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正文 第五章:跟踪追击(2)

晏冷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size][/URL] 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停在公安局大门口,秦风拉开车门,只见梅玉穿的是一身休闲装,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上了车,秦风才发现这辆车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这辆车显然是经过改装的,提速很快,车速也快,车上有电脑,便于随时接受信息。 秦风发现自己的坐垫可以完全平放,放下就是一张舒服的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停在公安局大门口,秦风拉开车门,只见梅玉穿的是一身休闲装,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上了车,秦风才发现这辆车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这辆车显然是经过改装的,提速很快,车速也快,车上有电脑,便于随时接受信息。

秦风发现自己的坐垫可以完全平放,放下就是一张舒服的床。

梅玉开车,秦风看她的一双手雪白细嫩,纤纤细腰,一张脸也精致,眼睛大而且清澈明亮,睫毛弯弯,十足的美人。秦风想了想,感慨地说:“你们缉毒警察的车太好了,人更好……”

梅玉是从省缉毒大队调到白水城河市的,也没有调来多久,秦风对她并不了解。

梅玉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一路上,两人都小心翼翼地跟着晏飞的车,最远的距离也没有多出两公里,在天快黑的时候,梅玉看到晏飞的车停靠在一家旅社门口,等两人上去开房间之后。梅玉的车悄无声息地停在晏飞的车旁边。一个负责看车的保安过来招呼梅玉与秦风。梅玉对秦风使了个眼色,秦风拿出烟请那个保安的时候。梅玉下车之后,转到晏飞的车后面,用一把钥匙只几秒钟就把后备厢打开,然后把一个电子追踪仪藏在角落里……

两人上了楼,开了一个房间。房间里两张床并排,距离只有一尺,灯光不是很亮,沙发,茶几上的茶杯,都是双的,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我们这次完成任务,在有人的时候,假扮成一对情侣,你明白吗?”梅玉把自己的包放在一张床上,没看秦风一眼,说了句。

“嗯!”秦风应了声。

“我先洗个澡,你叫点什么东西上来吃,不能到外面,那两个人是不是都认识你?”梅玉问。

秦风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跟踪他们就只能在暗处。”梅玉说。

李媛和晏飞第二天离开旅社开车走后,秦风和梅雨玉两人才不慌不忙地上了车。上车之后,秦风就发现车载电脑屏幕上有一个小白点在移动,梅玉微微一笑:“现在他们已经在我的手心之中……”

秦风想她昨天下车的时候把电子跟踪仪放进了晏飞的车后备厢,后来,梅玉把车开到路边,叫秦风换了一副新的牌照。秦风暗暗佩服这个女人的缜密心思,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起来,他不能让她看穿自己的秘密……


云南,偏远的小城,山那边就是缅甸。

山那边很遥远……

小城一片宁静。梅玉把车停在一家旅社,她让秦风办理住旅社的手续,自己拿着手机出去,很快,她就找到了晏飞和李媛的车,车在,人自然就在。小城虽然偏僻,但是因为特殊的地理条件,这里来往的外地人并不少。

几天之后,黄昏,梅玉跟踪晏飞已经两个小时,晏飞和李媛两人从下午开始分开,梅玉跟踪晏飞,秦风跟踪李媛。梅玉穿的是白色的长裙,白色的运动鞋,飘飘若飞,她和晏飞的距离只有几十米,其实晏飞在两天之前就已经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跟着自己和李媛,但是他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跟着自己,所以在小城里的时候,他在李媛的耳朵边说了几句,两人就分开了。

晏飞出了小城,往山里走,他的手中拿着李媛的化妆镜子,他不用回头,也能看到梅玉跟在她的后面。

又是这个美女,哼,看我怎么收拾你!晏飞暗暗得意!

夕阳已经落山了。最后一抹清冷的余辉残留在山林的空地上。

前面是一个山涧,下面流水潺潺,还有一个碧蓝的水潭,水潭边是几十个平方的宽大青色石头板,光滑如镜,山涧有一丈宽,几米高,上面有一根枯树,搭成简易的独木桥。晏飞冷笑了声,从独木桥上过去,回头看了下,把枯树移动了一下,只搭在山涧这边一寸部位,然后在上面盖了些杂草,自己的人就躲在一棵树上面,准备欣赏一出好戏。

十分钟左右,梅玉出现了,她站在山涧那边,思考着晏飞应该过了独木桥,她还没有过,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梅玉回头一看,大吃一惊,草丛之中,一条眼镜蛇高高地昂着头,正对她怒目而视。

