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克隆几个胡舒立?

再克隆几个胡舒立?

转载秦全耀博客


胡舒立终于离开了《财经》,赵力来了,何力来了,此一“立”,彼两“力”,借“力”顶“立”。除此之外,谁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再克隆几个胡舒立?


正像北电、中戏一批批地“克隆”制造明星,却“克隆”不出几个石挥、于是之和林连昆一样,人大新闻系、复旦新闻系能一批批地制造记者,为啥却“克隆”不出几个胡舒立?


胡舒立能被“克隆”吗?难。在胡舒立身上有三大优点,一个是普世价值的新闻理想,一个是不畏强暴知难而进的魄力和勇气,再有就是一个好报人的天生灵气。在中国做一个有新闻理想的记者难,做一个有理想有勇气的记者更难,倘若做一个有理想有勇气又有天份的记者更更难。试问,这样的报人中国能有几个?500年必有王者兴,100年也出不了几个好报人。


本搏秦全耀以为,中国有三种报人。一种是“政治家”情结,几乎所有的主流机关报社长总编都是“政治家”,他们只对所谓的“政治”负责。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一切。另一种是“企业家”情结,一切报道都从企业家的立场出发,处处维持企业的利益。而胡舒立所遵循的却是“国家”情结,一切都站在为“国家”着想上做新闻。因为只有“国家”立场,才能做到以国民利益为出发点办报。“政治家”情结考虑的是如何“升迁”,“企业家”情结追求的是怎样“赚钱”。在咱中国,以“国家”情结办报,历经的只能是“磨难”。所以,胡舒立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北京人艺的何冰很有自知,当有人拿他和林连昆比较时,他说,别比,我只是个人,而林连昆是个“神仙”。老秦曾看过十几遍《茶馆》,六次《狗儿爷涅槃》,每当于是之、林连昆他们一出场,从那声“喝头彩”开始,真个是如临仙境。每当看到《财经》上面出彩的文章,一样有仙山琼阁,那标题,那内容,你说胡舒立是不是“神仙”。“神仙”是“克隆”不了的。


黄宗江说过:做个好演员那是天才们的事。同样,当个好记者,办个好杂志照样离不开天才。不要认为老秦又在“拍马屁”。“天才”从不打广告,缺我这点点“吹捧”吗?


老秦以为《财经》能有今天的影响,也应该是织女碰上了牛郎,倘若沒有合作方的相护,又怎会一次次破禁区,创辉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