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第一案”始末

功勋100 收藏 0 2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山西煤矿业“国进民退”的前夜,冀家沟煤矿静悄悄的。它所在的村子--冀家沟村也表面宁静。但实际上暗流汹涌。


早在9月7日,山西省忻州市委办公厅通报了辖内保德县腰庄乡冀家沟村民群体性越级上访事件的案例。这起被称为“忻州第一案”的上访事件正是由村矿矛盾所引发,又因官煤勾结、行政不力等原因,致使矛盾日深。


村民经过长达四年的上访,并以2条人命、2条断腿、4人被劳教、50%左右人家的主要劳动力常年上访的惨烈方式,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该事件终以390万元补偿平息。


忻州市委办公厅通报称,这起事件是“解决最彻底”的案例,并要求各县市从中总结经验。但保德县委县政府面对记者时却十分谨慎,他们担心村民又被“煽动起来”。


因为煤矿仍在,宁静只是暂时的。


人际生态恶劣


张三狗带头将私自转包煤矿的村支书王秉智赶下台并取而代之,但不久,王就找到了复仇机会。


第一桩命案发生于2005年11月17日。


那天,村民张培子将80多岁的奶奶苗凤女背到了村支书张三狗家。前一天晚上,他已经两次跑到张三狗家中闹事。


苗凤女白发苍苍,张三狗4岁的孙子受惊而哭,于是,他让妻子将孩子送往县城,自己则进城去请公安。家里只剩下苗凤女一人。


保德县城距离冀家沟村十几公里。张三狗刚踏进保德县公安局的大门,就接到大女儿的电话,得知苗凤女在他家水缸自杀。当地称之为“爬瓮”。


张培子之所以将奶奶送往张三狗家,乃因他认为对方害他哥哥张建华、祖父张茂碰被劳教,导致老人无人赡养,生存困难。


张茂碰、张建华父子因何被劳教?这要从村矿矛盾说起。


冀家沟,地处黄河边上的深沟峻岭间,富含煤矿。早在清朝,腰庄乡曾出了一个名叫赵余国的草莽英雄,他广为流传的事迹是,在煤矿背煤时,保护穷苦弟兄的利益,和煤矿老板斗争。


300年后的冀家沟,围绕煤矿,人际生态十分恶劣。


冀家沟有年产15万吨的煤矿一座,属于村集体所有。2003年,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时任村支部书记的王秉智独自盖章,同意承包人冀文祥以330万元价格,将煤矿转包给郭自力,年限为10年。


但没有不透风的墙。2003年七八月份,党员张三狗带领八九百名村民堵矿,并导致煤矿停产。又到腰庄乡政府上访,乡政府遂将王秉智撤职。


之后,矿主郭自力将330万元承包费分成两份,200万元分给村民,130万元作为承包费支付给冀文祥


张三狗因此在2004年村委会选举中获胜,当选村支部书记;他和王秉智也由此结怨。但不久之后,王秉智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2005年1月26日,张三狗和村委会主任张混混共同签字,同意矿主郭自力引进李万先联营。


但村民们发现,李、郭联营是假的,郭自力的人马全部撤出,李万先的人马进驻煤矿,这实为转包。村民们再次愤怒了,认为张三狗一上台就变质了。


王秉智抓住机会,打印材料,怂恿以张建华为首的几个人,举报张三狗。张建华称,他和张三狗本有私人恩怨,“张三狗曾在我家称了十几斤猪肉,一直拒绝付钱”。


与此同时,村民们又开始堵矿,在随后的风波中,张建华和父亲张茂碰被劳教。


官煤勾结


时任保德县公安局政委的张继邦,对村民代表破口大骂,“老子的煤矿,你们也敢堵?”


围绕着煤矿,村民之间的矛盾往往被利用,更深的矛盾则是官民矛盾,而官煤勾结,使得各种矛盾激化。


村民们后来才得知,2005年1月26日,张三狗和张混混共同签字,同意郭自力引进李万先联营是被迫的。


那天深夜,腰庄乡党委书记党存生开车亲自将张三狗和张混混接到乡政府,迫使其签字同意联营。


在发现“假联营,真转包”的真相后,村民们开始堵矿,并让村中两名老人,住在煤矿附近的小饭店里监视,其中一人便是67岁的张茂碰。


同年9月3日,时任保德县公安局政委的张继邦,通知二三十名村民代表到保德县城协商解决方案。


张建华、张奇奇等人均作为代表参加。他们回忆说:在保德县爱卫会,张继邦对村民代表一一点名,然后破口大骂,“老子的煤矿,你们也敢堵?每年给你们30万元,11年330万元,明天就开工。”


