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最早的科学组织 中科院英国皇家学会的原型

近日发现,道教是中国(更是世界)上最早的科学组织,道家协会就是中国最早的科学院。


道教是中国古天文学、古化学、古医学、古地理学、古数学的发源体。道教之道,既是宗教神仙之道,更是自然之道,其中内蕴了丰富的科学之道。道教科技思想相当丰富,除了按科学分类,可分为道教化学思想、道教医药养生学思想、道教天文学思想、道教地理学思想、道教数学思想、道教物理学思想、道教生态学思想。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为一代名医的有扁鹊、张仲景、华佗、皇甫谧、葛洪、陶弘景、孙思邈等人。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诸多领域的科学家的有墨翟、张衡、王充、祖冲之、刘徽、贾思勰、沈括、郭守敬、宋应星、徐光启等。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为一代术数家的有于吉、左慈、叶拂善、费长房、管辂、郭璞、邵康节等。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为一代政治家军事家的有张良、诸葛亮、谢安、刘伯温等人。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为内外丹道家的大师有魏伯阳、葛洪、陶弘景、陈抟、张三丰、魏存华、张伯端、伍守阳等人。


精研道家之学而成为一代教主开宗立派弘扬道法的有张道陵、张鲁、寇谦之、王阳明、丘长春、王常月等。


精研道家之学培育出一代又一代才气横溢之文学家和风靡一时的艺术家,这批代表人物有庄周、司马相如、枚乘、司马迁、王羲之、李白、杜甫、柳宗元、刘禹锡、范仲淹、刘基、于谦等人


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道家和科学的紧密联系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著名科学家李约瑟曾说:“真正奠定中国古代科学和科学思想传统的是道家……道家思想乃是中国科学和技术的根本”。道家对我国社会各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术思想、思维方式、道德观念、医学科技等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物质是由分子组成,分子是保持原物质一切化学性质能够独立存在的最小微粒。分子是由原子组成,原子是由原子核和围绕其运动的电子组成,而原子核又是由质子和中子组成。物体由分子组成的最初证据来自化学,而分子论到了近代十九世纪才成为一门新型的科学。但在两千年前的道家就曾提出物体可分割至细微的原始科学观点。《庄子》曰:“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物质是可以无限分割的。质子和中子虽小,但仍可分成介子、变子、超子、光子等。虽然当今的科学水平还无法搞清它们的结构,但它仍然可以分割下去。根据物理学家最新提出的“宇宙大爆炸”学说理论,直到最后还应有无限小的“虚子”,而阴性的虚子却是无穷无尽。


宇宙大爆炸的重要理论根据类似老子提出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及“道者,无也。”而我们的宇宙就是从“虚无”中诞生。1982年,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的宇宙起源学术会议上有学者提到:宇宙创生于无的可能性是非常有趣的,应该进一步加以研究。中国两千年前提出“无极生太极”和“有生于无”的观点竟和今天科学研究的理论相吻合,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无极是宇宙生成之前的状况,太极是有了宇宙之后的情景。《河上公章句》曰:“无形者谓道,道无形,故不可名也。始者道本也,土气布化,出于虚无,为天地本始也”。《道德真经注》云:“凡有皆于无,故未形无名之时,则为万物之始”。《太极道诀》讲:“太极之先,本为无极,鸿蒙一气,混然不分,故无极为太极之母。”《道德经》第四十一章说:“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近年来科学界逐渐承认宇宙的起源新解释与中国道家提出的“无中生有”学说不谋而合,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理论物理教授米奇奥卡库在他的著作中利用道家的观点阐述了宇宙的起源。“大爆炸”学说认为:宇宙是150亿至200亿年前从一个极小的点爆炸形成的。为了说明这个理论,科学家融合了20世纪最伟大的两种物理学理论──相对论和量子理论,同时还创立了量子宇宙学,提出了“超级宇宙学”的概念。它的主要内容成分即是“无”,就是宇宙生成前是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质量和能量的“虚”物状态。


