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1(人在江湖) 正文 第一次的爱情

贾鑫磊 收藏 1 7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89.html[/size][/URL] 32 地儿像往常一样看都不看吧台里面一眼,一进去就以一种运筹帷幄的眼光慢慢地扫视着酒柜上一排排的酒水饮料。究竟是五元一瓶的酒中酒霸好呢?还是两元五一瓶的青岛啤酒好? 最后他终于决定了,喝酒霸吧。青岛太便宜。 于是,他以一种拈花微笑的姿态把手上的点歌单递了过去,“老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89.html


32


地儿像往常一样看都不看吧台里面一眼,一进去就以一种运筹帷幄的眼光慢慢地扫视着酒柜上一排排的酒水饮料。究竟是五元一瓶的酒中酒霸好呢?还是两元五一瓶的青岛啤酒好?

最后他终于决定了,喝酒霸吧。青岛太便宜。

于是,他以一种拈花微笑的姿态把手上的点歌单递了过去,“老板,点歌。”

“好,你喝什么?”一个清脆细腻的声音代替了老板粗鲁的乡音,这个声音像一颗优美的种子撒进了地儿的心田。

地儿低下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的头颅,带着一丝好奇望向了面前的那位女孩。这个场景用多天以后地儿自己给我们的描叙更为贴切:

“你们知道吗?我第一眼看见她,听到她甜腻的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她妈妈把她养这么大就是为了我。我看到她就知道,她也有这种想法。”

事后我们亲眼看到了,这位姑娘甜腻的不仅仅是声音,身材也很甜腻,就像一块快要融化的蛋卷冰激凌一样,壮硕而下垂。

在两眼相对的一瞬间,地儿改变了一个主意。他决定只给袁伟点白酒,而他,将要喝点能匹配他游吟诗人身份的具有浪漫古典情怀的东西。

“我要一杯咖啡!再给我的朋友来瓶酒中酒霸!记住,咖啡多加点糖!”

为什么咖啡和酒中酒霸后面要用感叹号,那是因为地儿当时是带着一点点的不屑说出来的,而咖啡两字则隐隐有种《陋室铭》一样的精神优越感。

点好了东西,地儿端着酒和咖啡走到了自己的桌上。

“还喝鸡巴咖啡啊。这个咖啡上次你都喝中毒了你不记得啊?可能是假的,雀巢,这个牌子听都没有听过的。”袁伟惊异地说。

地儿淡然一笑,头都没抬,淡淡说了一句:“你不懂。”

安静地端起了面前的一次性塑料杯,好像有点烫,手微微哆嗦了一下。细细品了一小口N多糖的雀巢咖啡,地儿真的感觉甜到了心里。(那个年代是没有咖啡杯这个概念的,不管什么饮料,一概塑料杯,简单实用。淳朴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千古美德。)

稍坐片刻,吧台对着大厅的小窗口里探出了一个甜腻的脑袋,“《挪威森林》开始了,谁的?”

地儿站了起来,对着窗口微微一笑,一手背后,一手放于胸前,轻轻一弯腰,“鄙人的,多谢老板。”

“哦,去拿话筒咯。”

地儿对那位姑娘把麦克风称为话筒有点错愕。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最亲近的两人之间,总是自然为好。所以,他满足地笑了,走到旁边一桌刚唱完的地方,彬彬有礼地拿起了麦克风。

一般人唱歌,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唱完就算,但是地儿不。他总是独特的。自从某次看到张国荣的演唱会,张国荣靠着钢琴,一腿支撑,一腿微微曲起,一只手放在裤袋高唱《风再起时》的风姿后,地儿就开始这样了。没有钢琴,他就靠在墙壁或者桌子椅背之类的东西上。但是一定要这样站着唱。

音乐响起,地儿闭上了双眼(当他唱歌时候,两眼绝不睁开,至今如此)。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试着将它慢慢融化。在你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比伍佰更为苍凉古朴的嗓音,伴着令人肝肠寸断的旋律响起。天地又是一片虚无,世界万物皆从浮云而去。

在这一刻,地儿不再是地儿,不再是今生的一个古惑仔。他前世是独登高台,念天地之悠悠,怆然而泪下的诗者;他后世是缠绵千年,化树等爱的情圣。可惜的是,那份爱正在吧台接着别人的单,没有看他。