说完,张继邦就走了,但至今没有兑现一分钱。


三天后的9月6日上午,张继邦带领十几名警察来到冀家沟。


他们先去煤矿将张茂碰等两名老人带走,村民得知后,约100多人将警车堵住,张继邦遂命令抓人。于是,张建华、张奇奇、张茂碰等8人被带走了。


之后,张建华被处劳教2年,张茂碰等3人分别被处劳教1年。


按照政府劳教管理委员会的惯例,60岁以上者一般作为“无劳动能力人员”不批劳教;但时年67岁的张茂碰,在审批时年龄被窜改成“54岁”。而他的儿子张建华当时已经48岁了。


2006年3月8日,保德县给“各有关媒体”的一份书面通报称:“在对张茂碰年龄问题上,我局局长李杭生已代表办案民警向当事人张茂碰当面道歉,并准备在近期党委、政府整顿冀家沟两委班子全体村民会上向冀家沟村民道歉。”


冀家沟煤矿在张建华等4人被劳教之后,恢复了生产。村民称,张继邦还派了一名叫做“冯占提”(音)的警察常驻煤矿。


由于保德县委宣传部、政法委等部门拒绝接受采访,有关张继邦的诸多关键细节本报记者无法核实。


但在山西,官煤勾结早已是世人皆知的现象。


疯狂转包


转包如同走马灯,村民却无所得益,1999年至今,煤矿被转包了11次。


“转包”,是冀家沟的村矿尖锐矛盾的关键词,而激化的背景是煤价疯涨。


早在1998年,时任村支部书记的王秉智,经村民同意,将冀家沟煤矿承包给冀文祥,7年承包费2.2万元。而那时,煤价低,企业生存艰难,村民们也不计较什么。


但2002之后煤价大幅攀升,煤矿转让费也水涨船高,转包开始如同走马灯一般。但村民并未从中得到好处,他们甚至不知道煤矿转包给了谁、承包费多少。村矿矛盾由此被激化。


后经查实,从1999年至今,煤矿被转包了11次。


2006年初,当矿主李万先欲将煤矿转包给孟成理,需要盖章,此时的冀家沟,已经没有了村支书。


因为2005年,时任村支书的张三狗和村委会主任张混混签字将煤矿转让给李万先后,村民开始上访,随后腰庄乡政府将二人免职,全村党员选举冀早努担任村支书,而村委会主任却一直空缺到2009年6月28日。


但2005年9月6日,警方带走了张建华等8名村民后,冀早努就辞职了。村委会公章,由保德乡政府交给冀家沟副支部委员王建民保管。


因为李万先的转包,腰庄乡领导出面找到王建民要求其盖章,但王称自己只有保管公章的权力,拒绝了。


2006年2月份的一个夜晚,李万先和孟成理,手拿铁镐来到了王建民家。


在铁镐的威逼之下,独自在家的王建民只好在协议上盖下了公章,煤矿经营权便转到孟成理名下。


孟成理之后,煤矿又从左会新,转给陈廷化,最后转给余海军,数易其主。这些合同均由王秉智使用假公章在协议上盖章同意转包,均未经村民同意。


王秉智之所以再手握“大权”,是因为2006年9月,腰庄乡政府派干部到冀家沟村监督党员选举村支书,他又重新上台担任村支书。而那时,全村共16名党员,5人系王秉智直系亲属。加上王本人,王家家族党员所占比例为38%。


今年9月7日,忻州市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保德县腰庄乡冀家沟村村民群体性上访事件的案例通报》,承认在冀家沟,一度以来“共产党的支部书记事实上成为村痞村霸……对外承包、联营问题,多次都是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通报认为,近年集体上访、越级上访群众的诉求大部分是合理的,或有合理成分,“(群众)确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冀家沟煤矿自第二任承包者始,不在本村雇用工人,本村村民只能在别的煤矿上班。而煤矿导致的地面下陷、耕地毁坏、地表水干涸、种菜困难等一系列问题,煤矿均未作赔偿。