汤川秀树是日本著名的物理学家,一九四九年在对亚原子粒子理论的研究中荣获了诺贝尔物理学大奖。特别是他提出的核力理论,正确地预言了介子的存在,而他就是受了中国老庄道家学派影响而获成功。美国科学家,著名的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曾说:“我们的发展,不过是(中国)古代哲学的例证、促进和精确化而已”。


在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早期认识中,科学与哲学是彼此不分的。他们的认识对象都是自然界,都是为了揭示自然界的本来面貌。近一个世纪以来,尤其是物理学的发展出现了一个特殊的令人醒目的现象,那就是许多科学家特别是取得了重要成果的大科学家,都从哲理中找到了解决自然科学难题的钥匙和武器。恩格斯说:“不管自然科学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他们还是得受哲学的支配。”著名理论物理学家,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海森堡说:“自从十六、十七世纪以来,与科学基本概念密切联系的哲学概念的发展,已成为自然科学巨大发展的前驱。”


宇宙是多维无限的,万物都在螺旋运动中生生灭灭,参差错落,无穷无尽。能量即不能消灭,也不能创生,它只是由一种形式转变为另一种形式。这就是当今物理学中提到的“能量守恒”和“物质不灭”。


庄子曰:“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庄子在《至乐》篇中又曰:“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生在宇宙之内,死还在宇宙之间。人死后尸体归大地及尘埃物质,而物质又在运动,重新组成了人类赖以生存的世界。人世间的生生死死,循环往复,依庄子看来不过是一年四季的轮回更换。庄子在这里不仅表达了道家博大的乐观唯物主义态度,而且还道出了早期朴素的“物质不灭”科学道理。


魏伯阳《周易参同契》云:“河上咤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 以外丹语言,“河上咤女”为汞,“黄芽”即硫磺。魏伯阳在文章中说:汞象少女一样活泼神秘,它遇火则飞,不留痕迹,但如加上硫磺即可制止汞飞。《周易参同契》又曰:“胡粉投入火中,色坏还为铅”。“胡粉”是铅的化合物,经加热可变成氧化铅,再加热就变成红色的四氧化铅,如持续加热,就会变成金属铅。《周易参同契》是中国历史上现存最早的一部炼丹著作,它为中国古代化学的发展奠定了十分重要的理论基础。


继魏伯阳之后,道教徒葛洪在炼丹中通过观察又发现了硫化汞加热后发生的化合变化。他将丹砂加以锻烧,其中硫化汞中所含的硫就变成了二氧化硫而游离出水银,如再将水银和硫黄化合,便转化成黑色的硫化汞。如果放置在密闭的容器中适当调节温度,又可升华成赤色的晶体硫化汞。魏伯阳与葛洪在公元四世纪之前就发现了某些药物的化合和分解现象,这在世界化学及制药史上可以说是鼻祖与先河。


冯友兰曾说:“道教有征服自然的科学精神,凡是对中国科技史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在道士们的著作中找到许多资料。”道教徒在大量的炼丹实践中,还观察到食醋与其它物质的许多化学反应,并在有关炼丹术的著作中,详细地记载了食醋对某些有色金属及矿物的氧化、溶解、还原、置换等过程和现象,另外还在世界上最早发现了醋与碱的相互作用。


火药是我国四大发明之一,是道家在炼丹时无意之间产生的意外产品。道士们为了能炼出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将各种矿物、药物放在老君炉中熬炼,在一次巨响的爆炸声中,火药就此发现诞生。道家经典《真元妙道要略》一书中有火药性质的最初记载,而唐代所著的《铅汞甲庚至宝集成》中关于“伏火矾法”的描述,则是世界最早火药实验的详细记录。据2003年科学考察证实,我国四川省绵阳江油市的老君山不但是中国火药的发明地,而且还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火药原料开采地。


