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听完老公泣不成声的忏悔,虽然我的心在滴血,但是一想起母亲的不易,只能轻声的叹息:“没什么,妈妈也不容易,为了我,她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们付出点,又算什么?”马莉说。


从记事时开始,我就没见过爸爸,从妈妈和亲友的口中,我知道爸爸在我五个月的时候因交通肇事去世。他们都说,妈妈和爸爸的感情特别好,妈妈管我的爸爸也叫爸爸,爸爸管我的妈妈也叫妈妈,用他们的话说,“你爸爸和妈妈好的就像一个人似的,整天见他们出双入对。”为了我爸爸,妈妈一直没有再婚,独自一人把我拉扯大。


我小的时候,身体特别弱,经常夜里发高烧,而爷爷奶奶在几百公里外的乡下,外公外婆也在外省的另一个城市,他们都不能为母亲帮上什么忙,解上什么困,她只能抱着或背着我到赶往医院去看急诊。尽管妈妈说我上学以前几乎每年都要这样折腾她一次,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印象了,我能记得的是,在我15岁之前有过三次这样的经历。看到妈妈为我付出的艰辛,我一直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回报她。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妈妈的骄傲,我从小就知道,不能让妈妈再为我的学习成绩忧心烦躁。就是到了大学,别人都谈了恋爱,我也听妈妈的话,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专心学习。尽管有很多男同学向我示爱,尽管我对一两个在一直追求过我的男同学也心有所动,但是我觉得,妈妈对我肯定有所考虑,和妈妈相依为命,我得听妈妈的。


在我24岁那年,已经是企业副总的妈妈,把林明带到我跟前,说林明是个理财好青年,你们接触接触吧。


妈妈说他和林明是在一次校企联谊会上认识的,林明勤快,帅气,踏实,长相和爸爸相似吸引了母亲,母亲决定把他介绍给我做男朋友。为了考察林明的品行,妈妈已经几次亲自到接他去外面喝咖啡,吃海鲜,经过深入交谈,妈妈已经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准女婿了。


可是我对林明并没有什么感觉,虽然见了几次面,但都是和妈妈一起去的,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特别投机的话题,因此对他表现也不冷不热。而且我感觉我也不象是谈恋爱,哪有谈恋爱带着妈妈的呢。有几次面对我的冷淡,我看出林明都想打退堂鼓了,但是不知道妈妈和他说了什么,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约我,每次都变换着花样讨我开心。


本文内容于 2009-11-12 13:32:03 被tjzqb2008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