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大秦的克星:侠将公子信陵君(五)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3. 侯朱羞煞天下士 信陵君回到府中,焦急无助,愁肠百结,恨不能找块豆腐把自己拍死。 姐夫骂他,哥哥不信他,他有拳拳赤子之心,偏偏遭人误解,他有万腔报国之心,偏偏一无用处,世上最痛苦的事儿,莫过于此。 秦围邯郸已近一年,城中乏食,人民几至炊骨易子而食,万千生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3. 侯朱羞煞天下士


信陵君回到府中,焦急无助,愁肠百结,恨不能找块豆腐把自己拍死。


姐夫骂他,哥哥不信他,他有拳拳赤子之心,偏偏遭人误解,他有万腔报国之心,偏偏一无用处,世上最痛苦的事儿,莫过于此。


秦围邯郸已近一年,城中乏食,人民几至炊骨易子而食,万千生灵眼看就要被暴秦荼毒一尽,他却只能坐在这里默默流泪,他还算个什么“贤公子”!


——妈的,我跟秦国人拼了,与其这么窝窝囊囊的苟活下去,不如去前线死个痛快!


这是信陵君最后的办法,那就是抛弃一切,冲到邯郸去,与赵国人一起死难,用自己的鲜血,告诉秦王,六国不是人人都怕他;告诉赵国,他们不是一个国在战斗;告诉天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义侠!


于是,信陵君将手下几百门客组织成一支敢死队,凑齐可怜的百来辆战车,浩浩荡荡的杀向城外,准备去攻打四十万秦国大军。


门客们站在战车上意气昂扬的高唱着战歌,大街上的民众在旁不断鼓掌喝彩,仿佛他们是凯旋而归的战士,而不是一群扑火的飞蛾。


魏国的人才精英们全部去送死,这怎么说也是一条下下之策,但是没办法,人才再精英,国家一个不用,那还不如全部去死,死个激情飞扬轰轰烈烈,天翻地覆慨而慷!


这群送死的飞蛾很快飞到大梁夷门,正要出城,信陵君想起亦师亦友的侯嬴老先生,于是便顺路前去做最后的诀别。


侯先生迎上来,道:“公子这般浩荡,是要去往何处?”


信陵君长叹一声,将事情原委道出,又道:“吾与先生多年相交,今离国赴死他乡,永诀在即,从此阴阳两隔,今生再难相见,先生最后可有何言以教无忌。”


侯嬴听罢,未动声色,他还要最后考验公子一次。


侯嬴听说了公子的大义,他要不感动是假的,但他还是要看看公子是否真的是他的知己。如果不是,那对不起,你我无缘,你去死好了;如果是,那么侯嬴就决定把自己这把老骨头豁出去,帮助公子干一番大事业!


而且,侯嬴心中的方案太过惊人,其势将破坏公子与魏王的手足之情君臣之义,他必须最后再考验信陵君一次才能道出。


于是侯嬴面色平静的说道:“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


——你加油去死吧,我老人家就不奉陪了!


信陵君怔怔的看着侯嬴,仿佛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了,多年的相交就换来这么一句无情的话语,换做谁也受不了。


——没有锦囊妙计,说两句安慰鼓励的好话也行啊,这样我也可以走的舒服一点。


但是对不起,侯嬴就这么一句冷话,多了没有,你赶紧麻利的走人吧!


信陵君只得泱泱而走,一路长吁短叹,他单纯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


就这样走出好几里地,信陵君突然一顿足,大叫道:


不对劲啊!


“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我岂有所失哉?”


——我一定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所以老先生才会如此对我,快,咱们回头!


门客正意气昂扬的唱着歌,突然听说信陵君要回头,当下扫兴个不行,都说:“侯生半死之人,明知无用,公子何必往见。”


但信陵君坚持认为侯嬴一定是话说了一半,于是一行人只得掉头回去。


信陵君的高明就在这里。一般人碰到这种事情,总认为自己百般正确别人百般错误,却从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只有像信陵君这样拥有五常中的“智”,能知人且自知,才可得到真正的知己相助。


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往往却能改变历史,信陵君这一回头,就让秦的统一大业延迟了足足三十余年。




侯嬴见信陵君回来来,当下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吾固知公子之还也。”


——呵呵,我果然没有看错公子,他果然是我的知己。


信陵君惭愧的低下头来:“先生见笑了,无忌自疑有所失于先生,致蒙见弃,是以还请其故耳。”


侯嬴道:“公子喜士,名闻天下。今有难,无他端而欲赴秦军,譬若以肉投饿虎,何功之有哉?”


信陵君愈加惭愧了,便对侯嬴深深一躬,请教先生有何妙策。


侯嬴于是将信陵君拉到一边儿,轻声道:“闻如姬得幸于王,然乎?”


信陵君大概知道侯嬴要说什么了,他便老实回答:“然。”


侯嬴接着说:“臣又闻如姬之父,昔年为人所杀,如姬言于王,欲报父仇,求其人,三年不得,公子使客斩其仇头,以献如姬。此事果否?”


