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正文 第六章:生死丛林(1)

晏冷 收藏 0 1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又过了一两天。

“笃笃。”不紧不慢地敲门声,晏飞看房门并没有倒锁,就说了声:“进来。”一个人推开门,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是一个女人,很年轻的样子,穿的牛仔裤,白色的体恤衫,白色的运动鞋。头发不长,披在高高的脖子上,脸色很白,眼睛里没有热情。她的手腕上,有一 条白色的丝纱巾,系成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才有了几分女人的温柔……

晏飞刚住进这个旅社的时候,因为他和李媛是分开住的,旅社老板曾经给晏飞推荐过小城做皮肉生意的女人,晏飞以不够漂亮而一口谢绝。晏飞以为这个女人也是从事那个职业的。他现在没心情。

那个女人站在床边,晏飞已经站在她的身边,他比这个女人要高半个头,所以,他很容易往她的胸脯看了看,并且不客气地用手在她的腰上捏一把,一本正经地说:“皮肤算可以,身材也不错,只是胸部太小,我这个人对胸部太小的女人不感兴趣……”

这个女人本能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皮肤,右手按在自己的胸部,一言不发。但是她的脸色和眼神越来越冰冷。

晏飞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继续说:“看你的这张脸就知道,你没有点敬业精神,我估计你的客人没有几个满意的,男人花钱图的是个痛快……”

“闭嘴。”这个女人冷冷地看了晏飞一眼,冷冷地说。

晏飞立刻闭嘴,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神如刀锋一样锐利,如冰一样地冷。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这个女人冷冷地对晏飞说。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晏飞感觉到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做生意的女人,他立刻说,并做出一副无辜状态:“你听见我说过什么了吗?”

这个女人沉默。晏飞敞开衣服,露出强健的胸膛,胸膛上一匹狼。他的皮带上插着一把刺刀,灰白色。。

良久,这个女人说话了:“你是晏飞?从白水河市来的?”

“晏飞就是我。”晏飞立刻嚣张起来。

“还有人呢?”这个女人继续冷冷地问。

“在隔壁房间。”晏飞说。

“叫她起来,多带干粮和水,少带钱,立刻跟我走。”这个女人说。

“怎么称呼你?美女?你总不能让我连你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跟你走吧!”晏飞坏笑。

“冷无雨。”那个白衣女人说。

几分钟之后,晏飞叫了李媛,准备好了干粮和水。冷无雨出了门,两人跟在后面,只见一辆有棚的三轮摩托车停在外面,开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戴草帽的男人,皮肤黝黑,颧骨高高突出,一双眼睛烁烁闪亮。全身肌肉紧绷,刚劲有力,他的脚上穿的是一双解放鞋。腰上别着一把三面棱角,灰乌色的军刺。

晏飞看着他的军刺,这个人也看着晏飞腰上的刺刀,他的脸色怪异,一会儿是愤怒,一会儿是惊讶,一会儿是恐惧……晏飞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样的表情,不过,晏飞估计应该与自己身上的刺刀有关系……

“中国56式刺刀!兄弟,用多久了?”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终于平静了下来。

“十多年了!”晏飞笑了笑。

“沾了不少血吧?”他又问。

晏飞点点头,笑了笑。

三人上了车,摩托车就开了起来,晏飞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他用手碰了碰李媛,示意李媛看那把军刺,因为李媛的舅妈就是死在这种军刺之下的。

而李媛却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般。车上三人都一言不发。车走的是崎岖的山路,颠簸得难受。几个小时之后,天黑了下来,前面也没有路了。车停了冷无雨跳下车,冷冷地对两人说了句:“现在进山了,少说话。”

“我们一路上可都无说可话……”晏飞双眉一跳,斜了冷无雨一眼。

李媛只看了一眼晏飞,一言不发。

晏飞暗暗奇怪,这个李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弃了车,进了山林,皮肤黝黑的汉子在前面开路,他显然对这些地方特别熟悉,人在山林里敏捷矫健如一头豹子。晏飞李媛跟在后面,冷无雨走在最后面……

山林里一片静谧。

一夜之后,四人在一棵树下面吃干粮和喝水,李媛和冷无雨背对着背,晏飞拿起水的那一瞬间,忽然有些吃惊地发现,两人的身材是多么地相似。

那个皮肤黝黑的人坐得稍远一点。晏飞拿出一包烟,自己嘴上叼了一支过去问:“这位兄弟,来一支?”