据英国的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介绍,我们今天在医药上使用的激素药物荷尔蒙,也是由中国的道士最早发明。北宋时期道士们在无数次的炼丹实验中,从人体小便中提取出一种叫“秋石”的结晶物药品,可用来治疗中年吐血等疾病。而这种结晶药,也就是今天我们称为“荷尔蒙”的一种激素。但令人惊奇的是几百年前道士们在提炼“秋石”的一些过程及所必须要加的“皂素”,竟与当今所生产“荷尔蒙”的工艺与方法大致相同。


宋末元初的黄道婆在我国早已家喻户晓,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个道姑。黄道婆由于天资聪慧,早在童年时代就学会了纺纱、织布。在她总结了一生的经验之后,终于在老年时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用脚踏操作的新型纺车。改造后的纺车,不但将原传统的一锭一线变为三绽三线提高了生产效率,而且也大大减轻了劳动强度。另外她还积极推广“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先进工艺,为我国早期纺织业的生产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为缅怀她对纺织方面的卓越贡献,在她去世后当地人为她建造了“先棉祠”,并将她奉为棉神、棉仙。在1980年11月我国发行的纪念四位中国古代科学家的邮票中,其中一位就是黄道婆。


道教创造了火药、丰富了医学、天文学、数学、化学,发展了经济,为文明时代立下了赫赫功绩,使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又迈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江泽民主席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时说:“直到十五世纪以前,中国的科学技术在世界上保持了千年的领先地位。中国人的这些发明创造,体现了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科学精神与道德理想相结合的理性光辉。”


“阴阳”是所有事物的两种属性,这就是说自然界的一切事物无不包含对立的阴阳两个方面。魏伯阳曰:“物无阴阳,违天背元。”阴阳不但相互对立、相互制约,同时又是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转化。在阴阳概念中,任何事物不但都具有相互对立的两个方面,而且在任何一个方面之中,又有相对的另一个方面,道教标志太极图中的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就很代表的指出了这个问题。老子曰:“万物负阴而抱阳。”


1898年,英国科学家舒斯特在阴阳哲学思想的启发下提出了一个大胆的预言:他认为电荷既有正负之分,磁体有阴阳两极、物质为什么不可能有正反两类呢?1928年,英国科学家狄拉克创建了相对论量子力学,他用严格的理论描述了电子性能的方程式,并提出:在自然界中极可能存在有一种与电子质量相同,但电荷相反的基本粒子,即正电子。1932年,卡尔安德森在研究宇宙射线的云雾室里终于观测到了这种反粒子,从而证实了狄拉克的理论,为此狄拉克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在狄拉克理论的指引下,重要的发现层出不穷,195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物理学家找到了反质子,第二年又发现了反中子,随后又发现了反中微子、反介子、反超子等。


微观世界里有正反粒子一一对应,那么在宏观世界里正反物质也应对等存在。根据道家太极及宇宙起源于大爆炸理论揭示:宇宙中的物质和反物质的数量也应该是一样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美籍华人丁肇中教授预言:“与许多物理学家们所相信的相反,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即在宇宙的某个地方存在著源于‘大爆炸’的反物质……其中的某些区域可能是反物质区域”。为此,由丁肇中领导,包括美国、中国、瑞士和俄罗斯等国科学家联合组成的探测空间反物质和暗物质的磁谱仪计划应运而生。1998年6月3日,在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上,搭载著由中国科学家主要参与研制的“阿尔法磁谱仪”,从肯尼迪航天中心顺利发射升空,从此便揭开了探索宇宙反物质及暗物质重大科学实验的序幕。


