米尔克也上来了,他举着高倍望远镜向远处看着,观察了一会他问手下:“咱们的物资跟上来了没有,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要是不到。咱们可是组织不起来阻击,那时弄不好会被对手所乘。”

那个手下说道:“前面的那批物资,跟咱们前后脚到达的。后面的那批物资,现在还没有到达。”

约翰斯米尔克不满的说道:“那你们没有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手下说道:“问了!他们说有一座桥,因承受不了重压,被整个压垮了,其中有一部物资车还掉河里被水冲走了,幸亏车上的人逃了出来,还好没出人命。现在正在加紧加固修理呢!”

约翰斯米尔克问道:“在什么地方断的,怎么不早报告。”

那个手下回答:“在加拉前面一点,那里有条河,大概距离加拉四五公里的地方。”

约翰斯米尔克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这屎堵屁股门了才说话,赶紧派车去接应,没了那些物资,咱这仗就别打算打了。”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殷梓郴,听到这些后马上意识到问题并不是那样简单。因为加拉的那所桥一个月前自己去过,到那里自己还特意下车看了看。殷梓郴清楚地记得,那所大桥,承载力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当时自己曾经看到过很多大型货车从上面走过,而且经常是在上面大型货车相对而行。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那些大型货车的载重加自重,不会低于三四十吨的,所以殷梓郴问道:“咱们运送物资的是什么车,有那么重?”

约翰斯米尔克回答道:“在这种破地方,咱们能用什么车,都是些载重四吨五吨的越野性能好的卡车。至于重量,算起来加上自重满载也就是十一二吨,这个破地方,连个结实的桥都找不到。”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殷梓郴心中一惊,他马上意识到要坏事,殷梓郴马上急急的说道:“不好!要坏事!”

约翰斯米尔克放下举着的望远镜,转头疑惑的问道:“什么要坏事?怎么了?”

殷梓郴阴沉着脸说道:“我们很有可能掉到对手事先设计好的圈套里面了,来人!地图!”一个手下马上掏出地图展开,殷梓郴指着地图继续说道:“马上派人抢占果个。”

约翰斯米尔克不解的看着殷梓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抢占果个干什么?”

殷梓郴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对手给我们设置了一个大大的圈套。首先是所谓的被包围,也就是我们要营救和接应的那些武装组织,本身就是一个假象。那是对手特地安排的,吸引我们上钩的饵料。其次就是加拉的那座桥,那个地方一个月前我去过,上面全重四五十吨的车辆通过都没有问题。怎么我们的重量要轻得多的车却能把桥压断了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等于加拉的道路已经被截断了,而这种断路的事情是针对我们的。现在只剩下一条路可以通过了,那就是果个。如果果个再被对手占领,那么我们就完全陷入重围了。”

约翰斯米尔克被殷梓郴的这番话惊得目瞪口呆了,过了好一会才缓过进来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这里就是你我的滑铁卢了?”

殷梓郴点点头说道:“是的,但愿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现在马上从新布置吧,首先要扼守桥头阵地,从而给我们赢得时间。再有马上夺取果个,打通回撤的路线。至于加拉的那些辎重,看来只能抛弃了。”

约翰斯米尔克沮丧的点头道:“好吧!”说完马上下令让手下执行去了。

其实殷梓郴分析的一点都没错,这就是徐英杰和司马烁俩人设置的一个大圈套。目的就是一次性解决问题,从而好腾出手来做其它的。调集那些在训练基地训练的那些YDNXY人的目的,也正是为的这个圈套的实施。这就形成了明面上收缩,出现空白,然后滋生占山为王的武装势力。接着就是相互倾轧,相互吞并。由于都是YDNXY本地人士,所以很难判断出真假。再加上殷梓郴这阵子一直被俗事所困扰,上当受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徐英杰此时已经到了果个,果个是个小镇,四周丘陵环抱,算是一个盆地。几条道路在小镇入口处交汇,一旦卡死这里,行进者几乎就没有活路了,其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徐英杰和司马烁看着自己的手下,在在小镇四周的高低上布置阵地,徐英杰抬腕看了看表说道:“殷梓郴现在应该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们的人马马上会来抢占小镇,以便他们逃出生天。不过已经晚了太晚了。”

司马烁点头道:“没办法,这是老小子的悲哀,有好事不做,非要做哪些损害民族利益的事情,老天都不会饶他。对了,是不是应该开始正面进攻了。”

徐英杰点头对一个手下道:“正面进攻马上开始,记住一定要很要猛。另外命令曼朵拉,一定要卡死努巴萨,不能放过来一兵一卒。”

此时的陆路桥,变成了炼狱。各种口径的炮弹,一股脑的砸向这里,弹着点密集的分不出点。面对这样的打击,约翰斯米尔克,神经真是快要崩溃了。他知道就目前的这种状况,桥头阵地根本就守不住。这时殷梓郴爬到约翰斯米尔克身边,大声对他说道;“留一部分人,守住这里,剩下的人马上向果个撤退。再待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

其实这时约翰斯米尔克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了,所以殷梓郴一说,他马上表示同意,殷梓郴马上命令手下,向前去占领果个镇的人马喊话。以便确定情况,看看是否占领了小镇。当得知已经与守卫小镇的人马交上火了,并且已经占领了果个镇之后,殷梓郴没有多想,而是马上命令自己的一部分人马在此阻击,大部人马交替掩护急速向果个方向快速撤退,在十公里的地方构筑防御工事,以掩护后续人马撤退。殷梓郴知道再怎么乱自己不能乱,如果不能做到梯次掩护撤退,对手只需要一个冲锋,自己的这干人马也就寿终正寝了。所以必须有序撤退,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全队安全。