音尽,人静,余音未绝,咖啡未冷,双眼亦未曾睁开。所有人沉浸在了地儿苍凉古朴的唱腔中。可惜的是,世间万事,皆是过犹不及。地儿一直觉得自己的歌声很有特点,但是对我们这些旁人来说,特点是有,就是过于沧桑了,这么说吧,比伍佰、阿杜加上杨坤还要沧桑一些。

“哎,你唱完了还站在那干什么?别人对唱要两个话筒,你给别人唦!”甜腻的脑袋又从窗口伸了出来,而一个穿中学生衣服的女孩怯生生地站在地儿的面前,奇怪地望着他。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感触太深,失礼了失礼了。”

“没事,你先坐下,下首你们的歌。”姑娘对着地儿甜腻地一笑,地儿觉得自己的歌声完全征服了她。

片刻后,对唱的两人唱完,大厅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地儿觉得有一丝奇怪,为什么他唱的时候没有人鼓掌?但是转眼他明白了,大音希声,那些人被震撼了!

刘德华《冰雨》开始了,袁伟拿起了麦克风。说句题外话,袁伟爱唱歌,但他和地儿不同,很多人的歌地儿都爱唱,但是袁伟只爱刘德华,到今天都是。而且,他绝的地方在哪里?他唱刘德华绝对是可以乱真。不要给我说刘德华唱功不行,模仿很容易。能达到袁伟那个程度的,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多豪华的歌舞厅唱歌的歌手,我没有见过比他更像的,甚至可以说就是刘德华原音再现。在那个年代,全国都爱刘德华,能唱这么一嘴的绝招,是很招蜂引蝶的。

袁伟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一曲唱完,全场掌声雷动。袁伟很潇洒地喝了一大口酒,看都不看鼓掌的人。

一边的地儿发现了一个让人堵心的情况,那位甜腻的姑娘,从袁伟开始唱歌,就一直把脑袋伸在窗口呆呆地望着袁伟。那种眼神,地儿记得,就像是当初三哥打架,袁伟望着三哥的样子一样,那是敬佩与激动。

还有更堵心的事情。等袁伟唱完之后,姑娘走了过来,到了他们的那一桌。地儿正襟危坐,姑娘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故作羞涩地低着头擦了两下桌子,不停地瞟着袁伟,袁伟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终于忍不住,开口对袁伟说:“你刚才的歌唱得真好,你们还要唱什么不唱啊?”

“哦,那就再来首《缠绵》吧。地儿,你唱什么?”

“我唱现在最流行的《对面的女孩看过来》。袁伟,你不要老是唱刘德华的歌唦。你怎么这么单调啊,换个口味咯,唱黄家驹的。”地儿用上了心计,他知道袁伟的粤语发音带有很重的乡音,而他自己则希望用有些寓意的歌来吸引注意力。

“不啊,我觉得他唱得真的很好的,我也想听呢,我就给你点《缠绵》?”

袁伟也注意到了女孩对他的崇拜,哈哈一笑,头一偏说:“随便!”

自信,这就是自信。

姑娘安静地一笑,就像一个懂事的媳妇一样,走了进去。地儿满头大汗,但是他不认输,他要再搏一把。

“这个女的就是长得太丑了,绝对喜欢我,哎。将就还是可以的。”姑娘一走,袁伟就说道。终其一生,他对于女人都有一个坚定不移的基本原则:喝稀饭比饿肚子强。

所以,女孩不漂亮他也许会抱怨感叹几句,但是他一定不会放过。无数事实证明,这是铁律。

地儿一听大惊失色,对于袁伟的了解,让他感到了极大的威胁。

“你啊,就是这么黑眼睛看不得白银子,没点城府。这么丑的女孩,你都有瘾,你天天跟着三哥,多的是美女,这个有什么搞头啊!”