这种眼镜蛇凶猛好斗,只要谁经过它的领地,惊动了它,必然决一死战。

梅玉是一个经过特别训练的警察,但是她有一个弱点,就是非常地害怕蛇类。这条眼镜蛇从草丛里一窜出来,她吓得尖叫起来,她凄厉的叫声让那条蛇窜了过来,在她的大腿上咬了一口。梅玉本来想越过独木桥,好摆脱那条蛇,再处理自己的伤口。她的人刚上了独木桥,桥就跌了下去,她的人也跌到水潭之中……

晏飞看得清楚,梅玉跌到水中并没有立刻爬起来,晏飞正奇怪的时候,已经看见山涧的对面草丛之中,那昂首的眼镜蛇还在示威。

晏飞估计她被蛇咬了。他从树上跳了下来,随手折下了一根树枝,先跳过山涧,一枝条把那条眼镜蛇打了个半死,然后跳到水潭之中,把她抱了起来,放在水潭边的大青石上,头朝下,她的浑身湿透,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那玲珑的曲线让刘浪热血喷涌。不过他现在顾不得这些,在她的胸口用力地按了几下,梅玉的口中吐出了几口水,缓了口气。晏飞又捧着她的嘴巴,狠狠地呼气,又重重地按她的胸,梅玉终于有了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哪里被蛇咬了……”晏飞看她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那么绝望的神色,心里一软,忙问。

梅玉闭上眼睛,微微叹了口气,她是知道那眼镜蛇有多毒的,一头大象被咬中也必死无疑,更何况自己才一百斤,而且这里是荒山野岭……

“你哪里被蛇咬了?”晏飞再问。

梅玉只闭着眼睛,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裙子被晏飞掀了起来,她本能地一记耳光就打在晏飞的脸上,那一记耳光是用了她全身的力气,打得准,晏飞被打得几乎昏了过去。

“三八……”

“滚。”梅玉紧紧地闭上眼睛,两手把裙子按住,身体颤动个不停。

晏飞脱下自己的上衣,撕开袖子,又分成几条,再一次把她的裙子掀了起来,梅玉的双手紧紧地掐在他的腰上,晏飞哼了一声,用布条把她的大腿上被蛇咬过的部位上下捆了起来,那个部位,已经有一团变黑……

梅玉知道他是想救自己,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让这个坏男人来救自己……

“不要你管,我不要你管……”她曾经以为自己坚强如一块钢铁,她甚至忘记了流泪是什么感觉,但是在这一瞬间,她的一颗眼泪滚落了下来……

晏飞放开她,到山涧边把草丛中半死不活的眼镜蛇提了过来,用刀破开。还在草丛之中扯了一大把野草。他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看见晏飞手里提着蛇胆,吓得又是一声尖叫:“拿开呀!你想做什么?”

“蛇胆是解毒的。”晏飞说。

“不要。”

但是晏飞根本不容她说什么,一只手掐住她的嘴巴,把她的身体一提,蛇胆就滑入了她的体内。

“我现在告诉你,你死不了,不过,你那条腿能不能保住,我就不知道……”晏飞板着脸,说。

“谁要你救我,死了更好。”她怒道。

“算我倒霉,妈的!”他坐在她的身边,把她的腿抬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俯下身去给吸毒,先吸出的是黑色的,吸了几分钟之后,才有血色。吸完之后,他又把草药嚼碎敷在上面……

此时的梅玉头脑里恍惚一片,昏迷过去,晏飞也是头重脚轻,身体一歪,就躺在她的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身上……

半夜里,梅玉苏醒过来,首先感觉是冷。很冷。

我是在哪里?

天上有月,月色撩人。

她静静地想了想,头脑已经很清醒,想起自己被蛇咬,被晏飞救。然后,她感觉自己的胸部很闷,一看,一只男人的大手搭在自己的身上。

她动了一下,全身柔软,没有一点力气,她挣扎,很久,才一脚把晏飞踢开。晏飞软软地翻滚了几下,人不动了……

梅玉终于坐了起来,活动了手脚,感觉没有大碍了,自己的电话刚才丢在水中了,她想到联系秦风,不知道晏飞身上有没有电话。

“喂……”

晏飞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没有回答。

梅玉移动到他的身边,他上身没有穿衣服,下身穿的是牛仔裤,口袋里有一部手机,但是没有一点信号。

晏飞的全身冰冷。

梅玉用手机屏幕对着他的脸,只见他的嘴唇还是青的,知道他在为自己吸毒的时候,也中了毒。

“晏飞……”

晏飞的眼睫毛微微动了一下,他有意识,但是他无法动弹。他的嘴哆嗦了好久,梅玉终于听清楚了一个字:“冷!”

