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37 火光中挥着手,像是在告别;

政政护环 收藏 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石法义愕然道:“南七师指挥部?” 杨源立把子弹按进轻机中,说:“总之是个指挥部。”他又盯着湛江来道:“连长,这一战你得把功劳算在三排身上!我不管你是不是‘秃子连’,只要把弟兄们的名字都记上就成!” 湛江来从废墟中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木讷,他问道:“人都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石法义愕然道:“南七师指挥部?”

杨源立把子弹按进轻机中,说:“总之是个指挥部。”他又盯着湛江来道:“连长,这一战你得把功劳算在三排身上!我不管你是不是‘秃子连’,只要把弟兄们的名字都记上就成!”

湛江来从废墟中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木讷,他问道:“人都打秃了?”

杨源立哼笑一声,抬手抹干脸上的汗珠,道:“死之前找几个垫背的,弟兄们没给你丢脸。”

“我跟你去。”

湛江来从上衣兜掏出一封指令,他交给石法义,不无嘲讽地说道:“我不在了你负责,你不在了哄子蛋负责,我推了七个人,足够你打下德川城!”说着拎枪跟杨源立去了。

石法义握着那封手书,不觉间哄子蛋也擦肩而过,他望着湛江来、杨源立以及追随他们而去的哄子蛋消失在炮火中,不禁呆在了原地。

此刻,近千人的南朝鲜守兵为了打通退路,被湛连死死卡在了西南角,这一场人人熟知的德川攻坚战却因为总攻的延时,将湛连的英勇阻击轻易的在新中国战争历史中抹除掉了。

在残忍的重兵器巷战中,湛连一百三十九条硬汉一直坚持到26日下午15点,三十八军三路师团这才包抄了德川城外围!在流弹四溢的德川城内,湛江来和杨源立的两个班组插入南七师指挥部之外,因敌火力压制十分凶猛,打到最后只剩下了十一个人。

枪嘎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了,在熊熊燃烧的德川城内,他拄着枪走了两步便跌倒在废墟中,他看着浑身是血的身子,不由哽噎着望向夜空。

这一天的夜空格外晴朗,他甚至可以看到徐徐升起的照明弹呼啸的轨迹,在华丽的爆破后,星夜越显色彩斑斓,而周围敌军匆匆的脚步却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深陷重围。

他从腰间拽出手榴弹,回想在横村的时候,他的梦中情人在简陋的舞台上挥舞红丝巾,不由得痴痴乐了。

“嘎子!”

枪嘎子松开手榴弹的引线,越过自己糟糕的身子看去,原来是书里乖端着三八大盖鬼鬼祟祟地蹭了过来,他看了看四周,几个南朝鲜士兵正从狭窄阴湿的胡同走来,枪嘎子摆了摆手,操起老莫辛对着胡同开了一枪。

一声呻吟过后,胡同中爆起一排排枪声,枪嘎子捂着脑袋缩在废墟中,强有力的子弹几乎要把他的掩体打烂了,他心叫完了,湛大头的秃子连永别了,磨盘哥永别了,崔智慧和他的大舅子也永别了,他只等鬼子上来几刀把他豁了,壮烈的告别后永眠此地,带着思乡的痛楚漂流在朝鲜上空。

可惜他的诗意并未实现,书里乖竟然绕到胡同后面打了几发黑枪,他蹑手蹑脚地跑到枪嘎子身边,瞅了瞅他的身子,不由道:“我得背你走呗?”

枪嘎子咯咯乐了,他说:“你把我拖走就行,让我死在自己人地盘上,这样对得起这把老莫辛。”

“别说丧气话,我得把你弄出去!”

枪嘎子微微一愣,怒斥道:“你在赎罪是不是?你失去了老油醋!你只想把我拖出去放在医院是不是!”

书里乖喘息着,他空望着四周有些怒火中烧,他压在枪嘎子身边,有些痛苦,也有些无奈地说道:“算了吧老弟!我已经受够撒,你就没正眼看过我!什么都在发光都是屁话!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可我不需要!我得把你拖出去让你这个花朵见见阳光,然后和那个朝鲜小娘们横渡两次大同江,可你千万别再跟我提老油醋!”