信陵君道:“果有此事。”


侯嬴道:“如姬感公子之德,愿为公子死,非一日矣。今晋鄙之兵符在王卧内。惟如姬力能窃之。公子诚一开口,请于如姬,如姬必从。公子得此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功也。”


看来侯嬴果然不是个一般人,魏王的兵符放在哪里,他掌握;如姬欲为公子死,他也掌握。信陵君的情报网络那么强大,但侯嬴的情报却比他的更准确。


这说明什么?侯嬴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监者吗?莫非在他的身后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江湖神秘组织?


不要瞎猜了,总之,侯嬴绝非史书中记载的那么简单,信陵君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如此礼遇他,信陵君是个自知且知人的超凡智者,他很清楚这个世上谁真有本事谁假有本事,在这一点上他比魏王和平原君强太多。


果然,信陵君一发话,如姬立刻就答应了,到晚上,如姬便使用枕边的手段将魏王哄睡,然后将兵符偷了出来,交到信陵君的手里。


网上有一些八卦人才说,如姬跟信陵君有暧昧,所以才会不顾生死的冒险窃符。


对此,我只能说,这些人真是太有戏说片编剧的才能了,小生佩服!


不过说不定历史中还真的隐藏了一段暗恋的情愫,谁知道呢?


信陵君得了兵符,于是再次向侯嬴辞行,侯嬴又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公子即合符,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于魏王,事必危矣!臣之客朱亥,此天下力士,公子可与俱行。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令朱亥击杀之。”


信陵君听到这儿,心中感伤,不觉泣下。


侯嬴自感莫名,便带着些嘲笑的口气问道:“公子畏死邪?何泣也?”


信陵君抹了抹眼泪,哽咽道:“晋鄙骁勇宿将也,且无罪于国。倘不从,便当击杀,吾是以悲也……”


不管怎么说,晋鄙是难得的沙场老将,杀了他对魏国短期利益有损,但是为了更长远的国家利益却又不得不这么做,所以信陵君很难过很纠结。


侯嬴连忙安慰信陵君道:“击杀晋鄙,失小义也。救赵存魏,得大义也。公子当有取舍。”


没错,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有得必有失,有取必有舍,我们应该学会平衡得失,从容取舍。


信陵君当然明白这一点,于是他决定擦干眼泪,勇敢前行。两人接着一同来到朱亥家,信陵君本以为朱亥又要给他摆架子,没想到朱亥却对他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道“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蒙公子数下顾,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


这才是真正的大侠啊,当你不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对你冷眼旁观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一旦你有危难,他就挺身而出义不容辞!比起朱亥侯嬴来,专诸豫让之徒也不过就是刺客而已,他们都是为了主子的私利而拼死舍命,朱亥侯嬴却是为了天下大义,他们才是真正的侠客。


一切准备妥当,信陵君真的要走了,侯嬴依依不舍的将他送出城外,并将自己最后的决定告诉了信陵君:“臣请数公子行日,以至晋鄙军之日,北乡自刭,以送公子。”


信陵君吃惊的看了一眼侯嬴,但很快,侯嬴面对死亡那种淡淡的表情让他释然了。


侯嬴表面上是在说为公子死,实际上根本不是如此,侯嬴是个有着独立人格的高士,他是不会为了任何人死的。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意志与信念,换句话说,侯嬴这是在用鲜血殉道!


后世有个叫谭嗣同的很好的解释侯嬴的举动,他在死前对梁启超说:“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海外流亡,变法图存,君任之。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谭嗣同是为变法而死,而不是为光绪而死。同样,侯嬴也是为了合纵救赵而死,而不是为了信陵君而死。他只是用自己的死亡激励活着的信陵君与朱亥,要他们勇敢的去完成合纵救赵的大业;就像谭嗣同用自己的死亡激励梁启超等变法同仁,要他们继续去追寻拯救中国的道路。


李敖先生说:他们本来可以不死,但他们选择了死,所以他们伟大。


当然,也有些文人不这么看。


陈懿《读史漫笔》认为侯嬴之所以死,是惧怕魏王“收而诛之,故宁自杀以为名。”


鬼扯,侯嬴就不能逃跑吗?他完全有这个时间。


徐中行《史记评林》则认为“侯生之死,世谓报公子,余谓谢晋鄙也。”


更鬼扯,如果晋鄙乖乖交出兵权,那侯嬴岂不是白死了?就算他脑壳坏掉要为晋鄙殉葬,也得等消息明确后再死啊,干嘛要“数公子行日而北乡自刭”?


朱东润又认为,侯嬴预料信陵君处于必死的境地,而“侯为宾客,有从死的义务”。


还有人认为,侯嬴是为了报答信陵君,并减轻或转移信陵君负魏的过错。


鬼扯中的鬼扯!还是李贽说的好:“丑哉诸儒之见,彼等岂知英雄之心乎!盖古人贵成事,必杀身以成之;舍不得身,成不得事矣!”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