另外,从郭自力承包煤矿起,村民每户每年可无偿享用4吨熟炭,但在2008年4月9日,余海军接手煤矿后,他们连这点好处也被剥夺了。


警方行动迟缓


苗凤女的尸体在水缸里、院子里放了50多天,直至张三狗被劈死,警方和乡政府才将苗收殓。


2008年五六月份,冀家沟100多村民在保德县政府办公楼走廊里住了4天3夜,但结果和之前的几次上访一样:无人过问。


2008年8月17日,王秉智让人通知村民张命儿和王培青第二天回村里开会。


张、王二人原本住在县城,只能连夜赶回村子,住在王培青叔叔家里。在冀家沟,晚上睡觉习惯不关门,但那天夜里,两人皆已睡熟,浑然不知几个蒙面人偷偷潜进窑洞。最后,两人的右腿都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大腿上还被捅了几个血窟窿。


4个月后案破。原来,幕后策划者正是村支书王秉智,还有煤矿矿主余海军、煤矿生产矿长杨启云。而他们所雇请的凶手,至今在逃。


王秉智等人之所以策划血案,是因为他们认定张、王是策划村民上访的“主谋”。


今年,由保德县司法机关出面,张、王二人接受了共计116万元的赔偿,并签下了“不再追究对方”的保证书。


在张、王被打之后,村民们开始大规模进京上访。


9月7日,山西省忻州市委办公厅通报材料称,“在打人案件发生后,在案情基本清楚、犯罪嫌疑人已经锁定的情况下,保德县公安局等相关部门没有及时采取有力措施,致使犯罪嫌疑人原任支书王秉智逍遥法外四个月之久,才捉拿归案。”


而在此之前,也由于当地警方的不作为,导致张三狗被劈死。


苗凤女死后,张三狗请求当地警方处理,但警方迟迟未行动,张家的人只好住在县城里。


张三狗的女儿张霞霞称,直到苗凤女死后第17天,警方才派人来到家中将尸体拖出水缸,放在院子里。腰庄乡政府买了一副棺材,也只是放在院子里了事,因为无人将苗的尸体入殓下葬,尸首和棺材又在张三狗家的院子里,连续放了35天。


苗凤女的尸体被拖出水缸后,张三狗已住回家中。在苗死后第52天,她的孙子张培子和张军军来到张三狗家,先将尸体拖往张三狗屋里,被阻止后,又拖到张三狗儿子张文彪家中。


在此过程中,张三狗曾拨打110报警,但警方并未来人。


那天下午三点多钟,张三狗开门准备外出,被突然窜出的张军军、张培子袭击。张军军一铁镐砍向张三狗的腿,张三狗倒地,张培子又用铁镐劈向他的头……


张三狗死后,当地警方和腰庄乡政府才将苗的尸体装进棺材。


最后,乡政府给张三狗家属补助20多万元。张军军被判十年,张培子至今在逃。


暂时宁静


冀家沟煤矿如今正等待着被国企整合,这意味好不容易达成的“每年补偿90万元”的协议又将无效。


在张命儿和王培青腿被打断之后,冀家沟村民开始大规模进京上访。之后,冀家沟问题得到初步解决。


经协商,矿方一次性补偿村民370万元,2009年以后,只要正常生产,每年补偿村民90万元。


王秉智因私刻公章倒卖煤矿于2008年12月28日逮捕。原腰庄乡党委书记党存生被免职。


6月28日,冀家沟组织了第八届村委会选举,选举崔文秀为村委会主任,结束了冀家沟多年没有村长的局面。村委会还吸纳了2名年轻党员。


如今,冀家沟煤矿正在等待着被国企整合的时刻。这意味着,村矿达成的“每年补偿90万元”的协议,又将宣告无效。


“国进”之后,村矿矛盾是否会消失?山西省一位熟悉煤矿生态的资深媒体人士对此表示担忧:因为国有大矿同样不能解决污染、断水等环境问题;而且国有大矿,财务完善,审批严格,花钱的程序繁琐,农民更缺乏博弈能力。


他认为,民营煤矿最怕农民堵路、举报,“但国有矿不怕,堵了路,损失的是国家的”。“而且国有大矿都是机械化开采,用人少,就业矛盾反倒更大。”


9月7日,忻州市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保德县腰庄乡冀家沟村村民群体性上访事件的案例通报》称,在冀家沟上访事件中,“地方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严重失职”。


这似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对今后村矿矛盾,甚至所有上访事件的解决,都具有镜鉴意义。


但冀家沟眼下还缺一把钥匙:苗凤女死后第52天,当地警方和腰庄乡政府才将尸体装进棺材,但将棺材锁进她生前住过的窑洞里,并将钥匙带走,致使苗至今无法下葬。


如今,窑洞前的荒草已有一两尺高,几棵树倒了下来,杂乱的枝叶封住了窑洞的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