枪嘎子哼笑道:“因为你曾经把他留在了雪地里。”

书里乖想起那次阻击战就头疼,他有点想哭,说:“我就知道你们还记着那事,我他娘的不是人,我该死行了吧,可你看看这是什么地界,等出去你把我毙了都行!”说完背起枪嘎子消失在了夜巷。

此时此刻,德川城西已经没有像样的抵抗,等书里乖扛着枪嘎子气喘连连地趴到塔楼的废墟上时,敌兵整整一个联队在向城南推进,在闪烁的火光中,两人看到几个喷火兵端着火嘴子在废墟上扫射,时而传来几声刺耳的惨叫,却不知道是战友的还是受伤的敌兵。

枪嘎子支出老莫辛,书里乖苦着脸说:“你这是要玩真格的咯?”

枪嘎子喃喃道:“老哥,你瞅瞅我这双腿,我肯定出不去了,我在这守着你还能跑出去,不然就都扔在这里了。”

书里乖按住他的瞄准镜,道:“小崽子你别跟我装人!实话跟你说了吧,当初在阵地上我是真站不起来,我想若是自己死不了,不管老油醋是死是活我都要把他抠出来,现在一想起他,我就这也疼那也疼,昨天晚上我想明白了,为啥你们总挤兑我?不就是我总干不是人的事吗,所以你给老哥一个机会,你要打咱一起打,大不了就撩在这了,死在一起还有个伴!”

枪嘎子拉开枪栓,咧开嘴笑道:“你咋絮叨地跟个老娘们似的,你放心,有我在谁都死不了。”

书里乖愣了愣,只听“呯”地一声,枪嘎子就开火了,那个倒霉喷火兵背上的钢瓶煞那间爆成一团火球,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栽倒在地,其他敌兵惊愕地寻找狙击手的时候,枪嘎子又一连打了几枪,枪枪命中喷火兵,短暂而急促的爆炸使得整片西区火光冲天。

枪嘎子叫道:“背我换个地方!”

书里乖也不知嘴里骂着什么,抱起他就滚了出去,两人在阵阵枪声中又挤进一座废墟,待枪嘎子又打死三个鬼子后,书里乖有点明白套路了,他扔出两个手榴弹,又扛起枪嘎子扑到另一个隐蔽处。

就如两个灵巧的兔子一样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从塔楼另一角突然响起阵阵枪声,书里乖愕然道:“还有活的哩?”枪嘎子端枪瞄去,在火光中依稀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又看去,不禁叫道:“7班的!”

7班长蛮牛和两个衣衫褴褛的志愿军战士在废墟中边打边冲,在游动的过程中倒下去又爬起来,等他相距两人十米左右的时候,就仅剩下蛮牛一人趴在废墟中了。

他有些像负重千金的瘦驴,想挣扎着站起却又坍了下去,他只好在火光中挥着手,像是在告别。

“肯定中枪子儿了!妈的!”

书里乖看看四周,鬼子的一个联队已经狠扑向城南,他们宽大的正面有十多个敌人,更多的是逃兵,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鬼子的宪兵在向逃跑的人开枪。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种诡异的景象,就算是白匪也没有在战场上公然枪杀成批逃兵的例子,不过想一想他又缓过味来了。

“总攻了吧?”

“啥?”

“我说是不是总攻了呀!”

枪嘎子按下子弹,抬头看了看,说:“打宪兵!”

俩人开始向宪兵开枪,迎面而来的敌人虽然已经冲到了蛮牛身前,可是转回头看到宪兵躺在地上,忽然像是神仙附体,把枪扔得老高,一个个抱着大脑袋往回跑。

书里乖乐了,他把枪嘎子胸前挂着的军哨抢过来,鼓着腮帮子猛劲乱吹,随后又觉得不过瘾,干脆四五四六地吹起了湖北小调。

诡异的情景越加诡异了,虽然这么形容有些玩世不恭,可成批的逃兵不逃了,他们戳在原地像是被催眠了一样,捂着大脑袋蹲了下去。

抓俘虏——这是书里乖做梦都想做到的事情,当他捡起敌人的冲锋枪逼上去的时候,心里又害怕又激动,这让他有些歇斯底里,他勾动扳机向天打了一梭子,极度兴奋地狂叫道:“缴枪不杀!”



(这几天看了留言评论,很感激大家的支持,另外也有提出相关疑问的朋友,在此回答一下关于牛肉罐头的问题,在第一次至第二次战役前期,因为战线并没有拉长,在西线战场,从国内到前线运输线的直线距离不超过200公里,在这一期间,弹药和粮食的供给问题并不是非常突出,另外由于我军战术运动迅速,很多敌军的补给都被我军俘获,根据资料显示,光是德川一战,三十八军就缴获了很多美制轻重武器,值得注意的是,资料提到的是“三十八军”,而不是某团某连,在这一前提下,可以推敲出缴获的单位应该是“成建制”的,那么缴获的食品补给就不难解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