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外传 第六章:生死丛林(2)

晏冷 收藏 0 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老人把晏飞和李媛安排在一个竹楼的房间里,里面只有一张宽大的竹床,几张木椅子,吃过简单的饭菜,喝了一大碗包谷酒,晏飞躺在竹椅子上休息,他看了看李媛说:“你睡床,我睡椅子……”

李媛嗯了声,脱了鞋,躺在床上。

晏飞不失时机地多看了她的脚几眼,李媛的脸微微一红。晏飞说:“真想不到,你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你的心理素质那么好……”

“什么?”李媛问了句。

“看到杀人你不害怕?”晏飞疑惑地问。

“你没有杀过人?”李媛反问:“你在白水河市是以狠出名的。”

“我们那是打架,哪里是杀人了,我今天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晏飞感慨地说。

“怪不得你那么低调。”李媛笑了笑,转过身来,对着晏飞,晏飞无意之中看了她的脖子一眼,她的脖子细腻,洁白,和她脸上的皮肤完全是两样。

“你看什么?”李媛一怔。

“我想我女人了……”晏飞却答非所问。

“很漂亮吗?”李媛居然问了句。

“还可以。”晏飞说。

“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吗?”李媛忽然问晏飞。

晏飞点点头:“游大哥说要做大事情,我愿意跟他一起干,以前我们做的都是小打小闹,现在看起来,我们才像是做事情的人……”

李媛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也走上了这条路?其实我们家族都是经营这些生意的……”

“你不是有很多钱吗?有必要做吗?”晏飞不解地问了句,他其实很想问她舅妈也是做这种生意的吗,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问,也不该问。

“因为你上了船,想下去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院子外面有了人的脚步声,而且显然进来的人不少……

然后是敲门声,两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开了门,只见院子正中点着一支火把,站着五六条大汉,个个都穿的解放鞋,迷彩服。其中两个人居然端着冲锋枪。冷无雨和软大雄也站在后面。

一个麻脸汉子看了冷无雨一眼,冷冷地问了声:“他们是从白水河市来的?”

冷无雨点点头。

“走吧!”麻脸汉子说。

在晏飞刚刚走到院子中间,两把冲锋枪已经对着了他,麻脸汉子的手中多了一把短刀,对准晏飞的胸膛,冷冷地说:“不要动。”

“这是什么意思?”晏飞平静地问了句。

麻脸汉子挥手就给了晏飞两个耳光,晏飞怒道:“干什么?”

“你是什么人?你心里很清楚,想来骗我们,没那么容易……”麻脸汉子一声冷笑,然后把目光落在旁边坐着吸烟的老汉身上,恭恭敬敬地说:“大哥,你说该怎么办?”

“问几句。”老汉淡淡地说,一边很享受地吸着烟。

“你是个卧底的中国警察,对吗?”麻脸汉子用刀慢慢地割开晏飞的衣服,晏飞冷笑说:“如果你觉得我是警察,就给我一刀好了,我身上的刀疤不少了,我不在乎多一条。”

“你以为我不敢?”麻脸汉子冷冷地说了句,忽然滑了下去,在他大腿上扎了一刀。晏飞的人摇晃了一下,背后两个人的枪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晏飞的人一软,就倒在地上。两个人把晏飞提了起来,五花大绑,吊在院子中间的一道梁上。

“我知道你们警察嘴巴都很严,但是我有办法让你开口说话。”麻脸的手中不知道从那里拿来了一节水竹,半尺长,他站在晏飞的面前,用手中的尖刀慢慢地削水竹的一头,一边冷冷地说:“老实说了,我给你个痛快,否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我不是警察,我只是游全胜的兄弟,我只是为大哥做点事情……”晏飞坚强地说。

“还不说实话。”麻脸男人一声冷笑,把自己手中的水竹刺进了晏飞的另一条大腿上,晏飞只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然后他听到自己的血从水竹中间流了出来,滴在地上。

“看你有多少血可以流……”麻脸狠狠地说。

晏飞咬紧牙齿。忍着巨大的疼痛,想看一眼冷无雨,但是冷无雨已经不在院子之中,她去了哪里?晏飞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几个人冷冷地站在他的旁边,那个老头忽然平淡地说了句:“埋了……”

晏飞的人跌在地上,两个人一左一右提着他,出了门不远的一棵树底下,居然已经挖好了一个坑,两人把晏飞丢进坑里,就用铁锹往坑里填土……

“等一下……”晏飞忽然大喊了一声。

几个人停了手,麻脸得意地冷笑了声:“我就说嘛,老实点,痛快点。”

“我晏飞也是条汉子,死也要死个明白,你们大哥是谁?”晏飞吼道。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想不到晏飞死到临头问的居然是这句话。

沉默。

“告诉他……”老人淡淡地说。

“小子,听好了,不要被吓破了胆……我们大哥代因,绰号:眼镜蛇……”麻脸得意地说。

“我日你先人……”晏飞骂了一句,想挣扎着爬起来,咣的一声,一铁锹就拍在他的脑门上,晏飞头脑里一片迷糊,昏迷了过去……


我在哪里?在大海漂泊的小船上,波浪起伏不定,心漂泊得更遥远……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在妈妈的摇篮之中……

晏飞慢慢清醒过来,他可以感觉自己的头枕在一个女人的怀中,有冰凉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上,那是什么……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呢?”他艰难地问。

“你还活着,你醒过来了啊……”一个惊喜的声音。

后来晏飞终于看清楚自己是躺在床上,李媛坐在床边,正端着粥喂他,晏飞用尽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李媛惊愕地望着他。

“谢谢!”晏飞说。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你也知道,现在内地的警察查得太严,他们不得不小心……”李媛低下头。不敢面对晏飞的眼睛。

“现在他们相信我了吗?”晏飞气愤地问了句。

“应该相信了,等你伤好之后,我们就回小城去,他们会把我们要的货送下来!”李媛平静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