科学实验表明,当一定的能量转变成粒子时,必然会有正反两种质量的守恒。《道德经》曰:“反者,道之动。”老子在这里指出一切事存著正反两方向的运动,正向运动可以视为前进,而反向运动则是另一种形式的运动。在茫茫的宇宙中存在有正物质世界,必然也会存在反物质世界,就像有阴必有阳。宇宙不是杂乱无章的,它是有科学而精密的组织结构和一定的运动规律的。现代天文学的“黑洞”和“白洞”就是道家提出的阴阳法则在宇宙中的体现。


阴阳学说属于我国古代的哲学体系,同时也是道家思想的主要内容,它代表了中国古代文化各个方面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种科学性极强的辨证唯物主义及各门学科的理论基础。《阴阳应象大论》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玻尔是以东方哲学为背景的西方科学家,他在1927年受道教中太极图和阴阳哲学的影响提出了著名的“互补原理”。化学诺贝尔奖获得者普里高津说:“玻尔对他的互补概念和中国的阴阳概念间的接近深有体会,以致他把阴阳作为他的标志。”


道教教义主张“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要求信徒在修炼时须与天地造化同途,故道教中的很多宫观都设有“观星台”、“棂星门”等看天象的建筑。而观天象除目视之外,还要有许多天文仪器。南朝道士陶弘景在总结了一定经验后,曾对前人所发明的观星仪做了大量改进。据记载,经他改造后的浑天象“高三尺之许,地居中央,天转而地不动,二十八宿度数,七曜行道昏明,中星见伏,早晚以机转之悉与天相会。云此修道所须,非但史官家用。不欲因流水作自然漏刻,使十二时轮转循环,不须守望。”由此可见,此“浑天象”在当时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技术水平。


隋唐道士李淳风还曾制造过新型“浑天黄道铜仪”,同时著有“法象志”七卷论述前代浑天仪得失之差并提出改进之法,较好地解决了实际需要。李淳风虽是道士,但也可称得上是一个古代伟大的发明家。在他所写的《乙巳占》一书中,除很详细地介绍了用鸡毛编成的风向器而制造的木质相风鸟外,他还在世界上最早给风力定级。而他编写的《麟德历》,曾在当时社会上施行了64年之久。另外李淳风还与他人共同注释了《周髀算经》、《九章算术》等十部算经,为我国古代天文学、气象学、历法算等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道教观星象除为自身修炼及宗教事务之外,更主要的还为编制历法用以安排农业生产。而南朝道士陶弘景编撰的五卷《帝王年历》在当时颇有创见,为指导我国古代农业生产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唐代道士傅仁均还编著过《戊寅元历》一书,而此书在以后成为了我国官历创定朔法的开端。


道教对中国和世界科学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影响和推动作用,并留下了灿烂辉煌的文化遗产,正是道家文化的兴衰千百年来暗暗支配著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李约瑟博士说:“在中国文化技术中,哪里萌发了科学,哪里就可以寻觅到道家的足迹。”


道家最强调事物的整体性、协调性,它和以“分析”为重要认识方法的近代科学研究之间存在著巨大的差异。随著现代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单纯采用分析的方法去认识世界已明显地感到不足。恩格斯批评这种方法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宇宙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任何一个系统都包含著宇宙整体的信息。从显性和潜性状态来看,各系统既是独立的,但又相互关联,任何子系统都与宇宙大系统相通,都离不开宇宙这一母根。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是宇宙,道是宇宙的运动,道是全宇宙发展的法则,道是人类社会运动中所有的规律。《淮南子》曰:“夫道者,覆天载地廓四方柝八极。”道同现代科技和哲学的研究成果遥相呼应,上下吻合,这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具有无与伦比的深远意义。


道家思想与华夏古老文化浑然交融而又独具风骨,她不仅包容了中国诸家思想的精华,而且融汇了东西方异质文化中最优秀的思想。卡普拉曾讲:“在伟大的诸传统中据我看,道家提供了最深刻并且最完善的生态智慧”。李约瑟博士说:“中国传统科学思想的复合体,可能会在科学发展的最终状态中发挥大于人们所承认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