“再看看吧,反正天天也没有事,好搞的话,搞了也没有关系。”

两个人尔虞我诈地讨论着。歌开始了。

也许是地儿的嗓音实在不适合唱任贤齐的口水歌,《对面的女孩看过来》这样的欢快情歌,他一样唱出了苍凉古朴的感觉,听者肝肠欲断。

而袁伟在一段“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之后,再次获得全场掌声,边上几个女人和初中的小妹妹也貌似被他粗犷的外表、随意的举止和美妙的歌声所打动,频频送来秋波,如果各自身边没有男人,估计也会像点唱姑娘一样过来了。而地儿在这个悲惨的夜晚却变成了一个无人注意的透明人,这是有着强烈古典主义浪漫情怀的游吟诗人所不能接受的,但是他做不出任何有力道的反击。

袁伟端着酒走到了吧台前,开始和姑娘热火朝天地说道了起来,从窗口望去,可以看见姑娘胸前的两颗豪乳在袁伟的引诱下,随着笑声澎湃汹涌。地儿咽下了一口口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岂可让他袁某人一人专美。于是,他也端着一塑料杯的咖啡走了过去。

“小姐,打扰了。你这里有蓝山咖啡吗?”地儿绅士地搂住了袁伟的肩膀,打断了他们郎情妾意的谈话。

“我们这里只有雀巢咖啡,蓝山的牌子没有,很好喝吗?”姑娘定定地望着地儿。

这一瞬间,九天十地,诸位神佛都对地儿今晚不幸的遭遇起了同情心,给了他一个顺利的突破口。他抓住了这个机会。

利用平时在杂志上看来的各种各样对于咖啡的知识,和自己独特的理解想象,地儿给姑娘上了完美的关于咖啡的一课。甚至品红酒要看挂杯度,如何醒酒之类的知识都被他引用到了这堂课里。(事后有次,袁伟喝咖啡拿着个杯子不停地摇,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跟地儿学的,看挂杯度,我战栗。)

既然连袁伟都被他忽悠晕了,何况刚从乡下出来的小姑娘。点歌姑娘顿时被地儿震住了,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地儿,一闪一闪的亮着晶晶,“看不出来,你懂得真多。”

地儿满足地一笑,他知道,开始唱歌所失掉的分数补了回来。他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于是,他拉着袁伟起身,“走吧,胡钦他们要下课了。等着呢。”

“明天你们还来吗?”

“来,还是你值班不?”

“是的。不是我,你们就不来啊?”很是羞涩地淫荡着。

“来啊,一样来,明天见啊!”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鞋和一双狼牌运动鞋,潇洒地走出了圆梦KTV。

据袁伟说,那个夜晚,地儿在给姑娘上课的时候,至少喝下了五塑料杯咖啡,夜晚再次无眠,上吐下泻。

他中毒了。



33


那个夜晚是这个爱情故事的开始,事后很久,经过一场龙争虎斗,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结果。

两人在都表示出了对于那位春花姑娘(因为她甜腻清脆得就像春花秋月一样,我们姑且称其为春花吧)的爱慕之后。达成了一致的协议,那就是公平竞争,只要是想和那个姑娘在一起玩,就必须得要三人一起,不许独自行动。

但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是骗人的,就像奶粉里面不一定是牛奶,发廊里面不见得剪头一样,这个协议也是假的。

第二天,袁伟收拾一番,推掉了三哥的饭局,准备乘地儿不在,去圆梦KTV见见小姑娘,培养一下感情。他很得意,他为自己的聪明感到得意,兄弟感情是真的没有错,但是单嫖双赌,这句老话说得很对啊。泡妞就应该自己悄悄去嘛,胡钦他们和女孩在一起也没有经常叫大家一起去,协议只是一个战术而已。

那个时候KTV的营业时间,都是等着人们吃完了晚饭,洗完了澡才正式开始的。偶尔下午有几个人,也是小猫两三只。

他想过地儿可能也会像他无视协议(毕竟两人在订下协议的时候,是没有丝毫真诚可言的),所以为了避免遇上地儿,他去得很早,避开了黄金时段,大概在大家还在吃晚饭的时候,他就去了。

当他走进圆梦KTV的时候,他突然发觉他并不聪明,而且还很笨。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具有古典浪漫气质的诗人正坐在一张凳子上,和坐在身边的春花对唱着《相思风雨中》,歌声苍凉古朴,清脆甜腻,天作之合;而他们面前的茶几上并排摆着两塑料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非常的相衬。