看到殷梓郴指挥若定井井有条,约翰斯米尔克的情绪算是稳定了许多。他知道殷梓郴做的很好,只有这样才可能全身而退。

再说果个,前去抢占果个小镇的两三百号人,到达果个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放心大胆的进入了小镇,但是还没等站稳,就遭到了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当他们想通过电台寻求支援的时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强烈的无线电干扰,使得电台根本无法使用。而这两三百号人也在十分钟之内被消灭殆尽,剩下的人员,投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了。殷梓郴联系到的,实际上是被枪口威逼着的他的手下。此时情况紧急,殷梓郴的思维全部被目前的局势站的满满的,不可能顾及到这些。

得到殷梓郴快速向果个方向撤退的消息,徐英杰笑着说:“看来,咱们要是早这样把殷梓郴的头脑灌得满满的,他早就大脑死机了。”

司马烁乐呵呵的说道:“当时谁知道这老小子还有脑子不够用的时候呀,要是知道早就这样做了。”

徐英杰感慨的说道:“一个人能力再强,也有他的局限性,也有其拉空的时候。这要是在平时他早就会意识到了,但是可悲的是干扰实在太多了。”

司马烁若有所思的说:“确实是这样的,其实他完全可以少点事情,事事亲恭,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会顾此失彼的,而他就是这样的人。”

徐英杰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别提他了,看看咱们不值得怎么样了吧。”

司马烁正色说道:“全都布置好了,整个这一片地方全部被咱们设置的雷场封锁了。四周的制高点,也布设了机枪阵地和机炮阵地,只要是进入这里,就是进入了死地,没有人能够毫发无损的从这里出去。一旦殷梓郴一干人等进入,就马上开启保险。”

徐英杰点点头说道:“让那些个俘虏,占到各个制高点上的明显位置上。每人给支空枪,告诉他们只要老老实实的,就留下他们的狗命。要是不老实,马上就地干掉。殷梓郴这个家伙,很狡猾的,要是进来之前发现,制高点上面没有他们的人,这个老小子肯定不进来了。”

司马烁笑着说:“还真是这样,我马上叫他们去办。”。。。。。。

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带着几百手下,乘车拼命地向果个方向开进。他们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更知道对手不可能任他们那些占领果个的人马逍遥的。会马上对那里实施进攻,从而夺回哪里的控制权,不然前面的一切都会白做了。所以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拼命向那里赶,以图守住这个自己逃脱的通道,现在那里只有不到三百人在守卫,很难挡住大规模攻击,关键现在侦查卫星资料显示,正有一支近千人的队伍,急速向哪里开进,要是迟了守卫在那里的人马得不到有效支持,将果个丢失,那就要成千古恨了。这时约翰斯米尔克急切的问道:“距离果个还有多远?在那里咱们的人现在情况怎么样?”

旁边的一个手下回答:“还有不到二十公里!刚才联系过了,对手的人马还没有到达,他们现在正忙着修筑防御工事,在做防御的准备。”

约翰斯米尔克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约翰斯米尔克知道,依照目前的速度,这二十公里也就是十多分钟就可以到达。只要是到了那里,那么就有希望了。至于后面那些掩护撤退的人马就不是很重要了,只要自己身边的这些骨干存在,其它的都好说。自从发现上当了开始,约翰斯米尔克的脑子里面,就没有停止过怎么才能突出去的念头。其实殷梓郴知道约翰斯米尔克在想什么呢,其实这也是他的想法,只不过殷梓郴想的更加全面而已。现在殷梓郴心中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一种危险快要降临的感觉。虽说这种感觉来自于什么地方很模糊,也很不确定,但是他知道,这种感觉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绝对是有出处的。不过分析来分析去,最后还是落到了果个这个小镇。当看到了卫星图片之后,他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让他认为,问题正是出自于这里。所以他现在,拼命地向哪里赶。

二十公里转眼就走完了,当距离小镇还有两三公里的时候。殷梓郴下令停车,他从车上下来登上路边的一个高地,举起望远镜向镇子那里观察着。这时约翰斯米尔克也走了上来,也举起望远镜向着小镇方向看着并且问道:“殷梓郴先生!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殷梓郴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而是一边观察一边淡淡的说道:“这个小镇地形复杂,四周是丘陵高地,中间低洼平坦,两条不太宽阔的公路穿行在丘陵之间,在小镇边缘交汇。说句不该说的,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也是重要的战略要点。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观察清楚了轻易犯险,倒霉的是你我自己。”

约翰斯米尔可点点头说:“有道理,你看那边的高地上!是不是杰克?”

一个手下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下说道:“是的!那小子正向我们这里挥手呢,他在那里设置了一个机枪阵地。还有那边,那是麦瑞克、杰米、约翰也在向我们这里挥手呢。”

约翰斯米尔克点点头说道:“不错,那里设置机枪阵地,正好卡住了通往米克塔的公路,大口径机枪的交叉火力,再配合以迫击炮、火箭,可以完全将公路封死。殷梓郴先生,咱们马上进镇子吧!”

殷梓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继续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这时他发现原本站在高处向自己这边挥手的人,突然慌张的趴下了,大概过了几秒,通往米克塔方向,响起了爆豆般的枪炮声。这时步话机中也响起了急促呼叫声,接着就报告说,对手有一千多人马已经发起了进攻,请求马上增援。直到这时殷梓郴才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挥挥手说道:“马上进镇!”说着头也不回的自顾自的向越野车走去。其他人也跟着快速蹬车,向镇子里面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