梅玉也冷。她也仅仅穿两件单薄的衣服,里面是无袖的汗衫,外面是一件高腰的时髦单衣,被水打湿之后还没有干。

她把晏飞的身体抱了起来,抱在自己的怀中,她慢慢感觉到,他的胸膛,渐渐有了温度。

他们用身体彼此温暖,一直到天亮。

天亮之后,晏飞渐渐能动了,他挣扎离开,她放了手。晏飞把自己的头扭到一边,说了声:“谢谢!能走吗?”

“我能!”梅玉说:“你呢?”

“我也能。”晏飞笑了笑。但是他在站起来的时候,一阵摇晃,又慢慢地坐了下去。

“多休息一会……”她淡淡地说。

两人背对着背,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我应该谢谢你!”她终于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谁让你是女人,而且是一个美女呢?我就对美女太心软……”晏飞叹了口气。

上午,两人搀扶着走出了山林,晏飞在路边拦了一辆拖拉机,把梅玉送到医院,自己在路边等李媛来接他。

医院里,秦风接到梅玉的电话赶到时,医生正给她吊瓶。

“不要紧吧?”秦风担心地问了句。

梅玉摇摇头。

等旁边没有人的时候,秦风坐在她的床边,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被蛇咬了一口,我自己找了些草药,敷了一下,昏迷了一夜,天亮我就回来了……”梅玉淡淡地说。

“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点来!”秦风体贴地说。

“排骨罗卜汤。”梅玉说。

在医院里吊了一天瓶,梅玉恢复得差不多了,回到旅社,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她在冲水的时候,仔细地看了看自己被蛇咬过的地方,在小腹以下半尺,如果不是晏飞给自己把毒吸出来,自己这条美丽的大腿肯定就不在了……

她还是一个没有恋爱过的女人……。

那天夜里,她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眼前总晃动着晏飞的眼睛。

一个坏人。 可是他并不是坏得不可救药啊!

难道?我爱上了他?梅玉吃惊地想。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爱上他?一个流氓,一个毒贩,一个可能有过无数女人的滥情男人……

“可是……怎么能说他是一个流氓?也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一个毒贩,还有,他真的有很多女人吗?我怎么关心起他呢?”梅玉躲在被子里,她睡觉前把屋里的灯全部熄灭,在黑暗之中,想心思的时候,没有人能发现……

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无法看透一个男人……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都醒了。两人在洗脸刷牙之后,叫了早餐。他们的目光今天第一次相对的时候,梅玉小心翼翼,害怕被秦风看透了一般。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秦风问。

“继续跟踪……”梅玉猛地清醒了过来,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是一个警察,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

上午,秦风和梅玉在跟踪的时候,到一个玉石店里,那琳琅满目的玉石手镯让梅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女人都喜欢首饰。

“先生,给你太太买一只手镯吧!正宗的缅甸货,价格便宜,才五百块,如果在内地,您少了一千五就买不到……”店主人笑容可掬地举起只翡翠色的玉镯。

秦风和梅玉并肩站在一起,他伸出一只手,梅玉轻轻地挽着他的胳膊,那个时候,秦风有一种错觉,梅玉就是自己心中的女人。

“给我女朋友戴上!”秦风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很大方地说。

梅玉微微一笑,伸出自己的右手,秦风温柔地握住她的手,把手镯庄严地戴在她的手腕上,那一刻,他握着她的手,仿佛握着自己和她的所有幸福……

秦风那一天开始了疯狂的购物,茶叶,玉器,还有一些特产,梅玉怔怔地望着他,忽然说了句:“今天你怎么和一个暴发户一样?”

“我是一个暴发户吗?”秦风暗暗吃了一惊。额头的冷汗忽然冒了出来,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几个耳光,却又有点庆幸,一边说:“我有很久都没回家去看我父母了,难得出来一趟,买点东西回去孝敬他们一下……”

“哦!真看不出来呀!还是个孝子呢!我也有很久没回家看我父母了……”梅玉轻轻叹息了一声。

“机会难得,你也买点什么回去呀!”秦风关切地说。

“我妈说,只要我回家,就是给他们最大的礼物……”梅玉羞涩地一笑,她母亲的确是这么对她说过,不过后面还有一半句:最好,是带个英俊的姑爷回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