据地儿说,那天大概大家还在做晚饭的时候,他就来了。

袁伟知道,他失策了,他虽然懂得暗度陈仓的计谋,但是他却没有领悟到知己知彼的兵家王道。他低估了对手!而对于这一点,地儿显然比袁伟领会得更为透彻,在他的战术中一定给了袁伟极高的评价。

所以,袁伟失败了。

中间你来我往的大小战役,我就略去不一一道来了。总之,那段时间,两人之间龌龊不断,我们兄弟劝解也不行,都是各有各的理。袁伟觉得地儿连这么丑的女人都和他抢,那个女孩明明先喜欢他的。地儿觉得,春花是人间极品、仙女下凡,是他一生的真爱,而袁伟根本就不珍惜她,感受不到她的美,他要的只是春花两颗硕大无朋的咪咪和肉体,他不配爱春花。

两人不断地撕毁条约,不断地私自约会,不断地不期而遇。在这样混乱一片的情况中,事情发展到了高潮。

某一天,春花得到了她那位做KTV老板的姨妈给她的两天假,本来准备回乡下自己家去的。但是地儿先天得到了消息,在他的大力怂恿和经济利诱下,春花改变了主意,决定和地儿一起去她想象中那个天堂一样的市里玩两天。

于是,地儿先天找我们东凑西筹了一千元钱,带着春花踏上了去市里的客车。

来到市里,他首先带着春花下馆子,还在市里最繁华的地段给春花买了两条健美裤(地儿想要给她买牛仔裤,觉得她腿粗,宽松点的牛仔裤可以藏拙,但是春花不愿意,她觉得健美裤才是流行性感的王道),一件班尼路的外套,背上很大的班尼路英文标记,很潮很牛逼。

春花兴奋欲狂,据说主动亲了地儿一下,还牵了他的手。

晚上一起逛了公园,看了电影,吃了消夜之后,地儿带着春花来到了招待所。

开了间房,进房后,他们两人打开了电视机,并且摊开了路上买的一点小吃,和吃消夜剩的几瓶啤酒。据地儿说,当天他们吃消夜的时候每人喝了两瓶啤酒,感觉春花比他能喝。喝酒样子之老到豪爽,只怕我们兄弟中只有武昇可以与之匹敌。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所以起码到进房的时候是不可能醉的。但是在进房之后,第一瓶啤酒还没有喝完的时候,春花却奇迹般地醉了。静静地靠在沙发上,头晕欲裂,只有两片闭上的眼皮不知怎的,不停地微微跳动。

地儿是个绅士,他喜爱的女人醉了,他当然得要关心一下。他走过去,探下头望着春花,轻柔地说:“我扶你躺床上睡吧。”春花微微地点了下头,浑身却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配合地儿的迹象。

地儿没有办法,只好抱起了她。各位,这不是个技术活,是个体力活。所以,沙发到床边的四五米,地儿休息了好几次,到床边的时候,地儿满头大汗,一下把春花抛到了床上。这么大的力道,春花没有醒,确实醉得很厉害!

看着春花玉体横陈、海棠春睡、旖旎无边地躺在床上,地儿有了一个正常的男人应有的冲动,但是他给我们说,他当时真的只是想悄悄亲一下。

我相信他!如果一个如此文艺、写下满本歌词的男人说他自己很单纯,我一般都会相信。

他抱着一丝犯罪的心态,低头悄悄地亲在了春花的嘴边。

于是,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了。奇迹般沉醉的春花,在一瞬间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一条肥硕的舌头带着刚吃完的凉拌海带的味道飞快穿过了地儿的双唇和牙齿轻车熟路地在地儿的口中飞腾翻越。可怜地儿此前连女人的手都还没有细摸过,哪里受得了如此惨烈的刺激,渐渐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两腿慢慢地伸直……

接下来的一切正如大家所料,没有必要赘述。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地儿发现在整个过程中,春花清醒明确地引导着他的一切,却又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对于他的询问也是一概不答,却又叫声如雷。醉了吗?没有醉吗?地儿完全糊涂了。

过程中还有一段比较经典的对话,我整理如下:

“是不是这里?”

“……”

“是不是啊,我找不到哦!”

“……”还是没有答话,但是一只手伸了过来引导着一切。

半晌,终于开口:“你进来唦?!”

“我已经进来了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