这个人淡淡地看了一眼晏飞,伸手接了一支。

晏飞一边给他点火,然后自己也点燃了烟,不慌不忙地说:“我叫晏飞,白水河来的,怎么称呼你?”他是随便问的,也不指望会怎么回答她,不想这个人居然说了:“阮大雄,越南人。白水河我去过,做了单生意……”

晏飞惊愕地睁大眼睛,良久才说出了话来:“久仰大名。”

阮大雄淡淡一笑。

草丛之中忽然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晏飞和阮大雄刚刚站了起来,身边已经站了三个人,两个人用冲锋枪对准阮大雄和晏飞,另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另外一边,有两条粗汉子拿着刀站在冷无雨和李媛身边,两个汉子显然是很久没有见过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嘴里发出欢乐的叫声:“女人,漂亮的女人啊!兄弟们今天要好好享受了……”

晏飞和阮大雄虽然在别人的枪口之下,而两人出奇地平静,如两块岩石一般。丝毫也不见慌乱,而那两个端枪的人看到阮大雄腰上的军刺的时候,脸色在一瞬间如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惊慌失措:“你是……”

“越南人,阮大雄。”阮大雄淡淡地说。

“啊!”两个手里端着冲锋枪的人浑身颤动了一下,也仅仅在那一瞬间,阮大雄的人一只手隔开了一只对准自己的枪口,他的军刺如闪电一般快,毒蛇一样致命地插入了用枪对准晏飞的人的胸口,再拔出,回手刺进了自己面前的人腹部,然后他的人跳开了几步,两个拿枪的人身上的血如箭一般窜了出来……

另一边,两个拿刀的汉子伸手去摸李媛的胸部,另一个伸手去摸冷无雨的胸部。冷无雨左手伸出,纤纤五指就拦在伸向李媛胸部的手,两人的五指交叉亲密接触在一起,然后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再才是一个男人痛苦地惨叫声。

另一个男人的手被冷无雨的手扭住,拖到面前,冷无雨一脚就踢在他的脚关节上,这个人扑通就跪在冷无雨的面前,冷无雨的手环过他的脖子,一扭。脖子中发出喀嚓的声音,,显然被扭断了脖子,然后就软软地倒在冷无雨的面前。

冷无雨放开这个人,手腕一抖,系在上面的纱巾飘飞了起来,冷无雨的指头捏住一头一抖,那条纱巾如一条毒蛇一样缠在手腕上骨头被她压碎的人的脖子上,一牵。这个人只感觉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站在晏飞和阮大雄那个拿刀的人脸色巨变,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已经发生的一切。然后他发出一声失魂落魄地怪叫,冲了出去,夺路就跑,阮大雄淡淡一笑,,军刺脱手而出,一闪,从那人的脖子后面插了进去,从喉咙处穿了出来,立刻就扑倒了下去……

晏飞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他根本不必要出手,他跳到李媛身边,才发现自己过来纯粹是多余的,李媛甚至连脸色也没有变一下,反倒是他自己,有点慌乱了……

冷无雨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把纱巾系在手腕上,重新系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系好之后,她和李媛离两个刚刚死去的人远一点。就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两人无关一样。

“好厉害。”晏飞对阮大雄说,他的声音有些变调。阮大雄若无其事地说:“这里是中国和缅甸的交界处,有很多偷渡的人蛇,也有做点生意的商人,这几个人把我们当成人蛇了……”一边说,一边开始摸这几个死人身上值钱的东西。最后把两把冲锋枪也背在背上,四人才离开这里。


半天之后,他们进入了一个在山林之中的寨子。这个寨子全部是竹楼,不很大,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青筋纵横,胡子花白,身上穿着陈旧的部队迷彩服,脚上穿的是解放鞋,嘴里含着一个竹子烟斗的老人,还有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哑巴。冷无雨和阮大雄显然对这个老人很熟悉,这个老人微微看了一眼晏飞和李媛,回头对小哑巴做了几个手势,他的意思是让小哑巴准备吃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