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一卷 烽火 淞沪会战 第十一章 回防

马车司机 收藏 2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日军果然狡猾,趁着我们师分兵进攻,后方空虚之际,从我们153旅和151旅的空隙钻了过去,直接进攻大王宅镇的军部 我们在舒家街屁股还没坐热就撒丫子往回赶援救军部。到了下午我们赶回大王宅镇以西和151旅一部汇合,开始反击包围大王宅镇的日军67联队。 战斗一直打到天黑,腹背受敌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日军果然狡猾,趁着我们师分兵进攻,后方空虚之际,从我们153旅和151旅的空隙钻了过去,直接进攻大王宅镇的军部

我们在舒家街屁股还没坐热就撒丫子往回赶援救军部。到了下午我们赶回大王宅镇以西和151旅一部汇合,开始反击包围大王宅镇的日军67联队。

战斗一直打到天黑,腹背受敌的67联队一看在这里捞不到什么便宜,趁天黑便开始突围。凭借着优势压制火力,日军很容易在我们的防线上撕开一条口子逃跑。我们也算没白拿军饷,它们殿后的第二大队,被我们兜着屁股围了个严实。全大队三百余人,全部被杀,大队长福岛少佐也被击毙。那一枪是我打的,当时场面正乱,我几乎和福岛在芦苇荡里撞个满怀,他用手枪打我,两次击发,枪没响。于是扔枪举刀向我劈来,我的枪响了,福岛毙命。当我捡起他枪时,发现不是枪里没有子弹了,而是连续两发都是臭弹。

大王宅镇里一片狼藉,没死的人都在忙着救火救人。我和几个人抬着担架正往镇子里跑,带头的张秀,逢人就截住问:“医疗队再那?”

最终一个伤兵告诉了我们医疗队的位置。

这是镇子里最好,最宽敞的院落。一进大门,两边的回廊、天井下躺满了伤兵,哀号遍地,屋子里更是杀猪般的惨叫,夹杂着医生的呵斥:“按住他!!别让他动。”

张秀喊:“有军医吗,我这有三个重伤员。”

“我是,什么情况!”她从伤兵堆儿里站了起来回答。

我的眼前一片金星闪过,差点把担架松手。

天使又出现了。

“往里边抬。”她指引着我们往里走。

张秀说:“一个肩部中枪,子弹已经取出,但是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了。一个是胸部中弹,子弹取不出来,可能是卡在骨头里,咳血。估计是在肺部。第三个,是腿部中弹,没救了,得截肢。”

她一边喊开道路一边说:“到后院去,还有空房子手术。”

张秀说:“能不能给我点绷带、止痛剂和消炎药,我什么都没有了。”

她回答:“只能给你点绷带,止疼药和消炎药都有配额的,数量不多,只能给我们这儿重伤员,我没办法给你。”

张秀叹了口气说:“绷带就绷带吧。总比没有强。”

一路上,她领着我们穿过几重院落,来到同样满是伤员的后院。她几步走到前面,掀开一个门帘,对我们说:“赶紧抬进去,我去准备手术。”

伤员被抬了进去,我们被哄了出来。林雪已经麻利地穿上了大褂戴上了口罩和手套,扎着两只手说:“手术完了,我再给你拿绷带。”说完一头冲进了屋里。

张秀踢了一脚正坐在台阶上的我说:“你在这儿等着,帮我拿绷带,我先带人回去了,那还好几个催命的呢。啊,听见没有。”

“嗯”我点点头。


我坐在台阶上发呆,天上的月光照到满院子的伤员身上,透着一股寒气。

不知过了多久,她走出了屋子对我说:“怎么就你一个人了,那个要绷带的人呢?”

我回过神来,忙站起来说:“他先回去了,让我在这等着拿绷带。”

借着月光我第一次仔细地凝视着她美丽的脸庞如痴如醉。尽管此刻她显得很憔悴和疲惫。

她好像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把脸转到一旁轻声说:“跟我来。”

她在前面走着,尽管他穿着宽大不合身的军装,再加上外边的大褂。但是依然挡不住她举手投足间那高挑,迷人的身姿。

她把我领到一间屋子里,里边很黑,只有一盏煤油灯,算是有那么一点火亮。她脱掉前襟满是血污的白大褂扔到角落的一个盆里问:“你们是那个团的?”

我被屋子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呛得打了好几个喷嚏,听到她问话,急忙用黑油油的袖子抹了把鼻涕说:“305团三营八连。”

她没有理会,背着身打开柜子,取出两大包牛皮纸包装的绷带,放到桌子上,又从案头拿过一张表格,拿起毛笔,舔了舔墨汁,在上边工整地记录了几笔,在经办人那里写下的名字是林雪。然后从抽屉里取出红印泥对我说:“按个手印,把东西拿回去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